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考核者在线阅读幼虎啸山

2021/6/10 23:51:00 作者:以文入圣 来源:纵横中文网
考核者
考核者
作者:以文入圣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一个据说是来自苍茫界的小姐姐呆在了林毅的脑海中之后,林毅的生活便是彻底的变了,完全脱离了原先生活的轨道,开始了一段新的人生?!……

包括龙登在内,很多人都认为,这一局的劣势,不过是姜棋圣大意罢了,再加上这小纨绔的狗屎运气,若是认真起来,照样没有任何的悬念。

小纨绔必败!

可惜,当第二局开始没多久,在场的人都看到,向来云淡风轻的棋圣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无力的神色。

夹子的手,几次停在棋盘之上,不敢落下。

玉石棋盘,黑色的子,密密麻麻地连着一大片,围剿着白子。

新上的茶盏,被姜棋圣一口饮尽,尔后大口地喘出一口气。

马大昌神色复杂,走到龙登身边,不动声色地捅了捅。

又来?

龙登咬了咬牙,反正已经不要脸一次,又何须在意第二次。

当然,为了装得像一点,龙登实打实地往玉石棋盘撞去,七百万啊,够买多少瓶跌打水了!

“砰”的一声,龙登痛呼,继而颤巍巍地站起来,老脸一狞,“谁又推我!”

陈浮叹了口气。

姜天生拼命抹着脸上的冷汗。

林震啸抓着一瓶香槟要冲上来打架,被陈浮转头喝住。

整个酒店会场,已经鸦雀无声。

那些送彩头的世家,尽皆不敢言语。

一大票的字据,还压在棋盘边角。

“这样......棋圣和贤侄,只好再来一局了。”马大昌苦着脸开口,心里已经骂开,这小纨绔,估计在扮猪吃老虎呢,实打实是一个棋术高手!

陈浮无所谓地耸耸肩。

反之,对面的姜天生,已经暗暗骂娘,输一次也就罢了,大不了后面解释是应战过多,身子乏累,现在这样一弄,分明是没法子解释了。

第一次,让姜天生觉得无比绝望,觉得对面是一座山,一座让他无法逾越的山。

“我认输。”姜天生站起来,吐出一起,重重闭上了眼睛。

学而知耻,其实并不是耻辱,相反,更算是一种美德。

陈浮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倒是一旁的龙登,哪里想到刚用了一出苦肉计,转眼之间,这位棋圣大人就认输了。

“姜大师,不然你再试试,再试一次啊?”龙登焦急道。

那可是七百万啊!龙家有几个七百万!原本以为无惊无险的,谁能想到这小纨绔还真是赢了!

姜天生眉头一皱,冷冷盯着龙登,一瞬间,来自燕都姜家的倨傲,重新浮现在脸上。

“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我姜天生虽然好名,但还没活到要赖棋的地步!”

龙登面容一滞,才忽然想起来,姜棋圣盛名之下,还有另一重身份,燕都姜家的正脉子弟!

“我就说过,我女婿肯定会赢!”老岳父林震啸跳上席台,不断手舞足蹈,惹得那些世家一个个脸色无比铁青。

那一摞字据,此刻已经被陈浮抓在手中。

只要他愿意,有姜天生在场,可以立即将这一千多万揽入手中。

钱!都是老子的钱!

“技不如人,姜某人认输。”姜天生脸色复杂。

陈浮也拱了拱手,“乱拳打死老师傅,运气好些罢了。”

对于姜天生,陈浮还是感觉不错的,输棋不输人,虽然有些倨傲,但毕竟是十几年的棋圣名头。

“来日有空来燕都,姜某人扫榻而迎。”姜天生明显没有再呆下去的兴致,吐出一句后,在姜家几个供奉的护卫下,急急离开。

陈浮并不担心那摞字据的兑现,姜家人的棋局,这诸多淮城小世家,还敢赖账不成?若是别人再说姜棋圣输棋讹钱,再坏了名声,怕是淮城要掀起一番风暴了。

“陈浮,你很不错......”龙登脸色发白,他看得出来,姜天生离开的时候,连招呼也没打,姜家的这株大树,已然攀不上了。

这一次,龙登没有再喊贤侄,直呼姓名,意思很明显了,已经彻底撕破脸面。

酒店会场里的人,表情很精彩,原本吧,林震啸只是提了一句,这些人倒好,拼命地堆彩头,立字据,怂恿陈浮和姜天生对弈。

而且最关键的,这还是姜家棋圣的棋局,谁敢赖账!

好好一次淮城议会,因为陈浮的关系,诸多世家,瞬间像吃了苍蝇屎一样。

坐在角落里的周晓欧,头也不敢抬,虽然没立字据,但实打实的,在姜棋圣的棋局上,他还是输了十万,看着没人注意,周晓欧垂着头,灰溜溜地跑出了酒店会场。

留下银行卡账号,陈浮淡然一笑,喊住自己还在胡吃海喝的老岳父,也离开了会场。

诸多人中,王如峰的表情最为复杂,莫名的,他忽然有些后悔,若是没悔婚,这位力压棋圣的小纨绔,该是自己的乘龙快婿了。

“不过是运气好些,姜棋圣久负盛名,更大的一层关系,是因为有燕都姜家在后,这小纨绔有什么!”龙登怒道,心底里,已经对陈浮起了杀心。

教训这种东西,是对于没有触犯自己利益的,如陈浮这样折他钱财,无异于杀父之仇了。

“查得很清楚了,如今这小东西身后,是没有任何靠山的,想一想古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个只会游手好闲的废物携带这么一笔巨款,很容易出事的。”马大昌皮笑肉不笑地跟着开口,尔后,和龙登意味深长地相视一眼。

这个比方在诸多世家看来很贴切,好比一个半人高的孩童,手抓一大把百元大钞,招摇过市,诓骗也罢,巧取暗夺也罢,总之,都要将钱抢过来。

“他会不会离开淮城?”有个家主一脸担心地开口。

龙登狞笑,“天涯海角,他能跑到哪里?这口香饽饽,我吃定了!”

