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火影之极致之炎第3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3:27:28 作者:同旁内角丶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极致之炎
火影之极致之炎
作者:同旁内角丶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一名消防队员穿越到火影世界之后,就注定与火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火遁,炎遁,观月奏只有在这条路上不停的走下去,才能在这个战乱纷争的世界中活下去。“如果说树叶飞舞之处,火亦生生不息。火光将会继续照亮村子,并且让新生的树叶发芽。那么我就愿做那第一缕火焰,让火之意志可以不停的流传下去!”被后人尊称为“赤色之炎”的观月奏在心中许下了这伴随一生的诺言。烧烧果实,岩浆果实,草薙流古武术,虚化,流刃若火,奏用着极致之炎的系统,一步一步的践行着自己的诺言,永不退缩。(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

王正民下班在宿舍下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三瓶罐装啤酒和一包花生,拎着袋子就快速的朝宿舍走去,多么想和舍友们一起喝着啤酒,剥着花生,说说领导的坏话,谈谈美女们的相貌和身材。这个时候才是他们比较轻松快乐的时候,当王正民将钥匙插进钥匙空转动时,就是转不动,一定是他们俩知道我回来了,有意把保险给保上了,于是王正民拔出钥匙,敲着门说:“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是扫黄组的,快点把门打开。”

“你小子今天应该挺忙的吧。”陈斌从床上站起身朝门走去。

“对啊,是挺忙的,别问这没用的了,快点把门打开吧,我买了啤酒,你要是再不开,我可不给你喝了啊。”王正民用脚轻踢着门说。

“算你小子能知错就改。”陈斌打开门说。

“你为什么说我知错就改啊!?”王正民走进去,把手上的袋子放在桌上,很疑惑的说。

“装,再装,装B小心被雷劈。”说着就要伸手去拿啤酒。

“等等,你把话说明白。”王正民伸手抓住了陈斌的手腕说,“说明白再喝,我一回来就感觉你怪怪的。”

“好吧,你是不是把我们昨天在宿舍谈的话,告诉谁了。”陈斌坐到自己的床边翘着二郎腿说。

“怎么可能啊,我是那种随便八卦的人吗,我一天工作下来,忙得要死,哪有功夫和人闲聊啊。”王正民说完坐在自己的床边。

“那会是谁呢,昨天只有我们两个在讨论这个啊。”说完陈斌就伸手拿了一罐啤酒,“啪”打开来就喝了。

“喂,谁让你喝我啤酒的,你怀疑我,还喝我的啤酒,脸皮可真厚。”

“那是,我脸皮厚,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斌喝了一口继续说,“那你说,会是谁呢,难道我们宿舍里被人装了偷听器!?”

“咚咚咚咚”几声急促的敲门声,“谁啊!”陈斌问道。

“我。”一听就知道是闫松

“我是谁啊,对暗号,不然不让进。”陈斌喝着啤酒坐在床上说。

“芝麻开门。”闫松倚在门上说,他看起来是蛮累的,整个身体都倚在了门上,有气无力的说。

“你就把门给他开一下吧,你听他的声音,都快要见马克思似的。”王正民看着陈斌说。

“等等,我来给你开门,你小子是不是又没带钥匙啊。”陈斌拿着啤酒站起身就朝门走去,打开门,看到闫松一脸疲倦的样子。

“怎么了,怎么这付死样子啊。”陈斌看着闫松说。

“都是那韩国棒子,在快下班的时候开什么会,让我没赶上下班的厂班车,我只好坐公交回来,你们也知道那公交的,站点特多,还绕路,这个时候人还特多,我是站着回来的,将近站了一个半小时,再加上我今天穿的是增高鞋,那脚站得一阵阵的疼,腿还特酸。”说完一屁股坐在了王正民的床上,脱掉他那双增高战鞋,当他脱下鞋子的一瞬间,三十平米的宿舍里弥漫着脚臭味,令人窒息的臭,恐怕在墙缝中的蟑螂都要被熏死几只。

“哎呀,这味,赶紧把鞋拿到阳台的窗户外面去。”王正民捏着鼻子站起身两个大步走到门前,将门打开逃到走廊上喊道,几乎是同一时间陈斌屏住了呼吸,用手捂住他那喝了一半的啤酒罐的罐口也逃到了走廊。

