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逆乱三国在线阅读第四节

2021/6/11 19:17:02 作者:疯子之瞳 来源:17K小说网
逆乱三国
逆乱三国
作者:疯子之瞳来源:17K小说网
历史的篡改,被颠覆的三国。无数经典之战的另一种结局。各种英雄豪杰的不同人生。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一个即将太监的高中生究竟,这段历史将会怎样发展?且看张逆如何逆三国,踏出属于自己的英雄之路!

呛人的话一出口,应紫的心脏漏跳了两拍,一阵忐忑,再一看,郑玉苒的脸都气白了。她赶紧挤出了一个笑容,忙不迭地把门合上了。

糟糕,郑玉苒有这里的门禁密码,来去都很随意熟稔的模样,她这样呛了郑玉苒一句,郑玉苒会和肖一墨告状吗?肖一墨会不会怪她慢待客人了?

惴惴不安地琢磨了一会儿,应紫不想了。

大好的时光不应该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肖一墨的公寓,实在是太让她惊喜了。

昨晚心不在焉地也没看清楚,肖一墨的书房里有大量的藏书,最高处有几本老旧的音乐理论书籍和乐谱,她甚至还发现了几本古典乐曲的孤本;客厅阳台的落地玻璃窗下,有一把懒骨头,正好可以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客厅的左边别有洞天,里面是一间很大的器乐视听室,中间有个巨大的投影,墙上挂着各种做工精致的乐器,还有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

打开琴盖,熟悉的黑白琴键跳入眼眶,钢琴上烫金的LOGO显示是个很奢侈的古老品牌。

应紫情不自禁地按动了琴键,弹了一段熟悉的《四小天鹅》。很神奇,她已经快两年多没有碰钢琴了,可是,那些音符好像镌刻在了她的骨血里,自然而然地随着指尖流泻了出来。

音色很棒,清澈纯净。

应紫的眼底有些发烫。

她六岁开始学琴,原本打算高三就去国外的音乐学院进修,家里出事后就彻底放弃了,那架陪伴了她整个童年的钢琴也跟着家里的住宅被银行拍卖抵债了。

迅速地把琴盖盖上,应紫坐在琴凳上,给应凯打了个电话。

“爸,那个投资的事情怎么样了?”

应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沮丧:“办好了,刚刚签了合同。”

应紫纳闷了:“那你怎么不高兴啊?”

应凯悻然道:“高兴什么,集团公司的控股权被分走了,以后我的所有投资决策都要经过那个什么特助的首肯。”

应紫不太懂,不过,她觉得这倒未必是件坏事,应凯做事冲动,有这么一个专业的投资团队倒是能替他把关。

“爸,公司都已经资不抵债了,你以为人家要你控股权干什么啊?”应紫柔声劝道,“投资公司只希望追求投资盈利的最大化,又不会来抢你的控制权,对吧?”

应凯其实是明白的,就是有点不甘心而已,被女儿一劝又高兴了起来:“那倒也是,那个岑特助也说了,等到项目盈利后,他们会逐渐撤出,到时候股份我有优先回购权。他们还介绍了一个很厉害的招商团队过来,马上会有新的招商计划书出来,资金一到位,后期的施工也可以开始了。”

“那就好。”应紫长舒了一口气。

“晚上我和你妈去外面庆祝吃大餐,你回来吗?”应凯喜滋滋地问。

“我不回来打扰你们俩二人世界啦,”应紫软声道,“你哄妈开心一点。”

“好嘞,放心。”

……

挂了电话,应紫的心情欢畅。

应凯最看重的就是爷爷留下来的应歌集团,死撑着不肯破产清算,以至于家里一步步被积重难返的公司拖得深陷泥淖。

原本应紫以为,穷就穷点,只要一家三口还是和和美美的就好,然而那天她因为一件小事去公司找应凯,办公室里没人,她一路找到了大厦的顶层,发现应凯就坐在十九层的栏杆外,拿着一罐啤酒,眼神迷茫地看着这座城市灰蒙蒙的天空。

