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三国之蔡文姬别奶我之第二章

2021/6/11 6:43:00 作者:三陪魔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国之蔡文姬别奶我
三国之蔡文姬别奶我
作者:三陪魔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三国,刘辩表示自己内心很方。”嘿,蔡文姬你在干什么?”“喂,请小乔过去一点!”古代乱世可是要吃人的,我现在内心真的很方,怎么办,在线等,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儿子......”

李维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母亲的哭声,他努力睁开眼,视线先是一片模糊,然后才缓缓清晰,映入眼中的,是弟弟担心焦急的样子,额头有一块地方隐隐作痛。

“哥,你没事吧?爸,你会打死哥的。”

弟弟怎么越长越矮啦,爸妈也是,怎么越长越年轻啦,好半天李维才神智清醒。

一头黑发的父亲,没有被重病折腾的形容枯瘦的母亲,不是满身鲜血的弟弟,他这是......

“我......”张着嘴巴好半天李维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我没事。”

右半边额头好痛,李维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黏糊糊的,还没把手拿到眼前,恢复嗅觉的感官已经告诉自己是血腥味。

是有这回事,在他十七岁的七月初,高考成绩刚出不久。

当时是因为什么惹父亲生气他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的他甩开扶着他关心他的弟弟摔门而出,再回来的时候父亲还在气头上,身体却开始大不如从前,然后......没几年,父亲就在他没看见的地方永远的离开了。

想到伤心事,泪意顿时盈满眼眶。

“爸......”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儿子,从今天开始,你爱去哪儿去哪,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不管你了,我也管不了你,我就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儿子,有你弟弟给我和你妈养老送终就够了,你走,滚出去!”

李维的思绪在父亲越来越大的怒吼声中逐渐清晰,晕乎乎的站直身体后,父亲的身体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下。

“正横!!”

“爸!!”

“爸......”

父亲去世的时候,李维没有陪在身边,他不知道父亲去世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曾幻想过很多父亲去世时的场景,但是怎么也想象不出来,母亲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说过父亲去世时候的场景。

李维不强壮,因为长期宅家身体还有些羸弱,额头血流不止,视线几乎只能看见所有东西的大概轮廓,但李维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神智正无比清醒。

“小逸,快下去叫车,妈搭把手,再收拾点爸的东西。”李维冲上前扶起父亲,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李逸应了一声连忙拉开门跑了出去。

“好好。”母亲搭了把手,把父亲扶到李维的背上,就转身去内屋拿东西,李维则背着人先走了。

到了楼下,李逸已经和一辆出租车在街边等候,见到哥哥满头大汗的背着父亲跑过来,李逸连忙打开车门,又冲过去帮着哥哥一起把父亲背过来放车上,做好这一切,母亲也拿着一口袋东西急急忙忙走来。

到了医院,看着医生护士把父亲推进急诊室李维紧绷的神经才一下子松懈下来,整个人忽然一下子就被剧烈的疲惫感和晕眩感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闭上双眼靠着墙角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

他深呼吸多次,一直在心底告诉自己要冷静要镇定,自己是家里的长子,弟弟还小,这个时候他还不冷静,母亲和弟弟一定更着急更担心!

“小维,让小逸陪你去把额头上的伤处理一下,妈在这儿等着。”

听到母亲的声音,李维伸手摸了摸额头,有点湿黏也有些许血液已经凝固成块,看着母亲担心的样子李维点了点头“好。”

“小逸,我是不是一个特别不好的哥哥?”等走出母亲的视线,李维问着奔走在前面的弟弟。以前无论发生任何事,弟弟都没有指责过他,甚至安慰他,鼓励他,不知道的还以为弟弟才是哥哥呢,相反,自己这个哥哥从来没有做出任何让人安心宽慰的事。

