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那个Omega开始洗白后[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0 23:54:37 作者:悠怡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个Omega开始洗白后[娱乐圈]
那个Omega开始洗白后[娱乐圈]
作者:悠怡来源:晋江文学城
tips:ABO娱乐圈/有私设/无原型不生子/苏苏苏甜甜甜作为娱乐圈里唯一一个omega,业务能力负分的“邪道偶像”苏宁溪是粉黑都公认的靠脸吃饭。他美颜盛世,他恣意妄为,他靠着一张脸火成顶流,他的信息素能让所有Alpha都跪下唱征服。某天系统从天而降,要他改邪归正做个正统偶像。苏宁溪:我拒绝。系统:暴毙警告。于是颁奖典礼上,全网观众看到那个废物苏宁溪木着脸,面无表情地发表了“获奖感言”:“我有错,我自责,我忏悔。我一定会洗心革面改过自新,不忘初心继续奋斗,争取成为一名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一时

并盛有两大风云人物。

嘛,说是风云人物也不尽然,毕竟并不是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只能说是某个范围内大部分人都知晓这号人物而已。

首先是云雀恭弥。

他是并盛的守护神。

准确说,应该是独丨裁者才对,你有见过谁家少年十几岁不谈恋爱不上网玩游戏不跷课不跟朋友到处疯玩儿,而是带领一群飞机头宛如黑社会一般巡视领地每个月还要定期收保护费么?

那阵势,如果不是作为头头云雀恭弥本人颜值很有说服力,在其手下的不良少年也是安分守己【特指】,有组织有纪律最重要的是云雀恭弥本人很有威信,深得民心——大家都怕他怕得要死同时又因他的存在并盛治安一向不错而尊而敬之,敬而远之——怎么看,分明就是港澳电影里常见到的黑帮组织小头目嘛。

最重要的是,此人武力值爆表。

即便没有亲身体会过,总会有人通过各种渠道得知从而散播出去,最最能深刻感受到的便是并盛中学的学生,以及某些一开始不长眼撞上铁板从而被揍到住院的混混地痞们。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人是爱校狂。一旦涉及心爱的学校及该校的学生,就洗好脖子等着接受制裁吧。

尽管颜值很高,由于此人太过凶残以至于认识他的人都会下意识忽略掉他的长相。

这类人人们一般选择能躲多远躲多远。

没有眼色的就怪自己眼睛没长好吧。

重点来了。

相比起来那第二个人简直就是神级的另一种极端,本文的主角。

其名为西园寺世界,并盛体积最大海拔最高的胖子,没有之一。

因为超级显眼的特征,加之这些年来经常在人们面前刷存在感,基本上大半的并盛居民都认识她。

对的,是“她”哦,是妹子哦,一只圆滚滚的胖妹子哦。

海拔一米七几将近一米八的胖纸,看起来很壮硕,跟肉山似的,而今年才十四岁,某种程度上也是相当厉害的说。至于体重……咳,总之一般的医院体重秤承受不起就是了。

不过因为胖纸胖到了一定程度后,外表都太过容易混淆的缘故,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忽视了她的性别。

如果不是脑后还揪着一戳长马尾称得脸稍微有点女性特征,不开口说话几乎没人把她当妹子看,加上她本人性格豪爽似乎也一直是对性别界限相当模糊,久而久之,就直接被所有人定义为“世界的性别就是世界”这种槽点满满还涉嫌抄袭的诡异说法。

最重要的是,这人性格很好,虽然早年因为体型过于庞大而被嘲笑被欺负却从来不曾在意,反而以宽容之心包容了对待她的那些人,开朗乐观乐于助人,在并盛居民口中评价颇高。几乎对谁都是一视同仁,不会因为大人的夸赞恃宠而骄,也不会因为谁谁谁曾经欺负过自己就会以牙还牙区别对待,也因此,在学校里也能跟同学合得来,不论男女,几乎所有人都喜欢跟她交朋友。

除此之外,大家都非常信任她。

——因为看起来就很可靠吧?

……当然不仅如此,此人做事风格一向是雷厉风行的行动派,而且几乎没有她解决不了的问题……某种程度上跟云雀恭弥倒是有些相像呢。

泽田纲吉面无表情地想,不远处,在夕阳的陪衬下,一只灵活的胖子一面爽朗地笑着,一面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把意图拦路抢劫的社会青年揍得不省人事,顺便还抽空丢个手机过来麻烦他打电话报警顺带按一下并盛医院的急救电话。

……就连叫救护车这点也是一模一样呢。

这个时间点还在外面是有原因的。

放学后又被丢了值日任务,好不容易打扫完了,回家的时候拖着疲累的身体完全没注意到身后跟着鬼鬼祟祟的几个人,跟着直接在巷口被人拖进去,若不是西园寺世界恰巧从天而降的话,泽田纲吉钱包里那点零花钱就没了。

目送那几人被救护人员见怪不怪接上白色车辆,眼见那人甩着膀子看着似乎是准备要走的样子,泽田纲吉有些纠结,虽然平时就很胆小,不过除开过分软弱的本性外,本身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纠结了两秒,他还是选择叫住了对方:“那个……”

因为隔了些距离,其实声音非常小,但是对方还是听到了。

“嗯?怎么了?”

不仅听到了,还迅速从那头跑过来,动作利索得完全不像个胖子,没等泽田纲吉反应过来人已经近在咫尺。

“是哪里受伤了么?”这么说着,一双巨掌直接将他举起来,泽田纲吉完全没料到会有这种发展,各种意义上受到了惊吓,他赶紧挣扎起来:“不是!快放我下来,我没受伤!”

