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何不自渡金波雪鲤

2021/6/12 2:05:33 作者:尔依呀咿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何不自渡
何不自渡
作者:尔依呀咿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时我想,如果能早一点遇见你,该多好。之后我想,如果我遇不到你,该多好。现在我想,或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在这暗流涌动的命运中,唯有自渡,才能得救。“她是卑微到尘土里的枯枝败叶,他是能够遮住太阳的一片黑云,他想要给她一些温暖,她想要给他一些滋养,却终究只是,尘归尘,土归土。

天色尚阴,清风蓄寒,不多时下起了丝丝细雨。山间小道上,一人在清风细雨里行着。却看那人身上穿着件破旧青袍,背负蓝布包裹,手握一柄乌鞘长剑,脚下甚是迅捷。

前方不远处,隆隆作响,一条如玉龙般的大瀑布自山崖间泻下,落入一个月牙形的深潭之中。

那青衫客自西北而来,一路黄土飞沙,尽是荒凉景象。甫瞧得这般美景,不由得心怀舒畅,当下纵身一跃,来到瀑布下方,抬头仰望。那瀑布高约八九丈,倒悬于绝壁之上,水流落下时鸣珠溅玉,气势颇为壮观。

他细细赏玩一番,而后蹲下身子,双手掬瓢舀起一泓泉水,缓缓送入口中。山泉甘甜清冽,自喉头一线灌进腹中,顿觉爽快无比。不由得大赞道:“这巴山不老泉,果然名不虚传。若能以此水酿成美酒,必是人间极品!”

这青衫客姓萧,名云帆,是浪剑门弟子。浪剑门于大明洪武年间创派,掌门人世居浙江境内的紫玉山,至今已有二百余年历史。昔年浪剑门,人才鼎盛,煊赫一时。掌门之位传至萧云帆师父一辈,已然式微。再加之他师父天星老人脾气古怪,只收得萧云帆一个徒弟,这萧云帆便成为浪剑门最后的传人。

此时,雨渐歇下,山中雾气又浓了几分。萧云帆身上带的干粮已吃完,正值晌午,肚内早就唱起了空城计。于是,他沿着潭水前的溪流往下游走去,寻思着能觅些吃食。

忽然,他目光投向身旁的溪水之中,见清波粼粼,水中鱼头攒动,心头甚喜。随手抛下长剑,挽起衣袖裤腿,胡乱将靴子脱下甩在一旁,扑通跳入深溪中摸鱼。

他张开双手,弯下腰,慢慢地移到水草旁。双手一握,妄图将鱼儿生擒,岂料水中白鱼恁地狡猾,左右扭动,哧溜一声,竟自他掌间中滑脱,飞快地躲进水草中再也不出来。

萧云帆不由得满脸沮丧,伸手摸了摸塌陷的肚皮,咽着口水自语道:“都怪萧某糊涂,只夸这巴山不老泉,没夸这巴山小白鱼,这鱼儿八成赌气,不肯出来相迎!列为五脏庙的祖宗稍安勿躁,容萧某再想想办法!”

说话间,一尾金色的鲤鱼慢悠悠地朝他游来,萧云帆屏住呼吸,眼睛睁得老大,待那鲤鱼要从他胯下游过时,他左手飞速探出水中,拽住鱼尾,向上一提。那鱼在空中打着旋儿,萧云帆将衣襟下摆绷直,将鱼稳稳地兜住。而后趟着步子地回到岸上来。

好不容易逮着了条大鱼,不由得精神一振。赶忙找了些枯枝干叶,蹲在一块大石上生起了火。然后对怀中的鱼道:“鱼兄,休怪!休怪!不是萧某非要吃你,只是这五脏庙有三尸神,一天不拜祭,小弟就浑身酸软,头晕眼花,所以呢,鱼兄大鱼有大量,来世做条龙,在江海里翻腾,不过,今晚先在小弟的肚子中翻腾!”说罢,双手合十,神态颇为恭敬。岂料眼皮一眨,他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剑对那条鱼开肠破肚,去鳞剜心,可怜一溪碧水刹那间翻起淡淡殷红。

他找了根树枝削尖,将鱼穿起,而后哼起小曲,坐在地上烤鱼。口中道:“可惜有肴无酒,当真扫兴。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荒山野岭,能觅得如此这肥鱼,已然口福不浅,还要奢望美酒,真是贪得无厌啦!”

说罢又咽了咽口水,一手将鱼在火苗上来来回翻转,另一只手握着剑搭在肩上。

“小贼,受死吧!”冷不防背后有人一声暴喝,一道劲风朝他的后脑袭来。

铮地一声,剑鞘与刀刃迸溅射出一丝火花。奇怪的是剑鞘并未受损,反而那刀刃上多了个缺口。使刀人吃了一惊,刀锋一转,又向他左肩削下。

萧云帆身子一侧,轻巧避开,手中剑鞘自左肋下穿出,正好封住单刀攻势。而后大喝一声道:“何方鼠辈?报上名来?”

