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大小姐的贴身狂医四大谜案

2021/6/11 0:44:37 作者:追梦道者 来源:17K小说网
大小姐的贴身狂医
大小姐的贴身狂医
作者:追梦道者来源:17K小说网
不是猛龙不过江。不是神医不猖狂。当龚亦尘来到都市后,被征服的不仅是女总,还有萝莉,御姐,以及校花。

回到公主府,天已大光,朝阳当空,万里无云。

洛瑛子率众迎在门外。

长公主弓长明玥领着她的“侄儿”弓长无心,正要踏进府门,忽然,一阵雷鸣似的马蹄声与脚步声轰然而至。

一大队人马将公主府团团围住。

洛瑛子即领白袍兵翼蔽在长公主与弓长无心的身前,拔剑欲战。

“他们是陛下的亲军鹰扬卫,奉旨而来。我等遵旨禁足便是。”长公主说完,扬长而去。洒脱的动作,华丽的转身。

鹰扬卫把公主府围得铁桶一般。这一困就是两年多。

起初,公主府上上下下的确是全员禁足,衣食供应都由光禄寺一体负责。到后来,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特别是在“大妖乱”的时候。——

天德五年三月,大兴帝国西南面的桂州、越州、云州、柳州、天州等人与妖杂居的穷乡僻壤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抵抗运动,主角自然是那些能幻化成人的妖——人皆称之为妖人。在皇帝和朝廷的立场,这叫“犯上作乱”,而对于那些举起刀枪的妖而言,此乃弱者的起义。据说,他们扯起的大旗,上面用血写着四个大字:“替天行道”。——妖版水浒。

在弓长无心看来,这就叫人作妖乱。

呵呵,很有趣的事,弓长无心听洛瑛子说,妖本是良善之辈,他们本是与世无争,在大山深林之间过着简单逍遥的隐居生活,除了不会吟诗作赋,除了不爱菊花醇酒,和陶渊明没什么两样,虽不“采菊东篱下”,但也“悠然望南山”。怎奈何,人总和妖过不去。人,滥伐山林,妖,无处可居;人,捉妖做菜,妖,自卫伤人。洛瑛子这个猫头鹰妖,聊起人以妖为食的事情,那是绘声绘色,有时候,嘴角间还挂些哈喇子,似乎被吃的不是他的同胞——爆炒狐妖肝,清蒸熊妖掌,红烧望天吼,黄焖全妖鸡,椒盐猪妖手,乱炖群妖肉,还有生妖片拼盘,总之,三十六路菜色、十八般厨艺在他的口中不一而足。拿妖做菜之外,一些被奉为“仙”或自称“仙”的人还会用妖的心来炼丹,传说服下这种丹药可以益寿延年。他神秘兮兮地告诉弓长无心:“有一颗颇为神秘的百妖金丹,乃是我朝正武皇帝延请蓬莱之仙所炼,后遭北朝神龙国盗抢,不知为何又落在了北朝夏国皇帝华峥嵘之手。”

说完这些之后,洛瑛子会哭。放声大哭,涕泗纵横。看起来好悲伤,只是弓长无心始终不能确定,他眼里淌出来的是泪水还是口水。

“人甚可恶,草菅妖命!”

洛瑛子痛恨人,他和长公主亲近,一来是长公主救过他的妖命,二来则是因为长公主的身体里流着妖的血。

洛瑛子十分嫌弃公主府里的纯种人,包括他领导的公主府府兵白袍卫。不知道为什么,他倒是常来找弓长无心玩耍,弓长无心教他玩五子棋、划拳、摇色子、喝酒,给他讲自己所熟悉的从来没有过大兴王朝的中国历史(别忘了,他是穿越到大兴的)。——弓长无心骗他说,这些是自己在梦里面听到和看到的故事。作为回报,洛瑛子给弓长无心讲长公主和“大兴王朝”的传奇。

大兴王朝立国三十余年,如今共历二帝:正武帝弓长碌碌和他的第四子天德帝弓长明仁。

弓长碌碌,一介平民,大头兵出身,没啥文化,却颇爱读书。

恰逢乱世,伐妖征夷。当兵时不要命,为将时更不要命,因此屡建战功,十年光阴,做到了大启王朝的鹰扬大将军兼领扬、淮、徽、海、江、岳六州节度,坐拥兵马二十万。那一年,胡人乱北,天下板荡,启朝覆灭,群枭割据。弓长碌碌于是自命“天下兵马都元帅”誓师北伐,不料岭南大妖乱,不得已转戈南征。待到把众妖逼回大山深处之时,北方夏、卫、神龙、魏、祁、鲁诸国已立,又有蜀国起于川、闽国起于东南,四面环敌,唯有休养生息。

