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霸道校草的魔女保镖在线阅读初进荣国府

2021/6/11 20:01:01 作者:湖狐公子 来源:言情小说吧
霸道校草的魔女保镖
霸道校草的魔女保镖
作者:湖狐公子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从小父亲失踪,与母亲相依为命,在学校备受排挤,可是,哪怕日子再苦,她也没有想过放弃,终于被“神石”选中,从此神力加持!考试第一!打人第一!虐渣第一!横扫各路地痞流氓黑涩会,整治各种恶毒女小白莲,看呆吃瓜群众!被贵族高中选中,成为精英班风云人物!他,跨国集团继承人,天之骄子,腹黑冷血,心思缜密,整个贵族高中上下都不敢对他有丝毫的忤逆。不过,眼前这个看似弱不经风,却能叱咤风云,总是给她惊喜的丫头,倒是让他觉得很有意思。她,是绝色魔女,保护他,从工作变成本能。他,是霸道校草,遇到她,所有霸道都变成

檀木游廊,燕子穿飞,水曲柳雕花小榻上,歪坐着个粉团般的小姑娘。胖嘟嘟、粉嫩嫩的小手捏着闪着银光的绣花针,飞针走线间一朵寒梅显现在素白的稠绢上。清风拂过,小姑娘抬起小脑袋,狠狠抻了抻腰,奶声奶气的说:“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不知道我那傻哥哥现在回来没有。”这时雕花游廊月牙洞处,走出来个穿红着绿的七八岁的小姑娘,稍长的鹅蛋脸,白皙粉嫩。上翘的红唇娇俏的喊道:“晴雯,王家的大小姐来了,老太太叫你过去伺候呢。你怎么还在这?”说着走到了晴雯眼前,熟络的拉住晴雯的小手,就准备往回走。

小姑娘拍拍红衣小姑娘的衣袖,板着可爱的笑脸,淡淡的说:“蕊珠姐姐,你先别忙。我前些天给老太太绣了个抹额,今儿正好拿过去。”红衣小姑娘微微一怔,转头间已是笑眯眯的看着晴雯道:“还是你有心,那你快些去吧,我先回去说一声儿。”说话间已经俏生生的离开了。晴雯看着刚刚被抓的小手,嫌弃的甩了甩。皱着小鼻子走进了对面的下人房。

“唉,这个世界还真是真实啊!谁能想到神明的力量还真是强大啊,只是经常在神明面前碎碎念,就送了我这么一个大礼。但是为什么是晴雯呢?”摇晃着小脑袋从一排小箱子里打开一个红木箱,拿了个秋香色的抹额,晃悠悠走出想了春喜堂。

路上小晴雯咕噜着大眼观赏着路边的风景,上一世是个视力模糊者,这一世怎么样也要有个清晰的世界。更何况现在的荣国府风景很是如画呢。碧水繁花间娇俏的小丫鬟更是一大亮点啊。熟门熟路的走进春喜堂,尚未掀开竹帘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王熙凤来了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凤辣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小手掀开湘妃竹编织的竹帘,清新的竹香伴着女子甜腻的脂粉香充斥着金碧辉煌的春喜堂。晴雯安静的站在一旁,悄悄打量着贾母身前一身打扮像神仙妃子的女子。身姿婀娜,身穿大红色绣牡丹的外衫,同色绣芙蓉花的襦裙,头戴小巧的五尾金凤簪,龙眼大的乳白珍珠点缀在乌云般的发间,斑驳的阳光下闪着柔和的亮光。脖子上带着精巧的长命锁,手上带着绞金丝莲花手镯,举手投足间叮叮当当很是动听。只听王熙凤笑呵呵的拉着贾母保养的很好的手,脸上眼里都带着深深地笑意,“老祖宗,你可要疼疼我,姑妈都不疼人家了呢。”扭骨糖似的倒在贾母的怀里,咯咯的笑着。逗得一屋子的老少女人开怀大笑。

晴雯淡淡笑着,一边轻移莲步到一位身材修长,圆润的鼻头上错落着几点小雀斑,身材葱绿色外衫,笑的和蔼可亲的姑娘身边。拉拉衣袖,将抹额轻轻放到那姑娘的手中,含笑说道:“鸳鸯姐姐,这天眼看着凉了,我刚用老太太前些天赏的宝蓝色的湘绣做了件披风,还差两针就完工了,我就先回去了。劳烦姐姐替我说说话,可好?”