“记得把你的脚也顺便用水冲冲,最好再打点肥皂。”陈斌喊完后,将头仰起,右手举起啤酒罐“咕嘟咕嘟”一口气将剩下的一半啤酒都喝完了,喝完后他随手一扔,就把啤酒罐给扔到了走廊上的垃圾桶里,“看,我厉害吧!”陈斌像中了什么几率很小的大奖似的,得意的向王正明说。

“真无聊。”王正民用不屑的语气说。

闫松脱下他那双臭鞋,自己也闻到了一阵刺鼻的臭味,用左手捏着鼻子,穿上凉拖鞋,右手提着鞋子,右臂伸得笔直,尽量让这双奇丑无比的鞋远离自己,这样他才能稍稍的吸口气,朝着阳台就走了过去,将鞋子放到阳台的窗户外边窗台上,然后迅速的将窗门关上,左手还是捏着鼻子,用右手脱下袜子,以前他还会闻闻臭到什么程度,可这双袜子他连闻的勇气都没有,生怕被活活熏死,直接脱下就扔到了洗衣盆里,倒了好多洗衣粉,然后打开水龙头,水流很大,盆里冲出很多泡泡,闫松看着盆里被水冲出的泡泡,不时的联想到:这洁白的泡泡就是水和洗衣粉融合后爱的结晶吧,洗去污渍,留下洁白,我要是水,曹叶红是那洗衣粉多好,我一冲,我们就很好的融合在一起,洗去烦恼,留下幸福与快乐,可明显即使曹叶红是洗衣粉,也要有高品质的水来冲,像我这样的低质水,即使冲了,冒的泡恐怕也是发黑的吧。

在水快要漫出盆中的时候,闫松将水龙头关掉了,然后拿脸盆又放了半盆水,端起脸盆就朝自己的脚上冲,就这样将脚简单的冲了冲。

“好了没有啊,我们可以进去了吗,我还要洗澡呢,一会儿还要洗衣服。”陈斌朝里面喊道。

“好了,你们进来吧。”闫松放下脸盆,他用左手扶着墙面,右手用力向上托着左脚,身子使劲向下压,尽量让鼻子靠近脚,他仔细的闻了闻,还是有点余臭,不过不仔细闻是闻不出来的。

陈斌和王正民慢慢的走进宿舍,他们俩用鼻子试探似的嗅了嗅,发现那脚臭味真的已经消失了,才放心大胆的吸气。

“闫松,看样子,你今天走的路的确是蛮多的哦。”陈斌朝着正在洗袜子的闫松说。

“是的啊,我今天到你们办公区怎么没看到人啊。”闫松一边洗着袜子一边说道。

“呵,你是来看我的吗,你是乘机来看曹大会计的吧。”陈斌坏笑着说道。

“是的,我们关务正好有份文件需要到财务去审核,顺便和她聊会儿天,我还仔细的看了看她的鼻子,还真的有点扁,不过显得她更加的可爱了。”闫松已经洗好袜子,正在将袜子晾在绳子上说道。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那我们昨天晚上说的话,你都听到了,是吧。”陈斌朝着正从阳台走进宿舍的闫松说。

“是的啊,我当时正好想上厕所小便,听到你们在谈论曹叶红,我就憋着尿,听你们在说她什么,你们说她鼻子有点扁,我今天仔细的看了看,的确是有点扁。”闫松走到王正民的床前坐下说。

“你只是看看,没说什么吗。”王正民说。

“恩-------说的,我把你们昨天晚上说的话都告诉她了。”闫松像犯了罪似的,吞吞吐吐的说。

“你可真行啊,早知道我们就多说一会儿了,让尿憋死你。”陈斌假装生气的样子说。

“你看吧,我说不是我说的吧,你还不相信,现在水落石出了吧。”王正民拿起一瓶啤酒,“啪”打开啤酒罐,喝了一口说。

“你们听我解释嘛,我也是被‘屈打成招’的,哦,不,是‘屈诱成招’的,她看到我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她——”