兵多地广,又得南渡门阀大族王、谢二家和南方土著豪强桓家的鼎力襄助,弓长碌碌于建康城即皇帝位,国号“大兴”,年号“正武”,人称正武皇帝。

正武皇帝从光荣登极到黯然退位,将近三十年的荏苒岁月,大兴帝国发生了几件怪异的事情。

其一,正武二年,神麒军神奇失踪事件。

这是一支神奇的部队。传说,骑兵的坐骑有两种:人头马和麒麟兽。它们都来自妖族,被正武帝重金雇来的蓬莱仙人驯服,这也正是“以妖制妖”的战略体现。步兵的武器都是麒麟刀,这种刀削铁如泥、斩骨如草,用麒麟妖族的圣火锻炼而成。全军士兵的胸部都刺有麒麟图腾。

神麒军是正武帝直接指挥的亲军,冲锋陷阵,横扫岭南,人见人跑,妖见妖逃。正武帝依仗它雄霸江南、虎视天下,实乃炫耀武力、震慑四方的必备良品、不二神器。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无往不胜、牛逼轰轰、平日里异常高调的朝廷精锐几乎在一夜之间跳出了人们的视野,神麒军都指挥使、征北大将军、夏国公独孤倾天也从此黄鹤一去、杳无音讯。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亡生死。神麒军的职能和防区被鹰扬军、玄甲军、虎贲军瓜分取代。

洛瑛子说,有一则出自内宫的传闻:神麒军三万人马被正武皇帝集体坑杀,包括那些人头马和麒麟兽!那得挖多大一个坑啊?至于什么原因,有人说,独孤倾天功高震主,兔死狗烹,也有人说,独孤倾天为人骄横,开罪了王、谢、桓三大世族,被他们和正武皇帝联合绞杀。一人有罪,株连全军?不可能吧!于是,又有人说,神麒军被北朝神龙国的妖邪蛊惑,里通外敌,阴谋造反,幸而及时告发,火速扑灭。这种说法的依据是,那年年底,鹰扬军、玄甲军与神龙国的十万妖兵在北境的玄武山爆发了一场恶战。

无论坊间如何揣测推理,世间已无神麒军!

其二,正武十年,妖妃密室自杀事件。

这个女人被称为“妖妃”,并不是因为她如妹喜、妲己、褒姒一般迷惑君王、

扰乱朝纲,而是因为她真的是妖。

女妖的真身是孔雀。化而为人,美艳无双,清丽绝伦,倾国倾城。歌如天籁,长袖善舞,知书明礼,通情达理,正武皇帝获之如宝、爱之如身,似乎毫不在意她是妖怪。

浪漫的艳遇发生在立国前夕、正武皇帝南征伐妖之时。

传说,她是岭南妖酋的女儿,当正武皇帝亲自指挥神麒军将她的部族重重包围的时候,她款款地走进正武皇帝枪戈林立的大营。她以死相求,却不卑不亢。皇帝为之动容。当然,也动了心。就这样,一面之缘,人间王者爱上了妖中极品。

孔雀庇护了众妖,这些从未害人的无辜者合乎天理地延续了自己的生命,然而代价却是孔雀女的献身。说好听一点,是妖族与人族的和亲,说实际一点,则是弱者对强者的妥协,甚至是献媚,所求的无非是苟安于强者的刀锋之下。仰人鼻息,谈何容易?妖们把与人共生当作终身理想,但人们却视之为妄想。妖的“和亲”,整个大兴王朝,大概除了正武皇帝,都把它看成一种屈辱:明明能够灭了你,为何偏要忍着你?这不是天理,却是人性。

直到现在,人们都厌恶妖、嫌弃妖、痛恨妖。我乖乖呆在大兴王朝的这几年,所见所闻的,都是人对妖的歧视和伤害。所以,当孔雀妖女成了皇帝的身边人和枕边人,来自人的恶意就开始缠绕着她。众敌环伺,怎能不“杯具”?

