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五行灵修在线阅读第3章

2021/6/11 19:28:20 作者:大圣开挂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五行灵修
五行灵修
作者:大圣开挂来源:纵横中文网
万物皆有灵,天地间的一切皆有五行属性而成

第七章 雨打风吹何处是

辰时已过,六扇门里显得有些冷清,捕头们都吃过早食出勤去了,所以无情找到戚少商他们的时候,两个人正因为找不到可以分享石榴的人而苦恼中。当然苦恼的人只有向忘夜,戚少商则闲坐在旁看他,笑得异常温和。所以杨无邪一时之间甚至不敢认那人是自家楼主。

因为杨无邪与戚少商有正事要谈,无情便让忘夜推自己回书房。

两个人缓缓地走过一面对着院落的长廊,忘夜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这趟出门的见闻,讲石榴树和黄丝带,也讲那只让他几乎烫掉舌头的饺子,无情静静地听着。外面是秋蝉声声,漫天的暑气。无情又想起了方应看,大约是那人的气息还没有完全从自己的身边散去,那种沉闷的感觉太重,他渐渐忘记去回应身后的忘夜。

没有回应的忘夜只好漫无目的地望向远天,目光飘忽开去,似乎在寻找那蝉声的来源。那些声音也渐渐被无限地扩大,然后替换,忘夜的耳边忽然响起了很大很大的雨声,紧接着,便感觉到透骨的冰凉,恍惚中有一只手伸到了他的面前,伴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跟我来!”

忘夜顿住了脚步,他慢慢抱住自己的手臂,身体禁不住微微地颤抖,无情因为突然的停顿而疑惑地回过头,便看到那孩子转身往戚少商所在的偏厅跑去,轮椅一转,无情忙追了上去。

×××××我是无所事事的分界线×××××

“昨夜白楼进贼?”

“因为发现得及时,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损失,但是白楼毕竟是一切资料汇集和保管的地方,所以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杨无邪眉头紧蹙,找自家楼主面前,他毫不掩饰地把满满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

“有没有什么线索?”

“暂时没有,被抓住以后,那人就用藏在牙中的毒药自尽了。行事如此狠绝,跟以往的贼人都有所不同,所以我觉得应该禀告楼主。”

“若是一般偷资料的贼人,实在是没必要自杀。”戚少商低头沉思片刻,然后抬头对着杨无邪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件事,还要麻烦杨总管你多费心了。”

杨无邪眉头一垮,随即无奈地叹了口气:“楼主,您又不是不知道,无邪武功平平,怕是镇不住金风细雨楼。为何楼主不搬去楼里居住呢?”

“若不是因为我,铁手也不会离开六扇门,我答应留下来补铁手的缺,所以我并不打算放弃捕头的工作。与之同时,我也答应了小石代理金风细雨楼楼主一职,所以我每日一定会去楼里一趟。只是我到底只是代理,现在搬进去,哪天小石回来,还是要搬出来的,一来二去,平添了麻烦。”

“前任楼主早传信回来,说您才是唯一的楼主,他就算回来,也只是来看望兄弟的,为何戚楼主您还是如此执着?”

戚少商微微一笑,正要说明,门却忽然被撞开,戚少商抬头,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直直向自己扑来,他不自觉地张开手臂,接住那个落入自己怀中的身体。

“七哥!”

“怎么啦?忘夜?”

“七哥……七哥……”手脚修长的身体自然地融进戚少商的怀里,却传来一阵一阵的颤栗,断断续续的声音只是不断地叫着“七哥七哥”,带上了哭腔。无情随后出现在门口,戚少商一脸疑惑地望向他,他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行到两人旁边。

沉默的房间里只剩下那孩子的声音,然后渐渐淡去,那孩子竟然躲进戚少商怀里睡着了。戚少商慢慢把他抱起来,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杨无邪唤了一声楼主,戚少商回头对他摇了摇头:“等一下。”

