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揣只奶狗回家养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1 0:25:34 作者:风起画堂 来源:晋江文学城
揣只奶狗回家养
揣只奶狗回家养
作者:风起画堂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喜欢,请小天使们收藏一下呀~啾~小王子宁海澄有才有貌,出身优渥,是耀眼夺目的校园男神。拖油瓶肖文也瘦骨伶仃,呆板无趣,像只灰扑扑没人在意的流浪小奶狗。某一天,小王子爱心泛滥,把可怜兮兮的奶狗揣回家里养。精心呵护温柔照料,干巴巴的小东西终于被养成高挑俊美的少年。又一天,小王子跌下云端,光环不再声名狼藉。肖文也紧紧握住宁海澄的手,誓死不放。宁海澄皱眉:“肖文也,你怎么就那么拗呢?”肖文也歪一歪头,笑了:“因为我喜欢你呀!”曾被一束耀眼光芒拯救。握紧彼此的手,也要做重燃爱人心火的那束光。这世界有多

上官夫人听得问话,她皱起眉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传授老祖功法的人我没见过,只知道他修为极高,老祖对他很是害怕,那女人我倒是见到了,她穿的是紫色的袍子,脸看不太清楚,怀里抱了个孩子,说话声音大概五十多岁,好像很老的样子。”

“是个老妪?”

“不。”上官夫人摇头,“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从模样上看,她很年轻,不过二十出头。”

这就让傅长陵有些奇怪了,秦衍也下意识看了他一眼,见傅长陵一脸茫然,秦衍转过头去,询问道:“还有呢?”

“没了。”

上官夫人领着他们走过长廊,有些疲惫道:“我见到她的时候,正在回府路上,她劝我说快要大雨,让我歇歇再回府。我便听了她的,而后她自己离开了。等回府之后,上官家乱了,我听了别人的描述,便知道应该就是这个女人。”

“那白水镇失踪这些人是你们做的?”见也再问不出什么来,秦衍便换了个方向。

“对。”上官夫人声音里发着颤,“是我们做的。我劝过老爷,可他不听,他说我们连女儿都搭上去了,这些人又算什么?老祖很快就要到元婴,等突破了元婴,老祖就会在天劫中重塑灵根,我们就不用再做这些事儿了。”

“既然如此,”秦衍看着上官夫人,语气里带了些疑惑,“你又后悔什么呢?”

“我见过月华了。”

上官夫人语速快起来:“两年前,我梦见了她。她问我为什么不救她。老爷告诉我,这只是梦,他说月华早就死了,她去轮回了。”

“后来庄里就开始死人,我一开始以为这些人是被送去给老祖了,直到昨天晚上……”

上官夫人声音发颤:“昨天晚上,月敏也死了。”

“您一开始就知道她不是傅公子杀的?”

“我知道,”上官夫人呼吸有些乱了,“昨天晚上,越明司来找老爷,我听到了他们说话。他们说月敏死了,越明司要拿这件事嫁祸傅公子,成事之后,越家会给十万灵石,还推荐三个炼气期以上的弟子进入道宗,这样一来,上官家后面弟子的前程就有着落了。”

“他们还说,月敏可能是月华杀的。”

上官夫人说着,眼泪慢慢落了下来。

“他们说月华没死,她的身体还在阵法里,老祖还在等着她的魂魄回到阵法里来,可她的魂魄四处作乱,月敏就是她杀了的,等以后,她还会杀掉上官家所有人,包括我的孩子,她的弟弟。”

“她没有轮回……以人练阵,当阵眼的人哪里是死就可以结束的?她得待在那个阵法里,生生世世,哪里来什么轮回?!”

上官夫人捏紧了灯笼,语调逐渐高昂起来:“他们用我一个女儿的命换他们的宗门荣耀,又要用我另一个女儿的命换十万灵石、锦绣前程。凭什么……凭什么!”

上官夫人身上有黑气涌现出来,周边结界外的黑雾似乎是受到什么召唤,开始拼命撞击结界。上官远被堵着嘴,“呜呜”个不停,傅长陵一把拽了堵在上官远嘴里的帕子,上官远大喊出声:“往前面假山跑!快啊!”