皇帝册封她为周贵妃,并正式赐予她一个美丽动听的名字:洛神女。不知道大兴的这位皇帝是否读过曹植同学的《洛神赋》,但能隐约从这个名字里看到他当时的雄心壮志:北望神“周”的他,要收回象征中原的故都洛阳,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洛阳在鲜卑人独孤氏所建的卫国之手,是为大卫的陪都东京)。可以说,大兴王朝的正武皇帝把他爱的人当作了他的梦。

然而,仅仅是十年之后,爱就没了,梦就毁了。

正武十年元月,百妖金丹失窃于深宫。

正武十年二月,中书令王宣领衔百官上表,请皇帝诛杀妖妃,理由是“妖妃私通神龙国妖王蚩尤无量,致使百妖金丹被盗”。

于是,阵容强大的静坐示威拉开序幕,地点:宫门,主角:门阀世族。

正武十年三月,鹰扬军哗变“清君侧”,被虎贲军弹压于宫门。一撮杀红了眼的叛军闯进后宫,“误入”公主所居的泠月殿,欲向年仅八岁的小姑娘痛下杀手。恰巧洛神女前来探视女儿。空手对白刃,一女子独战数十武夫。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正武十年四月,宫廷里传出泠月公主心疾复发危殆之极的消息。

第二天,周贵妃洛神女死在泠月殿中。时近黄昏,残阳如血。春已逝尽,落叶纷扬。临别人间,她的眼神不是迷离,就是坚定。殿门及所有窗户自内而闭,大理寺、刑部、明月阁三司联合判断的结果,表面证据显示,洛神女是自杀。万分诡异的是,她的胸被剜开,心没了。至于这个可怖的过程中,她的女儿是怎样的状态,不得而知。

可以确定的有两点:第一,女儿奇迹般活了下来,她就是今日的泠月长公主弓长明玥,弓长无心的主人兼姑姑;第二,正武皇帝自此荒废国政、醉心游乐,以声色犬马来打发他失去真爱的寂寞,如此十六年之久。

正武十年五月,皇帝颁旨,永不上朝,朝会由王谢二相代理,从此,各大门阀世族党争逐利不亦乐乎。可悲的是,妖族的护身符渐渐失效,大兴朝的人们又开始了对妖的侵欺凌虐和屠戮,官府不究。

其三,正武十三年,秦王谋逆与暴薨事件。

秦王是弓长无心他爹,准确的说,是身在大兴王朝的弓长无心的爹。秦王叫弓长明义,他妺弓长明玥,他弟弓长明仁,也就是大兴王朝的当今老大,天德皇帝。弓长明义是嫡长子,正武帝元配所生,然而,母亲早殁,孤独地长于奶妈之中。老爸当皇帝之后,他隐于深宫,后宫诸嫔妃,洛神女待他最好最真,所以,他便与她的女儿弓长明玥的兄妹之情最深最笃。这也就是弓长明玥要解救和保护弓长无心的原因之一。据洛瑛子说,自从秦王横死,她找了弓长无心十六年。

大概是受弓长明玥的影响,长公主府的众人一致认为在那桩掀起血雨腥风的谋逆大案中,秦王是无辜的。此案受株连、被腰斩弃市的竟达上万人。天下第一奇冤。一切发生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正武十三年八月,中书令王宣密奏皇帝,秦王私会北朝夏国大将军韩子厚,皇帝于是下旨明玥阁纠察秦王不法行迹。明月阁的女特务们竟然在秦王府的暗室内找到了皇帝的木雕像,上头插满了银针。自然不是给皇帝做针灸,这是诅咒,学名:“巫蛊之术”。明玥阁因此奏报秦王通妖——企图以妖术弒杀君父。那还得了!紧接着,弹劾秦王谋反、揭发秦王逆党的奏疏如雪片般飞入宫廷。皇帝盛怒,将秦王以及行将临盆的王妃囚禁在明月阁的地牢中。

不几日,弓长无心和双胞胎弟弟弓长无为出生。当夜,悲剧上演:秦王喷血而亡;秦王妃触壁自尽。幸而苍天还有眼,不幸中尚有万幸——接生的稳婆和两个襁褓之婴离奇地逃出了戒备森严、机关密布的明玥阁。这才有了十六年后,穿越到大兴王朝的小男人变成弓长无心的咄咄怪事。

儿子说死就死,孙子说没就没,都不给个冷静审视此案的机会,正武皇帝的暴脾气一发不可收拾。

大开杀戒。凡有牵连的,人妖通杀。

其四,正武二十六年,皇帝莫名其妙退位事件。

说是皇帝突然被妖邪附体,滥杀宫女太监。于是,几大门阀世家的权臣们簇拥着四皇子晋王弓长明仁浩浩荡荡地开入皇宫、拯救皇帝。

次日,皇帝下诏退位,传国于晋王。

傻子都能猜到,这里面有问题。大家讳莫如深。

弓长明仁登基,钦定第二年为天德元年。

然而,接踵而来的,并非是新朝新气象,而是又一次血流成河。通妖谋逆案、通敌叛乱案频频被检举告发。明玥阁很忙,有些人很惨。不仅是人。——诸多王公大臣、士子庶人连同一大票的妖伏尸于建康城西校场。