金鸳鸯含笑点点晴雯白皙的脑门,“好好,你且去,自有我给你表表功。你这丫头就是这样懒,哪里清静往哪里躲。好在你有一手好活计,不然看看哪家敢要你这个懒丫头。”晴雯呵呵笑着敲默声掀帘离开了。金鸳鸯细细摸着手里的抹额,看着细致的福寿纹,眼里幽幽的光深不见底。再抬头已是笑容满面,“禀老太太,婢子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凤姑娘这样精致爽朗的模样,和您给婢子讲的您当年的模样想来很是有些相像呢!婢子本来还遗憾不能领略老太太当年的风采,现在可是有了些安慰了。”

贾母一向喜欢讲些年轻时候的趣事,话里话外无不是充斥着慢慢的骄傲和自豪。现在人老了,就爱听些奉承话,尤其是赞美她美丽的,那是百听不厌。今日一见王熙凤青春美貌,心里喜欢的同时,不免有些感叹年华易逝。金鸳鸯这一说,算是说到了老太太的心里,睁着稍显浑浊的双眼,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面上很是慈爱。“这丫头,就会说浑话。凤丫头是王家的,怎么和我像呢,向来是你这小丫头胡诌呢。”只是话音里可是满满的欣慰。王熙凤那七窍玲珑心,一转一堆心眼,马上接道:“老祖宗,您这样说是不是不满意凤丫头啊?人家要是有您年轻时候的风采,就不枉此生了。”

王夫人面带慈和的看着自家的姑娘妙语连珠的逗着老太太乐呵,心里很是得意。“老太太和凤丫头这是有缘分,也许前世就是一家子呢。”这话一说,老太太先是一怔,抬眼看看王熙凤,眼光里带着审视。王熙凤倒是羞红着小脸,微低着头任贾母拉着小手。须臾间,贾母笑道:“恩,想来是有些缘分呢,二太太说的有理。”

王夫人满意的点点头,一屋子的丫鬟仆妇有点子心眼的都知道这是变相的订亲呢,只是不知道这是说给哪一个小爷的。邢夫人紧紧捏着手里的湖绿色帕子,微微咬着嘴唇没有开口。这时贾母看着鸳鸯手里的抹额,笑呵呵的问道:“这是你做的?样式倒是不错,拿来我看看。”鸳鸯轻巧的走上前递给贾母,“禀老太太,这是和我一屋的晴雯做的。这针脚手艺可不是我这笨手笨脚能够做出来的。”

贾母接过小丫鬟手里的西洋眼镜,微微点头,“恩是晴雯的手艺。”随手递给身旁的小丫鬟,“晴雯呢?这孩子就是细心,不吭不响的就做好了,我倒是要好好打赏她。”鸳鸯笑着回道:“晴雯说这天儿看着凉了,用您前些天赏给她的那匹湘绣给您做了件披风,还差几针就完工了,害怕您急用,把个抹额交给婢子就回去赶工了。”贾母拍拍王熙凤的小手,乐呵呵的说:“不是和你夸耀自家的小丫头,这个晴雯虽是买来的,但是顶顶是个伶俐人。心思细致,手上的活计更是出众。我这针线上的人不少,就是没有这丫头有眼色。以后啊,你也要好好的挑人才是。”邢夫人一听这话,心里一紧,“看来,老太太是打定主意让着丫头进贾家了,还是要管家的。以后在这个家里我就更没有地位了。”王熙凤和王夫人俱是面露喜色,只是心里的打算是不是一样的就不得而知了。

贾母冲着自己的心腹嬷嬷说道:“赖嬷嬷,去传话,告诉晴雯,不用着急,慢慢做就行。另外赏她十两银子,再把那匹粉嫩色的绵绸给她,让她自己留着做衣裳吧。”赖嬷嬷领命出去了。贾母一干人自去说话。