却看一位头戴珠花,面容秀丽的妇人手握钢刀,立在原地。萧云帆见状,心中疑惑:这荒山野岭的,难不成这鱼是她家的不成?

萧云帆便道:“未知大嫂有何见教?”那妇人冷哼一声,并不答话,手腕一翻,又一刀砍来。萧云帆纵身后跃,骂道:“臭婆娘!还来,你若上前一步,休怪萧某人不客气了!”

“江湖道义也是先来后到。我夫妻二人正是为这金波雪鱼而来!”话音未落,从半空中落下一个男子,手握长剑,与那妇人并肩而立。

妇人低声道:“舟哥,少和他废话!他这鱼可是救咱们孩儿的良药,今日决不能让此人得了!”被称做舟哥的男子应声道:“好!一会儿我攻左,你攻右,只夺鱼,莫伤了他性命。”

萧云帆见二人面色不善,忙道:“慢着,我不愿与二位动手。咱们素昧平生,更无恩怨,若以性命相搏,当真是莫名其妙!二来我腹中空空,浑身无力,你们以二敌一,当真是岂有此理!这三来么,这位鱼兄急着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我已答应了它,若就此食言,岂非禽兽不如?”说完,又自顾自蹲下身子继续烤鱼。

那妇人一跺脚急道:“舟哥,这人脑子有毛病,我们若在不动手!金波雪鲤便让这疯子吃了!”男子皱了皱眉头,道:“朋友,得罪了!”说着,长剑一指,径直向萧云帆背心刺去。

萧云帆一边烤鱼,一边寻思:我只是吃条鱼而已,至于和我拼命么?说老子是疯子,我看你们才是疯子。他正小声嘀咕,耳畔破空之声大作,他就地一滚,站起身骂道:“你们是谁啊?我吃条鱼碍你们何事?”

妇人气哼哼说道:“你若是吃别的鱼我们自然是管不着,然而你手中的乃是金波雪鲤!我们要定了!”

萧云帆奇道:“什么金波雪鲤,银波王八的,你们想吃,大不了我分你们一半就是,有道是同时天涯吃鱼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大家坐下来,有话好说。”

男子见萧云帆出言不逊,强忍住胸中怒火,倒转剑柄,拱手道:“这位兄台,方才多有得罪,只是这鱼兄台可否赠给我们!”

萧云帆看着手中喷香扑鼻的鱼,摇头道:“我这肚子饿的厉害,好不容易捞来一条鱼,二位有点强人所难了吧!分你一半还是可以的,要是这整条,小弟还真是舍不得!”

“阁下这条鱼,我买了。”从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

不多时,自林间走出两人,一个身穿金钱绸衫,富商打扮。另一个灰衣小帽,像是随从。那富商看了看萧云帆手中的鱼,笑眯眯道:“先生,可否将这鱼卖给在下?”

那夫妇二人打量了这富商一眼,男子抢声道:“这位老兄已经答应将鱼卖给我们,足下怕是要失望了。”

萧云帆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寻思道:我几时答应把鱼给你们了,还真是无赖。且听听这富商怎么说。他白了这夫妇一眼,心底对这二人大为厌恶。

富商眼眸中精光闪动,微笑道:“看情形,这位老兄似乎未答应二位。不然这鱼怎么还在他的手里?老兄,我们坐下来,谈谈这鱼的价钱,你看可好?”

萧云帆喜道:“恭敬不如从命,你且说说出个什么价?”那富商看了那对夫妇一眼,一脸不屑。摆手向身后的仆人道:“将东西呈给这位大爷。”

那仆人自袖管中摸了摸,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缓步向萧云帆走去。富商捋着枯草般的胡须无不得意的道:“大爷若将鱼卖与在下,这张银票便是先生的了。”

那妇人冷笑道:“区区几百两银票有什么了不起!”说着将头上的珠花拔下,淡淡说道:“大爷,且看,此物乃是东海夜明珠所制,价值白银千两。你若将鱼买给我们,我夫妇二人还有厚礼相送!”说着走上前去,欲将珠花递给萧云帆。

萧云帆寻思:在我看来不过是条寻常的鱼,但再他们看来却是价值不菲的宝物。一个出银票,一个出明珠,我到底要将这鱼给谁才好?正在愁思间,那富商箭步纵出,伸手去拦妇人。他丈夫见妻子受阻,长剑一抖,奔富商刺来。富商的仆人见状,也迎上前去助阵。原来这主仆二人都身负武功,与这对夫妇斗作一团。

萧云帆不禁皱眉,摇头叹道:“鱼兄啊!鱼兄!没想到你如此金贵,死了还有人会为你大打出手。你泉下有知,必定欢喜。”

