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魏将军终于等来了他的幸福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0:14:59 作者:团子大王 来源:17K小说网
魏将军终于等来了他的幸福
魏将军终于等来了他的幸福
作者:团子大王来源:17K小说网
看电视剧《楚乔传》时,最吸引我目光的是角色被称为“长安五俊”之一的魏舒烨。一出场的时候我就以为他是男主角。谁知最后竟然成了一个唱独角戏的悲剧人物。魏舒烨领盒饭时,我当时心里那个气啊,要给导演寄DP!之后我就特地搜了小说版的。书里描写的魏舒烨,那才真正是符合我心中所期待的嘛!从开始一个身不由己,优柔寡断的贵族子弟蜕变为后来誓死保卫国土的热血男儿,他挣破门阀的枷锁终于活出了自己。尤其是他不顾家族指责,背负家族叛逆的罪名一意孤行的带着亲兵反抗入侵者的那一篇,简直看的我热血沸腾。小说中,魏舒烨最后追随了

木莲见她盯着那一衣橱的褙子、裙子良久,以为她是不满衣衫又哪里弄脏了。自家姑娘是有洁癖的,对衣裳也追求纤尘不染。

于是赶忙对姑娘道:“新一季的衣裳太太已经吩咐裁缝去做了,姑娘若是嫌这几件不好,明儿我就让菖蒲打发人出去买。”

贾敏轻轻叹了口气,指尖滑过这一件件绣工精美的衣衫,最后停留在一件藕荷色弹墨暗花芙蓉纹窄袖褂子上,笑道:“换这件吧。”

木莲微微惊诧,这件藕荷色的窄袖,是去岁年节下老太太赏给各个姑娘的料子。老太太年纪大了,爱热闹,就喜欢各个孙女打扮得差不多,跟年画娃娃似的,看了心里别提多熨帖。可四姑娘偏偏嫌这颜色太俗了,穿得跟个果子似的。用布匹做了衣裳只穿了一回,便收在了橱子里再也没碰过。

倒是庶出的大姑娘,穿着老太太赏的那几匹料子做的衣裳,什么杏黄、海棠红、湖蓝、石青,在老太太面前晃了几日,叫老太太好一通夸赞,说是娴姐儿生得浓眉大眼、五官明艳,在族里几个小辈中最是俏丽。

对于这点,四姑娘嗤之以鼻,穿得像盘打翻了的作画染料,也就是她才上赶着拍祖母的马屁。

大姑娘同四姑娘同父异母,姨娘孟氏是在金陵时,当地的上峰官员送给老爷的“见面礼”。既不是秦淮歌女,也不是官宦丫鬟,说起来还同那上峰的夫人沾亲带故,是正经的良家子。老爷推脱不掉,与史氏成婚后伉俪情深,身边又没一个妾氏,平白地被同僚嘲笑是“家有河东狮”。久而久之,在金陵的世家圈子里,也开始有了风言风语,说史氏善妒的。

两口子吃了哑巴亏,只得收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初初孟氏也算本分,从不同史氏争宠,低眉顺眼的也不作妖。直到生下庶长女,才渐渐显露出面目来。

史氏一连生了两个哥儿,贾娴作为贾代善的第一个女儿,虽说是庶出的,那也是受到了不一样的重视。

孟氏与史氏不对付,贾敏与贾娴也不对付。偏偏贾娴最会嘴甜卖乖,又会用小恩小惠拉拢府中下人,反倒将贾敏这个嫡亲孙女生生压下去一头。

史氏也觉自家的女儿这个年纪穿得太素了,莫要说老人家会忌讳,便是敏儿自己,也该打扮着些。再过几年,免不得要在京中贵女圈里走动,相看说亲人家。老是这么着,儿郎家做婆婆的也会不愿结亲啊!