把忘夜放回去,戚少商拉过被角盖好,刚想转身离开,睡梦中的人却忽然喃喃了一句:“别让我一个人……”

“放心,我很快回来。”虽然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到,戚少商还是回答了一句。

“你骗我!骗我!你们都骗我……骗我……骗我……骗我……”类似控诉的声音突然响起,又渐渐轻下去,直至无声。

戚少商俯身摸摸他的额头,确定他没发烧,才放下心来,转身离开,这个人,大概自己是注定无法放手了。

直到门吱呀一声关上,床 上的人才缓缓地睁开眼睛,那双眼睛里还有未去的泪水,却黯然到没有光芒。

******我是已经无语的杨无线******

回到偏厅,无情和杨无邪已经聊开了,看到戚少商回来,无情投来关切的目光,戚少商摆了摆:“没事,已经睡了。”

“那就好,他突然这样,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

“大概吧……”戚少商点了点头,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深究,只是坐下来与杨无邪继续之前的话题。

“要搬回去恐怕不是这么简单,我……”

“恐怕你现在不得不搬回去了。”在杨无邪开口前,无情已经无奈的出声,引得戚少商不解地回头。“今天方应看好像有点怀疑忘夜的身份,我怕他继续留在这里迟早会有问题,所以,你得找个地方藏他,金风细雨楼就是个不错的去处。其实不瞒你说,皇上早就下了暗旨要抓他,六扇门实在不是留人之所。”

“有这等事?”戚少商自然最知道当初的来龙去脉,也知道皇上不可能放过顾惜朝,但是如今这人是向忘夜,戚少商不可能把他交出去,更不可能任由他出事。

“所以你最好还是搬过去。杨总管,不知道你答不答应收留忘夜?”无情问了一声杨无邪,毕竟这件事并不是自己说了就可以算数的。

杨无邪一愣,问道:“忘夜?是刚刚那个人?那不是追命追三爷吗?”杨无邪没有见过顾惜朝,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他与追命的相似,看到两人否认,他还有些讶异,“是追三爷的兄弟?”

“谁是我的兄弟?”门口传来欢快的声音,接着追命就推门而入,三人往门口望去,才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他的身后,跟着一身藏青的男人,宽大的披风因为走路带起的风而轻轻扬起。

“铁手?!”看到那人,无情和戚少商都惊喜地叫出声来。

第八章 有意归来梁上燕

“我出去的时候正好遇上二师兄,就拉他一起回来了。”追命一进来就风风火火地拉了把椅子,看到旁边桌子上的石榴,就拿起一个,一用力,分成了两半。然后自然地把另一半塞进随后坐到旁边的铁手手里。递到一半,看到戚少商望向那石榴的笑意,又顿了顿:“这不会是……什么证物吧?”

“忘夜买的,放心吃!”戚少商笑着倒了杯水,又把水杯推到铁手的面前。铁手接过石榴放下,拿起茶杯灌了一口,惹来追命不满的目光,但是铁手并没有看见,他只是转身面向无情,问道:“听说他在这里?”

无情微微有些诧异,却还是点了点头。铁手不同了,无情感觉得出来,他以前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就像他离开六扇门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在情与法之间无法抉择。以前的他,师兄弟间这么久没见,他就算脸上没表现出来,言语之间还是会关怀些近况,可是现在,他的目的是如此明确,他是来找顾惜朝的,不为任何多余的事。

“他什么都忘了,现在只是个小孩子,我们都叫他向忘夜。”

“忘夜?”铁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低头又抿了口茶,郑重地说道:“我是来带他走的。”

“走?”一时之间,三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无情和追命自然不愿意放铁手离开,戚少商在意的则是他要带忘夜离开。

“你为什么又要走?”追命“噌”地站起身来,凳子在反作用力下失衡向后倒去,重重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你真的不当捕快了?”