“我也夹一筷子吧。”马大昌也笑。

......

“果然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酒店外,林震啸仰头大笑。

自家女婿玩的这一手欲擒故纵,确实漂亮!

不同于林震啸的兴奋,陈浮没有多高兴,他知道,接下来,将要挺过一场更大的报复行动,潜龙将要腾飞,幼虎欲要啸山,总有一些狗屁倒灶的绊脚石,妄图阻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男主帅爆了在线阅读第10节

    车子在顾总下榻酒店前停下,何宿竟然睡着了,蓦地被顾总勾着手指:“小树,到了。”声音打着旋儿飘进耳朵里,还有炙热得过分的呼吸,何宿一激灵,就见男人虚虚压在自己身上,窗外炫目又迷离的灯光正巧照进来,衬得顾总眼珠又亮又深邃,像一望无际的大海,清凌凌又惊心动魄的绮丽。想说的话被何宿咕嘟一口又咽回肚子里去了,

  • 末世:荒野求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朋友在又一次和母亲吵架之后,笑着看着母亲很久,然后收拾行李,选择离开。你们对一个人的失望是什么时候达到极致的?朋友说,她对她妈妈的失望,刚刚达到极致的。然后,我听着朋友一字一句的同我说为什么。她说,她第一次失望,是年幼自己被她妈妈丢在路边,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说。“我不要你了,你滚!”那年,她六岁,她

  • 不按套路来的穿越女第八章在线阅读

    今夜是除夕,每年的这个时候,宫里都会有一系列的庆典活动。但是今天,后宫的妃嫔们都没什么兴致。因为我们的皇帝陛下心情不好,提早离席了。御书房里,空荡荡的。太监宫女都被皇帝赶了出去。“赵子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恨意。男子就是燕国的现任皇帝——永康帝慕容安。慕容安刚过不惑之年,

  • 宫斗文的皇帝,不好当之一款网游(2)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砰!只见一个枕头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然后止住这噪音一般的**。“靠!死猴子,无聊撸管去,为师还要睡觉呢!”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如僵尸一般缓缓倒了下去,嘴角还挂着一些透明的不明物体。“诶,发泄一下嘛,你看看你下面那位,在干嘛,看书?我擦,书都拿倒了好么,还

  • 三界开创者之第二章(2)

    谢春秋闲来无事时常三省己身,自认非是什么粉饰太平之人,然而她觉得自己父子俩这个奸王的头衔,得来的实在有些冤枉。她父亲不过是长相邪魅狂狷了些,行事不拘俗流了些,又的确被皇上格外倚重了些,得罪的人自然就多了那么一些。当年时局特殊,九五之尊的皇帝还是个奶娃娃,若不使些手段,焉能镇住朝纲,偏偏他父亲喜欢剑走

  • 凤澈在线阅读平凡的一天

    “唉,又是新的一天,工作还没有着落呢。。。”田安伸着懒腰,双手用力撑了撑自己瘦弱的身躯“这可咋办啊?”。。。一只小猪正百无聊赖的拱着树,绿的,黄的,枯的,嫩的,一片片叶子随风飘落下来,在田安的面前绕了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圈。田安晃了晃头,知道自己要是还不按时把原木送至收购站的话,肚子又得咕咕叫了。思索片

  • 我!养成了女帝之所谓的成就,不算什么!(求收藏,求推荐)(10)

    倒不是说江鱼调查过夏清寒的背景。而是江北夏家太过闻名于世,其中以经商为主,夏氏企业遍布华夏,以餐饮、房地产、商贸、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综合企业。众人还在年幼的时候,夏家老爷子如日中天,经常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关于他的采访。保守估计,夏家总体财产,已经过数百亿,常年身居世界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前十。在八九十年代,

  • 穿成男主的娇表妹掉落地下

    卡卡这时拉了拉我,示意我们撤退。我们四人又开始慢慢的爬。爬了长时间,终于爬不动。卡卡他们也到极限了。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大家就趴在地上休息。刚才真是死里逃生。如果我没说那句废话,或者卡卡没反应过来,被吃的也许就是我们。我拿出水来大口大口的喝着,由于紧张和刚才的长距离爬行让我消耗大量水份。卡卡伸过手阻

  • 总在平行世界被结婚[综英美]坑掉的霸总文(1)

    周念秋笑得花枝乱颤。余前也挺开心。看周念秋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把赵子轩当初的伤害放在心上,真有点儿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周念秋此次回国的原因特别简单,就是想回来看看。T.X.公司非常重视此次的合作,负责人Chris看起来好说话,其实特别难搞,周念秋虽然进入了随行团队,但她是技术人员,真的就只能看看。

  • 何以为师[穿书]在线阅读畅谈

    古川顺着呼吸声看去,僵硬的脖颈扭得吱吱作响,一个脸色惨白如纸的女子在废墟上颤抖,紧绷着脸蛋,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自己眼泪落下来。虽然离女子还有近百米的距离,古川还是感受到她的恐惧,那是一种小白兔遇上血腥恶狼,发自内心的恐惧,但更强烈的是一种因担忧而产生的恐惧。若是在平常,迎夏也未必能够看到那近乎融于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