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绘制郎心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19:25:37 作者:八里如海 来源:言情小说吧
绘制郎心
绘制郎心
作者:八里如海来源:言情小说吧
是不幸还是幸运。辛素素遇见了一辈子幻想的好男人。一切皆是缘分,如果没有前世的积累和豁达,成就不了今生的备受宠爱。一切皆是命运,如果不是老天的慷慨和无私,呼唤不来自己的长路所归。她想,她已心留无归处……

第十章

这个年过得十分不安生,自从入了腊月,各种大事小事不断。

安王开府那根本不值一提,先是太子提出的越妃复位,又是誉王主导的朝堂论理,再有言侯未遂的祭台黑火。年终尾祭未至,一出出大戏就借着它你方唱罢我登场。好容易熬到了过年,赐菜的内监又被杀了。

元祐五年,在这一片腥风血雨中,拉开了序幕。

萧景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正月初一别人拜年,他非说昨晚在宫里参加了年宴熬一宿困了,于是在自己府里一睡一晌。

下午终于起了床,往火炉前一坐,开始发呆。

“殿下,不如出去走走,府上的梅花全开了,要不,咱去苏宅拜年?”长随看他一副要生根的样子,忍不住开口。

萧景霖拖着腮,闻言一笑:“青杏啊,我和你打个赌,现在苏先生一准儿不在家。”

“小的才不和您赌,您就继续发呆吧,小的去益身馆了。”明明是男人却被缺德主子取名青杏的长随没大没小的说。萧景霖也不恼,显然是他给惯的。

益身馆是一家武馆,不属于哪个门派,也不会多少高深功夫,就是开来教平民百姓的孩子健身强体的,同一个老板的这种武馆还有好几个,京里有,安州有,连廊州都有,每个都不大,都不显眼。

金陵益身馆的教头,叫做八万。

萧景霖取名向来缺德,继三万之后还有八万,本想凑齐一副麻将牌,被贾不仲嗤之以鼻,所以改成纯数字了,于是有了六八等人,他的人什么数儿都有,没规律,没章法,不连贯。

安王无外家支持,仅有的这么点儿人手,还是靠着当年漏网的祁王余孽。贾不仲的怜孤所里那么多人,好多都上了他的贼船,包括青杏。

青杏丢下他立志长蘑菇的主子,自己去外面溜了一圈,回来时情绪有些不对。

自己在火炉上烤蘑菇吃的萧景霖头也不抬:“遇见美人儿啦?”

青杏噎了一下,无奈回话:“禀殿下,美人没看见,今天螺市街不开门……我看见甄大哥了。”

萧景霖眼睛睁大:“你去螺市街啦?”

不,重点在哪里?

烤蘑菇发出嘲笑的糊味儿。

萧景霖淡定的把这一串蘑菇扔掉,串上新的重新烤:“甄平来京了,青杏,你说你甄大哥看见你,还认不认得?”

青杏苦笑:“应是不认得了,甄大哥离开怜孤所去赤焰军的时候,青杏还是总角孩童,这么多年,哪儿还认得啊?”

萧景霖被蘑菇烫了手,嘶嘶地吸气:“是啊,那么多年了,小孩子都长那么大个子了,哪里还敢认呢。”

他吹了吹自己的手指,看着被烫红的指头,一口把那片蘑菇吃掉,含含糊糊地说:“又哪里还敢信呢。”

初五,誉王府排年宴

这实权亲王就是不一样,宾客满座,个个言笑晏晏,萧景霖在里面和各位认识不认识的人寒暄赔笑,内心深深后悔没事跑来这儿。

誉王亲亲热热的把他叫来身边坐,萧景霖走到一半儿才看见他那旁边坐的是谁,连连后退:“五哥,我……我不去,七哥坐那儿呢。”

大过年的,这小破孩子。

誉王脸上笑容更明显了:“景霖,来,坐五哥右边,放心,还有你五哥在呢,景琰不会凶你的。”然后转头对靖王说:“好容易请动你来我这一次,景琰你也别板着一张脸,瞧你把老八吓得。”

结果靖王开口就是:“已经开了府的郡王,还做什么小儿之态,你是越发不成样子了!”

饶是誉王,笑容也有点儿僵。

靖王瞪了萧景霖一眼,起身:“罢了,我在这里也是讨他嫌,正好府上还有些事,誉王兄,我这便告辞了。”

在誉王一片挽留声中,直筒子大黑脸靖王殿下大步走掉了。

誉王摇头笑:“也好,他肯来,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了——景霖,这下开心了?”

安王八心满意足地点头,吃起了点心。

这年宴从中午开始一直办到了晚上,席散时,萧景霖已经快睡着了。

送别时,誉王好似突然想起:“对了,景霖,别怪五哥啰嗦,以后还是少跟着纪王叔去螺市街了,那里鱼龙混杂的,月余前不是还有命案?”

萧景霖想了想:“哦,五哥说的是杨柳心?何文新那出?大过年的提他干什么,那天我亲眼看见的,真是晦气极了。”

誉王问:“你看见了?”

