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风流小特卫初见达摩

2021/6/11 21:44:20 作者:冷海隐士 来源:3G小说网
风流小特卫
风流小特卫
作者:冷海隐士来源:3G小说网
吊二郎当的富二代,逃避训练装病,却被美女医生无意中冒犯了命根子,从此开始了一场传奇般的感情纠葛。脑袋里天天装着灯红酒绿,哪有心思当兵,机缘巧合之下,他偷香窃玉了一个神秘的大美女后,从此厄运开始,几次差点儿被押送回家。却不成想,吊二郎当的大屌兵竟然咸鱼翻身,历经种种磨难后,成长为一名震撼世界的中南海保镖。

回到酒店,肖雨想到吃饭时吴老先生夫妇的表情,就觉好笑,他说:“没想到那老两口那么恩爱,都六十多岁了,还像小孩子,想想都可爱!”

“人家是少年夫妻老来伴嘛,两个老小孩有什么不好的?”梦镜向往地说。

肖雨一下搂住她,吻了下她的脸,才说:“我们也可以啊,是不是?梦丫头!”

“但愿如此,我也希望长厢厮守,可是,谁知道呢?女娲娘娘说我们只有百日之缘,可惜!”说着,她的神色顿时黯淡下来。

“什么?百日之缘?为什么?”肖雨大惊问。

“好哥哥,女娲娘娘是那么说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尽情享受百日之缘吧!”说完,她突然想开了。

“不行,下次见到女娲娘娘我一定要问清楚!”肖雨坚决说。

“好哥哥,最好还是别问!我曾问过女娲娘娘的,可她不肯说;再说了,我们现在玩得不是很快乐吗?说不定,什么时候你遇到那些古代的大美女,就喜欢上她们,又或者,在现代社会又会碰到新的红颜知己呢?哈哈,你是才子,又是大奇迹,说不定投怀送抱的美女很多哦!”梦镜调侃他了。

“你觉得我是花心大萝卜吗?”肖雨反问。

梦镜仔细打量他一下,思考片刻,才说:“我希望你是,好哥哥,我们别说这个了,要不,咱们开始玩游戏吧?”

“先等会,我得慎重给你说一次,梦丫头,普天之下我只爱你一下,古往今来也是,别的女人,我只欣赏,绝不爱也不玩她们,相信我!”他一脸认真,像要赌咒发誓似的。

“好哥哥,我绝对相信你,可我更喜欢你快乐!”梦镜说。

“你快乐,我才快乐,记住哈,咱们以后别再说这个话题了,好吗?梦丫头,我爱死你了!”说完,他使劲地吻上了她的唇。

这时,肖雨突然看见了她眼角的湿润,难道:她也有泪?也有情绪?不再是石头了?

他却不想问,只想好好地爱这个小丫头,他觉得眼前的这朵玫瑰太美了,好像是他的全部似的!

好一会儿,才松开她,问:“我要叫你丫头了,妹妹,咱们今天去哪儿?娘说你作主的!”

梦镜想了想,才说:“少林,怎么样?听从达摩祖师很厉害的哦,好哥哥要不要去跟他比划比划?”

“不,去向达摩祖师学习,虔诚地向他学习!”肖雨又一脸认真了。

他向来佩服真正有本事的,尤其,那些专一于求道的人,比如老花匠,他就很佩服,而达摩祖师可是传奇人物,面壁九年,好厉害,他一直想去少林寺看看达摩遗迹,可一直没机会;这会儿,有梦镜,他可以去古代,跟达摩祖师直接对话、学习,岂不妙哉?

然后,他又仔细地看了看梦镜,才轻轻地搂住她,吻了会,才说:“好妹妹,今晚我要好好品尝你!”

梦镜真的情动了,像被酒精完全溶化了似的,懒在他怀里说:“好哥哥,你作主,妹妹随你,来吧,让妹妹快乐!”

这一次双方情深意切,再无阻碍,行云流水,一切自然完美,当肖雨精疲力竭时,才在梦镜的怀里睡去了!

