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仙脉魔帝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11:02 作者:水兑可乐 来源:17K小说网
仙脉魔帝
仙脉魔帝
作者:水兑可乐来源:17K小说网
一个男孩来到了孤云学院,拥有被灵界公认的废物灵源瞳灵源的他遭到了了众多人的嘲笑,但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人们对他的看法慢慢发生变化,他背后的秘密也在一点点被揭开……当遇见一生挚爱,当封闭的回忆被开启,当消失的天赋再度重启,当骇人听闻的现状被慢慢揭开,谁又能拦我,改这天下!

“滴答,滴答”阴森潮湿的刑房里,粗重生锈的铁链牢牢捆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衣服被鞭子抽打成一条一条,混合着血液伤口湿黏的粘在身上,勉强蔽体。在这炎热的季节里,发出酸臭腐烂之味。

女人无神的看着刑房屋顶被人凿开的洞,顺着流进来的雨水,一滴一滴滴落在她的身上。

“我的好姐姐,你也有今天。”一个身着华服,端庄典雅的高贵女子,扶着婢女,款款而来。一双美丽的眼睛,因为看到臭女人,而冒出凶恶嫉恨之火,在看到臭女人如此狼狈,依旧美丽无比的脸庞,这把火更加汹涌,想要把臭女人给碎尸万段。

孟碟仙听到陈鸿菲的声音,无神的眼里,透出彻骨的恨意,“毒妇,你趁我产子虚弱,亲手杀我刚刚产下的孩子,开膛破肚,挖眼割舌。又给我喂了会使人疯狂失去神智的药,造成我是凶手的假象,被王爷关在这里毒打。我的宝宝才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你怎么狠心下的去手,他也是你的外甥啊。”

孟碟仙后悔的无以复加,一直倔强的挺直背脊,此刻也弯了下来,流下悔恨的眼泪。

要不是她识人不清,信任陈鸿菲的姐妹情,产子时所有的事宜都放心交给陈鸿菲打理,她的儿子就不会死。

如果不是她渴望亲情,把陈荷香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扶上继室,父亲也不会对她不管不问,放任她被奸人谋害。

陈荷香和陈鸿菲这对姑侄女都是狼心狗肺的畜生。

“啪啪啪”陈鸿菲左右开弓,照着孟碟仙的脸猛打,护甲的锋利一下下割在孟碟仙的脸上,刮出一道道的血印子。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受宠的侧妃吗?骂我毒妇,还不是你逼的?明明我是正妃,你得到的荣宠比我还多,妾比妻大,让我成为整个陈氏家族乃至贵族圈的笑柄。凭什么?凭你会生儿子吗?凭你这张花容月貌吗?”

陈鸿菲把护甲取掉,捏在手指,让婢女固定住孟碟仙的脸,猛的各捏两根护甲,在孟碟仙的脸上割了起来,“我是正妻,我才是最应该得到荣宠最多的女人。为什么杀你的孩子?不杀你这个阴年阴月阴日女所生的孩子取出其心脏做药引,我怎么治好隐疾生养儿子呢?要不是为了我能生出嫡子,你怎么可能进府做侧妃被王爷百般疼宠?”

孟碟仙身体一震,她之所以进府,是王爷万壑为了让她怀上孩子,好取出孩子的心脏给陈鸿菲治疗隐疾?

“不可能,你骗我,王爷是因为爱我,才迎娶我为侧夫人。”孟碟仙狂吼,声音嘶哑,无法相信自己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竟然是怀着这样歹毒的心思娶她,这一年多的柔情蜜意不过是一场恶毒的戏。

疯狂刮刺一阵,毁了孟碟仙的容,陈鸿菲尤不解恨,捏着护甲对准孟碟仙明亮美丽的眼睛,狠狠扎了下去。

“啊”孟碟仙一声惨叫,右眼血流如注,成了血窟窿,混着一张血痕交织密布的脸,犹如午夜厉鬼。

堂堂兵部尚书府的千金嫡女,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陈鸿菲,我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伤痕累累的孟碟仙抬腿疯狂的踹向陈鸿菲的肚子,想要把她的肚子踹个稀巴烂,再也不能生养,好给自己和宝宝报仇。