那一瞬间,她明白了,再撑下去,说不准哪一天应凯就纵身一跃,扔下她和程云雅天人永隔了。

那一瞬间,她的惊骇恐惧无法言表,此后更是夜夜噩梦,梦见她成了失恃失怙的孤女。

现在,事情终于在她的努力下有了转机。

除了早上那位郑玉苒的打扰,这一天过得很轻松自在,应紫没再进那件视听室,在客厅里看看书玩玩手机,很快就到了傍晚。

天空中晚霞四起,将远处的黄罗江上染上了一层浅金。

从这里看出去,景色真的太美,怪不得就算这小区的房价贵得令人咋舌,也还是一房难求。

傍晚六点,有司机准时打电话过来接她去爱莎大酒店吃晚饭,到了酒店门口,司机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是哪路明星入住酒店,门口居然被粉丝挤得水泄不通。

“应小姐,这里这么挤,要么我把你送到侧门吧,”司机灵机一动,“就是你要自己往里走一段路。”

“好。”

应紫一边应着,一边好奇地往里张望了两眼,隔着这么多人看不到明星,就感觉粉丝很疯狂,不时地听到尖叫声。

侧门掩映在一片绿化中,的确没什么人,应紫刚一下车,斜刺里旁若无人地走过来一个年轻人,帮她拉开了车门,看起来好像是来接她的一样。

应紫纳闷地瞟了一眼,只见他穿了一身休闲卫衣,鸭舌帽帽沿扣得很低,一副墨镜挡住了大半张脸。

“拜托,帮我挡着点。”他低声道。

应紫心头一震,快要脱口而出的惊呼声被她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里,她定了定神,镇定地往前走去。

酒店保安查得挺严,问了应紫的预订号和包厢,这才把人放了进去。年轻人跟着她进了酒店,大堂里人来人往,有零星混进来的粉丝,也有正常的住客,应紫一路镇定自若地领着人到了电梯口,电梯开了,那人走了进去,却按着开门键没放,笑吟吟地从兜里抽出一支笔来,腾出手来在她的白色小披肩上刷刷地签了个名。

“谢谢你呀小妹妹,留个纪念吧。”那声音好听极了,尾声还带了个拐弯微微上扬,传说中能让耳朵怀孕的声音。

应紫心中的激动按捺不住了,小声叫道:“你是卫时年!”

卫时年有点意外,索性摘下了墨镜,朝她微微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呢。”

怎么能不认识呢?

国内娱乐圈的顶级流量、刚拿了亚洲音乐大奖最佳男歌手的卫时年。

最关键的是,她曾经在少年时和卫时年有过一次交集,虽然就那么短短几天的时间,却让她对这个在音乐上才华横溢的大哥哥难以忘怀。

刚才一听声音,她就认出来了,不过,显然,卫时年早就把她忘了。

“我很喜欢你的歌!”她像所有的粉丝一样,急切地表白,“你所有的碟片我都收藏了。”

这种表白对卫时年来说太廉价了,他不以为意,目光在应紫的脸上一掠而过:“谢谢……”

刚要再说两句,电梯超时了,“滴滴”的提醒音响了起来,大厅里有几道目光朝这里看了过来。

要遭。

卫时年不得不松开了按着键的手,目光却一直盯着应紫的脸,困惑地问:“我在哪里——”

应紫目视着电梯门徐徐合上,按了按胸口,心脏那里还在怦怦乱跳。

运气真是太好了,不仅和卫时年说上了话,还得到了这么一个珍贵的签名。

把披肩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包里,她一路嘴角挂着微笑,快步到了定好的包厢里。

肖一墨已经在了,旁边有侍应生弯腰正在替他介绍菜品。

听到推门声,他没抬头,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悦:“怎么才来?”