仍是一阵忽上忽下的折腾,只是,这一次肖雨再无冰冷、黑暗的感觉,而是像春天来临,阳光温暖,他自由自在地飘升于宇宙之间,这时,他第一次有了修仙的快感。

终于停止升腾了,在他面前正是滔滔不觉的江水,是长江,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长江的至美:她由西而来,绵绵不绝,每一朵浪花都在翻腾,她们似乎也是有生命的,仿佛,是一个个见惯了世面的绝代佳人,将历史的痕迹一次次擦去,她们的动作多么优美动人,仿佛是一片片随风起舞的叶子,将人世间的世情一次次展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杨慎的临江仙,好啊,真美,这会儿,长江真像是卷着历史的大手笔了,似乎要将天地间的生灵都掩藏在她的怀抱了!”肖雨忍不住感叹了。

“好哥哥就是文人韵,随便说出来的话都是诗了,妹妹爱死你了!”梦镜说,不觉又懒在他怀里,像要求吻似的。

肖雨当然不客气了,马上品尝,好一阵,梦镜才使劲地摆脱他,说:“好哥哥,有机会再继续,这是梦境里,一会儿,达摩祖师就要到了!”

“为什么不在长江而不去南海那边?听说,达摩祖师是在南海那里登岸的!”肖雨不解地问,这会儿,他想起了传说中的达摩故事。

“我有点不喜欢达摩祖师的前半段,有点凄凉,所以,带你来长江了;听说,他和两个美女纠缠不清,有一个还是敦煌的飞天仙女呢,但结果都不好,太悲剧了,我怕见了难受,好哥哥,原谅我好不好?”梦镜的眼睛又有点湿了。

“你说什么呀,妹妹,你安排就好了!只是,没见到飞天,有点遗憾,听说,她的舞姿天下无双哦,真的想见一见啊!”肖雨说。

“嘿嘿,好哥哥是不是想和她跳一曲啊?放心,有机会的,我一定安排,说不定,我也会跟她学几招,天天跳给你看!”梦镜说。

“你一定比她跳得好,你是梦镜嘛,谁能比得了?嘿嘿,我可有艳福了,到时我们来个双人飞天,气死飞天!”肖雨说。

“你呀,嘴上怎么抹了蜜糖了?不过,妹妹喜欢!”说着,她甜蜜地站起来,扫了下江南,说:“好哥哥,快点看好了,达摩祖师来了,一苇渡江啊,听说,是他的绝技之一哦,千万别错过了!”

“哦!”肖雨赶紧站起来,仔细凝视;而梦镜却将他拉到江边的一棵树后,怕达摩祖师发现他们,不利于肖雨以后的动作。

长江之上,突然飘起来一根芦苇,她在长江上自身穿行,仿佛她是又生命的,她在跟长江搏击,却又似条鱼儿,将浪花一次次甩开,浪花有时自动放行,有时故意挣扎,但芦苇依旧坚定前行,好一阵,终于她到了江北。

这时,两人才见到达摩祖师:他的胡须开始白了,脸上也有些倦意,似乎,长江之险还是给他带来了强大压力!

两人并未出现,也未出身,达摩祖师却像发现他们了,说:“两位小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

梦镜还想躲藏,肖雨却拉起她,说:“走吧,达摩祖师都发现了,见见也好,反正迟早都是要见的!”说着,两人向达摩祖师走去。

到他面前,肖雨和梦镜就想拜他,达摩祖师却笑道:“相见就是有缘,两位和贫僧一样,都是修行之人,何必拘泥于世俗之礼呢?一切随意就好!”

肖雨也不坚持,马上笑兮兮地说:“祖师好,晚辈肖雨能见到祖师,真是三生有幸啊!”

“什么祖师?贫僧只不过是西方一苦行僧而已,哪是什么祖师!”达摩不解地说。

啊,原来说错话了,达摩祖师是后世的称谓!

“大师,您可不可以教我这手一苇渡江的功夫?太帅了!”肖雨充满敬意地说,一脸期待,怕他不答应。

“当然可以!只是,这一苇渡江我不知道,当时,我在南岸,一心想离开南朝,所以,想乘船北来,偏偏没有船愿意渡我,情急之下,就拾了根芦苇,踏着它过来了。”说着,他也笑了。

然后,又说:“乘这芦苇过江,我初时还不适应,晃晃荡荡的,栽进水里,喝了两口江水;后来,渐渐适应了,感觉它是船了,我就随意而行,以真力御风,乘风破浪!这口诀就是:提气动劲,双足轻灵,以气运苇,以风御浪,随意前行,自由自在!”

