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绿茵王者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2 2:17:31 作者:比尔盖子帽 来源:17K小说网
绿茵王者
绿茵王者
作者:比尔盖子帽来源:17K小说网
杜洋,25岁,一个吊丝级别的业余球员意外唤醒了自己的守护神,获得了一身的足球天赋;拒绝卡马乔执教的国足征召,被中.国足协禁赛后,转会德甲联赛,但却被沃尔夫斯堡的主帅赶出球队;他能带领租借加盟的德甲下游球队——弗赖堡队崛起吗?

王皓轩看着手机,心里有些慌乱,一方面他觉得自己应该选择相信纪杰,但另一方面他又无力否决这个楼主的说法。

而看完这个帖子后,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罗琴,说到底,罗琴和纪杰的认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的撮合,他又想起那天纪杰吻了罗琴的场景,心里更是不对味,怎么说也发展的太快了吧,难道说纪杰真的就是想玩玩,等腻了就再甩开?

王皓轩不安地啃了啃手,突然后面传来纪杰的声音,“喂,皓轩。”

王皓轩一下从板凳上弹了起来,将手机反扣在桌子上,把其他三人都吓了一跳。

随即王皓轩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头,心想还是不要让纪杰看到这个帖子为好,便随口扯了个谎,“呵呵,那什么,我刚刚正看恐怖小说呢,小杰你突然叫我,吓我一跳。对了,你刚叫我有什么事吗?”

纪杰走到柜子旁,从储物盒里拿出叠的方方正正的干毛巾,擦了擦头发上的水,“没什么,就想让你帮我递下毛巾,喊了几声你好像都没听到。”

王皓轩有些无措地站着,脑子里好像突然间一片空白,忘了自己平日里跟纪杰的相处方式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纪杰的话。

纪杰简单擦了几下头发,把毛巾扔进盆里,笑了笑,“看来洗手间除了屏蔽网络厉害,隔音也挺好的。”

纪杰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就是在简单地调侃,王皓轩也舒了口气,笑了笑,“可不是嘛,我看啊,学校的考场就都应该向宿舍的洗手间看齐。”

纪杰笑了笑,没再说话便直接躺到了床上。

拉上了床帘,纪杰平躺着,有些出神,其实在刚刚王皓轩看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王皓轩眼神的不对劲,视线也在慌乱地躲闪游离。

那是他无比熟悉的眼神,就跟那些人一样。

10月中旬的夏夜还是有些燥热,宿舍年久失修的空调艰难地大马力运转着,断断续续地发出隆隆的声音,却存在感极低。

不知怎么的,纪杰却莫名地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可能是刚洗过澡的原因吧,这么想着,纪杰拽过被子盖在身上,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思绪也开始变得凌乱,东一块西一块,就像一块残破的布料,在竭力维持自己的完整,但最终还是没有等到拼补完全纪杰就睡着了。

而王皓轩在纠结了一会儿后,还是把帖子的链接发给了孙婷婷,他拿不准是否要告诉罗琴,或者该怎么告诉罗琴。

大概是在看帖子,孙婷婷很晚才回复他的消息,说她会转告罗琴,让她不要再跟纪杰有来往。

看到孙婷婷这么回复,王皓轩感觉心里轻了一些,石头终于落了地。

第二天,王皓轩又早早就出去约会了,许思宇去参加了一个学校的机器人大赛,纪杰则一直没起床,但由于纪杰平日里最常见的状态就是在宿舍睡觉,所以大家也没觉得奇怪。

李宵岚也留在了宿舍,那是因为他跟粉丝约好了今天早上直播,这是他1万粉后第一次直播,也是第一次露脸直播,意义非凡,直播前他特意喊了几声纪杰,想提醒他一下,但纪杰没应他,他以为纪杰是睡的太熟了,便没太在意。

好在李宵岚的颜值还是很抗打的,所以直播间的氛围也是异常高涨,一早上就又涨了近一万的粉丝,李宵岚也很开心,还带了几把粉丝上分作为福利。

可能是李宵岚实在是太聒噪了,纪杰被吵醒后,不满地“啧”了一声,想骂几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便也懒得开口了。

躺了一会儿纪杰感觉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些儿,便从床上起来,去洗脸刷牙,然后直播间内的粉丝们就看到一个身影慵懒地从李宵岚背后踱过。

然后粉丝的注意力就完全跑偏了,开始猜这是哪个小哥哥,什么公主,女巫,王子的,看得一群新粉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直播间已经被纪杰的一个侧脸搅成了一锅粥,甚至还有粉丝已经截了图,李宵岚只好无奈地跟她们解释了一大推。

“这是我脾气最臭的室友,真的,你们最好别惹他,否则绝对让你们哭着喊爸爸。”

[嗷~~有故事喲!]