“当捕快又能如何?当捕快都维护得了天理公道吗?”铁手面无表情地看着追命的迫切,面前这个人是追命,曾经他们形影不离,生死与共,如今,却要奔往不同的方向。

“你说的什么混账话?当捕快当然能维护公道,伸张正义……”追命急着要说明,却发现自己连舌头都开始打结。

“追命!”无情拉下追命的手,对他摇了摇头,“算了吧,追命,他如今看山不是山,你说再多也没用,总有一天他会自己明白的。”这一刻之前,无情以为铁手已经看开了,在法与情找到了新的平衡,现在看来,这个木头还是不懂。

“算?大师兄!怎么可以算?他是二师兄,我们四个是一体的,你怎么可以说算,我不准,我不准他走!”追命甩开无情的手,上前一步拉住了铁手的手臂,“二师兄……”

“追命……”铁手一声叹息,就堵住了追命所有的话语。追命颓然地放下自己的双手,连头都泄气地垂了下来。

不再活力四射的追命看上去像极了忘夜,戚少商终于忍不住开口:“他现在是向忘夜,我不能让你带他走!我会带他去金风细雨楼!”

铁手疑惑地望向戚少商:“他现在已经没有武功也没有记忆,威胁不了你了,你难道还要把他带回去处置?”

戚少商一时间噎住了,半晌,只能苦笑一声。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现在要带忘夜走,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无情心里知道,让铁手带走顾惜朝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那个人现在不是顾惜朝,而是向忘夜,要向忘夜跟铁手走,感觉上就像逼一个小孩离开他的父母。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轻笑一声,戚少商这个亦父亦母的角色也实在别扭,“不如你随戚少商他们一起去金风细雨楼如何?”

“这倒是个好主意,铁手住在京师,有事好歹也有个照应。无邪你觉得如何?”只要不带走向忘夜,戚少商对这主意自然赞同,马上征求一直被冷落一旁的杨无邪的意见。

杨无邪的目光扫过四人,缓缓点了点头:“自然是好。”铁手这种大侠,金风细雨楼自然欢迎,只是那个向忘夜,与追命如此相似,又说失忆,又说与戚楼主有仇,杨无邪实在不作第二人想,那个人,应该就是一年前掀起江湖一阵腥风血雨的顾惜朝了。他想不通戚少商为什么会与那人在一起,只是隐隐觉得有些许的不安。但是如今戚少商愿意回金风细雨楼,他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怎么样铁手?现在人家主人家都同意,你觉得如何?反正你也没有定处,不如就先去小住。”无情其实是带了私心的,好歹在京师,还有个见面的日子,到时候自己好心开导,就不怕这木头真的开不了窍,到时候回来也方便,要是远去千山万水,谁知道他那直诚的脑袋要用多少年才想得明白。

铁手沉默了片刻,点头答应了下来:“也好,那就多麻烦戚楼主和杨大总管了。”他反正是要看着顾惜朝,到哪个地方其实并不重要。

“不客气!”

“欢迎之至!”

一谈拢,气氛就活跃了起来,戚少商抓起手边的一个石榴扳开,扔了半个给杨无邪:“无邪你也尝尝,我买的,味道还不错。”杨无邪笑着接过,心中也轻松不少。

“我也要去!”忽然出声的追命把众人都楞在当场。

铁手很自然地接过他的话:“去哪?”

“我也去住金风细雨楼。”

“追命,不要胡闹!”

“大师兄……我白日里一定会来六扇门的。”不让他看着二师兄,万一二师兄又一声不吭地走了,他要到哪里去找?追命一想到这里,就不免担忧。

让这个对捕快工作无比热忱的家伙跟着铁手,应该有用,无情想到这里,便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只是这么一来,六扇门就真的冷清许多了,虽然自己并不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可是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也不管无情答不答应,追命又转过头去询问戚少商和杨无邪的意见,两个人自然都是欢迎的。一个是因为有追命在忘夜不至于太孤单,另一个则是觉得多这么个高手实在是能安定人心。

事情就这么盖棺定论了。几个人也不挑日子,因为铁手连夜赶路早晨才到所以有些累了,追命便收拾了行李和铁手由杨无邪带路先行去了楼里,而戚少商则留下慢慢收拾自己和忘夜的东西,然后带那个还昏迷着的向忘夜后到。

第九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忘夜的东西并不多,五六件清凉的衣服,还是无情为他准备的,戚少商把它们拿出来放进自己的包裹,拿到最后两件的时候,他却不由得顿住了手。

这是,最初的印象吧?