这主仆二人虽是空手对敌,却丝毫不落下风。就在四人斗得难解难分时,一道迅捷无伦的黑色闪电飞向四人,先是撞在那仆人肩头,转而又点到那男子肋下。

富商右手双指正要刺向那妇人双目,忽然背心一麻,登时真气凝滞,动弹不得。妇人的单刀刷地朝富商面门砍下,若是迟半刻,他这张脸非开花不可。

偏偏也巧,那单刀落至富商头顶时,说什么也砍不下来。萧云帆顺手一抄,将剑鞘搭在肩上,喃喃道:“我观四位的样貌,倒似机灵人,可为何生得一副笨肚肠?这条鱼不管怎样,是我的。你们为它拼个头破血流,真叫老子大开眼界。”

四人被他言语讥刺,心下愕然。那富商眼珠一转,开口道:“未知大侠心意,鄙人鲁莽了!还望大侠恕罪!”

萧云帆看着富商笑道:“阁下好心思。你心中大概料想老子是江洋大盗,专在这荒山野岭里做些杀人越货的勾当,是不是?所以你第一个向我卖乖讨巧?”富商被他瞧破心思,额头不由得沁出细密的汗珠。

那夫妇耳中听得江洋大盗四个字,心头一震。脸色登时变得苍白如纸。男子看了妻子一眼,向萧云帆哀求道:“还望大侠高抬贵手饶过内子性命!”

萧云帆肚内笑浪连连,脸上却平静如常。寻思:准是富商的话起的作用,让小夫妇二人也误以为老子是江洋大盗。谁让你们对老子无礼,我且捉弄他们一番。

随即冷哼一声道:“你们三个臭男人,老子没兴趣!这个娇滴滴小娘子嘛,正好拿来解渴!”

谁料这妇人脾气火爆,啐道:“小畜生,你……你敢动老娘一根头发丝有你好受!”

萧云帆压低嗓子,狞笑道:“有何不敢?反正荒山野岭也没人知道。”

那男子复又哀求道:“求大侠放过内子吧!我们家孩儿可以没有爹,但绝不能没有娘!”那妇人望着丈夫道:“舟哥,就算我死。也不会让这个畜生玷污的!”

萧云帆自幼孤苦,在山中长大,师父虽然疼爱于他,可毕竟与天然亲情还是有别,耳中闻得男子之语,怜悯之情油然而生。

心道:这夫妇二人大概有个孩儿,他们要这鱼,多半和这孩子有关。不如把这鱼给他们好了。至于这富商要鱼却不知何意,不妨听他怎么说,若是他借鱼取利,老子就打发他走人。

这富商见萧云帆受了妇人言语上的折辱,并未作出不轨举动,倒也有些意外。见他一双虎目盯着自己,一颗心砰砰乱跳起来。

萧云帆道:“你方才使得可是河南言家的分筋错骨手?”

富商点头说道:“大侠好眼力!家师正是言公。在下姓徐,单名一个寿字。”

萧云帆道:“这二位向我求鱼是为了救子,你求鱼是何意?”他双目灼灼,逼视着徐寿。

徐寿缓缓道:“实不相瞒,家母身染沉疴,只有这鱼能救得她老人家性命。半年来,我遍访各省名医,求他们为家母诊治。可惜这些大夫开药虽多,均不能奏效。机缘巧合,徐某遇见云神医,他老家便给我开了个药方。大侠若是不信,可在我怀中取出这药方,验看真假!”

萧云帆将剑插在地上,单手探入徐寿怀中,果然有一张药单,那张纸的正面写着正是金波雪鲤四个小字,背面画着鱼的样子。他又将药单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却是神农谷云海生开的药方。寻常药方书写所用之墨并无讲究,唯独神农谷的药方用的是桃花墨。这种墨除了色泽明艳,气味芳香外,还有一奇特之处。在于字的边缘会有一圈淡淡的红晕,宛如桃花。纵然常人能模仿云海生笔迹,但这桃花墨却却是神龙谷独有。

萧云帆见那夫妇神情苦楚,而徐寿眉宇间也是愁云密布,不由得叹道:“此事倒是难住我了,你们一个为了救母,孝心可悯,另一个为了救子,让人垂怜。可我就一条鱼,给你们谁都难免有不公之处。”

那妇人对徐寿道:“徐相公敢问令堂高寿?”

徐寿道:“如今年逾古稀!未知嫂夫人何意?”

那妇人道:“人活于世,终究要亡。相公之母既然已年逾古稀,纵然再延寿数年,也于事无补。倒不如相公将这鱼让我们夫妇救孩子吧,我那孩儿还可活更多时日!”