“哦,难怪,原来是这样,是否意念才是主要的,一切随意而行呢?”肖雨又问。

“施主真是聪明,一点就透,你不妨试试?”达摩鼓励他说。

肖雨心动了,就捡了达摩大师刚才破浪的那根芦苇,放在水中,一下就踏上去了;芦苇一沉,他的脚顿时顿时沾水了;他太兴奋了,赶紧收敛起心态,用心提气,将仙气注入脚上,渐渐的,芦苇浮起来了,他终于漂在水上了。

然后,他按照达摩所说的窍门,随意而行,果然,那芦苇渐渐自由了,她不再是他的垫脚石了,她像活过来了,自由身在地在江上飘行,水浪恰似最好的音乐,也是最好的伴奏,她随意而舞;肖雨也随意而行,他甚至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与意志,将自己完全融入芦苇,任她在浪尖随意穿行,这会,他更像是芦苇了,而芦苇也是他了!

那感觉真美妙,仿佛这会儿,他才读懂了长江,读懂了长江之浪,长江的浪涛,也是有生命的,她们的呼吸正是天地间此刻的精灵,将他深深地吸引了,他仿佛已化作了浪花,在长江地自由而行。

“肖哥的悟性真高啊,大师,你以为我肖哥的这手掠浪功夫如何?”梦镜问。

达摩想了想,说:“你说得不错,他的功夫好像更随意,我的功夫要靠风劲,他却以柔美为主,这是不是就是你们中土的道气呢?”

“嘿嘿,大师,那是仙气,天地之间的精髓,比道气还要高明许多!”梦镜得意地说。

“难怪如此,真好!”说完,他想了想,说:“看来,我得和你们多切磋切磋,没准会提高我的修为,看来,中土也是能人辈出啊,连个年轻人都这么厉害!”达摩大师说。

“哪里哪里,大师客气了,你还得多指点我肖哥才行,天竺的修炼之法对我肖哥很有用,大师可不能藏私哦!”梦镜开始要求了,仿佛达摩大师是她的老朋友似的。

“一定,一定!我们互相研习,也许,真能创出点东西来也说不定!”这下,达摩对即将的苦修充满信心了。

肖雨玩了好一阵,才收了玩心,赶紧拜谢达摩大师;又说了来意,达摩说女施主已经说过,双方互相交流学习,希望都有大的进益。

肖雨赶紧话锋一转说:“大师远道而来,辛苦了,相信江北一定会留下大师的千古传奇!”

“唉,但愿如此,施主的话和老僧的师父话音同源,贫僧也希望有所作为,可惜了,南方注定不适合达摩,还是师父说得对,江北才是贫僧的安身之地!”达摩感慨地说。

这时,他真有疲劳之感,不是因为渡江,而是东来一系列的打击,让他开始厌倦了南方的勾心斗角,还有情感……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唉,南朝为什么就没人懂得大师呢?”肖雨不角地问。

“佛渡有缘人,一切都是缘,也许,贫僧的修行之地不在南朝,而在北魏吧!算了,不说这个了,你那两句诗不错,很有意思,言简意赅啊!”达摩钦佩了。

“大师,那不是我的诗句,是诗人杜牧的佳句,我掉包了,随口吟的!”肖雨赶紧说,否则,传出去岂非说他剽窃?他可不想作贼,尤其,是文贼!

“哦,那这个诗人不简单啊,有智慧,也有禅意,佩服佩服,有机会一定要认识认识!”达摩说。

“大师,你肯定见不着了,他是唐朝人,比你晚了两个朝代,两百多年呢!”梦镜说。

“啊?可惜,可惜!”达摩说,这时,他的脸上又浮现出黯然之色。

“大师是不是疲倦了?还是,还想着那两位美女?”梦镜突然说话了,一开始就是调侃

之意。

“施主见笑了,惭愧惭愧!”达摩大师说,脸上却毫无惭愧,反而一脸自然之色。

“出家人可以动情吗?大师教我,我是不是要拜大师为师?做苦行僧?”肖雨赶紧岔开话题。

“大家一起探讨修行就可以了,哪用得着拜师啊?施主有兴趣我们同行一程,要离开时请自便,也用不着守清规戒律,你一切随意!”达摩笑了,像早知道有他存在似的。

“谢谢大师,我们一定奉陪大师,陪大师修行,听说,这也是我修行的一部分,太感谢上苍!”肖雨的脸上竟是虔诚之色,可又说:“大师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施主的修为已经很高了,贫僧也正好向施主请教,走吧!”说完,他当先领路而去,随口又说:“出家人当然也有情,当然,并非世俗之情,而是大爱之情,芸芸众人皆是念,只不过一切随缘罢了!”

