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之第九章

2021/6/10 20:25:26 作者:025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作者:025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只是影视作品衍生,请不要上升到那个年代,我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没有对那个年代发表言论的权利,但我坚信的是种花家无论是兔子还是秃子,都为了她而战斗过。文案废,小学生文笔,为了让人心疼的曼丽和曼春而写,只希望在文中的她们能够幸福。写文只为图个乐呵,写的不好,还请大家见谅。曼丽是个好姑娘,这里就不多说了,反正她是不会死的。本文里曼春的身份多重,介意者请点x,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汪曼春的三观为什么会骤变,如果汪曼春原来是能为他人着想的姑娘,不管她是16岁还是23岁,我认为一个人的本质不会变,她有基本的世

关辛查到了廖思明的住址,戚凯和赵继勇立刻带人去抓人。

审讯室里秦飞一脸不耐烦的坐在椅子上,沈泽之他们站在外面观察着他的反应。纪子越拿着个文件袋走进过来道:“组长,可以进去了。”沈泽之点点头推门进去。

秦飞看见沈泽之,不耐烦道:“你们又叫我来干什么?”

"关于你母亲的案子我们还有一点事情想问你。"沈泽之坐到他对面。

秦飞冷笑:“我妈死了快五个月了,麻烦你们警察查案有点效率。”

纪子越好脾气的说:“我们的效率取决于你的配合程度。”

秦飞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沈泽之:“言归正传,给你看样东西。”他把秦飞发的那个帖子打印出来给他看。“这个帖子是不是你发的?”

秦飞接过来看了几眼道:“没错,是我发的。有什么问题吗?”

纪子越问道:“据我们所知,知叶一直是你负责的吧。你为什么发这样的帖子说他作品不好。”

秦飞靠在椅子上说:“从知叶的第一本小说开始我就觉得他的东西太黑暗,不适合发表出来。但是主编认为他的小说会吸引当下青少年读者的注意力,我只能配合网站。但是《致敬》太过分了,他宣扬的那种阴暗的东西实在是太负面了。可是网站注重的是效益,我又能怎么办。后来一次逛论坛的时候我就发了这个帖子。”

沈泽之问道:“这些跟帖的人你都认识吗?”

秦飞摇摇头:“我怎么可能认识,不认识。不是,这跟我妈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沈泽之微笑着说:“稍安勿躁。杨勤勤是你女朋友吧?听说你们马上要结婚了。”

秦飞点头。

沈泽之又道:“她是学医的吧,毕业于承恩医学院?”

“是,这个案子跟她有什么关系?”

纪子越问道:“你是知叶的责编,应该知道知秋真名叫柴扬吧。他和你女朋友是大学同学你不知道吗?”

秦飞一愣,他还真不知道。

纪子越接着说:“你和杨勤勤是高中同学,你们高中一毕业就开始谈恋爱了吧。她上大学的时候敲诈过柴扬过一笔钱这件事你知道吗?”

秦飞皱眉道:“不可能,勤勤不是那样的人。”

沈泽之道:“你知不知道没关系,我们想知道的是,1月18号那天你原来是不是打算回家的。”

秦飞点头:“是,那天我准备带勤勤看我妈,可是那天我们网站被人攻击,我临时走不了了……”秦飞猛的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因为这个帖子,柴扬要、要杀了我?”

“那个帖子真的是你发的吗?”纪子越问道。

秦飞不自然道:“当然是我发的。”

沈泽之突然大声说:“秦飞,你到现在还不说实话?那个帖子是你发的吗?”

秦飞低声道:“就、就算是勤勤发的,那、那又怎么样,她说的都是实话。”

沈泽之狠狠瞪了秦飞一眼,立刻起身出去了。

“关辛,立刻去查那个杨勤勤在哪儿?”沈泽之走出审讯室立刻给关辛打电话。“他现在肯定去找了杨勤勤了。”

纪子越问:“就因为一个帖子,他就杀了这么多人?”

沈泽之沉着脸说:“他已经完全失控了,就怕,杨勤勤做了不止这一件事。”

这时,戚凯的电话打过来,传递回来一个不算好的消息。他们到廖思明的家,没有发现廖思明。

关辛也反馈信息,杨勤勤今天并没有去上班,她和秦飞已经同居了,根据秦飞说,他今早和杨勤勤是一起出门上班的。

沈泽之拿起车钥匙道:“估计杨勤勤已经在廖思明手里了。”

“可是,廖思明现在在哪呢?”纪子越皱眉问道。

沈泽之边走边回想案情,他眼神一亮:“我只道了,走。”

这是一片破旧的小房子,他们隐藏在一条繁华的街道后面。小房子的隔音并不好,外面人来人往走动的声音在里面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面目阴沉,身材偏瘦的男人慢吞吞的从街上的小巷子走到后面的这排矮房子边。

“小廖,又来取货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笑眯眯的问。

男子点点头,也不说话。他走到这排矮房子中间的某一间,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门。

推开房门,阳光瞬间涌进房间里,房子拐角的地方传来支支吾吾的叫喊声。

很快,房门被关上,屋子又变的昏暗。

男人一步一步走到拐角,在那里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被绳子困得结结实实的躺在地上。

“唔唔,唔--”女人眼看着男人走进,惊骇的眼睛大睁。

男人俯身仔细看了看她,半响他脸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表情,像是笑又像在哭。女人被吓的瞬间不敢出声。

男人很快收回表情,他又回到那个沉默寡言的样子。屋子里堆满了玻璃制品,男人从那些玻璃造型的东西里挑出几件装到一个纸箱子里抱着出去了。女人直到听到外面落锁的声音,她才敢哭出来。

纪子越看着这个狭窄,混乱的街道问道:“组长,这是哪儿?”