且说赖嬷嬷开了库房取出那匹粉嫩的绵绸,带着两个三等小丫鬟冲着西跨院的下人房走过来。秋风送爽,小院里到是春色盎然。晴雯搬着个绣墩坐在门前,挑着金线,绣着一个寿字,远远看仿佛是印在布上的一样,神乎其技。回想起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晴雯只有三岁,当时就是两个老仆带着她投奔金陵姑姑家。安顿好的时候,两个老仆就相继死去,只留给晴雯一千两银子和一个小庄子,就在京城小汤山附近。晴雯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乖乖学起了最感兴趣的刺绣。金陵绣娘很多,各式绣法层出不穷。姑父早已去世,姑妈带她倒是实心实意,有个缺心眼的堂哥,对她很是疼爱。日子平平安安的过了三年,晴雯夜以继日的学习把苏绣、湘绣的阵法学了个完全,只差时日的打磨。但是姑妈一病不起,晴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还是没能出现穿越女应该有的幸运,什么空间、灵丹、系统,通通没有出现,姑妈没多久就去了。一家子只有两个孩子和两个仆人。

经此事,堂哥倒是长进了许多。只是区区八岁稚儿,如何在这乱世生活下来。这个世界也许迎合了红学研究者的猜测,当朝皇帝就是康熙,平三藩就在这时展开,金陵有码头,贩夫走卒人群混杂,贩卖孩子的很多。晴雯带着两个仆人料理好后事后,给两个仆人一人五十两银子,让其自谋生路。自己则和堂哥关紧门窗,坐在炕上,一人拿着一匣子碎银子和铜钱,伸着小短腿,一文文数着家当。“哥哥,我这里有五百两三百文钱。”傅景举举手里的小匣子,朗声说道:“这有六百两整。妹妹,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傅景很是喜欢这个妹妹,一直当亲妹妹对待。再加上妹妹一向聪明,打心眼儿里把妹妹当成主心骨。晴雯想想昨天看到的卖小孩子的凄惨模样,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哥哥,我看我们先把钱存到钱庄,留些散碎银两就好。然后看看哪个大户人家要买人,咱们就进去几年,签个活契。等咱们长大了,在挣些家当,也能有些庇护。只是这人家不好找,不要被骗了就好。”

傅景摇晃着大脑袋,信心慢慢地说:“这事我倒是听母亲说过,金陵贾家是出名的对下人好,我明天去看看贾家收不收人。他们在京城的荣国府很是有势力,咱们进去几年倒是可行。”晴雯这时候才问起贾家是哪个贾家。傅景靠着道听途说的消息,东拼西凑,加自我想象,把个贾家说的金碧辉煌。晴雯这才明白自己在红楼的世界,时代背景则是康熙年间。原先见到这里的男子都是大辫子,已经猜到是清朝,只是不知道在红楼的世界。好在自己是个小说迷,各类小说涉猎甚深,所以把康熙年间的大事和那些个皇子的背景了解的很是详细,倒是不用担心会有战火。

“哥哥,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现在时局动乱,咱们在京城的小庄子也需要人手。趁现在我们也买几个人送到庄子上,种些庄稼,帮着打理庄子就行。不需要给咱们年礼和出息,白给他们种,只像普通农户一样按时交税就行。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安身的地方。到时候咱们两个出来也有个缓冲的地方。哥哥你看怎么样?”傅景乐呵呵的拍拍小胖手,“这个好。明儿咱们一起上街,先买人,在打听贾家的事。”兄妹两商量了一阵就拥着被子睡着了。

次日,两个孩子收拾干净,用个破布袋装好一袋子碎银子,去了钱庄兑换好银票。再去西市口买了三户人家。一家只有父子两个,老子叫李春明,儿子已经十二三了,因为之前的主子犯事才被发卖,正好被晴雯买下。另两家家主一个叫刘喜财,一个叫王向天,都是身强体壮的年青人。但都是拖家带口的,所以一看到两个孩子买了他们,很是兴奋,一脸喜气的就跟着走了。晴雯在挑人的时候,只注重眼神儿的澄净,这样的人一般憨厚,知道感恩。吩咐好三家分开探询哪里招人,可以签活契的,两个时辰后在城隍庙会合。晴雯和傅景则带着刘喜财和他的小儿子二蛋也四处寻访着。