[哭着喊爸爸???]

[请把话筒递到主播的面前,怼进嘴里的那种。]

李宵岚无语地抓了抓头,看到有个粉丝在问舞台剧的事,便回了下,转移话题,“舞台剧啊,他就是演王子的那个。”

“唉呀,不就是演王子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还演恶龙呢,恶龙多帅啊,又霸气,比王子好多了好吧。”

[好好好,是喜欢恶龙了。]

[你帅,你说什么都对!]

。。。。。。

粉丝又开始了一大波虚假的示好,李宵岚很受用的心情大好。

而造成这次混乱的罪魁祸首洗漱好后,又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宿舍,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走到教学楼旁时,纪杰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头好像疼得更厉害了。

纪杰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发烧了,就想着到医务室去看看,他现在实在是难受得厉害,步伐也有些飘忽,便决定还是抄近路穿操场的小道过去。

在他准备从操场的偏门出去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拦住了,纪杰紧皱着眉,眼睛费力地聚焦,他现在甚至有些看不清面前那人的脸。

对面那人嘴巴在动,似乎在说些什么,纪杰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脑袋突突地疼,脚步踉跄了一下,便想要推开他直接离开,但这显然惹恼了对面的人。

还没等纪杰反应过来,一个拳头就落在了自己的腹部,他有些吃痛地抱着肚子,然后就被另外两个人从身后架住了。

到这时候,如何还不知道这几个人想要干什么,他也就白叫纪杰了。

接着再一拳打在腹部的时候,纪杰突然感觉似乎没那么疼了,反而感觉好似全身的血气都在上涌,就像是被那一拳激活了自己体内的暴力因子。

那几人看纪杰没有还手的意思,便也没把纪杰放在心上,但当他第三拳要落在纪杰脸上的时候,纪杰挣开了后面两个人的桎梏,接下了这一拳,疯狂开始延着这拳头侵城掠地,纪杰也不知道自己被打中了多少拳,受了多重的伤,但他敢确定,对方也不会比他好多少。

等纪杰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右胳膊打了厚厚的石膏,手上还挂着吊瓶,全身都在隐隐泛痛,不小心动了动嘴角后,感觉整个脸部肌肉都疼得扭曲起来。

纪杰勉强用左手撑了一下床,想坐起来,就看到邵武博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包盒饭。

纪杰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见邵武博急忙将饭放在一旁,跑过来把自己按回了床上,“别乱动,躺好!”

邵武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生气,纪杰心想:也是,像打架斗殴这种大处分,肯定会报到学校上层,也会影响到他的考核的吧,而且还是在任职快满两个月这么关键的时期,不生气才怪了。

见纪杰乖乖躺下了,邵武博将盒饭拿了过来,“你也真是太胡来了,你知不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高烧将近39度,跑去跟人打架,还一挑三,你当自己是超人吗?”

纪杰看着吊瓶里的水泡发呆,根本没把邵武博的话听进去。

邵武博叹了口气,将病床旁边的小桌子移到纪杰的面前,打开了盒饭,“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肯定饿坏了吧?医生说你还是吃清淡些的好,我就从食堂买了份粥回来。”

说着邵武博将勺子递到纪杰的嘴边,“来,吃了吧。”

纪杰看着眼前的粥烟了咽口水,刚准备张口又退了回来,“我自己来。”

邵武博的视线落在他的右手上,“你的手行吗?”

纪杰伸出自己的左手摆了摆,“不是还有左手吗?”

