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涟涟洋水君莫染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2:16:15 作者:姒歆 来源:17K小说网
涟涟洋水君莫染
涟涟洋水君莫染
作者:姒歆来源:17K小说网
——“OMG,穿成什么不好非得穿成一老ban!”——“WTF?有没有搞错?这破地方连个实验室都没有!!!”一朝打雷,两人穿越。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儿要不要这么惨啊……(╥╯^╰╥)。——————————初见,她强迫他就范。再见,而他居高临下。一个心里心心念念着自己的事业的老ban,不知情为何物。一个只活了二十年便权倾天下的四皇子,却不知温暖为何。“帅哥,给个机会。想清楚了知会我一声哈!”“帅哥,你这么好看,你家里人没嫌你太帅吗?”“帅哥,怪我有眼不识泰山,交个朋友呗。”因为一场乌龙,她惹上了他。从此

窗口吊挂的铜铃猛地摇晃起来,四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小冷,窗户关的严严实实,无风的环境,怎么铜铃会无缘无故地摇晃起来?顾亦陌立即警觉的看了乔都凡一样,果然不出所料,那人满脸的紧张,紧盯着铜铃看。于是大步走上去打算查看那铜铃到底有什么玄机。

“诶警官!”乔都凡连忙阻止,“这铜铃是我爷爷的,估计是清明节显灵了。”

“胡说!现在科技昌明,哪有什么牛鬼蛇神,我看是人在作怪吧。”顾亦陌说着取夺那只铜铃。

铜铃非但没有停下摇晃反而更加剧烈,要不是遇到非常紧急的扰乱秩序的事情是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乔都凡虽说做管理员也算经验丰富,这种情况却是前所未见。连忙拿下铜铃,获取事发地点。

顾亦陌乘其不备迅速扣住乔都凡的右手臂防止逃跑,借用距离近的优势将其右手反手抓在左肩膀,立即抬起另只左手臂将至翻转与右手臂交叉放在左肩。几乎同时,乔都凡被牵制住,而铜铃直线摔到地上,亮丽的颜色快速暗淡,只有从事超自然工作者能看出,这个铜铃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光荣退休。

何洋立即跟上用手铐拷上被牵制的乔都凡。

“还想跑?查封这里所有的道具,把他带走!”顾亦陌厉声喝道,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带着几分凌厉,难怪很多人说他就是天生的警察。

其余警察分成两拨,一拨带乔都凡回警车,一拨收拾道具。

乔都凡坐立警车后座正中间,左边是刚才擒住自己的顾亦陌,右边是给自己拷上镣铐的何洋,就算手上没有东西阻碍,也不敢动弹。去查看出事地点更不用说了,想都不敢想。

世界再一次模糊,到清晰。熟悉的天花板,绝望的苍白,该是有多大的勇气病人每天醒来看到死寂的颜色。头痛欲裂,不是神经而是表层皮肤的受伤。我整个人像是骨头散架拆开又重新组装,不太自然,不太习惯。

怕疼的缘故,我没有起来,只是转动头,看到了离我仅仅一个玻璃围栏的男人。他看上去极虚弱,挂着点滴,长长的睫毛耷拉着,有时候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有些人悉心装扮,辣眼睛;有些人清汤挂面,赏心悦目。

“滴——”有时候上帝总是恰到好处,在我苏醒听到的第一声,不是外面护士医生走动的声音,不是窗外鸟儿叽叽喳喳的声音。而是,代表着一个生病消逝伴随着无止尽笔直直线的警示,它像死神吹响的号角,让人绝望得喘不过气来。

医生护士很快赶过来,我闭上眼睛听到他们预报了死亡时间然后将他拖走,心里一沉。我为什么要闭上眼睛?不是因为我害怕,更多是身不由己。我清晰地感受到这个身体好像不再属于我,现在做出的每一个动作,忍受的每一个情感都来的不明不白。直到那个声音的出现。

一如在法庭上的铿锵有力,他的声音是冷静沉着的,“我”眯眼看着与我相撞的大律师何诩谨被推出重症病房,觉得那声音真是来自地狱的声音。“我是何诩谨,我的灵魂,在你的身上。”

!我瞪大眼睛,依旧是醒来看到的场景,只是转头的时候我看不到那个躺在病床的人形。就在刚才,接近一分钟前,A城有名的才子在我的面前所谓的“死”了。并且更可怕的是,他的灵魂不灭,并非人们用于纪念先烈作文题材虚幻的精神品质,而是,真正的灵魂。

我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

“我的意识在你的身上依存,我的视角,就是你的视角。包括,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你心中的慌张,甚至能听到你现在在想什么。”何诩谨再一次给我解释,如果不是因为头动额头伤口传来钻心的疼痛,我一定会再次闭上眼睛,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此后的很多年再回想此事,我对何诩谨多了几分佩服,在看到自己的身体被拖走时,他没有一丝慌张,甚至,我仿佛还能感受他的大脑在以一种我一生都难以匹及的速度在转动。

“你......你好。”我在心中跟他打招呼,除了这个全世界都通用的招呼用语,我匮乏的词汇量再也想不出什么。

0.01秒后“我”拔掉了针管,起身下床。苍白的皮肤透着冷光,渗出几滴暗红色的血。那一刻我的头天旋地转。

当我以为我将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时,何诩谨再一次操控了我的身体,他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用力敲打我深青色的淤青,强烈的疼痛迫使我醒来。我没有意识到这时是个重要时刻,在这刻我治好了多年的晕血。我当时只怨恨何诩谨的虚伪——律师所谓的绅士风度呢?

