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拯救世界太难了[快穿]第七章

2021/6/11 19:52:21 作者:天下夏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拯救世界太难了[快穿]
拯救世界太难了[快穿]
作者:天下夏天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福,性别女,她的任务是如此地艰巨——比如说,制止残暴女皇的黑化之路啦,阻止终极大boss那个厌世男毁灭世界啦……等等等。于是,这个世界的恶意如影随行。她从婴儿开始就被下毒,被欺骗,被背叛……加油吧,阿福!让我们默默地为她点根蜡!第一个世界——女尊完结文:《彪悍公主记》另一文:《从歌女到女帝真的一点都不难(女尊)》→从歌女到女帝,从小兵到星主的传奇!

现在季易脑海中被两件事所占据,第一件自然是沈芃三出现在57号城的真正目的,另一件则是季鱼。

这两件事看似毫无联系,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之间有关系,可季易总感觉深层之下还潜藏了什么。

再想季鱼……季易又突然想起来一个茬,在他的印象中季鱼一直都是自卑的,这一点季鱼当然不会拿着喇叭满世界说他自己自卑,而是言行给人的暗示。

可如果所有的言行都是有意控制的呢,毕竟季鱼这个人,他从来没有显露过自我厌弃和对自己言行的后悔。

季易伪装成季鱼还没多久,每一次学着季鱼行事都足以令他感到无比的烦躁,可如果季鱼真的不似表面上这般懦弱……他的伪装可要比季易高明多了,十数年如一日,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过异样,到了这个地步,恐怕他连自己都能骗过去了。

当然没被发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人关注季鱼,起码没人像季易一样关注季鱼。

所以为了伪装,季鱼特地离群索居?

季易挥开自己满脑子的猜想,目前眼前还是一片混乱,无法猜出季鱼究竟想做什么、做过些什么。

既然接收了这具身体,季易肯定不会不明不白地活下去,他得把所有事都搞清楚。

最容易得出的结论是季易为了复仇,向那些伤害过他的人复仇,事实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发展,伤害过他的人一个接一个地走了厄运。

季易闭上眼,似乎能够看到季鱼躲在阴影之中,眼神阴冷地盯着周围的人,手中拿着的棍子在地上划了一个小小的×。

那也不对。

季易挥散脑海中的幻影,如果季鱼真的有这么通天的本事,他不至于让人逼迫到这地步。

除非他是故意的,故意且被动地让自己的境况变得糟糕,故意不反抗,故意让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这样首先折磨的当然是季鱼自己,所有的伤害都是实打实落在他自己身上的,他明知后果还要继续放任……甚至可能是在享受着这一切。

季易的后脊莫名有些发凉。

如果季鱼的人格真的扭曲都了这个地步,谁也讲不好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季鱼埋下的那些炸|弹,会在别人悄无防备之时轰然炸开。

·

继李家之后,路家也出了事,情况没有李家这么严重,只是被勒令整改。

路家把控着全城的水资源,有一套获得联盟认可的分配方法和标准,不过具体落实得怎么样就不是联盟可以严格把关的,本来联盟也算是半放任状态,可昨天却被沈芃三查出路家的部分饮用水不达标。

今天一早就向全城发了通告,连带着第一高中提供的用水也换了。

季易轻轻扣着杯子的边缘,眼神晦暗。

路北屿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之后就直接回到路家,如果季易没有记错,他所管的刚好就是饮用水这一块。

路家的问题由来已久,可偏偏是在路北屿管事的时候栽了坑,又是一个站在季鱼对立面的人倒霉。

当然路北屿的情况比其他人好一些,起码他没死没入狱也没有家破人亡。总不能是季鱼对路北屿余情未了,特意留了几分温柔?

·

因为路家受了联盟警告的缘故,现在上下忙成一片,都在急着回收不合格的饮用水,然后投入新的供人使用。

这个过程很是繁琐,而且对路家而言可谓是伤筋动骨,估计正是对沈芃三恨得牙痒的时候。

季易在一个安全的距离默默地观望着路家的情况,他一直留意着周围,脚步声才远远传来他就察觉了,正想躲开,又顿住朝后一看,发现来的是个眼熟的。

是季鱼曾经的高中同学,路北屿的好朋友,也是将季鱼暗恋路北屿这件事宣传出去的主力,名字似乎是叫赵霍。

这人自然也是没考上大学,毕业之后就在路家做工,今天是凑巧遇上了。

季易想了想,没有避让。

赵霍跟着同事说话,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季易的存在,等走到跟前了才猛地见到眼前戳着这个大一个人,吓得他朝后退了一步,接着一股火就涌了上来:“季鱼?!”

“你怎么在这?”赵霍问道,声音里满是警惕。

季易没吭声。

赵霍神情微微一动,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跟着同事绕过季易走远了,只是没多久他又自己单独折返回来,见到季易还站在原地一阵头疼:“我也是服了,你对路北屿还不肯死心啊,就算你救了他妹妹你们也没可能,你到底懂不懂啊?!”

