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会找到你第七章

2021/6/11 22:26:52 作者:掏蜂蜜的白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会找到你
我会找到你
作者:掏蜂蜜的白熊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淮从小长得就白净,被妈妈当女孩子养,穿小裙扎小辫都是日常。同学们都骂他是男扮女装的怪物,处处挤兑他。后来出现了这么一个人,虽然总是板着张脸,但会主动帮他去占滑滑梯的位置,给他带好吃的烧卖,在他那极其黑暗又荒蔑的过去留下了一抹光亮。【年少的无知是从未触及过的温暖】在那一抹光消失后,林淮本以为日子也就这样了,麻木又孤寂。直到高二转学。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会和全校闻之色变的人物——江璟,成为朋友。而私底下的江璟:“不给烧鸡翅我就生气。”“不哄我我就生气。”“不抱抱我就生气。”林淮:请问你还是那个见人就踹

“有……什么事吗?”

“我把线擦掉了。”

谷慈缓慢地点头:“嗯……我刚才看到了。所以呢?”

沈清和看着她,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饿了。”

谷慈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

“你还……真是有原则呢。”

沈清和粲然道:“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请我进去么?”

她这才反应过来,带着他去了小厅,给他倒了杯茶。

沈清和两手插在袖子里,就这么坐下来环视四周,突然将一个钱袋轻轻放在桌上。

“一个月的饭钱,够么?”

谷慈睁大了眼睛。虽然她看不到里面有多少钱,但从外观看来,如果里面全是银子……别说一个月,一年的估计都够。

“你是要让我给你做饭么?”

沈清和粲然点头:“是的。”

“那要让你失望了。”谷慈摇头道,“我很忙,平时自己都是随便吃的。”

沈清和想了想,又拿出一个钱袋。

“够么?”

……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谷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听他又道:“如果你没时间,你可以把一些工钱少的活辞掉,比如药铺和抄书之类的。”

她猛然抬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些地方干活?”

“你说过你是打零工的。”望着她略略惊讶的样子,沈清和愉悦一笑,捧着茶杯,“这茶是用五味子泡的,去了苦味,调得正好,酸甜适中,你屋子里的檀香也很令人舒适;你对药材很了解,但你的手上有不少茧,若是把脉会不灵敏,所以你不是大夫,而是在药铺干活;至于抄书——”他指了指她的手,“一目了然。”

谷慈默默点头,将钱袋放回他的手上,“如果你今晚没地方吃饭,我可以管你一顿,但这钱我不要。”

沈清和将钱袋放回了桌上,似乎有些不高兴。

谷慈没有理他,去厨房做了几个菜,而沈清和就这么老老实实坐在厅里等着,等她来了之后,将桌上的菜看了一遍,待她也坐下,又拿出自己的银筷开动。

谷慈平时是不会做这么多菜的,想想近来确实没有好好款待自己了,不禁有些感慨。沈清和似乎在思考先吃什么,片刻后才夹起一块莲藕,蜜汁粘稠,软软糯糯,亮而诱人。

“好吃吗?”她凑过去问。

他没有回答,一口接着一口把那块莲藕吃完了,想想后道:“能吃。”

“……”那应该就是好吃。

两个人吃饭,其实做的有些多,谷慈一般不喜欢剩菜,但实在吃不下了。她抬头看看沈清和,虽然已经将米饭吃完了,但依然在吃菜,一直把几盘菜全部吃完,他才放下了筷子。

居然全吃完了。

不……旁边剔出来好多胡萝卜和青椒。

“多谢款待。”沈清和满意地微笑,好像很饱的样子,“我能问个问题么?”

“什么?”

他指着堆在一边的胡萝卜:“你为什么要给我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谷慈眨了眨眼:“我觉得胡萝卜很好吃啊。”

沈清和诧异道:“你居然觉得它好吃么?你真是很特别。”

她有些受宠若惊,诧然望他:“……特别?”

“嗯,特别丑。”

“……”她深呼吸了几下。

沈清和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似乎有些得意:“我当然是开玩笑的,在我眼里大家长得都一样。不过——你不生气么?”

“难道你说这些,就是想把我气走么?”

“当然不是。”沈清和耸耸肩道,“只是忍不住罢了。”

“……”

谷慈叹了口气,实在懒得搭理这个幼稚的人,摇头道:“知道你是什么脾气之后,也就没必要生气了。再者……”再者看见你就等于看见了五十两银子。

“再者什么?”

“没什么。”她说完站起来收拾碗筷,正准备端走,突然问,“你——真的一点都分辨不出别人的长相么?”

这回沈清和没有回答,也没有出言讽刺她,突然站起来走了出去。谷慈端着托盘愣愣地站在原地,很快又看见他折了回来,手里捧着些石子,不紧不慢道:“拿一颗,仔细看。”

谷慈不解,照他说的拿起一颗石子细细看了看,不过就是普通的石子,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看完了吗?看完就放回我手里。”

她点点头,重又将石子放回他手上,只见沈清和忽然闭起双手,将手里的一把石子轻轻摇了摇,再次摊开在她面前。

“你能找出你刚才拿的是哪一颗么?”