“绅士风度是肉体表面,我现在的灵魂,所以当时是骨子里的阴险狡诈。”何诩谨懒洋洋的说,语气带着轻微的嘲讽,很好地盖过了强忍着疼痛的**。我忘却了,在我承受晕血带来的心慌意乱,敲打淤青的痛楚时,他也同样忍受。

我气愤地骂着笑里藏刀,变态等的粗话,故意反抗,坐回到床上。果不其然他又一次动手,就近拿了一个针管,拉动塞头,直到里面注满了空气,像质问对方证人那样的语气对我厉声道:“我不是医生,可我知道一个人要是静脉注入空气超过200ml就会死亡,我每次操控你都需要很大的精力要是你不听话,我就利用我最后的力气把它注入静脉,要么我们快点想办法脱离对方,要么我们就同归于尽。”

没错,我被威胁了。

当我还在茫然之时他已经把针管对准我的静脉开始注射,对,开始注射。我手忙脚乱地阻止,第一次,我感受到我的灵魂是那么渺小,那个电视上看上去不是很强壮的男人,力气居然如此之大。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停手!现在!”还剩下一半的空气,何诩谨停手,拉动塞头重新注满空气放进我的口袋里。

“现在我们必须返回我的住所,我得修改遗嘱,把遗体保存好,这样才有机会回到我的身体”

我的理解能力还不错,现在大致的目标确定就知道我的第一步是逃出医院。凭借对医院的熟悉,我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医生的白大褂和口罩,口罩遮住了我大半个脸,加上浓密长发的优势为我挡掉一部分,不被别人认出来是肯定的了。

“如果你不想被别人怀疑,就请你把头发盘起来。”何诩谨冷冷地开口。

“可是医院的人都认识我,不遮住,我会被发现的。”

“相信我。你的中学老师没教过你什么叫做欲盖弥彰吗?一个医生披散着凌乱的头发更加不会让别人怀疑吗?”

......我完败。

律师的直觉一向很准,来来往往无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都对我视而不见。

我只身来到A城最繁华的区域,这里的地段让人羡慕,当然房价也是可望不可及的。

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空气仿佛都弥漫着一种纸醉金迷的奢华味道。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却无限眷恋。

“我”抬头:“现在是10:44,我们要在12点之前拟好遗嘱,今天正好是监控刷新的时候。过了今天,不会再有人知道我们来过大楼。”

过了保安大叔那关,现在基本畅通无阻。

大楼空无一人,据何诩谨说,这个时间点这里居住的人要么在应酬要么在加班。被别人仰望的同时,只有自己能体会到代价的辛苦。

遗嘱修改的不是很快,时间跳到11:30那刻,正正好好。时间还有30分钟监控才会更新,我感到何诩谨长长地呼了口气,全身戒备的身体终放松。

我好奇地打量四周,想看看一个成功人士的房子该是怎么样的装修,何诩谨的家具几乎没有复合色,蓝色就是蓝色,白色就是白色,各种单色调拼出来的简约。忽地一张白色边框装饰的照片有映入眼帘,那是一个年轻女人和“何诩谨”的合照。

“走了。”他随时能要了我的小命,就算满心的疑惑,我也不得不迈开步子。

我们来到万象大桥,大桥取自“包罗万象”的意思,晚上这里夜跑的外国友人居多。

“那个女......”好奇害死猫,万一有万一呢?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我还是开口了。

“那是我的母亲。”

“那么年轻?”我虽然不是仔细看,但那女人分明20出头的模样,何况当时没有PS。

“......那个男人,是我的父亲。”何诩谨寄存在我的身体里,只要他愿意,就能了解到我的脑海出现的画面,我的反映;当然不愿意,也需面对任何我所想到的东西一幕幕的从他眼前划过。

“......那你长的还真像你父亲。”我放慢了速度,他的心格外的平静,我也能从自己生命危险的担忧里出来。

“如果你要找一个男朋友,那你会考虑我这样的吗?”

这算什么?表白?我承认,在大学期间,我时常拿他为蓝本幻想自己未来的男朋友。“会。”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他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那结婚呢?”