话刚说完,结界骤然碎裂开去,黑雾铺天盖地而来,秦衍朝着假山一剑长劈过去,便在黑雾中给傅长陵和上官远劈出一条路来,傅长陵同时扬手狠狠一甩,就将上官远朝着假山方向砸了过去,紧接着就以着飞快的速度就朝着假山狂奔而去。

秦衍看了长廊上的上官夫人一眼,只见上官夫人眼睛已经变成血红色,全身冒着黑气,提着灯笼站在长廊上,与那些黑雾全然融为了一体。

秦衍不再迟疑,足尖一点,就朝着傅长陵追了过去。

傅长陵跑得极快,顷刻就赶上了抛在半空中的上官远,在上官远即将落地时又是一脚,直直把上官远踹到了假山上。

假山轰然坍塌,傅长陵一把拽起上官远,也顾不得傅家家法,开口急道:“入口在哪儿?!”

上官远懵了懵,傅长陵扬手就是两个巴掌:“入口!”

这两巴掌把上官远打清醒了,他赶紧道:“你右手边,被石头埋住了。”

此刻秦衍也到了,他听到上官远的话,抬手一剑就清干净了傅长陵右手边的位置。黑雾在被秦衍短暂劈散后又重新凝聚而来,这一次他们更加来势汹汹,傅长陵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趁着秦衍抵挡着的时机率先扑上前去,拉开了地下室的盖子就往下跳,他还在半空中,上官远就被扔了进来,随后秦衍就跳了进来,在黑气冲进地下室前一刻猛地关上了盖子。紧接着就只听见盖子“砰砰砰”的撞击声,让人心头发慌。

那盖子上贴着一道符纸,随着撞击声摇摇摆摆,傅长陵赶紧按住那张符,抬手又写了十几张加固在那盖子之上。

这样一来,盖子稳定了很多,三个人终于有了喘息时间,三个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后,上官远往后猛地缩了几步,盯着傅长陵,咽了咽口水道:“别杀我,我也是替人办事。”

傅长陵看他的态度,勾了勾嘴角,嘲讽笑了一声,他用扇子划开绑着上官远的绳子,站起身来,转头往前走去,用清骨扇敲着肩膀道:“行了,走吧。”

“你能说话。”

秦衍站在他背后,声音颇有些冰冷,傅长陵回过头来,捏着扇子的手带了几分警惕,看向秦衍,挑了挑眉道:“怎么,碍着您了?”

秦衍没有作声,他盯着他,许久后,他竟是慢慢勾起嘴角,嘲讽笑开。

“好演技。”

这话着实把傅长陵吓了一跳,他何时见过秦衍这副模样?秦衍这个人,向来是说拔剑就拔剑,这么阴阳怪气说话,让傅长陵心里慌得紧。

他正要开口解释,外面盖子被猛地撞了一下,上官远吓得赶紧往前几步,焦急道:“两位先不要吵架,我们赶紧走吧。”

“这里是哪里?”

傅长陵被上官远吸引了注意力,转头看向上官远,上官远急急往前走去,忙道:“这里是老祖的密室,有通往外面的通道,我们跑出去找人,去傅家去鸿蒙天宫……总有人能帮我们的!”

傅长陵和秦衍对视了一眼,两人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却都从对方眼中明白了决定。他们两人一同往前走去,上官远在前面引着路。这密室里到处都是机关,虽然这些机关对于傅长陵和秦衍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上官远却还是认真的在前面打开了机关,免得拖累队伍的速度。

傅长陵双手抱胸,用扇子轻轻敲击着肩头,过了一会儿后,他听秦衍道:“无尸罗为何突然变强?”

按着他们的预计,秦衍的结界不该这么早碎掉。傅长陵没想到秦衍会问他这么一个筑基期的人这种问题,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道:“有一个可能是,她吃了越明司。”

吃了一个金丹修士,实力一瞬间暴涨,倒也是这些邪祟的手段。

只是她竟然能这样悄无声息吃下一个金丹修士,那这个无尸罗的实力,倒的确有些超乎他们想象了。

傅长陵心沉了沉,旁边秦衍却并不在意,仿佛这个无尸罗的强弱于他而言,并没有太大区别。

他又开口,却是另一个问题:“为何假装失言?”