冰冷的刀光闪过,孟碟仙一个趔撅,双腿被齐齐从膝盖砍断,血流如注。一把剑插进她的心窝。孟碟仙左眼瞪大如牛铃,死不瞑目的看着眼前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一阵剧痛,心窝疼的撕心裂肺,猛的睁开眼,孟碟仙愕然的看着四周,手放在心窝处,她不是被万壑那个王八蛋砍断双腿,当胸一剑杀死了吗?

她按按胸口,伸出手抚摸自己脸和眼睛,“咦,都好好的。”

四周一片黑漆漆,很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透过破损的屋顶,依稀可以看到明亮闪烁的星星。

她狠狠的打了个哆嗦,这气息分明是小时候孟家老宅庄子上的茅草屋。

她出生在阴年阴月阴日,传说中的恶鬼托生之日,阴气太重,会给所有接触她的人带来厄运,被人说娘就是被她的阴气所伤,才会在她三岁时身体虚弱病逝。

所以父亲不喜欢她,骂她是恶小鬼,会影响她的官运,让人把她送到孟家老宅,不管不问。老宅的三爷厌恶她,直接把她扔在了田庄上,任她自生自灭。直到十五岁那年,父亲才派人把她接了回去。

屋外响起一片嘈杂之声,刘氏冷冷的说,“我的银镯子丢了,一定是那个恶小鬼给偷了,给我进去搜。”

李妈妈听了刘氏的话,绵柔带针的说,“我家小姐再怎么样都是主子,岂能容你一个奴婢进去乱搜。”

这对话响亮的传进孟碟仙的耳朵里,让她立马响起十岁那年,庄子上的管事婆子刘氏,蛮横的冲进来,以丢失银镯子为由,把她娘亲留给她的传家玉佩搜走占为己有。

那块玉佩是上好的羊脂玉,纯净无一丝杂质,背面还好看的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百合花,只不过这百合花只有一半。比那个银镯子价值高的不止上千倍。

那是娘亲临死时亲手挂在她脖子上的,为了保住这块玉佩,李妈妈当众被人毒打,她不惜下跪苦苦哀求,被刘氏一脚踹在心窝晕死过去,也没能保住。

哗啦一声,刘氏带着的人拦住李妈妈,自己一脚踹开屋门,不怀好意的盯着孟碟仙,说,“小姐,你站着别动,小心这些人伤了你,婆子我只要找到自己丢失的东西。”

两三个人开始在屋子里毫无顾忌的搜索,孟碟仙眼一眯,她虽然不清楚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但是她绝对不会让往事重演,以为忍让和哭泣就能保全自己想保全的。

孟碟仙走到门口大喝一声,“放开李妈妈。”

那些下人早就习惯了孟碟仙绵软和懦弱,乍然被这么强势的孟碟仙一吼,不自觉得松开了手臂,李妈妈趁势摆脱压制,站在孟碟仙的身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农场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吼!”许久未动的苍穹突然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天空怒吼一声。轰轰轰!!!犹如龙吟虎啸,犹如天地震怒,恐怖的音波疯狂咆哮,整个寒潭不断轰鸣。“他到底是什么人,血脉威压这么强大。”飞到半途中的望月蛟和媚舞蝶停了下来,感受到苍穹吼叫声中蕴含的威压两只妖兽眼神都有点震撼。要知道他们一个拥有真龙血脉一个拥有上古天

  • 他比月色温柔第一章

    日暮西斜,层林浸染,站在庄内看着自家的庄子,苏绵延有说不出的踌躇满志。这个庄子虽是说不上能够家财万贯,更是称不上富丽堂皇,不过几间陋室大片场地,栽种了庄稼和树木,入目满眼青色,再无其他好去处。但让苏绵延能够开心得意的是,再没几日,便是苏绵绵的生辰,自家的妹子要到了及笄之年,他真是庆幸可以给父母一个交