青衫,黄裳,那个最初的,书生形象,戚少商还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说:“这位书生倒是一表人才,气宇不凡。”那是漫天黄沙的连云山水当中,沾染了江南水气的一抹青色身影,如清流一股,缓缓地沁入了他的心里。

只是那之后,却沾染了暗黑的血色,所以连他也渐渐看不清楚了,看不清最初触动自己的那一抹原色。如今把那厚实的重量放进手中,才真正找了回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还好,还好现在有一个忘夜,一个干净纯粹的向忘夜。戚少商有些许的庆幸,暗暗地松了口气,却又开始怀念起当初的那抹身影来。于是拿着衣服的双手一点点握紧,握出深邃的沟壑,许久,才慢慢地把它放入包裹之中。扎好包裹,他转身想去叫醒那个沉睡的人,一抬眼,却对上一双清明的眼睛。

“七哥,你为什么要拿忘夜的衣服?”他很认真的问,疑惑和不解都写在了脸上。

他是什么时候醒的?

“七哥想带忘夜去一个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可能没有无情和冷血哥哥,忘夜要不要跟七哥去?”戚少商一边温和地询问,一边走到床边坐下。忘夜支撑着坐起身来,又低下头很认真地犹豫着。这犹豫让戚少商莫名地紧张,直到那孩子点了点头:“七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曾经的九现神龙如今的正义龙头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地握了握拳,忽然生出一种胜利的成就感来——赢了!在忘夜的心里,自己比无情和冷血加起来还要重要!

“但是我们要去哪里?”忘夜边问着边滑动到床边,然后开始穿鞋子。

“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忘夜会喜欢那里的。”说这句话的瞬间,没什么文人气质的戚少商没来由地想到了一个词,叫做——金屋藏娇。于是仰起嘴角笑得很欢,甚至露出了两个酒窝来。

穿好鞋子的忘夜抬头看到这个笑容,也一咧嘴笑了。

无情在六扇门的后门准备了马车,送忘夜上车的时候很是不舍地望着这个大孩子: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他逼宫篡位,自己秉公执法,注定对立;再见到的时候,他懵懵懂懂,唤自己哥哥,不知道是因为要守师傅的承诺还是因为他像极了追命的那张脸,自己留下了他;以后的日子里,自己渐渐地开始喜欢上了这孩子,大约是因为自己没有亲人没有兄弟姐妹的关系吧,所以这一声哥哥让他在感觉陌生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情绪。“到了那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他本身不是多话的人,于是一瞬间,很多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抬手拍拍忘夜的肩,叮咛两句,忽然耳边又响起了方应看的话,便加了一句,“忘夜,等你学会了下棋,无情哥哥来陪你下一盘好不好?”

忘夜虽然不解,却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那忘夜一定早点学会下棋,无情哥哥要常常来看我啊!”在得到无情的点头后那孩子才笑着放下了马车的门帘。戚少商与无情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随即轻轻一抖缰绳,马车便缓缓地在石板路上前行。

直到马车在转角路口消失不见,无情才转身进门,不远处异样的动静很清晰地传进无情的耳里。自从那日方应看离开之后,无情就常常会感觉到属于那个人的气息,是自己神经过敏还是自己真的被监视了?虽然说方应看的确是个麻烦,但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在乎那个人?

