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第9章在线阅读

2021/6/10 21:21:41 作者:太极芋泥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
重生之长公主为妻
作者:太极芋泥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已完结……下一本——娇宠皇后:口嫌体正直醋王皇帝×娇软可人儿的脸盲皇后新文求收藏(=^▽^=)【本文文案】长宁是大郢的长公主,上至皇上太后,下至走夫贩卒,没有人能忍住不宠她。可是直到浮生散送了她的命,她才知道,原来最亲近的枕边人,是最恨她的人。于是重活一世,长宁在琼林宴上接了状元郎秦深的梨花枝。秦家世子又冷又酷,是京中人人惧怕的冷面小将军,却只为一人柔肠百转,深情不负。小时候跟在他身后,软软地叫他秦哥哥的小丫头长大了,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模样。长宁跟在他身后,哽咽地叫他,“秦哥哥。”这一叫就是

“你叫什么名字?”乔玥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一边试探性地问着身后男人。

原本她想问他是人还是鬼,但是此时此刻在这个诡异离奇的地方,她害怕听到颠覆她三观的答案,更害怕因此惹怒这个冷淡如同冰块一样的男人,她看的出来在这里这个男人是如同天神一般的存在,也是她急于抱住的大粗腿,她一向都是一个极其识时务的人。

而且乔玥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不管这个男人是什么东西,他都不会伤害她一分一毫。

姜昼无微微低下头,比乔玥高出一个头的身高差使他能轻而易举的看清楚她嘴角弯起的弧度和略带讨好的笑脸,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愉悦,连带着对付周围的怨灵厉鬼都温柔了些许。

没有得到回应的乔玥丝毫不气馁,故作轻松的做着自我介绍,三言两语便把自己的生平说了一个大概。

这个她熟悉啊,自从上幼儿园开始,每升一级换一个班级就要做一次自我介绍,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毕业之后,每到一个剧组面试,每每见到前辈或者老师也要简单的自我介绍一番,以期望别人能记住她的名字。

她想,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别人看到她脑海里就能浮现出她的名字和演绎的作品。

乔玥眨巴着大眼睛,长长的卷翘的睫毛像羽毛一样一下又一下刷过姜昼无寒凉的手掌心。

虽然姜昼无恪守着男女之间授受不亲的礼节,尽量使手掌不与乔玥的肌肤想贴,但是那时不时扫过掌心的睫毛羽扇更加撩拨人的心弦,让人心痒难耐。

“姜昼无。”熟悉的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一股清冽的檀香味儿从乔玥的耳际悠悠的传来。

“原来你叫姜昼无啊!这名字真~好听啊哈哈,姜昼无、姜昼无……啊~你你你……”乔玥脚步缓慢的往前走着,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姜昼无”这三个字,像是想到什么,猛然回头,惊呼道:“你就是姜昼无,我那个六百多岁的古董老公?”

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乔玥挺翘可爱的鼻尖正好撞在姜昼无的怀中,一阵酸麻顺着她的鼻梁骨向着四肢百骸蔓延。

看着乔玥一双秋水剪瞳瞬间眼泪汪汪,眼尾泛起一丝艳丽的桃粉色,姜昼无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这么一副楚楚可怜模样实在是太过容易勾起身边人难得的恶趣味。

“你是不是在笑……”乔玥问道。

“没有,区区不才,离世之时尚及而立之年。”姜昼无说道,声音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仿佛谈论的不是自己的生死,只是书本的旁白。

“才三十岁……”乔玥睁开眼看着对面的男人,声音渐渐消失……

只见姜昼无整个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幻,他的双脚浸泡在浓黑色烟雾中,就像是一个烟雾形成的漩涡的中心,不断的有新的烟雾被吸收凝聚,又不断的有丝丝缕缕的烟雾消散。

而随着这些烟雾的散去,姜昼无的身体也变的越来透明,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盛满雾气的玻璃瓶,敞开的瓶口怎么能阻止得了飘渺无状无缝不入的烟雾呢?

“你……”

乔玥还想说什么却被姜昼无出声打断,“快走吧,出口就在前面了。”

乔玥不知道一个人能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雾化飘散,还能如此的云淡风轻,举止自如。

乔玥怅然若失的往前走着,那一个个枯瘦腐败,扭曲成千奇百怪的姿态的身体就像是生化危机中的丧尸一般顶着凸起的全是眼白的眼眶,围绕在他们身边晃晃悠悠,其灵敏度远非丧尸可比。

乔玥看见其中一个腰被砍断只剩一层皮肉相连的人,被绊了一下,血呼啦差的上半身飞到他们面前,还把肠子拧巴拧巴塞进肚子里继续挥舞着枯瘦干瘪的胳膊,布满血丝的白眼珠子像头饿狼一样的死死的盯着他们。