沈泽之道:“廖思明工作的地方。我让关辛查了一下,他去盘下了这里的一间小铺子,做玻璃工艺品生意。”

纪子越跟着沈泽之走进街道里,这是一条玻璃工艺制品特色街。

“你觉得那十二个玻璃鱼缸是这里的?”纪子越问道。

沈泽之笑道:“当时就查到那十二个玻璃鱼缸出自这里,但是我们没有查下去。”

纪子越犹豫的说:“凶手不会这么笨吧,他会从自己身边买这些东西去杀人吗?”

沈泽之径直往前走:“不,他一定在这里。他明明知道这样有可能暴露自己他还是这么做了,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他很矛盾,他一边不断的杀人,一边却希望警察能够抓住他,停止他的罪恶。”沈泽之说着走进一家店里。

里面一个男人背对着他们正在摆放他刚从库房里取出来的商品。沈泽之静静的看着他,忽然沈泽之出声道:“廖思明。”

男人手没停,一遍理货一遍说:“需要点什么?随便看吧。”

沈泽之走到货架旁看着,他问道:“杨勤勤在哪儿?”

廖思明摆好了货品,他拿起毛巾擦擦手转过身来,道:“你们终于找到我了,想听故事吗?”

沈泽之:“杨勤勤在哪儿?”

廖思明低沉的笑笑:“我们做个交易吧,你听完我的故事,我告诉你杨勤勤在哪里。”

沈泽之看了他一会儿走到店里面的一张凳子上坐下来:“好。”

纪子凯看了他一眼,退了出去。

廖思明没有理会他,他给沈泽之到了一杯水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廖思明脸上出现一点还念的神色,他道:“我的运”一直不好,但是我很努力,努力的活着。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可是,呵!我一直靠别人的接济才能上学。考上大学后我就想要靠自己努力的挣学费。正在我需要钱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主动找到我,要和我做一笔交易。他学习不好,需要我考试的时候给他传答案。我本来不答应,但是他一直对我很和善,而且他出手很大方,之前就帮了我不少忙。我就答应了。"

沈泽之低声问:“是柴扬。”

廖思明看了他一眼笑道:“是他,他家境不错,人也很单纯。是个不错的人。我们就一直这样,直到我们的事情被她发现为止。”

廖思明脸上浮现出厌恶的神色:“杨勤勤是个既虚荣又贪婪的女人,她用这件事敲诈了柴扬一大笔钱。她还想问我要钱,但是被柴扬发现了,之后柴扬又给了他一笔钱,算是我的那份。但是最后她还是把这件事捅了出去。我和柴扬被开除。那年正好我爸出狱了。我爸那个人,不。”

说到这里廖思明轻轻笑了一下:“他怎么能说是人呢,他就是个畜生。他屡教不改,出狱后继续滥赌,没有钱就问我要,我只好打工挣钱供他赌博。那段时间我压力特别大,极度的压抑。《深井》就是在那个时候写出来的。后来我又遇到柴扬,他碰巧看见了我的小说,给我了八万块钱买走了。”

廖思明停下来看了沈泽之一眼说:“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沈泽之想了想:“和杨勤勤有关?”

廖思明点点头:“这个女人就像跗骨之蛆。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柴扬发表的那部小说是我写的,她来找我,鼓动我去告柴扬侵权。还说所有的律师费她出。她知道以我和柴扬的交情,我们肯定没有签版权转让的合同。真是太贪婪了。我不同意,她就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走了。”

“柴扬给我的那笔钱很快被我爸输光了,我又过上了那种日子,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杀了他。”

“你杀了你父亲。”沈泽之似乎并没有多吃惊。

“他那种人配叫父亲吗?我用刀砍死了他,当鲜红温热的血液喷溅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我全身都在颤抖,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廖思明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宛如新生。”

“你在杀了你父亲之后写了《致敬》,一个孤独冷漠的连环杀手的故事?”沈泽之问。

沈泽之点点头:“是啊。我把那本书卖给了柴扬,算是对他对我的照顾的报答吧。”

“你为什么要杀那些人?”沈泽之问。

廖思明脸上出现一个很奇怪的表情,似乎是很费解,他好像听不懂沈泽之在说什么。

沈泽之又问:“你为什么要杀了秦飞的母亲,秦巧梅。”

“啊,她啊!”廖思明恍然大悟。他道:“其实我想杀的人不是她。我知道杨勤勤是秦飞的女朋友,他们很早之前就在一起了。我碰巧知道了秦飞母亲的家,听到他说他儿子和儿媳妇那天要回来。我只想找杨勤勤,但是她那天却没回来。我只是问了那个女人几句,他就说了很多恶毒的话。”廖思明眼里慢慢染上疯狂:“她该死。她和杨勤勤是一样的女人,都该死、都该死!”