无情开始觉得头疼了。

(某莫:大家都说无情面对方应看的时候变弱势了,其实这是有原因的,哎~以后再说。)

金风细雨楼位居京城要冲,但是戚少商却不准备走大路,于是赶着马车慢慢转入小巷,这条小巷虽然要多转几个弯,但是人烟稀少,大概可以省下不少麻烦。诚如无情所说,六扇门的戚大捕头,金风细雨楼的戚大楼主,赶着马车经过闹市大街,认识的人总要打个招呼问个好,搞不好还有熟识的店家送上些吃食,到时候马车里的小孩肯定是坐不住的。

说到无情,就不得不想到之前的话题,忘夜现在的处境,的确不怎么好,如果他现在是顾惜朝,自己大概不用那么用心了……

脑袋里想得多了,马车就行得慢了,旁边的人事物也不那么在意了。

车里忘夜在缓悠悠的颠簸中几乎要睡着,便想拉开窗帘去看看车外的街道,谁知道手刚触及帘子,车子就一阵剧烈的摇晃,忘夜一时失去重心,头因为惯性狠狠地砸在了马车壁上,痛得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戚少商急急撩开门帘,看到小孩捂着额头眼角含泪的样子,心疼得不行,忙一把拉他进怀里,查看他的伤口。

旁边传来小孩子的哄笑声,打骂声,一个倔强的声音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还给我!把它还给我!”

确定忘夜额头没有伤口,只是肿了个包,戚少商才放心了不少,看忘夜的样子,也像是缓过神来了,抬起头疑惑地问他:“怎么啦?”

“你待着别下来,我去看看。”

戚少商跳下马车,便看到几个十二三岁的小乞丐,刚刚声音倔强的小鬼倒在马车后方巷子的中间,看来之前的冲撞就是这小鬼被推到马车车厢上造成的,周围围了三四个小乞丐,站在他面前一个看上去像是带头的小乞丐手里拿着一件青衫。而那个倒在地上的小鬼明明已经痛得站起身来都困难,却执着地要把手伸向那件衣服,口里喊着:“还给我!还给我……”

“小泥鳅,你平常连顿饱食都讨不到,说!哪里偷来的衣服?”

“还给我……这是赵家小姐送我的。”

“送你?哈哈哈~”那小乞丐一笑,周围的一群人都大笑了起来,“怕是你偷的吧?就你这个鼻涕虫小泥鳅,还敢对人家大小姐心存妄想?”说完,又是一阵哄笑,一个小乞丐甚至抬脚向那地上的人腹部踹去。

那小乞丐受了痛,却没有求饶,反而用坚定的声音回道:“我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绝世英雄,等配得上……赵家小姐,我就回来娶他!”

他说得太认真,几乎有些咬牙切齿,旁边的四个小乞丐都愣了,甚至连戚少商也愣了,这种想法,真的像极了一个人,戚少商不由自主地向马车的门帘望去,才发现忘夜撩开了帘子看他:“七哥……”

戚少商知道他心软了,他一定是想要自己帮那个受伤的孩子,于是对着那些小乞丐喊了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那些小乞丐似乎这时才发现被他们撞到的马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于是一哄而散。戚少商走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小孩身边,刚想问他有没有怎么样,他却死死地盯着那些小乞丐离开的方向:“衣服,我的衣服……”

戚少商抬头看到那个带头的小乞丐手上的衣服,便一提气跃到了他们前面:“把衣服留下。”

把青衫交到那孩子手中,戚少商才低声询问他有没有怎么样。谁知那孩子一抱到衣服,就昏了过去。忘夜已经跳下马车走到戚少商的身后,然后蹲下身去看那个鼻青脸肿的小乞丐,又抬头带了点哀求地问:“七哥,我们带他回去吧?”