应紫猛然从遇见偶像的梦幻中清醒了过来,连忙道歉:“对不起,刚才在大门口耽搁了一下。”

肖一墨皱了皱眉头:“那些无聊幼稚的粉丝,早知道就不选这一家吃饭了。”

“其实也还好,我看她们还蛮有秩序的。”知道那些人是追卫时年的,应紫就忍不住替她们辩护了一句。

肖一墨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那都是些沉浸在自己虚幻梦想里的小女孩,你不会这么没有脑子也追星吧?”

应紫被噎住了,只好顺着他的话应道:“没有,我不追星,不过,我也有喜欢的偶像。”

没一会儿,菜就一道道地上来了,侍应生开了红酒,嫣红的液体在水晶杯里流淌,折射着剔透的光芒。

应紫不会喝酒,不过,她打定主意今天要稍微喝一点,这样,应该能够缓解她的僵硬和紧张。

学着肖一墨的模样,把酒杯在手里轻轻晃了晃,随即抿了一口。

味道有点酸,不如果汁好喝。

当然,她不会说这么煞风景的话。

几口酒下肚,她的胆子大了一点,朝着肖一墨举杯:“一墨,谢谢你对锦地项目的投资。”

白皙的脸颊上泛着一丝浅浅的绯红,那双清澈的眼眸中仿佛也染上了几许柔情。应紫的五官原本就精致,被酒精一染,更添几分风情。

被这样柔软氤氲的目光注视着,肖一墨原本因为等待而有些不悦的心情稍稍舒畅了起来。他捧场地举杯碰了一下,水晶杯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应该的。”

“以后,这个项目还要多多拜托你了。”应紫一边喝一边朝他粲然一笑。

肖一墨有些哂然:“我怎么可能去关注这种小项目?”

正在喝酒的应紫被呛了一口,连连咳嗽,最后不得不拿起餐巾捂住了唇,满脸通红。

“岑宁会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肖一墨看不下去了,半欠起身拍了拍她的后背,“还有,只要我这边继承顺利,婚姻结束后,合同里规定的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我到时我会转让给你。”

应紫的脸憋得更红了,慌乱地解释:“不不不用……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对我的人,向来大方,”肖一墨不容拒绝地道,“你不用不好意思。”

这简直没法往下聊。

应紫终于把呛到气管里的几滴酒给咳出来了,不吭声了。

悄无声息地吃了一会儿,包厢里只有刀叉轻微的撞击声。

不得不承认,肖一墨用餐的姿势非常优雅,切牛排的时候都看起来赏心悦目,应紫不知不觉地多看了几眼。

“阿嚏,”她掩嘴打了一个喷嚏,尴尬地抱着手臂摸了摸:“有点凉。”

真是娇弱。

肖一墨四下看了看,挂在衣帽架上的包里,有件披肩露出了个角。他走过去抽了出来,体贴地披在了应紫的肩膀上:“怕冷怎么不多穿点?”

应紫本能地想去保护那个龙飞凤舞的签名:“不用……”

肖一墨怔了一下,盯着签名看了片刻,原本温和的表情一下子沉了下来。

一股不妙的感觉袭来,应紫连忙解释:“我刚才碰到了一个明星,是卫时——”

“丢了。”肖一墨面无表情地道。

应紫愣住了,指尖一松,披肩滑落在了地上。

侍应生端着两份水果推门而入。

肖一墨指了指地上的披肩吩咐:“拿出去扔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起云海之这样的距离,很满意(1)

    转眼已到7月28号,童晓溪很忐忑的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高考录取情况。当看到自己考上了本省最好的大学(即渝州大学),并被该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时,她很开心!应该说,高考算是现今社会最公平的考试了,不论出生,不论贫富,只看成绩。在现今的评价机制中,童晓溪在高中三年的表现应该算是一个好学生。她一直坚信付

  • 不做贤惠女(快穿)在线阅读凤凰图腾

    黑衣女子叫冷檬,和她的名字一样,性格极其冷漠,如柠檬一般酸涩难以接近。黑衣男子名叫刘光,与冷檬同属二长老冥不顽师门。五人误打误撞竟然进入了看似凤凰传承的入口,没有丝毫的惊喜,反而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谁也不能确保究竟是不是真的传承之地,如果是,凤凰怎会让他们如此容易得到传承?凤凰之火,被称为天火,是火系