虽说他的左手没打石膏,但其实也伤得不轻,再加上发着烧,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

纪杰伸出左手接过汤勺,然后舀了一勺粥颤颤巍巍好不容易送到了嘴里,不吃还好,吃了一口后,饥饿感就被彻底被唤醒,洪水猛兽般涌来。

纪杰吃了几口后,放下勺子让左手歇了歇,实在是太煎熬了。

邵武博拿过勺子,递到纪杰的嘴边,朝他抬了抬下巴,“吃吧。”

纪杰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吃了下去,一碗粥喝完后,纪杰靠在床头,第一次觉得饱腹竟然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邵武博起身将桌子收拾干净,嘴角也不禁扬了起来。

纪杰瞥了一眼,有些疑惑,怎么感觉他好像心情还蛮好的样子?

将饭盒扔进垃圾桶后,邵武博又回到床边坐着,纪杰本想让他回学校,不必在这儿陪着,邵武博却突然伸手拭了拭他的额头,纪杰下意识地向后躲了一下,但并没躲过,一丝清凉从额头散开,像是燥热的夏日中,一滴泉水落在心田,浸透全身。

邵武博收回手后笑了笑,“还好,烧已经退的差不多了,我刚刚问了下医生,他说你最好还是留在医院观察一下,你今晚就安心在医院呆着,明天再回去,我就在这儿陪着你。”

“别,”纪杰下意识地就张口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你还是回学校吧。”

邵武博刚想再说些什么,病房的门就被一下推开了,然后就见王皓轩抱着一个大果篮冲到了纪杰的旁边,将果篮朝旁边一扔后,一把抓住纪杰的手,疼得纪杰抽了口凉气,然后王皓轩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小杰,你还好吧?我听宵岚他们说你出事了,真是吓死我了,他们还说你发着烧一挑三,真的假的?你说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要是让我遇上那三个混蛋,怎么说我也得打得他们……”

王皓轩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旁边有“嗯?”了一声,一抬头发现是邵武博后,又赶紧移开视线,压着声音问纪杰,“我靠,双全兄怎么也在?”

然后又急忙假装咳嗽了几声,壮了壮气势,“要是让我遇上他们三个,怎么说,我也得给他们背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啊不,让他们给我背一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会怎么做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说完对着纪杰挤了个眼神,“你说是吧,小杰。”

这么说着,王皓轩从旁边搬了一个板凳过来,又从果篮里挑了个橘子剥了皮,“小杰,你就安心养伤,我就在这儿陪着你,我哪儿也不去,你什么时候出院,我什么时候离开。”

说完将手里剥好的橘子递到纪杰的面前,纪杰看着橘子上凌乱的橘筋,犹豫了一会儿,皱着眉,“好丑,你自己吃吧。”

王皓轩“嚯”了一声,然后将橘子一口塞进自己嘴里,“你竟然还嫌弃,我还就不信了,小爷今儿个还就得给你剥个漂亮的不成了。”

纪杰不禁被逗得扬起了嘴角,整个人看起了柔和了很多,邵武博看着他笑,也舒心的笑了笑,然后又看向王皓轩,犹豫了一会儿后走到他身后,提着衣领把他拽了起来,“什么时候出院什么时候离开?这是要当着我的面正大光明地逃课?胆子够大啊你,等会儿就给我回学校去,不许在校外过夜。”

王皓轩又开始施行自己强大的“死乞白赖”战术,邵武博则秉持“绝不退让”的原则,两人争执间,纪杰带有深意的目光在邵武博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又转头看向窗外,窗边露出一小截树枝,一只蜘蛛吊挂在上面,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不停地做着无用功,傻傻的,像个在自娱自乐的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当摄政王有了本王孩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女儿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陆知乔一时心虚极了,不自在地转开脸,含糊应了声,一只手紧紧握住方向盘。燥人的血气涌上来,顺着胸口蔓延到脸和耳朵。老师长得漂亮的确招学生喜欢,何止孩子,成年人也是,谁不喜欢漂亮的?昨晚若是换个颜值低的来搭讪,她大概不会理,更何谈后面发生的一切。很现实。陆知乔闭了闭眼,挥去脑海中那

