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01:56 作者:酥芽 来源:小说阅读网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你是我藏不住的甜
作者:酥芽来源:小说阅读网
【豪宠+巨甜+爽歪歪】公众场合,她吐得昏天暗地。面对关注,她解释:“没事,肠胃炎而已,多谢关心。”那个背景神秘、权势滔天、国民上下为之抖三抖的男人却宠溺一笑,当众甩出她怀孕三月的报告单。前世死在产床的舒歌重活一世,决定手刃白莲花,脚踢负心男,唯一的意外,就是不慎惹上了那个霸道狠辣的男人——某人好整以暇:“想报仇?爷帮你。”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她警惕:“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某人不动声色:“嫁给我。”

上一世,她几乎是用自己的性命换了寒霜麒麟一条命,当时肩膀上的伤口她现在回忆都觉得痛。

可最终的战利品却被纪冷赐给了夏梦莹。

战胜寒霜麒麟的大功臣——夏梦莹。

呵呵。

自己则背负着“故意放出寒霜麒麟”的罪名,挨了足足一百棍,废了一身功力被赶出师门。要不是自己的师父柳云舒悄悄搭救,她甚至很有可能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苍羽门。

从始至终,哪怕到死,她都没有碰过这把本属于她的神兵一下。

哦,除了最后被夏梦莹亲手用“寒露”刺死的那一下……

所以当青羽祖师提出要把“寒露”送给她当见面礼的时候,她抑制不住地神思恍惚地心动了。

那是她的……

那本该是她的……

所以,当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青羽祖师已经默认她同意了,兴高采烈地宣布:她已经是青羽祖师的八弟子!苍羽门掌门的小师妹!

此处应有掌声!!!

夏一依:“……呃”

好……好吧……

除了接受她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比起当纪冷的徒弟,当他的师妹好像要好上许多。

最起码是不用日日相对、重复夏梦莹的人生,光是想想就让夏一依觉得膈应。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她如果与纪冷是同辈,那么上一世还不曾有资格踏足的内部藏书阁,这一次就可以随便进了。

这对她查清楚夏梦莹的下落非常重要。

夏一依像一只正准备过冬的小松鼠抱着自己最爱的那颗松果一样,紧紧地抱着“寒露”,对自己说:对!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绝对不是被“寒露”给诱惑了!绝对不是!

.

苍羽门一共有八座主峰,夏一依的住所被安排在了和青羽祖师一起的青竹峰。也是环境最好、最清净的一处主峰。

收了新弟子的青羽祖师那叫一个喜气洋洋,亲自让人安排了夏一依的宅院,又准备了一桌酒席给她挨个介绍自己的七个徒弟。

晚膳时分,青羽祖师坐在主位,然后其他人按照老大、老二、老三这样的顺序依次坐了一圈。

于是乎,夏一依刚好左边是这一世的师父青羽祖师,右边是上一世的师父柳云舒。

夏一依嘴角抽动。

分裂,就真的很分裂。

九个人的桌子上摆了三十几道菜,那叫一个山珍海味、玲珑珍馐。

夏一依恍惚中觉得自己在盛夏中误入了红红火火的过年场景。

特别是七位师兄挨个在给自己发“压岁钱”的时候。

夏一依看了一眼坐在她旁边一副“老祖宗”做派的青羽祖师,不自在地站起身:“这……这些礼物都太贵重了……我不能……”

青羽祖师比她自在多了,没等她说完,就抓着她的胳膊把她拉了下来:“什么就贵重啊?你都还没看呢?老夫可要替你看看他们有没有应付你。我看看啊,都有些什么啊……三转金乌还丹、神鹰草、赤炎土、巨龙灵岩、青羽钢……都是贵重玩意,就算不喜欢也能卖几个钱。不错不错,看得出来你们这次走心了,而且这些年没少藏私房钱。老夫很满意!”