“哥哥已经很好了,你以前也说过,人只有这一辈子,如果有了想做的事,就要去做,不要留有遗憾。”李逸回头看了李维一眼,伸手将人扶住,放慢了前行的步伐。

李逸今年只有十四岁,足足小了李维三岁,这句话只是当初十五岁的李维为了自己的理想胡扯的,那时候李逸才小学毕业刚上初中,却很认真的表示自己理解哥哥,会帮助他。

十五岁的时候哪有什么理想,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但十五岁的李维只是中二病晚来了几年,总觉得自己该做些不像自己人生的事,不能这么按部就班,什么轰轰烈烈的情况都没发生的过活着。

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下子坚持了那么多年,最开始的时候可能不是真正的喜欢,有和父亲赌气的成分,后来,则是自己真正的爱上了,觉得当职业选手是自己人生最值得的事,做自己喜欢的事儿,抛开其他琐碎烦恼不谈,在比赛场上,在领奖台上,那是一种连灵魂都在雀跃的感动。

认识黎承他们也曾让他多次觉得幸运不已,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后来会变成那个样子。

等医生包扎好,回到父亲急救的门口时,李维就看见母亲在门口垂着头不停的在抹眼泪,母亲一定很担心父亲吧。

李维正想走上去安慰,比自己小的弟弟却更快一步小跑到的母亲面前:“妈,怎么哭了,不哭啊,老爸会没事儿的,还有我和哥哥在呢。”

“是啊......”

“儿子,你们爸心脏出问题了。”李维正想接着弟弟的话安慰一下,却被母亲的话断了接下来的语言。

“怎么回事?”心脏出问题?是他想的那个心脏出问题吗?李维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猝然变的困难。

他一直都知道父亲是生病去世的,但详细病情却不大清楚,当时母亲也不远多提及,害怕揭起母亲的伤心事,李维也没敢详细问过母亲,如果这个时候父亲检查出了心脏病,那上辈子他离开的那天一定......给了家里很沉重的打击。

看着泣不成声的母亲,和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母亲的弟弟,这两个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人,他们从来都没有怪罪过他,也没有给过他任何压力。所以啊李维,你那个时候怎么会相信母亲漫不经心说的话,人老了就会得病,得病了就会死了,父亲去世的时候也就四十多的年纪啊!

李维用双手抹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一些。

“妈,不要着急,我们还不清楚详细情况,不要先自己吓到了自己,老爸还那么年轻,之前也一直没什么症状,肯定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一定不是什么大问题。”李维嘴上虽然说的很镇定,但内心如何的天崩地裂只有他自己知道,毕竟,因为这个病,父亲已经真真正正的离开了他们一次。

“小维说的对,我们不能自己吓自己,等医生出来了我们再好好问问。”虽然母亲一直强忍着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掌心颤抖的手让李维心里无比揪痛,那时候他一气之下离开,父亲病倒,一个半大的孩子,一个传统的家庭妇女,他们当时又多惶恐又多害怕。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他们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严不严重,父亲清醒过来没有,医生检查的又怎么样,只能胡乱在脑子里揣测,应该快出来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现在的时间就算多流淌一秒都是漫长的,一名护士出来让他们先去办理住院手续,简单的说了一句病人还未清醒,状况稳定,还需要详细观察,建议住院。

母亲纤瘦的手颤颤巍巍地从包里掏出父亲的证件和一张卡:“密码是你爸的生日,快去。”

办理好手续,李维找到病房的时候刚好听到母亲语序紊乱的对弟弟念念叨叨:“如果要做大手术家里可能差了点,咱们家房子还值几个,你在我身边我还能照顾着,就是你哥,马上要去大学,我不放心他,我和你爸给你们兄弟俩早就买了教育基金,妈还能找你们舅舅借一些,没什么可担心的”

听着母亲的语无伦次的言语,李维想起来自己在外面稳定了一些开始联系弟弟的时候,弟弟说搬家了,原来是为了给父亲凑手术费,那时候自己都在干什么......