可就是因为大姑娘爱俏爱艳,四姑娘便更不愿意跟她“争”了。是以这几年,京中也都知晓荣国府贾家有两朵出众的姐妹花,一朵儿如海棠,娇艳;一朵儿如幽兰,清雅。

木莲见姑娘单单挑出了这件,以为她是要再配条素雅的裙子,于是便从中拣出了一条霜白色的。

贾敏蹙了蹙眉,“藕荷色的配这个不好看。”她自己择了条雪青色十六幅裙,裙角绣着莲花图案,又在外罩了件月白长背心。木莲不禁眼前一亮,原本有些老气的雪青色,竟然意外地压住了偏粉的藕荷色。她竟不知道自家姑娘,这么会配衣裳。

对于原本的发式,贾敏也是不满意的。

正好小憩前拆了头发,这会子她便命木莲重新梳一个和上午不一样的发式来。木莲手巧,很快便梳了一个双环垂挂鬟来,头顶一边一个簪了两朵青玉海棠珠花,衬得小脸玉雪可爱。

连木莲、菖蒲等人都惊呆了,许久不见姑娘做这般打扮,都不知原来姑娘的眉眼也生得这般明艳。

菖蒲还没来得及夸赞,只见一群丫鬟媳妇子簇拥着一位明丽妇人从门口走进了院子。

史氏一进门,便正瞧见梳洗打扮好的贾敏,不由惊出了声:“我的敏敏儿,你今日怎做如此装扮?为娘差点都认不出了。”说着,史氏这才仔仔细细将眼面前的女儿上下打量了一番。原先小女儿偏好素净打扮,自己还看不出,今儿穿这么一身,她才发觉,敏儿的五官同自己是越来越相像了,那通身的嫡女气派也像!

这几日敏儿大病初愈,听木莲说,又是爱吃又是嗜睡的,史氏生怕女儿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魇着了。如今这么一瞧,那眉眼、那嘴唇,活脱脱就是一个当年的自己,不是她生的亲闺女又是谁?

许是大病了一次,终于开窍了。

说着,史氏便笑盈盈地将女儿搂进怀里,“我早就说嘛,我们史家生出来的嫡女,还能比不过那个庶出的!你这就该也去老太太眼面前晃几圈去,叫她知道,什么才叫天生丽质难自弃。”

贾敏顿时哭笑不得,怪不得史湘云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原来老史家都是这个风格啊,风风火火、乐乐呵呵的。看来每一位老母亲都对自己的子女有着迷之自信。

“娘,我也醒了有些时日了。今儿也歇息了大半日,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合该去趟祖母那里,给老人家请个安。”

史氏对女儿宠爱得紧,只要是女儿提出的要求,从来都是一口答应。“我敏敏儿真是孝顺又懂事。你不必怕,娘叫上你二哥,咱们娘仨儿一块儿去。你才大病初愈,你祖母祖母这会儿不会为难你。”

贾敏又是一阵啼笑皆非,这哪里是去见祖母,分明是去见大老虎啊!

其实也不怪史氏会这么做。以前每每让她去见祖母房氏,的的确确如见大老虎一般。老太太喜欢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要么就是朴实无华的,和贾敏这个嫡亲孙女反而交不上心。一是嫌史氏夫妇把这小丫头娇宠过了;二是觉得小孙女身子弱,性情过于淡泊,老人家嘛,谁不喜欢身边围绕个小家雀似的子孙?

久而久之,贾敏就更不愿意去见祖母了,能躲就躲。便是去,也让母亲陪着。

“娘,从前是女儿太不懂事。现下想想,自己的祖母有何可惧的?爹爹是祖母唯一的嫡亲儿子,我又是爹爹唯一的嫡亲女儿,祖母对我好就是对爹爹好,焉有不疼我的道理?是以祖母只不过是对敏儿严厉了些,其实心里是最疼敏儿的。”

史氏摸了摸女儿的头,欣慰地笑道:“敏敏儿能明白就好。”说罢,又叹了一口气,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对老太太有偏见?那老太太的确不大喜欢她的敏敏儿啊!对敏敏的亲近,还不及对那个庶出的娴丫头半分。自己也是气不过的。不过既然敏儿这么说了,又怎好告诉她实情?

“娘知道你是个孝顺又懂事的好孩子。只是这会子你祖母在见客,金陵老家那边来人了,是你祖母娘家那一支的亲戚,还带来个女孩儿,论辈分当是老太太的侄孙女。说是见见老太太,这年月打秋风的也不少,谁不知道呢?八成以后是要留在咱们家长住了。”史氏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一丝轻蔑。

房老太□□籍徽州,最早是经商的,兵荒马乱的年月也顺着时运发过一笔财。后便迁到了金陵,买了田地置了宅,开始改为耕读传家。房氏命好,嫁了当初行伍出身的老太爷,还挣了个诰命在身。不过始终与金陵史家、城东王家之类的世家大族不同,贾家到这一代虽是靠老荣国公从龙有功,壮大的家族,不过早在老荣国公往前朝属三代,祖上也是做过知府的人家。只不过往下逐渐没落了三代,到了贾源才重又振兴。