“你怎么知道是杨勤勤发的那个帖子?”沈泽之问道。

廖思明抬头看着沈泽之哈哈大笑:“我看到了啊,看到了,看到了,看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开局和诸葛大力同居第1章在线阅读

    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神乐也嫁给了冲田总悟那个抖s混蛋。神威将春雨甩给阿伏兔,独自一人在宇宙中开着飞船遛弯儿。阿伏兔:神威你才是春雨提督,别什么事都交给我!给我回来啊!!!也许是阿伏兔的怨念太深,神威翻船了。————————————————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婴儿降生的神威,在五岁那年收到了他的第一位弟弟

  • 从退役开始生活第8章在线阅读

    哇,撞大运了。阿善眨眨眼,压低声音软软的回答:“带了,只是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她的回应给了泽田纲吉勇气,万事开头难,但只要跨过第一道坎,后面就会变得顺畅起来。他努力压倒内心的恐惧,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或许……或许你可以向老师请一会假去换身衣服呢?这样下去可能会感冒的。”“感冒?你是说生病?”阿善

  • 天道离传记在线阅读第1章

    “吼——”凄厉的吼叫声从厚重门内隐隐约约传来,如同宣告般响彻这座城池,守候在门外的身影们齐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对这位英勇的战士致以最高礼节送别。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内的吼叫声渐渐衰弱直至消失,守候在外的虫族们依旧没动。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雄性守在门外日夜等候,不是守卫,而是以防神智混乱的雌性们

  • 重生之花无修之收获(5)

    正值秋天,南山因为危险鲜少有人进,所以一大片一大片成熟的野果与山货现在就便宜了沈茹母子。此刻沈茹带着赵有贵已进入了南山的中部,当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野果、山核桃、各种坚果板栗之类的,眼睛都放光了,暗自得意幸好老娘有先见之明带了个麻袋做掩护,要不然这些只能看不能吃,这不心疼死她嘛?“老三,去多摘些山核桃…

  • 萌宝成双:柠檬爹地别太酸在线阅读第4节

    一抹阳光透过树叶葳蕤,照射在了齐恒脸上。“嘶...啊!”齐恒慢慢张开双眸,起初视线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山崖下的草坪上,旁边是一颗枝叶繁茂的歪脖子树,树叶如穹盖般遮住这一片小天地。要不是这个歪脖子树,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齐恒坐了起来,浑身骨骼似乎散架般,发出“咯吱咯

  • 灌篮高手之一见倾心独孤小姐逃婚

    在S城里,有这样一个家族——独孤氏,是S城五大家族之首,而未来独孤氏的唯一继承人独孤翎殇,更是一位美若天仙的人,见其者皆为其着迷。外界都传:若是谁娶了独孤大小姐,便可享有一辈子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不仅在S城,其他的城市也有这些传闻,说是传闻,倒不如说是事实,的确如此,独孤家是从古流传下来的皇室家族,拥

  • 万族之林之第三章

    早上狄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昨晚楼下的聚会闹到三点才停,楼下沙发横七竖八睡着喝得酩酊大醉的男生。潘静姝醒了,化着淡妆从房间出来。狄然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迷蒙着眼睛在饮水机前接水喝,心不在焉地嗯了几声。“今天回家。”电话另边是个温柔的中年男声,“我有事找你。”“狄叔叔催你回家?”潘静姝问。狄然挂了电话

  • 红楼之那个才女啊在线阅读夜雨

    年轻人,是否接受接受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接受住了考验,那么,你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当然选了接受。滴!系统提示,你需要给导师几样物品:熊皮×10鳄鱼皮×10狼皮×10。我微微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留下来的东西有用了!鳄鱼皮我有20个,熊皮就多了,整整两组!可是,这狼皮就难办了,怪不得没有人来就职刺

  • 踢开扶弟魔当赘婿第七章在线阅读

    穿着女仆咖啡店经典款——黑白色女仆装的兄贵,长着一张和他们年龄一样的、属于男孩子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脸。秋凛傻眼了。而旁边的幸平已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女仆兄贵看见他们,明显的身体一顿,把那个已经砸晕的学姐扔到一边,朝着他们走过来。秋凛和幸平两人就直愣愣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走近时秋凛才回神注意到,女仆兄

  • 坏蛋一个跑不掉在线阅读接下广告(小修)

    阡璨攥着梅林给的钱,坐在父亲的床铺前,静静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地不成人形的消瘦的的脸。“电视!我要看电视!我要看静云!静云在跳舞呢!马上就要轮到她了!!!你们快放起来给我!!”千震络焦躁地翻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翻过一个个台,却没有出现千震络的妻子的画面。一旁的王护士劝慰着千震络:“千老师,今天晚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