他去的方向,并非北魏都城,而是深山。

难道是少林寺?达摩祖师不愧是达摩祖师,已经明彻了他的修行之地!肖雨暗想,随后,和梦镜一起追了上去。

真的是嵩山,真的是少林寺。

但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现代社会里的少林寺,宏大威武堂皇,而只是间很小的寺庙,也没什么塔子,只几间小屋而已。

里面也没有什么主持,只两个小和尚在那里玩耍,像在斗蛐蛐;看见他们,只扫一眼,两小和尚依旧玩耍,不理他们。

“喂,你们两个小和尚,见到大师,为什么不拜?快点过来,拜见西方来的达摩大师!”肖雨忍不住说了。

“你发什么神经啊?这个怪和尚是大师?切,有病啊!要拜你自己拜,我们师父到山下去了,没人招呼你们,要吃的,厨房还有点东西,自个张罗,我们不侍候!”一个和尚说。

另一个也撇撇唇,毫不在意,一脸懒像。

“算了吧,肖施主!贫僧是来修行的,我到山腰的洞里去就行了,你们两个随意吧,一切随缘,不可责怪他们了!”达摩大师说。

真不愧是大师,说出来就是境界!

肖雨点点头,说:“好吧,大师领路,小子同行,我们一起苦行,不理这两人小和尚了!”

然后,他们就继续山行了,终于,到了传说中的达摩洞,达摩说:“我要进洞修行了,施主要不要一起进去?”

“我娘说我的修行最好在苍天之下,吸日月之精化,我就在外面陪大师好了,我会安心等大师出来的!”

达摩真的进去了,他一进去,就打坐,而且,一下就进入禅定之境!

“他的境界真高啊,这禅定功夫,我还真学不来,不过,我也要开始修行了,好妹妹,你哪里玩呢?”肖雨问。

“我随意啊,好哥哥不是要修行九年吗?这个洞是达摩的,外面属于好哥哥,地点就在正中间,我给你布置一下!”说完,梦镜开始划圈了,又在旁边插了小树枝,一切按照女娲宫的样子。

“哦,原来你们是这样修行的,原来如此,难怪难怪,看来,修行未必只有坐禅,也许,一切万物都是法,看你怎么用!”达摩大师的声音传来。

“大师还没有入定?怎么还能说话?难道,大师已炼成天眼通了,随意观自在?”肖雨大惊。

“非也,我们不是说互相学习吗?我当然得关注你们的修行方式,有意思,这像个阵法,几根树枝排得很奇怪,什么阵法!”达摩大师又问。

“五行阵而已,不过,我们加了点变化,以助天地灵气集中!”梦镜解释。

“哦,难怪肖施主的仙气已那么高了,看他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厉害,中土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他由衷佩服了。

“哪里,哪里,你们天竺的修行更厉害,全靠自我提升,而我们更注重天地人合一,充分利用天地万物之功用,说来我们的手法过于取巧了,大师见笑了!”梦镜赶紧谦虚说。

“一切随意,万物是法,能利用万事成物,岂非更妙,看来,我的修行方式也该改进了,不过,待我面壁之后再修改!”他开始真正入定了,不再言语。

这时,肖雨也进入圈中,开始了他的打坐,他的清修也开始了;梦镜见状离开了,准备他的食物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妙天尊在线阅读序章 剑殇

    东洲,万剑宫。风划过脸颊,微微刺痛了他白皙的皮肤,耳边传来阵阵厮杀声和兵戈相向的迸撞声,血流过山门,汇成一条丝带流入山前的洗剑池中。“再杀一个!再杀一个!”他不甘心的吼到,手中剑不停的挥舞,每一次挥舞,都是敌人的末日,一具具尸体倒在身边,他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尸横遍野,把半边天染成了血色。背后忽然刺痛