。。。。。还得寸进尺了!“不会。”何诩谨默然,我马上解释:“你不是我能够攀登的高度。”都说我配不上你了!这下满意了吧。

“我的母亲也是这样。”

我站住。

“我母亲很骄傲,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从她口中说出来,就是不合适。”何诩谨轻笑一声,晚风正好拂过,耳朵痒痒的,似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刚才何诩谨是在我的耳边说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祖在线阅读第九节

    得了皇后的应允,安乐公主迫不及待地拉着舒清浅出了凤临宫。“清浅。”安乐公主特意放慢步子与舒清浅并行,“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舒清浅轻笑,“自是可以的。”“清浅,我听说你是瞒着左相大人一人独自去的安县,真的吗?”安乐公主说这话时,眼里是满满的崇拜。舒清浅实言道:“若不瞒着家里,他们定不会让我去的。”安乐

  • 降服我的星座美男在线阅读第4节

    慕容天泽看着病床上睡着的人,内心莫名的有种酸涩的感觉,面对着墙面,身体自然地蜷缩成月牙形状,头埋进去,手上的针不知道什么时候滚了,像是在胚胎里面的样子,那是最没有安全感的睡姿。侯老看了眼看守的护士,那个护士也是很无奈啊,她已经给重新扎过一次针了,结果她刚刚出去取了新的药就又变成这样了,能够住进VIP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小鱼苗第三章在线阅读

    后花园内,老爹和龙大侠饮酒畅谈,小叶师兄和易管家在下棋,抬手间,易老的子竟被白子团团围住,易老管家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不经意见憋了一下对岸棋台坐着的后生,但见对方,神态自若,气贯长虹,好像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整个棋盘,从落子的那刻,已然分出胜负。易管家不经点了点头,以后这江湖有热闹看了。易凌萱

  • 超级奶爸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八月,盛夏,蝉以声嘶力竭的高歌对抗烈阳残酷的统治。美国私立卡塞尔学院内,蝉却是真真正正地从未存在过。子弹擦过刀刃,□□轰然作响,机车突然发动,和着与血一般颜色的火光,卡塞尔学院,只有力量长存。“英雄都没死呢。”你却早早解脱。S级的敌人是龙王,超A级还要与死侍与同类干架,B级辅助行动,C级只需跑腿递情

  • 空降男神住隔壁在线阅读第五章

    “事情发生这么久了,你们战队没有危机公关吗?”钟情一边浏览网上的信息,一边问经理。“没有,我们就一小破俱乐部,能够买五毛钱的水军都不错了。”还危机公关呢。账号经理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大小姐张口就是危机公关,是不是意味着她家随时都有危机公关候着?他还没问呢,就见大小姐一脸鄙视,仿佛在说—

  • 祝我枯萎不渡在线阅读平安往事

    他有点不开心。坐在石阶上看着不远处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小小的少年鼓起脸颊。哼,是很不开心!非常非常不开心!……其实啦,自从三日月被三条大人锻造出来后,他就已经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啦。他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漂亮的兄弟,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连睡觉的时候他都紧紧靠着他,在他怀里睡得特别开心,连在梦里都满

  • 溺青在线阅读第7节

    陈太医终究还是在院子遇见摄政王邢晟,他们原本就是一块来的,临近侯府时,还被摄政王叮嘱过两句。就算不顺路,他也得想办法遇上摄政王。正好,他们在花园里遇上。“王爷。”陈太医恭敬地道。“这是给谁看病?”邢晟看似无意地问。“侯府的七小姐。”陈太医回话。林明轩看向陈太医,他们原本就是一起来的,要说巧遇,这也可

  • 玄幻:我一学就会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一更到。“娜娜挖魔核”肖羽擦拭着手里的玄铁剑。在他的周围现在已经静静的躺上了4具魔种的尸体,空气中弥漫这刺鼻的血腥味,也只有娜娜高兴在敲开魔种的脑袋,从里面把魔核扣出来。“主人,给你!”娜娜笑着举起两只沾满了鲜血的手臂,手掌中还静静的躺着一颗白色的魔核,但脸上的笑容却已然体现着一个小女孩的灿烂。“

  • 吾为念主之乱葬岗

    “秦叔,什么意思”王小二内心震撼,同时浑身觉得发凉,他想要问清楚,但是秦叔只留给他一个背影,无奈王小二只能作罢。床上,王小二一直想着秦叔那一句话,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秦叔说出那句话,他越想越睡不着,直到第二天拂晓时分,天空浮现鱼浅白之色。王小二双眼黑圈一片,收拾一下就要出门时,秦叔在门口拦住了他,他注

  • 修真回归记第四章

    顾玄染说要熟悉,但直到这次活动结束,许京乐对她都是不咸不淡的,偶尔心情好的时候,能给她一点儿好脸色,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着一张脸。幸好她对其他人更加冷漠,顾玄染也不觉得气馁,成天围着她转。十二班和十三班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顾玄染最近没事儿就往楼下跑,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顾姐姐,又去找你的大美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