夏一依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些价值连城的礼物,第一次意识到上一世对于师祖和长老们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淡泊名利的幻想都是假的:“……”

几个师兄弟里面,也就是柳云舒性格最放松、最自来熟,也是对夏一依最好奇的那一个,看师父满意了就开始逗夏一依。

首先是潇洒地一展折扇,一双风流的桃花眼习惯性地就开始放电:“那师父满意了,不知道师妹满不满意?”

不知怎么的,一听到柳云舒那些许不正经的声音,夏一依就有种莫名的放下心来的感觉,嘴边也不自觉染上了笑意,回道:“说真的,这些东西我一个都不认识。我要是说满意,那就虚伪了。但是我想着,师兄们应该也不会欺负我这个最小的,而且师父都说满意了,那必然都是好东西。”

一番又实诚、又狡黠的话把几个师兄逗乐了。其实对于夏一依到底是拜青羽祖师为师还是纪冷为师,他们是完全无所谓的,但是现在看到青羽祖师这么高兴,他们倒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决定。

青羽祖师听着夏一依的话,哈哈大笑,心下对这个机灵古怪的小丫头越发满意。

倒也不是之前这七个徒弟不孝顺,但是硬邦邦的男弟子还是没办法和乖巧又懂事的女弟子比。他现在是一种“老来得女”的兴奋感,想着自己也终于有自己的贴心小棉袄了,越看夏一依越觉得喜欢,甚至都产生出一种“老夫这下半辈子终于有依靠了”的感动。

柳云舒也觉得夏一依说话有意思,一边假装气呼呼地用折扇扇着风,一边故意反着说:“谁说他们不欺负人,之前我最小,他们就喜欢欺负我!现在你最小了,就轮到你了!”

青羽祖师隔着夏一依,故作严肃地在桌子底下踹了柳云舒一脚:“七个人里面,就你最不老实,只要你不欺负她,老夫看还有谁敢欺负依依。”说罢又对夏一依道:“你之前说你想学医术?”

夏一依:“……呃,是的。”

其实她就只是单纯地想继续当柳云舒的弟子,顺便离纪冷远一点而已。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她当然也不能说实话,只能继续保持自己“沉迷医术,不可自拔”的人设。

青羽祖师:“你七师兄因为一些……恩……行事风格的问题,不方便收女弟子……”

全桌子人闻言都斜眼去睨柳云舒。

“行事风格”问题,说白了就是“生活作风”问题吧?

柳云舒:“……”

我不是,我没有。但是我不敢说。卑微。

青羽祖师:“但是你是他师妹,跟他学点东西,还是说得通的。那就这样,每天上午,你就去老七那边跟他学医术。下午呢,就去老六那边学习剑术。当然了,每月肯定是要有几天休息日,这个时间具体你们自己去定。但是不要让自己太累了,平时要多花时间陪老夫喝喝茶、下下棋……”

还不等夏一依说话,柳云舒就一头杵在桌子上,哀嚎道:“不是吧?师父!您明知道早上我根本起不来!”

青羽祖师骂道:“你也知道啊!整个苍羽门,就你每天早上起的最晚!连猪都比你起得早!”

另外几位听到没自己的事情,立刻幸灾乐祸地打趣道:“七师弟,你还是医仙呢,早睡早起身体好,不知道吗?”“就是,师父这是为你好。”“你每天白天睡觉,夜里不见人影,我们都要怀疑你做贼去了。”

唯有纪冷不说话,琉璃色的眼眸静静地看着夏一依,等她开口。

柳云舒见师父这边明显不讲道理,师兄们这边又落井下石,立刻换个方向去找夏一依,可怜兮兮地说:“师妹你听我说,练剑这件事情应该趁早,所以最好是早上练剑,下午学医术。这才是最好的安排。你师兄我晚上要炼药,特别特别辛苦,早上根本就起不来,所以……”

夏一依这边一听到青羽祖师的安排都蒙了,根本不理柳云舒,震惊地去看青羽祖师,连连摆手:“师……师父,我……我这麻烦掌门多不好啊,掌门这么繁忙……而且,而且我对于学剑这件事情也不是特别热衷。真的不需要麻烦掌门!”