戚少商知道,自己拒绝不了这样的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摄政王有了本王孩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女儿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陆知乔一时心虚极了,不自在地转开脸,含糊应了声,一只手紧紧握住方向盘。燥人的血气涌上来,顺着胸口蔓延到脸和耳朵。老师长得漂亮的确招学生喜欢,何止孩子,成年人也是,谁不喜欢漂亮的?昨晚若是换个颜值低的来搭讪,她大概不会理,更何谈后面发生的一切。很现实。陆知乔闭了闭眼,挥去脑海中那

  • 力破千古在线阅读第6节

    【六】放学后的冰帝校园依旧喧闹而热情。因为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员都在积极踊跃的宣传和招新成员。和其它社团不同的是,网球部没有专门占地方来招生和宣传。在冰帝,如果你想进网球部,那么请你自己把入社申请书递交到网球部部长手里,然后和任一正选打一场。如果你有能力,有可塑性,那么恭喜你,可以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草莓抱抱[校园]之公子出嫁(五)

    叶明非刚被明兰明玉搀扶着走出大门,便被两只修长粗砺的大手接了过去,一只手扶上他腰间,另一只手握住了他手腕。隔着盖头,叶明非只能勉强看到柳啸禹挺拔的身形,看不清相貌,只觉得他举手投足间具是贵公子的做派,优雅,潇洒,全无草莽之人的粗鲁和混不吝,且身形高大挺拔,渊渟岳峙,很有高手风范。叶明非暗暗称赞,不愧

  • 欣欣向轩第三章

    叶孤城可是干大事的人,哪能被这点场面吓到。他深深看了一眼神田一郎,怪不得这家伙不同于一般扶桑人,原来家学渊源。这样的家族培养出来的子弟性格想法奇特一点也……正常?为了不窥见神田一郎更多的隐(丑)私(事),叶孤城很是为对方考虑,决定速战速决。上一世,神田一郎在他手下走了五招,现在一招足够!叶孤城暗暗叹

  • TFBOYS之苦涩的青春在线阅读第九节

    陈昊,以前怎么说也算是大乘期的人物,区区一个小公司竟然有人看不起他。这绝对不行!开什么玩笑,上到老总,下到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把他当成一个叼丝,既然此陈昊已经非彼陈昊,无论走到哪里,都得是最牛逼的存在。所以在来Veyia的路上,陈昊临时去了一趟沃尔玛,转挑着人们无法拒绝的东西买,让他们见识下自己的豪气

  • 超神学院不死战神韦老七之A1(1)

    纪珩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尽人情的大老板,他把手底下人的价值压榨得干干净净,一点不留喘息的空间,尤其是秘书姜栀子,这是全公司公认的事实。会议室里的各部门负责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在纪珩没来之前大家如临大敌,在他到来的那一秒噤若寒蝉,而纪珩来临的信号就是秘书姜栀子忽然挺直的脊背。不管过了多少次,大家还是对姜

  • 黑途春色第一章

    宋知蕴清醒时,脑袋剧烈疼痛,如有一把千斤重斧一下一下地凿在头顶。“额……”她勉力睁睁眼皮,眼前围着几个人。有男有女,陌生脸孔,锦衣华服,神色都焦虑不安。“醒了!宋知蕴醒了!”有个女人尖叫蹦跶起来。宋知蕴脑子浑浑噩噩,疼得太阳穴的冷汗直冒,眼睫也是湿的。脑海中一个巨大的疑惑——我在哪里?晗晗呢?“晗晗

  • 都市之超凡学生在线阅读第5节

    “老大!以后让我跟随着您学习吧!从今往后我就跟在您身边,您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我,我什么都能做的!”“其实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无比厉害的大妖怪,然后有能力保护大家,实现心中的正义。我觉得老大就是这样有能力、有担当、又善良的妖怪,我相信如果我跟在老大身边一定可以学习到如何成为厉害的大妖怪的!”“老大,您刚

  • 散白在线阅读第9章

    回到房间吃了个饱饭,唐尹全身放松,惬意地躺在床上,说不出的舒服。万籁俱寂,突然看见自己面板上【4级经验95%金币1806】时,又猛地翻身起来。不能放松!一刻也不能浪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谁知道以后的怪物会有多强大。怀着这样的想法,唐尹打算在出去来点“夜宵”。刚推开门,正好看见从传送们内走出来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