“你还充满爱意的眼神,你是用色迷色迷的眼神看吧。”王正民打断闫松的话说。

“你听我说完嘛,她好像看出我在看着她,她问我,干嘛用这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是不是她脸上有什么东西,我说没看什么,可她非要追问着我,让我告诉她,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的脸看,还把她的办公椅让给我坐,给我倒咖啡,关键是她朝我撒娇,我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诱惑,本来守口如瓶的我,在她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强势猛诱下,沦陷了,不知不觉的就成了叛徒,她还让我做‘无间道’把你们谈论她的话题都告诉她。”

“那你现在就是她插在我们身边的一个特务了,是吧!?”陈斌站起身走到闫松的身边,坐在闫松的左边,将闫松夹在王正民和陈斌的中间,陈斌的右胳膊搭在闫松的肩上说。

王正民站起身将手上的啤酒放在桌子上,撕开花生带,从里面拿了一个花生,然后坐回到原来的地方狠狠地说:“来,吃个花生,我们的好舍友。”

“你们别这样嘛,大不了我打扫一个月宿舍的卫生,可以了吧!?”闫松微笑着说。

“看在你能坦白的份上,我就绕了你。”陈斌将手从闫松的肩膀上拿开站起身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了下来说。

闫松刚伸出手想从王正民的手中接过花生的时候,王正民就把手缩了回去,一边剥一边说:“自己想吃自己不会拿呀。”

闫松站起身从桌子上抓了一把花生,走到陈斌的身边,坐在陈斌的床上,一边剥着花生一边微笑着说:“斌哥,你总和她在一个办公区,你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跟我有毛关系,不过我可以帮你套套她的口风,只是……”陈斌从桌子上捏了几个花生说。

“只是什么,你说啊。”闫松诚恳的说。

“只是我怕问了,伤你的自尊,还是别问的好。你看哦,你在苏州有房子吗,没有,是吧,你在苏州有车吗,没有,是吧,就靠你这么点死工资,要想成为有房有车的人,哼哼,只能等到下辈子了。”陈斌一边剥花生一边说。

陈斌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立刻陷入了一片沉静中,只听到三个人的剥花生的声响。

“哎,别想那么多了,今日有酒今日醉,来,喝。”王正民从桌子上拿起刚才喝了一半的啤酒“咕嘟咕嘟”将剩下的啤酒都喝了。

闫松好像刚刚被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失落而清醒的从桌子上拿起啤酒“啪”他拉开啤酒的拧盖“咕嘟咕嘟”一口气将一瓶啤酒都了下去“嗝----”这个嗝打得又响有长。

“大家洗洗睡吧,明天还要继续为韩国棒子工作呢。”闫松将喝完的空罐子放在桌子上,站起身说,“那我先洗了。”

说完闫松就朝阳台走去,不一会儿就从卫浴间里传出淋浴时的水流声,闫松抬起头,站在淋浴头下面,从淋浴头里喷出的水,冲打着他的脸,让他难以呼吸,就这样冲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像往常洗澡一样,一边洗澡一边吹起着口哨。

陈斌和王正民其实蛮佩服闫松的,因为他敢去想追求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而他们俩连想都不敢想。

“哎,寂寞的我,还是玩dota吧。”陈斌打开他那破旧的笔记本电脑说。

“我看你不是寂寞,而是饥渴,算了,我还是洗我的衣服去吧。”王正民站起身朝阳台走去说。

“一会儿大家忙完,一起来看《非诚勿扰》啊,我下载了最新一期的。”陈斌盯着电脑,不停的点击和移动着鼠标喊道。

他们三个,晚上几乎没什么娱乐设备,唯一的娱乐设备就是这台破旧而厚大的笔记本电脑,他们三个用这台笔记本电脑轮流玩单机的dota,一起坐在陈斌的床边看陈斌在厂里下载下来,放在U盘里的电视节目和电影,他们可喜欢看《非诚勿扰》这档相亲节目了,喜欢这节目的原因是可以使他们轻松愉悦,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期待着在生活的大舞台上能遇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鞘圣第五章在线阅读

    还有个问题:沈霁一个孩子客居林府,总不能指望林如海整日陪着?不说林如海官职在身,没那么空闲,就单单年龄上来说,叫他去陪沈霁也不合适啊!但是,把一个孩子整日放在前院不闻不问,这也不是待客之道。林如海犯了难。若是林家有一二小公子,一切自是迎刃而解,偏林家又没有。沈霁进了林府的第一天,林如海头上添了几根白