  • 穿书之七十年代俏甜妻在线阅读第6章

    从早上起就萦绕在心头的异样终于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极具存在感的在泰伦脑海叫嚣,并在分队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希尔顿上校演讲完后带着新生们去了1号操场分队,泰伦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几个英姿飒爽的女孩子被叫到了名字,和其他一些男性,包括自己站到了一起。看了看对着其他教官们说话的希尔顿上校,泰伦压下了立即上星网

  • 魔道祖师之穿越血族少女薛洋BG引阴之体

    这个念头一旦在余梓的心里升起后就再也无法消失了,他不断尝试着安慰自己,可是最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也许该来的必须得来。“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太上老君,上帝啊,真主安拉啊,宙斯大帝啊,保佑我吧,希望只是个恶作剧,阿门。”他咽了一口唾沫,随后把门轻轻的打开,果然,门外还是什么都没有,

  • 赘婿的逆袭近朱者赤

    邰阳进门将包和生煎放在门口的高柜上,看了看鞋架,那双女士拖鞋并不在。“妈?”邰阳很轻地叫了一声。房子是一室的,他敲了敲卧室的门,又叫了一声:“妈?”仍然没有应答,他推开房门,里面是空的。“妈!”这次邰阳叫得声音很大。他踱步到厨房、卫生间也都没有人,霎时他所有的神经都绷紧了,手微微颤抖地掏出手机,正要

  • 快穿,没有人能在我的手里逃脱出言相救

    花不凡将手中的烟屁股熄灭在洗手间,拍拍还有些发疼的脑袋,心中的震惊才勉强平息下来。这些信息对于他来说简直有些匪夷所思,知道现在他也是将信将疑。缓步走出卫生间,花弄影还等候在门口,花不凡对她点点头,如今,父母双亡,花家没落若说亲戚,除了姐姐花不语只有花弄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从小一起长大的‘童养媳’了。

  • 末世游[穿书]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能够给我怎样的帮助?”“唯有我的实力变得更强,才能够真正的重开洪荒……不是吗?”听到苏战的话,系统微微沉默后,开口说道,“这一点,盘古大天尊与道祖鸿均等人早已经预料到。”“作为洪荒唯一的希望,主人自然要变得更强,系统也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主人。”“哦?你要怎么帮助我?”苏战心中好奇道。“杀人!”

  • 一曲楼兰第一章在线阅读

    五年前。“ALLFORONE!!!——”愤怒的吼声裹携着巨大的拳风迎面袭来,恐怖的威压像一把重锤狠狠地轰上身躯。血肉模糊的内脏和骨屑瞬间喷涌而出,像礼花一样在空气中炸开,在绝对的能力之下,哪怕是他也逃脱不掉死亡的命运。感受着身体被贯穿的痛感和不停流失的热度,他依旧张开鲜血淋漓的嘴,和着呜噜呜噜的血声

  • 火影之最强厨遁在线阅读第6节

    有薛宝钗拦着,张太医到最后终究是没能给薛蟠看伤,砚台事件也不了了之。贾宝玉被贾政大骂了一顿。不然还能怎么样呢?这里毕竟是金陵,是贾府,薛家终究还是客人。正是菊黄蟹肥的时候,荣府对门的宁国府从前几日便忙碌了起来,贾敬的寿辰到了。东小院里,贾环听了顺安的回禀,放下茶杯,“贾敬?”可不就是出家当道士,最后

  • 无敌从当皇帝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嘀~~~~~随着心电监护仪响起一声刺耳的长鸣,一位中年男子面露遗憾的宣布:“心跳停止,抢救无效,病人死亡,时间是上午10点28分。”“不,张医生,您之前还说我爷爷马上就能做手术了,怎么突然就死了!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一个少女不住的哭喊。这绝望的哭喊声把在旁边睡觉的何言吵醒,他略微困难的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