青羽祖师奇怪地看着她:“不喜欢学剑,可是我看你对‘寒露’很是喜欢啊?”一副恨不得晚上都要抱着一起睡觉的样子。

夏一依:“……”

我该怎么说,就说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剑?但是不喜欢练剑?

——听起来就很没有说服力啊!

青羽祖师继续道:“再说了,我苍羽门的弟子,怎么能不会剑术呢?即使是老七,虽然在他几个师兄弟里面,剑术是最差的、最登不上台面、最让老夫忍无可忍的。但是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无辜受到牵连的柳云舒:……我是最差的这件事情,其实也不需要拿出来单独强调……

夏一依心中暗叹,看来练剑这件事情是逃不过了。

其实她上一世也学过剑术的,不过就是跟着其他弟子随便学的,练的到底怎么样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的优点是记性好,又懂得随机应变,再加上一点点运气,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杀了寒霜麒麟。

剑术而已,反正跟谁都能学,干嘛一定要是纪冷呢?

她想了想,越过柳云舒,用希冀的眼光去看纪冷。

夏一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既有诚意又有说服力:“如果真的要学剑,也不用掌门亲自教我,我随便找个人跟着练就行了。掌门这么忙,浪费时间在我身上,我真的觉得良心不安。”

何止是良心不安,而且是非常膈应!

一想到这个人教过夏梦莹,现在再来教她,她就浑身不自在!

夏一依死死的盯着纪冷,心中默默祈祷他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纪冷:“师兄。”

夏一依没反应过来:“啊?”他在叫谁?

纪冷看着她,琉璃色的眼中藏着又深又沉的情绪,强调道:“你该叫我师兄,而不是掌门。”

夏一依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话的时候,对纪冷的称呼都是延续了上一世的“掌门”。

她一直知道纪冷的性格最是严格专注。

但是,不是吧,这种小细节你也要追究?

夏一依张了张嘴,不知道为什么,对着纪冷这张熟悉又陌生的英俊脸庞,“师兄”两个字就是叫不出口,最后讷讷的叫了一句:“是,掌门师兄。”

青羽祖师见他们俩氛围不对,以为是自己这个向来冷面无情的六弟子吓到了自己的“小棉袄”,立刻朝四面道:“看看你们师妹多懂事,多有礼貌!你们都学着点!”

“好的呢。”“是是是。”“谨遵师父教诲。”“师父说的好极了!”

夏一依:“……”

真是没想到,上辈子看着都无比高大上的长老们,在私底下是这么不着四六。

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青羽祖师收一个女弟子会有这么高兴了。

“上午练剑,下午学医。可好?”忽然,纪冷冷不丁问道。

夏一依:“我——”

“好!极!了!”只要不用早起,怎么样都行!柳云舒双手举过头顶,摇着折扇高声欢呼,把夏一依那最后一点点挣扎给盖了过去,“六师兄英俊威武!六师兄大高帅气!六师兄神功盖世!我代表我自己和依依,爱死你了!”

夏一依:“……”

被柳云舒的没皮没脸气到快要吐血——

我现在要是一剑捅死自己,再次重生的几率大不大?