而房家拢共也就出了房老太太这么一位出人头地的,还是因为嫁得好。旁的子息大多庸碌,守着田产家宅度日子罢了。

史氏笑笑,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道:“还有你大伯家的敬哥儿,你小时候见过的。要过来同你大哥、二哥一道上族中学堂。”

史氏口中的敬哥儿便是贾敏的堂兄贾敬。宁国府的贾演老太爷生了四个儿子,只嫡长子贾代化这一支迁到了京城宁国府,剩下来的旁支连同庶出都留在金陵老家没过来。

贾家大伯的嫡妻前两年去了,代化也没再续弦。头先有个长子贾敷养到八九岁便没了;这个贾敬是次子,现在也等同于长子了。

贾敏笑道:“娘,那堂哥和老家亲戚他们来了,是来小坐还是小住啊?”

史氏想起了南边来人身后带来的箱笼,以及跟来的丫鬟小厮奶妈子,寻思八成是要小住了。

“可能会小住几日吧。”

“那便是了。难不成我要一直躲在屋里不出去?既然迟早要见,不如今儿就去见了。省得来日落了人话柄,说我明明病好了,还拿乔不见家里人。”

史氏微微惊诧,以前小女儿性情好静,不好见客,最主要是对不投缘的话也不多。有时弄得自家人也挺尴尬的。倒是那个娴丫头,平时就好往人前凑,弄得别人还以为她是嫡女。

没曾想女儿生了场病,醒来后整个人较之以往更通透了不少,以前是通情达理,现在还通人情世故了。史氏看着着实欢喜,心里道:都说孟氏那狐媚子生的娴丫头长得好,那是我姑娘不爱拾掇。如今这么一打扮,还有娴丫头什么事儿?

贾敏病倒的这段日子,整个荣国府里忙成一团,唯有贾娴觉得日子轻松畅快。

她是贾家的长女,奈何前头一个“庶”字,活生生就像签子扎在身上,拔都拔不掉。贾家不似外头有些人家,苛待庶女,嫡出庶出的都是一样养大,史氏也不是恶毒的嫡母,吃穿上不曾苛待,下人自然也不敢看清。

爹和姨娘疼爱,底下庶出的两个幼妹才不惊人、貌不出众,总的来说,贾娴的日子还是过得很悠哉的。除了见到四妹贾敏的时候。

贾敏实在生得太出众了,相貌上集中了爹和母亲的优点,她第一次见着这个幺妹时,贾敏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那粉嘟嘟的小嘴,圆溜溜的眼睛,当时贾娴的眼睛就嫉妒红了。自打贾敏出生后,爹爹就把对她的那份独有的宠爱全分到了四妹身上,谁都看得出来老爷疼四姑娘比两位公子都甚。

听说她病快痊愈了,想到这里,贾娴的眉头就蹙了蹙。一想到这是在老太太房里,周围还有新来的亲戚,贾娴很快平复了下去,端起茶杯来,轻轻抿了一口。眼神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老太太身边的房家表姐,嘴角轻嘲地弯了弯。什么表姐,不过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借着老太太的名义打秋风罢了。

瞧瞧那一身的衣裳,用得还是去岁京中就不时兴的料子,发式也略显土气。不过即便这样,她可不打算跟这位表姐关系弄僵,相反自己还要尽量和她走近一些,这样就可以常见着祖母,让祖母高兴;而贾四那个自命清高的蠢货,一定会眼高于顶,不屑于和房家表姐来往,到时候祖母只会愈发厌恶她。

想到这里,刚刚心中还有些郁闷的贾娴,此刻喝了一口碧螺春后,顿觉口齿留香,内里也清爽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镇魂/新边城浪子]夜雪(傅红雪X夜尊)第二章

    夏清瑜躺在自己小院子里的摇椅上,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脸上盖着薄薄的纱巾,晃悠悠的让人昏昏欲睡。想着刚才的发现,感觉心情更加美丽了,因为今天午后自己吃腻了这些时日的清粥,就悄悄的想去小厨房给自己弄点肉,解解馋,可没想到自己现在的手是纤细柔嫩,不是之前自己做惯粗活的手了,一不小心,就划破了手指。可

  • 阴影之王之第二章(2)