  • 霍先生您太太掉了在线阅读卧佛古窟

    “呃!”雪山之巅的一个雕栏玉砌的冰宫内,只见那一席白衣的青年,瘫坐在炉子旁捂着胸口,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额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低落在雪白的衣襟之上,眉心的紫色印记顿时出现一道淡紫色的光晕,又很快消散,就仿佛不曾出现过。“啊!”顿时他胸口一阵沉闷,就仿佛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朝他的胸口用力的顶了一下,此

  • 司金秘术在线阅读第3节

    听到戛然而止的打斗声,沐双儿红肿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悲伤,她咬了咬嘴角,加快了脚步。二叔,我会为你报仇的。望着复明的路灯,沐双儿艰难捏出一道符印,就此隐匿在黑夜中。而她逃亡的路线,与张伟寻花的路线,竟惊人地相似。大概是张伟身边天地元气比较浓厚的缘故;也大概是今晚的沐双儿经历了太多事,心力憔悴;也大概是

  •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之精神体呢

    “听得到么?”“可以。”声音不是太真切,但能听清楚意思,方悦在训练日志上记录:训练时间3h,动态交流距离560m,静态1.5km,持续时间17min。“好了,我关闭脑内交流了。今天训练结束,回来吧。”方悦从地上站起身,拉整衣服下摆。今天的脑内交流训练又将距离拉长了100m,吴之林已经掌握交流的全部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因为还有个晚辈杵在这儿,乾隆只能忍下所有的悸动,决定先解决掉小燕子再说别的。“小燕子,你看看你,哪里还像个格格?实在是放肆极了!你向郁贵人认个错,再回去把《礼运大同篇》好好抄上十遍,抄不完不许出来!”听着乾隆对小燕子的处罚,静斓不得不感叹一声,乾隆果然是个偏心的,居然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真是便

  • 越时在线阅读第7章

    燕归巢6(上)把东正影业的地址输入导航,半个小时的路程加堵车,秦楚总算按时到达。抱着元宵走进电梯,暗自庆幸自己提前半小时出门。趁着电梯里没人,秦楚又叮嘱了一遍元宵:“到了之后自己找位子玩,不要讲话也不要到处乱跑。渴了饿了的话东西都在书包里,吃东西要小心,别噎着呛着……”叮咚,电梯到了。一出电梯门,就

  • 天龙破虚空火影大人,我们村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死寂!一阵微风吹来,吹醒了第七班的众人。小樱顾不上隐藏,走上前,犹如看着天人般,说道:“罗星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开始,小樱看到罗星学会替身术,只认为罗星是个天才。待到,看见罗星十分钟内,学会了所有基础忍术时,小樱便把罗星看作是和佐助一样的天才。当然,那是和小樱心里的佐助相比。可是现在,就算和

  • 嫡女韶华:少卿夫人不好当之第九章(9)

    第九章.......真的很想揍人。张小僵心里想了一秒就收回想法,他好歹也是个神棍大大,怎么能以武压人,先让程北敬嘚瑟两天,等以后有的是求他的时候。想完收起了手机,山里信号其实不怎么好,刷个APP要半天还不如发呆。张小僵穿着棉质的大黄鸭睡衣,懒得下床,伸着胳膊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利索的钻到被筒里,显然是

  • 九界惊变幻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着飞向自己的魔法卷轴,蒙德·洛尔感受到了死神的呼唤。“我就要死了吗?”蒙德·洛尔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法卷轴心中想到。“不!我不能够就这样死了,我的叔叔还在家里等着我,我还要让我的叔叔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看着魔法卷轴放出的魔法,他心如死灰,“难道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吗?我还不能死!”因此蒙德·洛尔便尽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