上一世我到底是瞎了什么眼睛,才觉得师父柳云舒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祖师爷显灵了!之矛盾

    5.吃饭崔韩星直直走出公司大门,一眼便瞧见了公司对面那家小饭店。正值饭点,小店就像是磁铁一样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汇集于此,光是远远地站在一边,崔韩星都能感受到店里那股热火朝天的热浪。这种气浪带着浓重的生活的味道,崔韩星走到门口甚至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油烟味,汗臭味,脚臭味……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使得空气

  • 释灵武神在线阅读造福一方

    “杭州府同知寇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通判杨朔,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主薄魔寒,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知事王松,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城司赵阳,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推官何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学政官张怀民,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一众官员,走进知府大堂纷纷与张攸宁见礼。张攸宁一

  • [死神]此去更年在线阅读第1节

    殷痕与其余人本已逃到几千米开外,以免被凤战轩锁定同归于尽,可迟迟没有传来爆炸让他们疑惑不已。殷痕身边的大长老凑到他身边轻声说“少主,凤战轩是不是有可能假自爆来吓唬我们。”殷痕脸色铁青,发令道“走,我们回去瞧瞧到底是不是诈,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等他们到达刚刚的地点时发现空无一人时,殷痕的脸色阴沉得可以

  • 洪荒之妖皇太一在线阅读第3章

    “本台消息:Z市某少年在家手银四十余次,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花样少年虚脱而死的背后,是怎样的社会盲点呢?”电视上的女主播一脸痛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社会心理学家——贾正经教授发表对此事的看法。”镜头一转,定在了一张满是老年斑的老教授脸上。教授轻咳一声:“我认为这主要是父母对孩子不够关心,加上学业压

  • 万界埋尸人在线阅读第9章

    “小坏,能解释一下吗?不对,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救得我?”王苟脑袋晕晕的向小坏问道,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难道功法记载出错了?不能吧,好得至少是天阶功法。“小坏先恭喜主人修炼进步,其实小坏也不知道,当时小坏感觉构成小坏本体的一部分物质和丹田比较像,就释放了一些,没想到真的可以帮到主人

  • 尸魁之诸天神佛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修罗场七夜十分淡定。坂本龙马又不是没去过吉原,被以前的花魁见过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他早有准备。反正认出来也不影响什么,七夜觉得自己没必要慌,和之前的计划一样,控制住堕姬,拖到鬼杀队赶过来,作为交换情报的诚意就行。于是七夜装模作样地回应:“能被如此美丽的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七夜以为这样掉马

  • 山海经之情深露重有仇报仇

    虽然这个猜测,太过惊世骇俗了。可是,事实似乎就是如此。今天是周五,当初,叶冲就是在今天下午放学时,被薛洋叫来的混子暴揍了一顿,开始悲惨无比的两天。“既然我回到了两天前,还拥有了无限循环的能力。薛洋,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玩得过谁?”叶冲冷笑一声。他还从没有,这么恨过谁。薛洋,是第一个。简单地洗漱一下,

  • 虎啸乾坤第一章在线阅读

    城门恢弘高大,行人或闲适漫步,或步履匆匆,行至城门前,总要抬头瞧瞧城门上挂着的青鸦色匾额,并为之所震撼。义安城,同临华城并列仅次于皇城的地界,恢弘了数百年了,这匾额正是一百多年前的书法大家松远先生的墨宝。仅一幅匾额便能震撼到来人,更别提城内之繁华:大大小小商铺酒肆鳞次栉比,街道两旁货郎小贩众多却整整

  • 生灵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006章:真香!感受着重新回到身上的感觉,斯密尔松了口气,他可不想成为和塞巴斯蒂安一样的家伙,只能自我安慰。“这就舒服多了!”滚烫的热水淋下来,吸收了过高的热量,只剩下恒定四十度的热水,十分舒坦。洗完澡,对着镜子一照,斯密尔这才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新马甲的模样。十岁左右的年纪,金发碧眼,双眼很大,唇红

  • 海贼王之我的弟弟是艾斯在线阅读第4节

    蓝英完婚,生活上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学还是要接着上的。她在市里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的课题是《雄性动物的荷尔蒙如何影响行为》,本来她有无数条道路可以选,不知当初挑专业为何偏偏挑了这医学,还选了这精神医学。看来是自己的特殊癖好,才让自己阴差阳错的嫁给那个叫做魏湛的家伙,她现在内心隐隐有些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