    秦泽远开车来到度假村,一路上都在想着乔芒刚刚说的话。“我家里出了事,我妈带着我们去了外地。”她面色却异常的平静,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一个人平白无故地消失在同学圈整整六年。秦泽远推开包厢门,大家已经开始打牌了。“泽远,你终于来了。”“腿伤好了吗?”秦泽远走过去,“好了。”“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撞到大

  • 网游里的次元契约师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二天一早,敏静收拾好准备出门赴朋友的约,临出门的时候和从阳台出来的黄妈妈碰了个对面。敏静叫了声“妈”,可黄妈妈没理她,径直转身回了主卧。这是打定主意和闺女置气啊——沙发上读报的黄爸爸往下拉拉眼镜,扭头看着她们。随后对敏静眨了下眼睛,冲门口方向努努嘴,示意她先出门。出门后,敏静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

  • 盗墓笔记起冥录夜晚的马尔福庄园

    加百列接受摄魂取念的前一天晚上。黑沉夜色中的庄园充满着不祥与神秘。圆锥形的屋顶仿佛被镶嵌在夜空中,那最高的塔楼,在数百年前曾是弓箭手的杀戮之地,而随着时代变迁,庄园的主人从普通贵族变成了神秘的巫师。充满着血腥与残酷的庄园被魔法清理一新,铁与血浓缩成书本中短短几行文字,唯一还能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的

  • 女鬼大人缠上我奇奇怪怪

    厉时墨根本毫无防备,主要是他没想到许木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尽管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躲避,但许木的拳头还是擦过了他的眼角!一阵疼痛袭来,他的眼角顿时多了一块青紫的颜色。众人:“!!!”天哪,他们都看到了什么!许木看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厉时墨那将黑阎王一样的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刚才居然打了厉时墨!大概是因

  • 万界之全能鬼剑士在线阅读提醒。

    喝了路星辰的咖啡,柳兆龙觉得这是一个套近乎的机会。他已经在几部电视剧或者电影中跑过龙套了,一开始他还自信的觉得自己长相方面比田宇好,又比田宇会做人,所以肯定会比他火的。没想到,第一次田宇给他介绍的电影龙套就教会他做人了。忙活了几天,没有多少片酬不说,那些镜头最后竟然还被导演减掉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

  • [娱乐圈]今天也要啵啵在线阅读吞天魔功,夜闯闺房(第一更)

    “恭喜宿主完成三彩签到点,获得奖励《吞天魔功》(噬魂篇)!”听到脑海中系统传来的声音,萧寒停下了脚步,盘膝而坐。而后伴着系统声音刚落,一本古朴的书籍瞬间映入萧寒的脑海之中。伴着吞天魔功入体,九天之上似传出几道幽幽女声。萧寒也能够感觉自身精神力加强了不少。【吞天魔功】(噬魂篇):远古无上神术,可吞天噬

  • 风波起在线阅读第6节

    “‘武道’之劫,武道至尊系统,卧槽,这系统降临,居然也要渡劫?!!”消化完脑海里的信息,看着眼前这漫天异像,李承道有些无语的在心中吐槽了起来。穿越之前,他也看过一些网文小说,也知道系统这一回事,但是,能渡劫的系统,他还真是头一回看到。轰隆隆!这时,道韵异像涌动,相继落下,‘道劫’也正式开始了。轰!最

  • 洪荒之我的妹妹是太冥全国直播,发射导弹

    直播画面,显示的是舰桥内部的情况。“我是刘煜,皇家太平洋舰队总司令。对于刚才的事情,我表示抱歉,这是我们皇家太平洋舰队的耻辱。但是,这件事没有完,任何胆敢伤害我国平民,胆敢挑衅大汉帝国的人,都要付出代价。我以大汉帝国皇室的名义起誓,我绝对会给他们报仇,不管敌人是谁。”刘煜对着屏幕,严肃的说道。“总司

  • 异界之妖魔大陆在线阅读第一节

    文案:秦嬴是个很幸运的人,坐在家里都能捡钱的那种;茶小几是个很倒霉的人,坐在家里都能被雷劈的那种;有一天,他们俩相遇了。食用注明:女主缺心眼男主二百五好友蛇精病《智障谣》一个是福星高照,一个是霉运缠身。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她;若说有奇缘,如何总是擦身而过?一个蜜汁自信,一个无所畏惧。一个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