徐寿满面怒容,喝道:“嫂夫人言下之意就是令郎命贵,家母命贱。救令郎,令郎可活的更久些,而救家慈不过是一时之效。人之性命,又岂能以长短论之?嫂夫人怜子心切,但家慈只有一人,依我看这位仁兄和嫂夫人都身强体健,过些时日再生一个孩儿,也非难事?倒不如将这鱼让在下孝敬慈母!”那妇人气地满面通红,啐了一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世巨星炼制蕴魔丹,前往落日之森

    任白明静下心后马上进入到天道之书的空间中,王尘也早在等待任白明了,见任白明进来挑眉道“药材都抢齐了?”“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任白明很是吃惊,毕竟他认为师傅是看不到,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在这里为师可以听到看到你作的事,也可以和你交谈”王尘解释道。“那师傅你全看见了?”任白明紧张了起来。“对,不

  • bl文推荐[主受]①之感谢【陶无】的1000vip打赏

    正文一会儿更新!先补发个感谢楼,感谢一下!目前还有十多个人未曾感谢!慢慢来,一天感谢几个!是真心感谢你们的打赏。谢谢。这一路走来,感谢支持!

  • 我是摆渡人对着海鲜发起冲锋

    钱老板听到李永强的话,惊讶于是田阳这个半大孩子,找自己谈生意,但毕竟是长期经营市场商铺的人,还是转头对田阳说到:“你好啊,田阳,你找我有什么生意。”田阳也没怯场,直接说道:“钱老板,您好,我准备开个店,需要用到一部分海鲜,我想看看您店里的东西质量如何,质量好的话,那咱在谈谈价格,都没问题,那以后我就

  • 绝地求生之我的系统是萌在线阅读离别的伤感

    不管任何心情对待时间,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提醒大家。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天的村庄洋溢着伤感别离的愁绪。黄昏,金色的夕阳洒向各处,法尔考睡醒后开始了在巴维村庄的最后一次散步,平静的生活就此要结束了,他努力的摈弃心中的不舍和留恋,在起伏不平的山丘漫游。望着不远处的麦田、果园、菜圃、茶园和槐树、棕树下

  • 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在线阅读第5节

    “哦,你是?”雨书好奇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想要阻止自己继续殴打马大头的青年。他的眼神打量了凌天一圈,紧接着目光就在凌天的衣服胸口停顿了下来。“杂役处的普通弟子。我还以为什么高手。怎么,你要插手吗?”看到凌天的身份只是一个垃圾的杂役弟子。雨书的脸上刚才浮现的严肃之色消散掉了,嘲讽之色却越发显的浓厚。“我

  • 拉丁天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2009-11-1718:01:16字数:1897“呃,算你走运!”,内轮龙一突然对着勘九郎说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已经准备好使用三大狂的他放弃了呢?是傀儡术不够高明,无法完美的控制这三具傀儡?还是说说把三大狂的手法给忘记了?还是他心生仁慈?都不是的,是内轮龙一那藏在衣服里面挂在xiong口的空陈

  • 超级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风轻轻的吹着,夜幕渐渐降临。一个年纪六七岁的孩子蜷缩在一旁,在这里呆了几天,有些饿,便出去找些吃的。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短短的几天便流落街头。走到一片荒林中,他迷了路最终倒下了。夜幕里传来阵阵狼叫声,将寂静的夜晚打破。一位醉汉,轻步漫朔的走来,发现昏倒下的孩子。他一手拿着酒壶使出一招回旋

  • 舞法天女之尬舞天团在线阅读跟随探险社前去

    带着惊喜的心情沐风来到了早就已经站好位的西索旁边坐下。而这张十人桌,基本都是同班的学生。此时早就坐上的克林一边说着一边喝了面前的骨头汤。不同于他们,克林碗里的明显有块带着ròu丝的骨头。见状的其他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们自己的碗里基本就剩汤了。“我帮你们说好了。下午实战课完了,两点就走。”说完的克林

  • 傲天逆尊第8章在线阅读

    炼欲焚天决,虽可收集和炼化欲望,但强弱也要根据施展者的修为和精神力,高名修为比程太低,可精神力略强,再加上程太求胜心切,强大的欲望便让高名有了可乘之机,这才使得他有了短暂的迟疑。当然,如若对方修为太强,精神力又相差不少,哪怕对方欲望再强,初窥炼欲焚天决的高名也是无计可施。武者对战最忌外人插手,尤其是

  • 永生之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萧首辅在朝上一番唱作俱佳的表演,不但展示了其身为首辅在官场经营多年的声威,更加昭昭然替女儿出了口恶气,这消息自然很快便传到了萧锦耳里。与此同时,萧首辅的信也递了进来,狡猾如萧珅自然不会犯下跟女儿私下传递消息还被人抓住尾巴这档子错误,相反,他是光明正大送的家信。反正萧家树大招风,做什么都是错,在这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