贾家在金陵有很大一笔祖产,每年都会派人回来查看,今年来的就是贾母的心腹,赖嬷嬷。赖嬷嬷嘱咐着金大柱两口子,“你们家女儿年龄不小了,老太太的意思是叫我这趟带着伶俐的女孩回去伺候。你也知道二太太生了个带玉的哥儿,最是喜欢和小姑娘玩闹。鸳鸯要是去了,得了宝玉的眼,到时候你家可是要飞黄腾达了。”金大柱乐的见牙不见眼,一叠声的嘱咐自家婆娘去收拾鸳鸯的行李,一面恭维的说道:“赖嬷嬷,不知道可还需要买些人?这批的家生子适龄的女孩儿不多,恐是不够。再说,老太太说要个会针线的,这些小姑娘没几个会针线的。”

赖嬷嬷认同的点点头,“恩,你说的是。这样,你带着人到人牙子那问问,我在写个雇人的通告,实在不行,签个活契也行。”金大柱应声而去。石狮子后乐坏了听到的晴雯和傅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晴雯给了刘喜财一两银子,“你在这守着,看他们什么时候贴出告示,到时候到金橙胡同第一家找我。现在你先去吃些东西,再怎么仔细当差,也得注意身子。要知道健康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牵着二蛋的小手,乐呵呵的回去了。刘喜财虽然没听懂主子的意思,但是要自己吃饭到是懂了,乐呵呵冲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儿子摇摇手,去贾府斜对面的面店门口坐下,吃面不提。

傅景一路上不断的注意着周围的人群,唯恐自家妹妹被拐走了。平安无事的叫上在城隍庙等着的三家人,一起回了金橙胡同的家里。指挥着几个女人烧水做饭,一边把姑父在世时尚未穿过的衣裳拿出来给了几个男人。一通忙乱,三家人干干净净的坐在一起吃饭。李春明很是有规矩,木头般的脸,平淡的声音,“主子,奴才谢主子救命之恩。奴才愿肝脑涂地,服侍主子,望主子成全。”

他这一跪下了晴雯和傅景一跳,别的人也是慌忙跪在地上,“奴才愿终生侍奉主子。”缓过最初的惊讶,晴雯按住傅景要起身的小身板,稳着声音说:“恩,今天是第一天,但是有些规矩还是要说的。我们兄妹二人有些田产,庄子上也需要有人打理。只是我们家只有我们两人,你们只要尽心伺候好两个主子就好,活计也不多。你们都是有经历的人了,这样的世道需要有些势力才能保的家宅安宁。所以我们兄妹会和荣国府签个活契,咱们一家子也好借借荣国府的光。你们都到庄子上住,安置的银子我会给你们,到时候我们再看看怎么收拾。接下来几年,我们主仆见面的机会不多,所以得有个管事的,好相互间传个话。这个人选我到时候再说,能不能选上就看你们的表现。我对奴才的欣赏标准只有三条,这也是我们傅家的家规,你们可听好了,要是做不到,我可不会手软,一准发卖了。这第一条,忠心,这个程度必须是即使你们要诛九族也要忠心。第二条,诚恳。对主子没有隐私,一切有关主子利益的必须如实汇报。做事更要勤勉,绝不偷奸耍滑。第三条,良心。做事之前要扪心自问是不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那些信任你的人。这三条你们牢牢地记在心里,但凡是有一条犯了的话,你们且等着。听明白了吗?”

“记住了。谢主子教导。”傅景这时已经镇静下来,清朗的声音透着少年人特有的稚嫩,“在庄子上要按时交租子,要是受了委屈,只管来找我,自会护着你们。你们要知道,你们三家算是我们兄妹买的第一批奴才,和我们相处的时间最长,想来以后会是我们的心腹,到时候你们的孩子是不是还是奴才就看你们怎么表现了。要是想世世代代为奴,老子也没意见。”晴雯笑眯眯听着傅景实施“一个棒子一个甜枣”的政策,颇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

气氛有些冷清,晴雯正准备叫众人起来,这是二蛋奶声奶气的说:“漂亮姐姐,二蛋想考状元,吃好多好多的糖。”刘喜财家的赶紧抱住二蛋,一个劲磕头,“主子恕罪,都是奴才管教不严请主子责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染战衣之石破天惊一声吼,三界六道抖一抖(5)