“傅家金丹以下不能出声,这不是云泽皆知的事儿吗?”

傅长陵懒洋洋斜瞟了他一眼,但秦衍对着个答案并不满意。

“有禁咒。”

“对。”

“你为何没有?”

“我解了。”

傅长陵摊摊手:“我天纵英才,早早解了禁咒,很奇怪吗?”

“你才筑基。”

秦衍提醒他,傅长陵哽了哽,他突然觉得云羽的想法很好。于是他叹了口气,将胸前的头发往后一拨,感慨道:“秦道友,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虽然只是筑基,但我非常聪明,只是我身份特殊,是一个私生子,你知道吧?私生子很不好过的,我要防着我的后娘,我的弟弟,以免他们嫉妒我的才华。秦道友,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您这样的人,想必不会理解。”

秦衍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傅长陵想了想,旁敲侧击道:“说起来,你才比较奇怪吧。我傅家和你鸿蒙天宫也没什么关系,你这么好心救人?”

“不是救你,”秦衍声音平淡,傅长陵听他竟然直面这个问题,不由得赶紧竖起了耳朵,随后就听秦衍道,“只为渡己。”

“渡己?”傅长陵有些奇怪,“渡什么己?”

秦衍不说话了,傅长陵知道这人是个闷葫芦,他要是不想说的话,谁都不能让他开口。就像当年仙盟想让他多说点信息,他都不肯,就算被搜魂,也能自爆识海。

秦衍不说话,傅长陵也不多说,其实他是个喜欢说话的人,如果换一个人,他可能早就已经喋喋不休。

可这是秦衍。

当年杀他满门的秦衍。

傅长陵想着往事,用余光悄悄打量着旁边人。

十七岁的秦衍,似乎比他记忆里要柔和许多。

上一辈子,他们第一次近距离相见是在他二十岁,傅家。

那天大雨,冷风,傅家满门的尸体倒在他身边,秦衍朝他慢慢走过来,白色长衫衣角沾了泥泞,苍白的脸呈现出一种病态的消瘦,他静静看着他,从他的目光到他的剑,都带着一种渗人的冰冷。

那时候傅长陵觉得,秦衍是没有温度的。

至少,是没有作为人的温度的。

他忍不住问他:“秦衍,你如今做派,对得起你的师父,你的宗门吗?”

秦衍无言,他静静看着他,血红色的双眸中无悲无喜,片刻后,他半蹲下身,他从自己腰间解下了一块玉佩,放入他手心。

那玉佩是一块旧玉,被人长久摩挲,手感光滑莹润,但色泽却早已黯淡。

他说:“傅长陵,人如玉,当历经生死百痛,方知本真。”

傅长陵听不明白这话,他低低喘息着,视线里便是那块玉佩,染了血,躺在他手心之中,没有半点温度。

也就是那片刻,秦衍用剑贯穿了他的胸腔,那剑又稳又冷,就像他这个人,前世今生,似乎都不带半分情绪。

杀他时无情,后来自己毁了自己时,也是无情。

傅长陵心中微微一颤,他不敢深想,便弯起嘴角,垂下眼眸,用扇子抵在唇边,遮掩了那点震荡的情绪。

现下的场合,这些情绪都是不宜有的。乱了心神,也就容易失了理智。

于他人或许无碍,但这几十年血雨腥风,傅长陵已经清楚明白,一个人若是心里失了分寸,也就等于把命挂在了悬崖边上,是生是死,全凭运气。

十七岁的傅长陵或许还会把命放在别人手里。

可如今他已经不是十七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之墓中归来在线阅读第二节

    老人说:“因为在邪魔界有一种邪恶的存在,它的本质和你刚好相反,是以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等负面能量凝聚成的魔物,它和你不同,它充满了攻击性。”“所以呢,这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宅神说道。“有,而且有很大的关系,它和你是同一天出现的。”老人凝重的说。“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魔物只有你能