“妈,已经办好了,你和弟弟先回去休息吧,我来守着老爸。”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李维走了过去打断了母亲的絮叨,他怕母亲这么忧心下去会伤害到自己。

“你和你弟弟回去吧,哪能让你们两个孩子守着,对身体不好,你妈我还年轻着呢。”杨蓉不放心,毕竟李维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能处理什么事儿。

听到母亲的话,似乎刚刚那个语无伦次的人是自己的幻觉,可能在老妈心里面,自己这个十七岁的哥哥还不如十四岁的弟弟的靠谱,所以才在自己面前藏起了自己的担忧。

李维有些想哭又想强迫自己露出一丝笑意宽慰母亲,但就是做不到。

深呼吸了一口气,李维走到母亲面前强迫自己语气轻松起来,伸手抱住了弟弟和母亲:“妈,听我的,我来守夜不碍事。更何况,如果老爸白天醒了肯定需要你的爱心汤补充营养,我和弟弟两个人都是连葱和韭菜蒜苗都分不清的人,你回去睡一觉,早上煮点粥带过来。”

对弟弟使了一个眼色,李逸也马上明白了哥哥的意思,连忙加入劝说队伍。杨蓉想了想,也是这个理,两个孩子白天也还要等着吃喝,家里就这么几口人,总不能三个人都这儿这么盯着,那肯定熬不了多久:“那妈就回去了,小逸也留在这里,你们兄弟俩也有个照应”

“不用,让小逸和你一起回去,晚上应该没什么事儿,白天等老爸醒了才是事儿正多的时候,那时候老妈你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有小逸帮忙会好一些,小逸年纪小,不能这么熬夜。”李维毕竟已经是个活了二十五年的成年人了,当然清楚怎么说才能让老妈同意。

“好吧,你自己注意一些,你爸衣服暖的很,不要把自己弄感冒了,妈明天早点过来。”杨蓉说不过自己儿子,考虑一下,大儿子说的一点都没错,安排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似乎儿子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现在她也没那个心思去细想。

等母亲走了出去,李维叫住了弟弟,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钱给他:“妈被吓的不轻,回去的路上你带她去吃点她喜欢吃的东西,剩下的,给你当零花钱。”

“哥,你这钱......”李逸捏着两张红票子有些发愣,哥哥高考成绩很不错,被北城大学录取了,爸妈给哥哥发了奖金,哥哥说过这些钱他是要存起来配置电脑的。

“快去,老妈要走远了,照顾好她,不然有你好看的。”李维摆了摆手,不让弟弟再废话。

李逸紧了紧手上的钱,转身去追先离开的母亲。

李维看着弟弟的背影,想起了以前的事儿,弟弟一直是他的小跟班,无论发生了什么矛盾,都是李逸这个弟弟先主动和解,李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中二,倔强,就是不肯低头,无论自己是对是错,就算错了也道歉的很别扭。

上辈子这个时候他离家,那是弟弟第一次没有主动联系他,肯定也有怨过他这个哥哥,但是自己主动联系家里的时候他还是毫无怨言的接受了,立刻原谅了他,还不停的在父母和他之间进行调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明明没有这样写过!在线阅读第五节

    系统清澈的提示音响起,让顾尘心头一喜。“龙纹凤血丹?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很霸气,效用非凡的丹药!!”这么想着,顾尘的心神立马沉浸在系统自带的系统空间里,查看那枚丹药的详情。系统空间无边无际,但是那枚通体金黄,浑身散发的血色光芒的丹药是那么的显眼,让顾尘第一时间就看中了它,并将它取了出来。【龙纹凤血丹】

  • 无女之地在线阅读第6章

    战斗来到第12分钟。后羿一方拿下了暗影主宰,伽罗一方则是趁机开了暴君。双方的兵线目前正在河道处进行厮杀,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都是爆发一波团战的好机会。“如果打团的话,伽罗可有点麻烦了……”后羿看着装备面板,微垂着头道。伽罗出了一个逐日之弓。此时的后羿、蔡文姬、小乔,正蹲在主宰坑旁的草丛里。再过十几秒