对方就是只小虫子,季易本来应该完全不在意的,尤其是对方口中骂的是季鱼,季易向来是将界限划得清楚,并不会为着季鱼动怒,但今天心里却不知怎么覆上了一层莫名的情绪,一个念头悄悄地探出了头:

你们懂季鱼是什么样的人么?什么都不知道就凭着自己的固有印象给季鱼判刑?

除了这一点点恼怒之外,似乎还掺杂了些不为人知的喜悦——所有人都在鄙夷季鱼的时候,季易却从烂泥之中挖出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洗洗干净说不定就是个宝贝,而这一切都只是他一个人知晓。

正因为他跟季鱼同根同源才能知晓,是专属于他们的秘密……或者说,游戏。

赵霍没察觉季易的走神,就算察觉了他也不会在乎,季鱼本来就是这个死样子。赵霍担心让人看到季易,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想要上前推着季易离开。

可当他的手才刚刚碰到季易,甚至还没来得及使劲,一股不容抗拒的力道突然捏住了他的手腕。

赵霍一愣,回不过神来。

季易眉头微微皱了皱,放开了赵霍。

等季易都转身走人了,赵霍才慢慢反应过来,他一时间脑海空白茫然,不知所措,最后稀里糊涂就将心里憋着的话喊出来:“你少在暗中偷看路北屿,你给他添了多少麻烦你自己有没有点数啊?我还以为你终于学乖了躲去外环看,现在竟然敢跑到工厂来,我跟你说,要是让我知道你又去路家附近……”

季易心中有根弦被拉了一下,一时间他脑海中已经闪过了种种念头,将一堆七零八碎的信息串联了起来。

脑海中想得挺多,不过从外面看季易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的,他表现得像个偶尔发怒的兔子,听着赵霍的诘责暗暗生气却什么都做不了,最后只好携着自己这点见不得人的秘密落荒而逃。

在重新整理思路之前,季易不由得勾了勾嘴角,以前烦得不行的事,现在倒也能砸吧出一点乐趣了。

他回头,远远地朝着工厂望了一眼,当然已经看不到赵霍的身影了。

季易将手抚上心口,这就是以往季鱼的感觉么?以抽身事外的姿态戏耍着别人,看着别人的误会在心底发笑?

……季鱼,确定有够扭曲的。

可这一份打破泥塑的外表露出来的黑暗,却意外地能够勾住季易,在他心头挠了一下又一下。

如果说之前是为了确保自己的未来而探寻季鱼,现在季易是真的产生了几分兴趣,几分对季鱼这个人的兴趣。

除开季易心里的这点变化,他这一躺来得不亏,起码是知道路北屿为什么会跑去贫民区的原因了。

57号城是个盆地,外围高,中间低,路家位于盆地的最中央,而且房子还搞得又威武又打眼,如果有人从外围看下来,确实不难找出路家这个坐标。

季鱼还活着的时候去过贫民区,然后不慎被赵霍给看到了,无论是季鱼有意暗示的也好,是赵霍脑补的也好,总之他认定了季鱼就是爱得卑微,不敢朝着路北屿眼皮子下戳,只好在高处看一看。

在心里盘算完,赵霍是一点也没有因此深受感动,他扭头就告诉了路北屿,可能还掺杂了些个人的负面情绪,从今天的对话来看,赵霍对季鱼的观感十分不好。

这点不知什么时候的事就在路北屿心里扎了根,有个刺激点就能让他想起来,戳得他忍不住跑过去看看,看看自己这个暗恋者是站在什么样的地方偷偷爱慕自己的。

而这个刺激点,很有可能就是发生在季易跟路北屿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那天,路北屿莫名其妙来找季易,还带着一身的伤,这身伤八成还是李家的死对头给他留下来的。

路北屿看不上季鱼,可又觉得有所亏欠,良心难安,憋着口气跟着李家儿子打了一架,却也没讨得什么好,他这口气发泄不出去,一个脑热之下干脆跑到贫民区去了。

季鱼的这份感情过去令他困扰,现在又令他窒息。

结果,他在贫民区发生了一个突破口,他看到李家的人跟通缉犯有牵扯,这就是跟稻草,快要溺死的路北屿赶忙抓住了稻草,兴冲冲地卸下了身上的良心巨债,快快乐乐地浮出了水面。

举报了李家,看着李家吃瘪之后,路北屿也有了底气跟季易说,让他不要再靠近路家。

想通了整个环节,季易心里的笑意都快憋不住了。

这个路家公子,还真是有趣——如果季鱼真的看上这么个人了,季易能把路北屿掐死送给他陪葬,一起死了算了。

他现在无比确定了,季鱼绝对没有暗恋过路北屿。

明明还剩下一团雾水化解不开,季易却莫名轻松了一瞬,然后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又悄然在他心底一角扎了根——果然,世界上能够“看到”季鱼的人只有自己一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神卡牌之第七章