  • 名作家宇智波[综]之起源(上)(1)

    首先,林轲得言明这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林轲,直男,芳龄21岁,在校大学生,目前在一家酒吧打零工,而事情就是从那间酒吧发生的。说起他打工的地方,不是圈内人不好找,地界偏风水差,偏偏面对的还是les小众群体。讲起来不怕别人笑话,他老觉得自己穷,加之这店的老板是早他两年毕业的直系学姐,工资待遇也挺好,

  • 血染战衣之石破天惊一声吼,三界六道抖一抖(5)

    “嗖!”一道流光,自水帘洞中疾射而出,然后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迎着漫天雷光逆流而上,直冲到了乌云正下方。天雷滚滚,狂风肆虐。看着头顶上方,毁天灭地的可怕场景,孙悟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起来。天劫!这绝壁是他的化形天劫!孙悟天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他离开水帘洞的瞬间,自己就已经被雷云

  • 海贼三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公社的的单身宿舍是老房子,有一种长时间没住人的味道,当然也不可能生炉子,房间里冷冰冰的,床上的被褥也很薄,而且房子的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房间的说话声和笑声。肖姗很久没住这么差的地方了,但此刻她却很满足,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孙李氏和孙卫就赶着牛车出发了,走到公社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商店,肉店

  • 秘界轮回《万象剑典》

    几天后,武道山脉,云剑峰,战斗大阵。“杀!!”李重阳提剑而上,快速冲向对手,对面也是一个“李重阳”,使用的同样是青钢剑。李重阳一个斜刺,直击对方胸口,落空之后顺势腾挪,砍向对方的腿部,不料被对方轻松格挡,对方顺势反击,李重阳快速回防。......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招,剑气翻飞,周围的树木

  • [红楼]三世纨绔之地仙之祖(7)

    玄慈与掌门玄阳真人,随即又聊了一番,便带着仲元来到,万寿山,祭祖祠。“仲元,此地便是祭祖祠。”仲元随着玄慈一同踏入祭祖祠,便见到一尊金身雕像。此像,慈悲肃穆,法相金身,明净琉璃,仙风道骨的稳稳立于祭祖祠中,宛如一尊真神。“仲元,此像便是我们五庄观开派祖师,镇元子的金身法像。祖师乃是地仙之祖,道号,镇

  • 律少追妻攻略重遇

    【重遇】距离手术已有半年,若白的身体已经痊愈。除了做沈柠的助教,他开始参与基地自费班的训练管理。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元武道,若白保持了他严谨的职教风格。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多负担的若白心态反而很放松。让若白放心不下的事情始终那只有一件。那天,他和下了公共选修课的百草在食堂吃饭。坐在若白对面的百草,对着壁挂

  • 嫡出本色出乎意料的s级潜力

    当然,虽然说起来是只差一线,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那么简单,可以说就这一线之差却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就目前曲莫所知的情况,普通武者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等九级,而分级的标准就是参考力量、速度和神经反射三项数据,只要三项数据中的两项达到要求就可以申请对应的武者等级。普通人如果能通过联考进入武大,只要肯努

  • 漫威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干热的风一点一滴的带走珍贵的水分,无法抗拒,无法逃避。也许是因为,沉重的使命,又或者是对自由曙光的敬仰让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不敢冒任何的险。萨尔带着他的部下,绕行几公里从废弃小镇的侧面进入。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在那恐怖的狙击手的制控范围里。毕竟他们并么有和他们的目标自由曙光打过任何的招呼,

  • 吞噬城市 [参赛作品]之第一章

    秦厢是精英,什么叫精英,就是二十八岁人家才刚刚博士毕业开始工作了不过一年两年,她已经是W市著名的律师,还是一个女人,尤为难得。认识秦厢的人,都会用一种近似膜拜的感情看她。女王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友子萱说,秦厢就是一个人精,谁见了都会喜欢。当然这个谁仅指男性。秦厢有吸引男人眼球的魅力,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