  • 独步昆仑之重逢

    常青宫内,白若兰亲自给女儿黎回心梳头。这些天母女俩好吃好喝,日子过的甚是悠哉,从不会主动出门惹人闲话,反倒是落太后脸面。皇太后待皇后很冷漠,对黎回心却还是不错的。后宫统共那么几个人,皇帝黎孜念和德妃欧阳韵是太后娘娘眼前第一红人,其次是三胖子,然后便是她了。最初皇祖母对黎回心是很同情的,可惜后来皇帝回

  • 彩虹屁专家种田记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慢慢气氛变得有点沉闷,然后没人继续说话,各自回到帐篷休息,大博自告奋勇地担当第一岗,我躺在睡袋里面,心里想着一个问题,到这个原始森林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陈子晴、托马斯、杨教授他们为了科研,而大博又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逼于无奈而进入原始森林吗?他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一直

  • 万界之头号玩家影刃殿主

    那名黑衣少年登上擂台后,直接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柄唐刀。此刀长有三尺,刀身漆黑,却只有不到两指宽,几乎没有弧度,血槽极深,刀柄出更是有着一条资金纹龙。叶无极看着赵龙手中的刀,惊讶的说道:“你居然有着一件法器。”“无知,这可不只是法器,乃是我的本命武器,有着你无法想象的潜力。”而台下那些还没有上擂台

  • 不出门奖励女朋友在线阅读第三章 孱弱

    时光飞逝,转眼徐山已经五岁。这几年他成长的并不顺利。他虽头脑聪慧,但身体太过孱弱。几乎每年都要得那么一两场大病。累的徐天正夫妇焦头烂额。徐山临近五岁生日之时又是得了极寒之症,眼看命在顷刻,夫妻二人却仍没有找到治病良方。徐夫人看着已经瘦的不成样子的徐山。眼泪不禁簌簌的流了下来。徐天正重重的叹了口气:“

  • 我在异界推广美食第三章

    倚玉同琴芳剑秀聊完就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了一会,冬青来报说秦公子和温柔牛成一起回来了,倚玉奇怪他们怎么遇上了。倚玉去找温柔才知道,今天白天温柔差点被冤枉杀/人给人偿/命。原来温柔和牛成二人喝酒后经过码头,温柔见有人斗/殴,怕出人/命,就前去劝架,打斗过程中有人被刀/砍/死了,打架的人冤枉温柔说是她/杀/

  • 无敌:开局49999年修为在线阅读第七章

    “哈!”“哼!”“铿锵!”山湖之畔,一男一女舞着刀弄着剑,你来我往,好似一对神仙眷侣。是了,这对男女正是张济善和柳含烟。因为张济善为了修炼杀人刀的原因,遂二人在这儿又停留了几日。许久,柳含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颇有感慨的笑道:“呵呵,短短几日,我便有些招架不住了!再过几日,我就要甘拜下风了!”“哈哈

  • [汉尼拔] 食人魔食用指南在线阅读第八章

    很快国庆假期过去三天了,这三天里叶妈妈和姐姐叶晓楠每天都来学校给叶晓天送骨头汤还有饭菜水果的,陈文浩也就都没有来过叶晓天寝室,回家去了。“晓天啊,妈后面几天又要给学生上补习课了,你自己多照顾自己啊,上下都小心点,还是要多躺躺,别以后留下什么病根的,骨头汤还是每天得喝,我让你姐每天给你带过来。”叶妈妈

  • 异世恶霸第八章在线阅读

    所有人一出来就看到在韩商言肩上靠着睡着脸上的萧荏苒,她的脸上带着泪痕,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她怎么样了?”吴白看着萧荏苒心疼的问道。他只恨自己没有能力去替她承受这所有的一切,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她刚刚哭的太厉害,我哄了哄,就又睡着了”韩商言阴着脸说。韩商言听到那个真相的时候,他只愿自己永远不

  • 炼天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海边的乱石堆上,南柱赫拉着边智敏的手,两个人的书包放在一边。海风轻轻吹拂着她鬓角散下的碎发,他看得有些失神,伸出手为她把头发别在耳后。边智敏害羞的低下头。南柱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嘴角带着笑看向远方碧蓝的海岸线。他偷偷瞄着她的表情,却撞进了她的视线,眼光碰触的那个瞬间,南柱赫微微抿住了嘴。经过像一个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