  • 力破千古在线阅读第6节

    【六】放学后的冰帝校园依旧喧闹而热情。因为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各个社团的负责人员都在积极踊跃的宣传和招新成员。和其它社团不同的是,网球部没有专门占地方来招生和宣传。在冰帝,如果你想进网球部,那么请你自己把入社申请书递交到网球部部长手里,然后和任一正选打一场。如果你有能力,有可塑性,那么恭喜你,可以

  • 视界之耀光之吻之第五章 认错妹子

    跟在齐金嘴车后面那辆小面包车也停了下来,摇下车窗的刀疤男看着黑忉和齐金嘴跑进学校里。“呵!原来就是两个中学生,能有多大本事!”刀疤男一脸鄙视的看着副驾驶的麻杆儿!“额!大哥,你可别托大啊,那个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麻杆儿一脸委屈的说道!“哼!是不是大哥太久没出手了,你已经忘记我的厉害了!”刀疤男说话

  • 草莓抱抱[校园]之公子出嫁(五)

    叶明非刚被明兰明玉搀扶着走出大门,便被两只修长粗砺的大手接了过去,一只手扶上他腰间,另一只手握住了他手腕。隔着盖头,叶明非只能勉强看到柳啸禹挺拔的身形,看不清相貌,只觉得他举手投足间具是贵公子的做派,优雅,潇洒,全无草莽之人的粗鲁和混不吝,且身形高大挺拔,渊渟岳峙,很有高手风范。叶明非暗暗称赞,不愧

  • 欣欣向轩第三章

    叶孤城可是干大事的人,哪能被这点场面吓到。他深深看了一眼神田一郎,怪不得这家伙不同于一般扶桑人,原来家学渊源。这样的家族培养出来的子弟性格想法奇特一点也……正常?为了不窥见神田一郎更多的隐(丑)私(事),叶孤城很是为对方考虑,决定速战速决。上一世,神田一郎在他手下走了五招,现在一招足够!叶孤城暗暗叹

  • TFBOYS之苦涩的青春在线阅读第九节

    陈昊,以前怎么说也算是大乘期的人物,区区一个小公司竟然有人看不起他。这绝对不行!开什么玩笑,上到老总,下到打扫卫生的阿姨,都把他当成一个叼丝,既然此陈昊已经非彼陈昊,无论走到哪里,都得是最牛逼的存在。所以在来Veyia的路上,陈昊临时去了一趟沃尔玛,转挑着人们无法拒绝的东西买,让他们见识下自己的豪气

  • 超神学院不死战神韦老七之A1(1)

    纪珩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尽人情的大老板,他把手底下人的价值压榨得干干净净,一点不留喘息的空间,尤其是秘书姜栀子,这是全公司公认的事实。会议室里的各部门负责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在纪珩没来之前大家如临大敌,在他到来的那一秒噤若寒蝉,而纪珩来临的信号就是秘书姜栀子忽然挺直的脊背。不管过了多少次,大家还是对姜

  • 黑途春色第一章

    宋知蕴清醒时,脑袋剧烈疼痛,如有一把千斤重斧一下一下地凿在头顶。“额……”她勉力睁睁眼皮,眼前围着几个人。有男有女,陌生脸孔,锦衣华服,神色都焦虑不安。“醒了!宋知蕴醒了!”有个女人尖叫蹦跶起来。宋知蕴脑子浑浑噩噩,疼得太阳穴的冷汗直冒,眼睫也是湿的。脑海中一个巨大的疑惑——我在哪里?晗晗呢?“晗晗

  • 都市之超凡学生在线阅读第5节

    “老大!以后让我跟随着您学习吧!从今往后我就跟在您身边,您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我,我什么都能做的!”“其实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无比厉害的大妖怪,然后有能力保护大家,实现心中的正义。我觉得老大就是这样有能力、有担当、又善良的妖怪,我相信如果我跟在老大身边一定可以学习到如何成为厉害的大妖怪的!”“老大,您刚

  • 散白在线阅读第9章

    回到房间吃了个饱饭,唐尹全身放松,惬意地躺在床上,说不出的舒服。万籁俱寂,突然看见自己面板上【4级经验95%金币1806】时,又猛地翻身起来。不能放松!一刻也不能浪费!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谁知道以后的怪物会有多强大。怀着这样的想法,唐尹打算在出去来点“夜宵”。刚推开门,正好看见从传送们内走出来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