    “嗖!”一道流光,自水帘洞中疾射而出,然后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迎着漫天雷光逆流而上,直冲到了乌云正下方。天雷滚滚,狂风肆虐。看着头顶上方,毁天灭地的可怕场景,孙悟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起来。天劫!这绝壁是他的化形天劫!孙悟天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他离开水帘洞的瞬间,自己就已经被雷云

  • 海贼三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公社的的单身宿舍是老房子,有一种长时间没住人的味道,当然也不可能生炉子,房间里冷冰冰的,床上的被褥也很薄,而且房子的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房间的说话声和笑声。肖姗很久没住这么差的地方了,但此刻她却很满足,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孙李氏和孙卫就赶着牛车出发了,走到公社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商店,肉店

  • 秘界轮回《万象剑典》

    几天后,武道山脉,云剑峰,战斗大阵。“杀!!”李重阳提剑而上,快速冲向对手,对面也是一个“李重阳”,使用的同样是青钢剑。李重阳一个斜刺,直击对方胸口,落空之后顺势腾挪,砍向对方的腿部,不料被对方轻松格挡,对方顺势反击,李重阳快速回防。......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招,剑气翻飞,周围的树木

  • [红楼]三世纨绔之地仙之祖(7)

    玄慈与掌门玄阳真人,随即又聊了一番,便带着仲元来到,万寿山,祭祖祠。“仲元,此地便是祭祖祠。”仲元随着玄慈一同踏入祭祖祠,便见到一尊金身雕像。此像,慈悲肃穆,法相金身,明净琉璃,仙风道骨的稳稳立于祭祖祠中,宛如一尊真神。“仲元,此像便是我们五庄观开派祖师,镇元子的金身法像。祖师乃是地仙之祖,道号,镇

  • 律少追妻攻略重遇

    【重遇】距离手术已有半年,若白的身体已经痊愈。除了做沈柠的助教,他开始参与基地自费班的训练管理。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元武道,若白保持了他严谨的职教风格。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多负担的若白心态反而很放松。让若白放心不下的事情始终那只有一件。那天,他和下了公共选修课的百草在食堂吃饭。坐在若白对面的百草,对着壁挂

  • 嫡出本色出乎意料的s级潜力

    当然,虽然说起来是只差一线,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那么简单,可以说就这一线之差却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就目前曲莫所知的情况,普通武者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等九级,而分级的标准就是参考力量、速度和神经反射三项数据,只要三项数据中的两项达到要求就可以申请对应的武者等级。普通人如果能通过联考进入武大,只要肯努

  • 漫威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干热的风一点一滴的带走珍贵的水分,无法抗拒,无法逃避。也许是因为,沉重的使命,又或者是对自由曙光的敬仰让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不敢冒任何的险。萨尔带着他的部下,绕行几公里从废弃小镇的侧面进入。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在那恐怖的狙击手的制控范围里。毕竟他们并么有和他们的目标自由曙光打过任何的招呼,

  • 吞噬城市 [参赛作品]之第一章

    秦厢是精英,什么叫精英,就是二十八岁人家才刚刚博士毕业开始工作了不过一年两年,她已经是W市著名的律师,还是一个女人,尤为难得。认识秦厢的人,都会用一种近似膜拜的感情看她。女王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友子萱说,秦厢就是一个人精,谁见了都会喜欢。当然这个谁仅指男性。秦厢有吸引男人眼球的魅力,但是

  • 我,执宰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我躲在一棵树后面,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男子,和飓姐姐打斗,看着飓姐姐躲过男子攻击的动作,不禁感叹道:“飓姐姐!好美啊!那个是……”我在飓姐姐落地后,发现有一只兽宝宝正在向飓姐姐靠近,我冲出去抱起兽宝宝准备离开,这时男子冲过来,飓姐姐立马转身,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我们。一切都太突然了,我久久都没反应过来,

  • 无敌从火影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志龙!”太阳看到开门的就是权志龙,上去自然的给了一个拥抱。“志龙哥,这几天真是担心死我了!你在女朋友这待着也要给我们说一声嘛 ̄”胜利原本因为刚才的事情的抑郁全部消失了,从权志龙身侧闪身进了屋里,他不是第一个知道志龙哥有女朋友的,但也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算是扳回点面子,这回一定要第一个目睹志龙哥女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