  • 来自末日的求救在线阅读第8节

    神秘人想快点统治世界,掌握大全但他很心急便从古树里经挑万选看中了个BigBoss,泥人石像他开始用那些妖魔鬼怪的法术试着让它激活为他完成他的大业,但泥人需要100个人类的心脏才可以完全激活的,神秘人派他养的猫精去找人的心脏。神秘人说猫精过来,猫精过来该你练练手了。猫精说诺这就去,到了繁华的人间地区看

  • 特殊案件调查局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明看出陆十一的疑惑,解释道:“这是白眉教的土遁人,类似傀儡那种,不必惊诧”,土遁人虽众多,武力却不强,陆明一挥手,便打飞了三个,但是陆续又有蛙人从土里出来,还是让陆明和陆十一有点头疼,何况还有一个白凤衣,陆冉面对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仇敌,心里不免有些痛恨,但是面上却毫无异色,只在仔细观察土遁人的攻击

  • 命录小本本请客吃饭

    宿舍内,舍友,荣和龙,卫明都回到了,游国明也在,这家伙又在写代码,把U盘扔给他,微微一笑,不说话,一付你懂的样子。“打…打…打,给我加红……靠,太慢了!”荣和龙专业游戏20年。游戏中的人是叫不醒的,不管他,冲着卫明打了个招呼。“卫明,怎么今天回这么早?”卫明是深城本地的一个富二代,家里拆迁市区一栋楼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转职系统

    天小元小心翼翼的潜入了刀疤刘所在的府邸,劫持了一个小厮逼问出厨房在那,随即把那小厮打晕藏在了假山了后面。天小元在在假山等到了一段时间。躲过了几波护院的巡逻,终于来到了厨房。天小元从门缝里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厨房里面的情况,发现有四五个人正在忙活着。天小元继而小心的上了房顶,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慢慢的掀开了房

  • 豪门真千金很暴躁在线阅读响屁的预示

    “你看这些少不少?”摊主赶快拦住陈军劝说道。“哎、哎,别嚷嚷啊。我再给你添两个不就得了吗?多大点事啊你就冲那么多人嚷嚷。”陈军:“啊?不是······我去,好一个童叟无欺。”陈军牵着姚嘉欣的手走到公园里的长椅前说道。“累了吧宝贝,坐着歇一会儿。”姚嘉欣边和陈军坐下边问道。“好吧。你怎么不吃苹果?不爱

  • 大秦:至高权利第3章在线阅读

    云星带着刘玉衡、敖乐天停在了云雾层叠、仙气缭绕的玉阶前,遥望了下远处的府门,身后两只亦步亦趋地跟她走了上去。“何人擅闯洛湘府!”他们好不容易到了,门尚未进,却被仙童执剑挡下。敖乐天噗哧一笑,刘玉衡凑到云星身边,小声道:“你有多久没回过家了,这门第派头倒不小,可人家不认识你啊~”云星一把推开刘玉衡,强

  • 我能吸取万物经验在线阅读第5节

    林飞五人出了拍卖场,流星淡淡的说道:主人,有好多人在盯着我们看。林飞摆摆手说道:无所谓要跟就让他们跟吧。我们先去一个宽阔的地方替天羽封印。林飞几人出了东胜城,在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跟踪的人纷纷出现。有将近两百人。这时出来了一个老者对林飞说道:阁下就是买下心灵吊坠的人吧。现在阁下要是不交出来的,也会被这

  • 沙盒世界之帝国学院里的刁难

    古净秋走出院子不久,就见拐角的树下掩着个瘦削的身影。“出来吧。”见是方才那位少年,古净秋看向他,“有事?”说来也奇怪,少年分明穿着下人的衣裳,却莫名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方才蜷缩着身子看不大出来,这下脊背笔直,那通身的气质立马凸显了出来。这少年绝非一个下人那么简单。“恳求大小姐收留。”少年盯着古净秋的

  •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卫颍然那个时候一直在校外做各种兼职,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些促销的活动。那几年,北京的商场和大型超市,每逢假日,周末,到处都是各种产品的促销员。所以卫颍然的周末便是奔走于那些繁华路段的商场,很少有时间可以和顾江陵象一般的校园情侣那样,手牵着手逛街。顾江陵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晚上去接她。原本,卫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