“害怕就闭上眼睛。”姜昼无看着那一双偷偷揪着伞柄上的红缨穗子紧紧不放的莹白的手指说道。

乔玥看了一眼姜昼无,点点头又摇摇头,怕极了,但是不能闭上眼睛。因为闭上眼睛就只剩一片漆黑孤独的虚无,睁开双眼却能将他映在眼底。

见此,姜昼无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然而这样也致使他的身体溃散的越来越快,几乎就要维持不住人形,就连手中的黑色油纸伞都难以握住。

那个索魂阵果然厉害,他的魂体在那赤白的烈焰中几乎被焚烧殆尽,九死一生,唯有一缕魂魄逃出,虽然他寄居在千年寒玉制成的玉玦里,又终日佩戴在乔玥这个至阴体制的人身上,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却也终究不能恢复一二层法力。

就连这把跟随着他六百多年的黑色油纸伞上面的篆刻的法阵也尽数毁于锁魂阵之中,现如今也只是拿出来唬一唬这里的怨灵们,只是不知道能撑到何时。

“到了。”乔玥看到对面的路灯,欣喜的喊道,那是她和剧组约定的地方,也是刚才凭空消失的地方。

“走。”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动着乔玥往前走,她感觉自己的脚下像是踩着柔软的棉花一般,绵软无力。

“桀桀桀桀……”一阵像是从吞满沙砾的嗓子里生硬挤出来的怪声四面八方向着乔玥姜昼无两人袭来。

霎时间狂风大作,尘土飞杨,周围的植被树木疯狂地摇摆着,满地的残肢断骨飞速的粘合拼凑交缠在一起,组成一个圆滚滚的大肉球,肉球里面裹满的手脚和头颅不停的挣扎着蠕动着,促使整个肉球向着乔玥和姜昼无的方向滚动着。

不好,姜昼无将黑色的油纸伞交给乔玥,这伞稍微还能护住她免受低等怨灵邪祟的伤害。

“你怎么办?”乔玥紧张的问道,伸出手想拉住姜昼无的手腕,然而却只抓到一把烟雾,手一松就顺着肆虐的狂风飘远。

“向着那盏灯跑。”姜昼无说完翻手掐诀,以手为笔,将周围四溢的烟雾汇聚在莹白的指尖为墨,凌空画出一个诛邪阵。以邪制邪,以鬼除鬼。

乔玥看着姜昼无的身体变的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淡薄,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散发着萤火般模糊飘摇的光芒的影子,在黑白法阵中和那个硕大的肉球对峙着。

乔玥看了看一步之遥的散发着苍白光芒的路灯,凌乱的发丝紧贴着布满细密汗珠的额头,她仿佛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知道往前一步就是生路了,也是他给她指的明路,只要跨过这一小步,就能顺从他的心意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要跨过这一小步……

乔玥抬起脚,回头看向那个那个在黑白水墨画般的法阵中越发赢弱的光芒,飘忽闪烁,就像随时都要熄灭一般。

乔玥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攥住手中的伞柄,一咬牙就咬往里面冲,准备慷慨就义,舍命救恩人于水火,就在她做好起跑姿势知识,只听见胸前传来一阵又急又怒的呵斥声:“笨蛋,跑错方向了。”

“我……我要救你。”乔玥心虚的喊道。

“你离开这里我就得救了。”一贯清冷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急切和无奈,也多了几许的烟火之气。

“那……”乔玥指着法阵说道。

“那只是我的一缕神识,我在你的胸前。”姜昼无快速的解释道,再不走他真的没有把握能让乔玥安全无虞的离开这里了。

“流氓~”乔玥下意识的摸向胸前,只有一块冰冷的玉玦泛着一层淡淡的冷幽的光芒,和法阵的中的那道残影一般无二的光芒,只是更加的冷和透亮。

乔玥俏脸一热,瓷白的肌肤绯红一片,比天边的晚霞都艳丽三分。

姜昼无瞬间了悟,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耳朵染上一层薄红。

而随着乔玥跨出去的那一步,眼前整个光景瞬间改变,天色擦黑,安放干冰制造烟雾效果的那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弯着腰测算中距离,导演正拿着那个白色的喇叭对着一旁的群演一遍一遍的讲着走位动作,此时就连拥有着那一幅恶心嘴脸的黄鹏都意外的亲切了几分。

刚才的那一切好不真实,就像是一个梦,梦里那个男人,那一个散发着萤火一般光芒的灵魂最终如同那升入夜空里的烟花,在她离开之际绽放、陨落在夜空里。

“姜昼无?你还在吗?姜昼无……”乔玥轻声问道。

“你愣在这里干嘛呢?大晚上的,别老喊着一个牌位的名字,挺瘆人的。”章文走到乔玥的身边。

这大晚上的,周围阴气森森的,他担心乔玥一个人站在这边害怕:“等一下你就在这道路的中间走,这地面湿滑,周围又都是干冰,免得磕绊住脚……哎,我说你听到没有啊,魂儿飞了?都在这愣半天了,不知道整天脑子想的啥。”

“魂儿真的飞了……”乔玥喃喃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纵横逍遥仙之加更规则!【求收藏鲜花评价票~~啊啊啊!】(4)