安王答:“是啊,我和纪王叔都看见了。”

想到什么,安王笑起来:“纪王叔前几天还说呢,可怜心柳心杨两个姑娘,案子审结之前,都不能出来跳舞了。”

明明是揶揄的笑,有一霎偏偏掺了点儿邪气,看得誉王有些脊背发凉。

再凝视过去,少年未着冠,虽坏笑着,却仍是一贯人畜无害的模样。

呵,他能有什么害呢,有毒的,明明是誉王自己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孕妻在线阅读第9章

    寺庙里的钟声又想起来了,一个穿着破烂僧袍的来头拖着一把扫帚没走到了院门外。老头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多久了,也许很久,也许刚来。寺门上的牌匾上三个字只剩下两个,就这两个字,被风一吹都显得摇摇欲坠。老人喝了一口昨天晚上却街上偷来的酒,喝了一口酒吐在旁边的石板上了。这酒就跟煮尿一样难以下咽,看来这街上酿酒的人

  • 户主(穿书)在线阅读第2节

    【检测到当前技能:“基础搏击”、“基础射击”已达到瓶颈,请问是否突破?】系统接连的提示让李未来有些思考不过来,他点了点头,尝试命令道:“突破。”【花费1点权能点。“基础搏击”突破至“中级搏击”】【花费1点权能点。“基础设计”突破至“中级射击”】一连两道提示传来,李未来发现脑海里多出了不少记忆,像是自

  • 快穿之男主帅爆了在线阅读第10节

    车子在顾总下榻酒店前停下,何宿竟然睡着了,蓦地被顾总勾着手指:“小树,到了。”声音打着旋儿飘进耳朵里,还有炙热得过分的呼吸,何宿一激灵,就见男人虚虚压在自己身上,窗外炫目又迷离的灯光正巧照进来,衬得顾总眼珠又亮又深邃,像一望无际的大海,清凌凌又惊心动魄的绮丽。想说的话被何宿咕嘟一口又咽回肚子里去了,

  • 末世:荒野求生在线阅读第十章

    朋友在又一次和母亲吵架之后,笑着看着母亲很久,然后收拾行李,选择离开。你们对一个人的失望是什么时候达到极致的?朋友说,她对她妈妈的失望,刚刚达到极致的。然后,我听着朋友一字一句的同我说为什么。她说,她第一次失望,是年幼自己被她妈妈丢在路边,义正言辞的告诉自己说。“我不要你了,你滚!”那年,她六岁,她

  • 不按套路来的穿越女第八章在线阅读

    今夜是除夕,每年的这个时候,宫里都会有一系列的庆典活动。但是今天,后宫的妃嫔们都没什么兴致。因为我们的皇帝陛下心情不好,提早离席了。御书房里,空荡荡的。太监宫女都被皇帝赶了出去。“赵子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恨意。男子就是燕国的现任皇帝——永康帝慕容安。慕容安刚过不惑之年,

  • 宫斗文的皇帝,不好当之一款网游(2)

    “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好无聊啊~”砰!只见一个枕头划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然后止住这噪音一般的**。“靠!死猴子,无聊撸管去,为师还要睡觉呢!”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如僵尸一般缓缓倒了下去,嘴角还挂着一些透明的不明物体。“诶,发泄一下嘛,你看看你下面那位,在干嘛,看书?我擦,书都拿倒了好么,还

  • 三界开创者之第二章(2)

    谢春秋闲来无事时常三省己身,自认非是什么粉饰太平之人,然而她觉得自己父子俩这个奸王的头衔,得来的实在有些冤枉。她父亲不过是长相邪魅狂狷了些,行事不拘俗流了些,又的确被皇上格外倚重了些,得罪的人自然就多了那么一些。当年时局特殊,九五之尊的皇帝还是个奶娃娃,若不使些手段,焉能镇住朝纲,偏偏他父亲喜欢剑走

  • 凤澈在线阅读平凡的一天

    “唉,又是新的一天,工作还没有着落呢。。。”田安伸着懒腰,双手用力撑了撑自己瘦弱的身躯“这可咋办啊?”。。。一只小猪正百无聊赖的拱着树,绿的,黄的,枯的,嫩的,一片片叶子随风飘落下来,在田安的面前绕了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圈。田安晃了晃头,知道自己要是还不按时把原木送至收购站的话,肚子又得咕咕叫了。思索片

  • 我!养成了女帝之所谓的成就,不算什么!(求收藏,求推荐)(10)

    倒不是说江鱼调查过夏清寒的背景。而是江北夏家太过闻名于世,其中以经商为主,夏氏企业遍布华夏,以餐饮、房地产、商贸、旅游观光为一体的综合企业。众人还在年幼的时候,夏家老爷子如日中天,经常可以在电视上看见关于他的采访。保守估计,夏家总体财产,已经过数百亿,常年身居世界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前十。在八九十年代,

  • 穿成男主的娇表妹掉落地下

    卡卡这时拉了拉我,示意我们撤退。我们四人又开始慢慢的爬。爬了长时间,终于爬不动。卡卡他们也到极限了。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大家就趴在地上休息。刚才真是死里逃生。如果我没说那句废话,或者卡卡没反应过来,被吃的也许就是我们。我拿出水来大口大口的喝着,由于紧张和刚才的长距离爬行让我消耗大量水份。卡卡伸过手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