谷慈不可思议地看看他,摇头道:“当然不能,它们长得几乎一样。”

“对,就是这样。”沈清和将手里的石子放在桌上,掸掸手道,“对于我来说,分辨你们的脸,就像分辨这些石子——看起来都一样。”

他说得很轻巧,每次和她解释什么问题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展现出得意,就像此刻给她解释脸盲的问题,还特地去找了些石子来;某种意义上来说,认真到让人哭笑不得。

可是……不能分辨出别人的脸,应该是很痛苦的事罢?就算他再怎么不表现出来,还是会给生活带来困扰的吧?

谷慈默了默,忽然拿起桌上的一颗石子,举到他的眼前,目光明亮而坚决:“天底下没有真的一模一样的东西,就算是石头,如果你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也能将它分辨出来,没理由你不行。”

沈清和凝视着她,接过她手里的石子,不紧不慢道:“你努力的方向果然很扭曲,居然想花这么多时间,去学习辨别石子这种鸡肋到不能再鸡肋的技能,实在是太可悲了。”

“……”

谷慈揉了揉脸冷静下来,端着盘子出屋,走前不忘与他叮嘱道:“吃好你就回去罢,记得把门锁上。”

“你的门我怎么锁?”

“我是说你的门。”她叹了口气,“你没发现你一直没锁门么?”

沈清和恍然大悟,表情震惊。

“因为一直是管家帮你锁,你从来没在意过对不对?”

她说着便转身走了,留下一脸深思的沈清和。

也许是性格随父亲,谷慈从小便很随和,极少与人争执,只要不触及原则问题,嘴巴再欠的人也不会让她动怒;沈清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她洗好碗筷后放在一旁晾干,回到小厅时沈清和果然不在了,但桌上留下了一个钱袋,旁边附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两个字。

“饭钱”。

***

第二天晨光破晓,谷慈早早地起床,站在院子里晒太阳,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她在城中有一座宅子,与闹市区隔得远,但又不偏僻,周围的铺子将一切生活必需品包揽,总的来说处在非常好的地段,时常会有人想要收购。

平时没有要事的时候,不去见沈清和的日子是很轻松的,她上午没什么事便去那里看看,恰好看见有几个人在门口徘徊,心中登时警惕了一些,本是想要躲过去,可对方已经看到了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小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我们从昨天就开始等你了。”其中一个年轻公子倒还算客气,与她说话时面带笑容,可身后带着的两个护卫却雄壮得有点吓人。

“我早就与你们说过了,房子不卖的。”谷慈斩钉截铁地摇头,“这里以后是要开书院的。”

听到这句话,那个年轻人突然笑了出来,另外两人亦是忍不住捧腹,讽刺道:“就凭你一个人吗?你有钱吗?”

谷慈深呼吸了一下,厉声道:“这里是我的房子,你们不走我就报官了。”

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那年轻男子也没有逼迫的意思,只是撇撇嘴道:“你不要不识好歹,我出的价已经很高了。”

待他们走后,谷慈立即关上门锁好,倚在门上叹了口气。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每过一段时间都有人上门说要收购这里的房子,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这个地方本来是一座书院,父亲是城中有名的教书先生,可惜因为劳累过度,患上重病,等察觉到时为时已晚。

院子里空空荡荡的,就算时常来打扫,一排排桌子椅子上也不免落灰。她已经很拼命地打工挣钱了,但还是存不够钱重新装修以及请先生。起步太艰难。

谷慈抱膝坐在走廊上面,将脑袋埋在腿上,就这么坐了一会儿。

其实仔细想想她确实挺孤独的,没有兄弟姐妹,只有一个姑姑偶尔来看看自己,可对方嫁的不好,同样过得很拮据。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忽然响起,她本以为是那些人折回来了,一开门才知是姑姑来了,看到她时终于松了口气,说道:“小慈啊,姑姑可算找到你了,你从前天开始去哪里了?”

谷慈前天晚上去徐记排队,故而一直没怎么回家,笑着应道:“姑姑我没事,前两天有事去了。你来找我有什么急事么?”

妇人拉着她的手,这才想起来要事:“还记得我上回与你提到的那户人家么?家境特别好,又是白手起家,最喜欢能吃苦耐劳的姑娘。你也知道姑姑认识的人多,托人在那户人家面前提了两句,人家听说你人美又勤快,特别想见你。我前天就去你家找过你了,但瞧你一直不在,都快担心死了,所以就上这儿来看看。”

谷慈有些吃惊,连忙摇手,“不……姑姑,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件事。”

“你以为光凭你一个人就能开得了书院么?”妇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也到这个年纪了,再这么拼下去,像你爹一样猝死了怎么办?还是找户人家比较妥善。”

谷慈无言反驳。

的确,她现在很需要一个人陪,但她并不想因为这个理由就把自己给嫁出去。

“还是算了。我还没有想好。”

“那姑姑给你两天时间如何?”妇人拉着她的手,叹了口气,“我过两天再来找你,你要是想好了就随我去吧。”