    看到其他作者,都有加更规则,我也弄一个吧。没有存稿。但是,作者很拼!我想上天榜!!!加更规矩——【收藏,两千VIP收藏加更一章,最低两千字的章节。】【鲜花,两千鲜花加更一章,最低两千字的章节。你们看,大家要是都投鲜花的话,天天都能加更啊!】【评价票,六百六十六张评价票加更一章,最低两千字的章节。因为

  • 太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洛洛,都是哥哥对不起你。”声音中充满懊悔与自责。浴室中的那一大片殷红刺痛了景弈的双眼,他紧紧抱着怀中气若游丝的妹妹。“哥,哥,别难过。”景洛洛虚弱的露出一个微笑,强打精神说道:“洛洛只是,只是要到另一个干净的世界,现在的洛洛太脏了。”“不,别说了。”景弈红着双眼流下了眼泪,他慌忙擦了擦眼泪,说道:

  • 武侠之我不是小白脸在线阅读第七章

    围点打援,是曹操徐州之战的基本策略。现在有两支援军驻扎在徐州城外,北海孔融和青州田楷。实际上最早赶来支援的九江太守边让,已经被曹操打掉了。孔融和田楷有点发怵,离曹操老远扎营。陈登着急,问孔融怎么不行动?孔融说:“我在等刘备。”陈登更着急,他虽然被刘备的风采折服,但很不敢确定刘备能来。小青年陈登心里暗

  • 网游之异界之战在线阅读第十章

    其实已经知道幸村的手术肯定没问题了,再呆在医院里似乎也没什么必要,OK,走人!胤步履轻盈的走向医院大门,咦?那个在大门一直转圈的老头在干什么,时不时望望外面,在等什么人吧!一张纸从老头的手里飘了出来,胤走近捡起,实习医生名单?刚想还给他,突然涌过来一群年轻人,把老头围住,隐约听到“水田教授”、“实习

  • 火影之水神传奇当时年少(3)

    一晃便到了早上,沈枫准备出去练习剑法时,正听院子里的下人说林庄主已经回来了,便直接去找了他的师父。“师父。”沈枫看着他道。林岸看上去风尘仆仆,他们在的御剑山庄一直是武林里最强的名门正派之一,因而也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缠着庄主。“师父前日给弟子的剑法,弟子已经练熟了。”沈枫道。林岸看上去有些意外:“不错

  • 风流秦烬不风流这不是我想要的戏,呜!

    第七章:这不是我想要的戏,呜!【主线任务有变,保证这次考验的正常运行成功奖励:100魔灵失败惩罚:魔灵清零,宿主是否接受?】“接受!”林飞点点头,演戏这谁不会?想当初自己领的凑热闹领的盒饭还少吗?经验不足?不存在的。塞拉斯蒂亚领着林飞进了旧城堡,咔嚓一声之后,斜日寂林一片寂静,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 开局:出租天空母舰在线阅读第五章

    陆琪“为什么给我糖啊?”陆梦梵“她说,妈妈要是找不到了,就把糖给你,在你人生最后一段路程上,吃个棒棒糖再走”陆琪“撒比”接过糖,然后拆开,居然是一张符咒,和一封信信掉到陆梦梵兜兜里了,陆琪“咦?信呢?信呢?”陆梦梵把信从兜兜里拿出来,然后大笑“在我这里,哈哈哈”陆琪“呀呀呀,怎么在你这里啊?”陆梦梵

  • 网游之剑屠天下在线阅读第7节

    “这个人不一般,把他交给我吧……”听到这话,朱康差点昏死过去,瞥了一眼香婆她们媚眼中流露出来的失望神采,慢慢松开香婆那滑嫩的手,朱康好舍不得。“老猪,醒醒啊,快点救我啊。”“……”感受到危险的到来,朱康立马向猪八戒发出求救信号,可脑海里却一片死寂,毫无回音。“老猪,我的祖宗啊,别装死了,我错了还不行

  • 玄幻之超神领主在线阅读第7节

    楚慈笑着拎起刺刀,捏着刀柄一寸一寸的把雪亮的刀身慢慢拖了出来,他注视着刀身上自己的倒影,哂道:“你会有这么大的善心,满足我的遗愿?”韩越嘲道:“你不用试探我,有本事你就尽管来。反正你现在手上,也不差我这一条命了,对吧?”任家远被这两个不要命的吓得脸色一阵青白,忙不迭地冲过去拉住了韩越,又夺过那刺刀一

  • 谕仙第四章

    唐昭眼里的笑意更浓,也不知道他在开心什么,一整节课他都在盯着柳柳看,旁边的女同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他们俩看了一眼,柳柳一下子被她的眼睛吸引住了,单眼皮,褐色眼珠,在常人身上可能不会那么好看,在她身上却意外的和谐,她整个人,就像一颗凉凉的鹅卵石。她就是沈幼鱼。啊!好看的小姐姐简直是上天赐下的瑰宝~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