    没有人知道,晨曦中的第一缕风是从何处吹来,又会第一个轻叩谁的窗棂。就像,没有人清楚,自己每天醒来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它又是为何而生。龙沐风睁开眼的一瞬,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庞就浮现在脑海中,沐晨?……伊墨?……上半身突然从床上弹起,迅速确认身边一切,被子,床边小桌,蜡烛,土墙,还好,全都真真切切的摆

  • 古剑轻安之不期而至(5)

    萧杞的表情一言难尽。静默了一瞬,姜劭勋开口,“你不能耍赖,是你动作慢。”“我没碰到,不算数。”“是你动作慢!!”“不算数!!”“你慢!!!”“不算!!!”“……”淑阳郡主看着两个小家伙越吵越大声,额头一跳一跳。姜劭勋小朋友后知后觉终于反应过来,在淑阳郡主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下拔腿就跑。萧杞红了脸。淑

  • 神话三国之无双天帝在线阅读第8节

    平阳姚氏遭到温氏的屠门,只剩下姚宗主和两位亲传弟子逃到云梦江氏寻求庇护,江枫眠和江厌离将他们护送到兰陵金氏去,留下江澄和魏无羡守在莲花坞。江氏子弟有射风筝来练箭的习惯,玉云若对弓箭起了兴趣,每天让魏无羡教她,还和那些小弟子玩成一片,每天过的倒挺开心的。“老魏,我跟你说,我一定会把那个射下来。”玉云若

  • 神级弃少在都市爆破符

    白伶站在武器阁内,纠结的看着那一把把的宝剑,虽说家族里为了照顾子弟们,已经将武器的价格调至最低,但是,白伶现在只有二两银子啊,软剑肯定买不起,但是那些便宜的剑,白伶实在是不想要,太次了。纠结了半天,白伶还是用了自己最后的二两银子买了一把很次的剑。拿着那把剑,白伶有些嫉妒白雪了,白雪学的是鞭子,那可是

  • 神奇宝贝之掌门人在线阅读封仙门

    龙城北面有一座仙山,名为雪龙山,雪龙山一共有八座峰,而中间的那一座主峰足有万米高。山的上半区域,常年积雪覆盖,云雾缭绕,普通人想要上去,那是困难重重。据山下的村民说,山里面有神仙出没,还有很多的传说流传下来,让此山充满了神秘,以至于这里的人对雪龙山脉很是敬畏。而封仙门便在雪龙山山脉的主峰,玉龙顶上,

  • 极限兵神在线阅读第2章

    “噗!”回到房间内,林天一口鲜血喷出。“少…少爷。”两女看着林天,粉嫩脸颊上尽显担忧。“呵呵,不用担心,我只是利用孙轩攻击强行把体内毒素给逼出,你们不用管我,下去吧。”乐灵青和苏幼露看着林天,嘴唇颤动,最终没有说话,向着外面走去。房间内再一次陷入沉寂,林天眼眸闪动。他擦了擦嘴角鲜血,利用外部刺激,在

  • 超凡神路之第六章(6)

    今天吃点什么好呢?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毕竟跟有钱有势的晏珀茗不一样,今天刚卖的椴木香菇,也撑不了家里开销几天,他倒是不需要特别买什么食物来填饱肚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平时野味吃得多,倒是把人养得白净。不过白净不是白胖,而是单纯的白白净净。苏衡今天考虑的是,给晏珀茗送点什么。礼尚往来这种事情,苏衡

  • 家里养个狐狸仙之上路(2)

    我叫苏启天,无父无母,前面讲的小天,就是我。自从六岁那年被水鬼夺身后,爷爷就开始让我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古诗,那时候我挺懂事,硬是把那些古诗背得滚瓜烂熟。随着我的岁数越来越大,家里的开销也是越来越大,在那时,农村里的好多户人家已经开始发迹,盖起了两本或者三层的大房子,买了好多精美的、机器生产的家具,自然

  • 仙武之太监也疯狂第3章在线阅读

    看着眼前的一切,戒色总算是感觉一丝欣慰。好了好了,这回自己总算是有个落脚的地方了,还不算太寒酸。“咦?不对,既然要重新建造,那为什么之前还要我弄得那么辛苦,你是故意整我吧,我草你……”想到这里,他又气得要骂人,只是还没骂出口呢,天空中瞬间一团乌云飞来,雷电正在蓄势待发。吓得这货硬生生将后面的话给吞回

  • 我和我的剑在线阅读蓝毛段斌

    “嗷!”只听一声嚎叫,萧峰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中。啪!啪!啪!……萧峰腿出如电,竟然两秒之内就将围上来的几个人给踢翻在地。“又是这小子!麻辣隔壁的!”一人气愤的指着萧峰骂个不停。萧峰却不管不顾,只是温柔的抱着顾小菲的双肩,关切的道,“你没事吧。”顾小菲眨着美丽的双眼,似是还没回过神来。萧峰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