谷慈拗不过去,想着这也不一定是坏事,遂点了点头。

***

谷慈揣着心事回家吃了中饭,打扮一番之后,又赶去了离家较近的一座学堂,她是从半年前开始在这里帮忙批改作业的。

她到时午休还未结束,学生们大多在休息,只有寥寥几个在院子里看书。她同一个认识的孩子打了声招呼,随后便进去找学官,在管事那里听说学官今日请了病假没来,让她去找林先生。

不知为何,她有些莫名的欢喜,鬼使神差地游荡到了上舍,不经意地往里面一瞥,果然看见一个青白衣衫的年轻男子坐在里边书写着什么,刀削似的侧脸,五官俊美,神色专注。

谷慈的心漏跳了一拍,不慎踩到走廊上一块松动的木板,发出“吱呀”一声。那男子闻声转头向外看,目光越过窗檐,恰好与她对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释灵武神在线阅读造福一方

    “杭州府同知寇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通判杨朔,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主薄魔寒,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知事王松,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城司赵阳,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推官何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学政官张怀民,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一众官员,走进知府大堂纷纷与张攸宁见礼。张攸宁一

  • [死神]此去更年在线阅读第1节

    殷痕与其余人本已逃到几千米开外,以免被凤战轩锁定同归于尽,可迟迟没有传来爆炸让他们疑惑不已。殷痕身边的大长老凑到他身边轻声说“少主,凤战轩是不是有可能假自爆来吓唬我们。”殷痕脸色铁青,发令道“走,我们回去瞧瞧到底是不是诈,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等他们到达刚刚的地点时发现空无一人时,殷痕的脸色阴沉得可以

  • 洪荒之妖皇太一在线阅读第3章

    “本台消息:Z市某少年在家手银四十余次,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花样少年虚脱而死的背后,是怎样的社会盲点呢?”电视上的女主播一脸痛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社会心理学家——贾正经教授发表对此事的看法。”镜头一转,定在了一张满是老年斑的老教授脸上。教授轻咳一声:“我认为这主要是父母对孩子不够关心,加上学业压

  • 万界埋尸人在线阅读第9章

    “小坏,能解释一下吗?不对,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救得我?”王苟脑袋晕晕的向小坏问道,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难道功法记载出错了?不能吧,好得至少是天阶功法。“小坏先恭喜主人修炼进步,其实小坏也不知道,当时小坏感觉构成小坏本体的一部分物质和丹田比较像,就释放了一些,没想到真的可以帮到主人

  • 尸魁之诸天神佛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修罗场七夜十分淡定。坂本龙马又不是没去过吉原,被以前的花魁见过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他早有准备。反正认出来也不影响什么,七夜觉得自己没必要慌,和之前的计划一样,控制住堕姬,拖到鬼杀队赶过来,作为交换情报的诚意就行。于是七夜装模作样地回应:“能被如此美丽的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七夜以为这样掉马

  • 山海经之情深露重有仇报仇

    虽然这个猜测,太过惊世骇俗了。可是,事实似乎就是如此。今天是周五,当初,叶冲就是在今天下午放学时,被薛洋叫来的混子暴揍了一顿,开始悲惨无比的两天。“既然我回到了两天前,还拥有了无限循环的能力。薛洋,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玩得过谁?”叶冲冷笑一声。他还从没有,这么恨过谁。薛洋,是第一个。简单地洗漱一下,

  • 虎啸乾坤第一章在线阅读

    城门恢弘高大,行人或闲适漫步,或步履匆匆,行至城门前,总要抬头瞧瞧城门上挂着的青鸦色匾额,并为之所震撼。义安城,同临华城并列仅次于皇城的地界,恢弘了数百年了,这匾额正是一百多年前的书法大家松远先生的墨宝。仅一幅匾额便能震撼到来人,更别提城内之繁华:大大小小商铺酒肆鳞次栉比,街道两旁货郎小贩众多却整整

  • 生灵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006章:真香!感受着重新回到身上的感觉,斯密尔松了口气,他可不想成为和塞巴斯蒂安一样的家伙,只能自我安慰。“这就舒服多了!”滚烫的热水淋下来,吸收了过高的热量,只剩下恒定四十度的热水,十分舒坦。洗完澡,对着镜子一照,斯密尔这才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新马甲的模样。十岁左右的年纪,金发碧眼,双眼很大,唇红

  • 海贼王之我的弟弟是艾斯在线阅读第4节

    蓝英完婚,生活上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学还是要接着上的。她在市里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的课题是《雄性动物的荷尔蒙如何影响行为》,本来她有无数条道路可以选,不知当初挑专业为何偏偏挑了这医学,还选了这精神医学。看来是自己的特殊癖好,才让自己阴差阳错的嫁给那个叫做魏湛的家伙,她现在内心隐隐有些后悔。“

  • 太平梦之第七章(7)

    经过半个多月生不如死的医院生活,每天真的把药当成饭来吃呀,他现在终于体会到林妹妹是什么感受了,不过还好这种日子就要结束了,因为安安今天就要出院了。安安的心脏确实是有问题,身体就是养的再好,也不能跟健康的孩子相提并论。不过,正常生活还是可以的,就是以后长大了不要经常受刺激就行。对此,程援国和李杏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