  • 毒医庶妃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间2008-2-417:15:00字数:4101第三章初入都市虽然入目的依然是那堆满尘土的石室,段锦锋由于菩萨的点化,心中豪气顿生,是啊,自己怎么可以就此沉沦呢,还有二哥的嘱咐,还有语嫣那犹如就在耳边的话语。不就是千年以后的世界吗?想来自己堂堂大理国主。岂会连一片瓦之地也找不到。李太白说得好:‘*

  • 今天的我也在拯救世界约克夏布丁(三)

    十月看向主动提起这件事的忍足,看着他笑眯眯的眼眸下锐利的视线,也明白了,这位前辈似乎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并因此对他并不是很友好,之所以这么弯弯绕绕地说……是因为直白单纯的向日前辈吧。幼年经历太多,十月也是看惯了各种的脸色,虽然一开始没有弄明白忍足的态度,现在也算看了个清楚。对于为什么没有准备牛肉的问题

  • 大佬画风清奇[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与此同时,龙星,小桃,乐,奥多和晕倒了的法比亚已经集合在一起,龙星说:“陌儿和羽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了?”乐说:“有可能,你们看这些战斗痕迹都是今天的,那些敌人可能还没走,要不咱们去找找?小桃说:“再等一会吧,万一他们回来了呢?”他们正说着,白琳飞了过来,奥多说:“你们看!陌儿的白琳!

  • 我的lion先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莲笙赶紧掐她的人中穴,好半天杜氏才悠悠转醒,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只觉浑身发抖,连自己的亲娘都是这样打算的,他们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女儿放在眼里?还是他们认为自家的一切都是可以随手拿去的?想到娘家又是一个阵心凉,当年公爹过世时,家里还有些许财产,要不是娘听了郭氏的掇窜,非要丈夫跟郭氏的弟弟去邻县贩货,又怎

  • 沧渊圣途在线阅读三少恶战尸王

    第二天下午,离下课还有一分钟。“倒计时10987654321,下课了,准备出发。”姜伟冲叶飞使个眼色。“准备走。”叶飞也看着姜伟,嘴型上比划着。“蒋旭东留下,其他人可以放学了。蒋旭东,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班头指着蒋胖胖,而蒋胖胖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两个人,依依不舍的跟着班头离开了教室。而姜

  • 驸马难为(女尊)在线阅读第2节

    虽然说了要靠自己,但,柳少君挑了挑眉头,看着头顶上的艳阳,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早已口干舌燥,饥饿难耐的他肯本没有心思去想那些,只能拖着沉重的步伐不断地向前走着。袅袅青烟,清香萦绕。柳少君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意识就是自己没死,真不知是好运还是不幸。随即,他便想起,在他完全昏过去之前,似乎看到一抹蓝色

  • 凶兽王妃饲养守则在线阅读第九节

    正在江余疯狂之际,那本道经突然融入了他的脑海,如碎石沉入大海,无声无息的消失。他却感觉这邪异道经所有内容竟进入了他的记忆中,一切内容似乎他都理解了一般。“这股念头承载了所有本尊对于《天魔筑心道法》的理解和修炼心得,你可不要让本尊失望啊,桀桀桀。”“你会明白的,这是个意义非凡的选择。”大古天王诡异地笑

  • 洪荒之活久见在线阅读第2节

    林天自然是拥有黑色灵晶卡的,他玩了十年,资产早已达到了不可想象的多,甚至买下整个神武大陆都绰绰有余。来到天林城,林天挥手化出纸与笔,写了一些东西,又将它贴到了城内公告上,智商的内容简单来说就两个字:买房。林天找了个客栈,选了最高档的天字号,住一晚5块灵晶,林天随手掏出10块灵晶扔在了桌上,说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