不过这点力道在如同小巨人的人面前宛如猫爪底下濒死的小老鼠一般软弱无力。

泽田纲吉眼神已死。

意识到自己误会后,西园寺世界露个讪讪的笑容,小心翼翼将人放回地上:“实在是不好意思。”

即便完全被当成孩子看待,泽田纲吉也没理由生气,只是白净的脸上还残留着一抹粉红,不知是羞还是恼的。

“不,没事……谢谢你救了我。”泽田纲吉小心翼翼抬了下头,瞬间又被靠过来的庞大身躯吓得不禁脖子一缩,最后还是鼓起勇气道了声谢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穿越回来了 [获奖作品]第九章在线阅读

    木箱被打开,一股恶臭混杂着尿骚气扑面而来。而站在马车不远处的狰狞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没有感觉到,没有任何反应。木箱里面装的不是货物,而是人。木箱里面的人都被捆住手脚,眼睛被蒙着,嘴巴也被堵住。黑衣人把马车上的人一个一个拖下来丢到地上,好像他们拖得不是人,而是货物。不一会,地上躺满了被捆住的人,他

  • 小富婆[穿书]之第七章(7)

    踏云履轻软,走在石阶上悄无声息。宽大的袍袖垂落在地,随风轻摆,让那背影显得格外飘渺,恍若仙人。梁峰走得潇洒,李朗却早已满头冷汗。刚刚还黏在那人身上的目光,如今大半落在了他身上。王汶这才注意到蜷缩在角落里,面色大变的李朗。李家不是什么大族,王汶对这人也没有任何印象。这是梁丰的表兄?形容怎地如此猥琐!那

  • 继公主在线阅读第10章

    “啊,今天终于是最后一天了。”“最近都没有遇到史黛菈,听说她被停学一周,真是太好了。”临近黄昏,墨言将手中的事物整理好,才大松了一口气。『已确认,所有草坪都已经干净了。』“啊,九号果然打扫起来有你轻松很多啊!”『请不要说了,很丢丑的。身为救世者,居然被罚扫地一周,传出去会笑死人的。』呃……墨言的身子

  • 冰帝里的美风蓝第9章在线阅读

    身随声走,带着几许奇异,乾隆走近了风倾玉。只见她笔下雪浪纸上一湖碧水,一点落红落在其上,漾起一圈又一圈的忧伤,碧色翡翠盘上支撑着一枝似开似落的菡萏,嫩嫩的粉色,在风中摇曳,在水上羞涩,宛若洛神出水,倒影曼丽,这一笔丹青着实不俗。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乾隆虽然知道满洲姑奶奶地位极高,未出阁时亦大多读

  • 孕妻在线阅读第9章

    寺庙里的钟声又想起来了,一个穿着破烂僧袍的来头拖着一把扫帚没走到了院门外。老头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多久了,也许很久,也许刚来。寺门上的牌匾上三个字只剩下两个,就这两个字,被风一吹都显得摇摇欲坠。老人喝了一口昨天晚上却街上偷来的酒,喝了一口酒吐在旁边的石板上了。这酒就跟煮尿一样难以下咽,看来这街上酿酒的人

  • 户主(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检测到当前技能:“基础搏击”、“基础射击”已达到瓶颈,请问是否突破?】系统接连的提示让李未来有些思考不过来,他点了点头,尝试命令道:“突破。”【花费1点权能点。“基础搏击”突破至“中级搏击”】【花费1点权能点。“基础设计”突破至“中级射击”】一连两道提示传来,李未来发现脑海里多出了不少记忆,像是自

  • 快穿之男主帅爆了在线阅读第10节

    车子在顾总下榻酒店前停下,何宿竟然睡着了,蓦地被顾总勾着手指:“小树,到了。”声音打着旋儿飘进耳朵里,还有炙热得过分的呼吸,何宿一激灵,就见男人虚虚压在自己身上,窗外炫目又迷离的灯光正巧照进来,衬得顾总眼珠又亮又深邃,像一望无际的大海,清凌凌又惊心动魄的绮丽。想说的话被何宿咕嘟一口又咽回肚子里去了,

  • 末世:荒野求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朋友在又一次和母亲吵架之后,笑着看着母亲很久,然后收拾行李,选择离开。你们对一个人的失望是什么时候达到极致的?朋友说,她对她妈妈的失望,刚刚达到极致的。然后,我听着朋友一字一句的同我说为什么。她说,她第一次失望,是年幼自己被她妈妈丢在路边,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说。“我不要你了,你滚!”那年,她六岁,她

  • 不按套路来的穿越女第八章在线阅读

    今夜是除夕,每年的这个时候,宫里都会有一系列的庆典活动。但是今天,后宫的妃嫔们都没什么兴致。因为我们的皇帝陛下心情不好,提早离席了。御书房里,空荡荡的。太监宫女都被皇帝赶了出去。“赵子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恨意。男子就是燕国的现任皇帝——永康帝慕容安。慕容安刚过不惑之年,

  • 宫斗文的皇帝,不好当之一款网游(2)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砰!只见一个枕头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然后止住这噪音一般的**。“靠!死猴子,无聊撸管去,为师还要睡觉呢!”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如僵尸一般缓缓倒了下去,嘴角还挂着一些透明的不明物体。“诶,发泄一下嘛,你看看你下面那位,在干嘛,看书?我擦,书都拿倒了好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