以上的四桩怪异事件,大兴帝国的朝野称之为“正武四大案”。尽是悬而未决的疑案。

虽然是大案、疑案,却无人敢去破。除了一个人。——

“她一直都在寻找答案。从未放弃过。”猫头鹰如是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开局和诸葛大力同居第1章在线阅读

    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神乐也嫁给了冲田总悟那个抖s混蛋。神威将春雨甩给阿伏兔,独自一人在宇宙中开着飞船遛弯儿。阿伏兔:神威你才是春雨提督,别什么事都交给我!给我回来啊!!!也许是阿伏兔的怨念太深,神威翻船了。————————————————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婴儿降生的神威,在五岁那年收到了他的第一位弟弟

  • 从退役开始生活第8章在线阅读

    哇,撞大运了。阿善眨眨眼,压低声音软软的回答:“带了,只是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她的回应给了泽田纲吉勇气,万事开头难,但只要跨过第一道坎,后面就会变得顺畅起来。他努力压倒内心的恐惧,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或许……或许你可以向老师请一会假去换身衣服呢?这样下去可能会感冒的。”“感冒?你是说生病?”阿善

  • 天道离传记在线阅读第1章

    “吼——”凄厉的吼叫声从厚重门内隐隐约约传来,如同宣告般响彻这座城池,守候在门外的身影们齐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对这位英勇的战士致以最高礼节送别。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内的吼叫声渐渐衰弱直至消失,守候在外的虫族们依旧没动。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雄性守在门外日夜等候,不是守卫,而是以防神智混乱的雌性们

  • 重生之花无修之收获(5)

    正值秋天,南山因为危险鲜少有人进,所以一大片一大片成熟的野果与山货现在就便宜了沈茹母子。此刻沈茹带着赵有贵已进入了南山的中部,当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野果、山核桃、各种坚果板栗之类的,眼睛都放光了,暗自得意幸好老娘有先见之明带了个麻袋做掩护,要不然这些只能看不能吃,这不心疼死她嘛?“老三,去多摘些山核桃…

  • 萌宝成双:柠檬爹地别太酸在线阅读第4节

    一抹阳光透过树叶葳蕤,照射在了齐恒脸上。“嘶...啊!”齐恒慢慢张开双眸,起初视线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山崖下的草坪上,旁边是一颗枝叶繁茂的歪脖子树,树叶如穹盖般遮住这一片小天地。要不是这个歪脖子树,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齐恒坐了起来,浑身骨骼似乎散架般,发出“咯吱咯

  • 灌篮高手之一见倾心独孤小姐逃婚

    在S城里,有这样一个家族——独孤氏,是S城五大家族之首,而未来独孤氏的唯一继承人独孤翎殇,更是一位美若天仙的人,见其者皆为其着迷。外界都传:若是谁娶了独孤大小姐,便可享有一辈子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不仅在S城,其他的城市也有这些传闻,说是传闻,倒不如说是事实,的确如此,独孤家是从古流传下来的皇室家族,拥

  • 万族之林之第三章

    早上狄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昨晚楼下的聚会闹到三点才停,楼下沙发横七竖八睡着喝得酩酊大醉的男生。潘静姝醒了,化着淡妆从房间出来。狄然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迷蒙着眼睛在饮水机前接水喝,心不在焉地嗯了几声。“今天回家。”电话另边是个温柔的中年男声,“我有事找你。”“狄叔叔催你回家?”潘静姝问。狄然挂了电话

  • 红楼之那个才女啊在线阅读夜雨

    年轻人,是否接受接受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接受住了考验,那么,你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当然选了接受。滴!系统提示,你需要给导师几样物品:熊皮×10鳄鱼皮×10狼皮×10。我微微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留下来的东西有用了!鳄鱼皮我有20个,熊皮就多了,整整两组!可是,这狼皮就难办了,怪不得没有人来就职刺

  • 踢开扶弟魔当赘婿第七章在线阅读

    穿着女仆咖啡店经典款——黑白色女仆装的兄贵,长着一张和他们年龄一样的、属于男孩子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脸。秋凛傻眼了。而旁边的幸平已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女仆兄贵看见他们,明显的身体一顿,把那个已经砸晕的学姐扔到一边,朝着他们走过来。秋凛和幸平两人就直愣愣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走近时秋凛才回神注意到,女仆兄

  • 坏蛋一个跑不掉在线阅读接下广告(小修)

    阡璨攥着梅林给的钱,坐在父亲的床铺前,静静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地不成人形的消瘦的的脸。“电视!我要看电视!我要看静云!静云在跳舞呢!马上就要轮到她了!!!你们快放起来给我!!”千震络焦躁地翻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翻过一个个台,却没有出现千震络的妻子的画面。一旁的王护士劝慰着千震络:“千老师,今天晚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