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豪门小说 > 正文

我吃掉了整个世界第四章

2021/6/10 21:26:33 作者:爱妃家的郑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吃掉了整个世界
我吃掉了整个世界
作者:爱妃家的郑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觉醒来,赵然发现自己迟到了十七年的金手指到账了,不过……这金手指是不是太坑了点?我现在退货还来的急吗?在线等,挺急的

赵信宗的这一段话说下来,封迎愣了好几秒,而后她的长睫闪了闪,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指着自己:“我?”

她重复了一下赵信宗说的内容:“见色起意?亲了姜起初?”

她越说越觉得离谱,甚至比起在刚知道分处这个机构的时候,觉得还要扯淡得多。

她重重地呼吸了两下,才努力做到情绪稳定:“怎么不说她对我见色起意,我又不是没她好看。”她说,“小职员刚进公司,就被直属上司给潜规则了,这样的发展才说得过去吧。”

在比美上这件事上她还是有点自信的,姜起初的脸是惊艳到了她没错,但这不代表她就没姜起初好看啊,小时候她被夸洋娃娃,长大了又被说梦中情人,这些话封迎都听腻了。

唐诗拧开一瓶矿泉水,喝之前,看了她一眼,就没信她的话:“我们姜所长,不是那样的人。”

赵信宗跟着搭了一句:“是啊,我们姜所长,那可是出了名的禁欲系女神。”

他们两个一口一个“我们姜所长”,封迎合理怀疑他们是姜起初的忠实粉丝。

而且还是毒唯——我们所长做什么都是对的!全都是别人的错!

封迎一阵无语之后,又平静了下来,用着满不在意的语气道:“禁欲系?”

她“啧”了一声,想了想,笑了一声,干脆顺着谣言说了下去:“被我亲的时候,倒也没那么禁欲。”

唐诗喝着水,被她这话给猛地呛了一下,赵信宗递过去一张纸,又转头看着封迎:“你……!”

封迎的嘴角还翘着,态度极其敷衍:“我怎么了?我亲了她,大家不都知道了吗?”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昨天跟姜起初见面的场景,别的不说,姜起初在软椅上坐着的一副清冷样,确实有让人想要“欺负”的冲动。

这仅仅只是想要看反差而产生的心理而已,跟别的无关。

不过,真的很想知道姜起初哭起来会是什么样。

但任由封迎的想象力再怎么分散,也想象不出来。

姜起初年纪轻轻就能当这样的大型机构的第一把手,没点实力是不可能的,而且外面对于姜起初的一切还传得那么夸张。

她其实不确定那些信息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夸大了,但她唯一坚定的理解就是这个所长不简单。

毕竟她亲了姜起初这个传言,不是从她这里出去的……

那么姜起初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封迎又有些想不明白。

但现在她也没时间想明白了,因为唐诗已经接到通知——吴晴要点外卖了。

封迎集中注意力,也跟着唐诗和赵信宗一起密切关注着吴晴这边的动向。

吴晴在外卖软件上兜兜转转,点了一份番茄烤肉饭,就在离她家六百米的一个小饭馆。

唐诗开口:“这次就由我来送餐,先看看效果怎么样。”

封迎这才知道,他们三个,已经在外卖app上成了三名骑手。

可真行。

虽然不能操控意识,但注册外卖员这样的事情,简直轻轻松松。

封迎算是明白了,自己的新工作不是在这分处当个职员,而是一名骑手。

这滋味怎么说呢?

大概就只能用“劳动人民最光荣”这七个字来概括一切。

刚这么想完,就看见唐诗的衣服瞬间换装——她穿上了外卖员的衣服。

封迎揉了揉眼睛,惊讶出声:“传说中的一键换装吗?”

唐诗见她这样,露出一个笑容:“玩过换装游戏吗?”

封迎点头:“玩过,还氪金了。”

赵信宗在一旁解释:“这是我们所长的功劳。”

他说这话的时候。下巴一扬,满脸都写着“骄傲”。

封迎不确定地问:“她制作的吗?”

“不是。”

“是她把局里的大佬抓来,免费帮我们开发的新功能。”

封迎不了解,但还是配合地“哦”了一下:“厉害。”

就是态度有些敷衍。

唐诗没再多说,她带好头盔,拉开了车门,骑上了在旁边的一辆骑手专用的电瓶车,后面的饭箱上外卖APP的logo亮眼。

车窗被赵信宗摇下,唐诗已经戴上了头盔,她转头对着他们叮嘱道:“就在这守着吧,很快就回来。”

“好的。”

话音一落,就看见唐诗骑着电瓶车,消失在了拐角处。

封迎认真发问,眼神有些迷茫:“赵哥,干这行,是不是什么都得会?”

“那肯定。”赵信宗把座椅往后调了下,悠哉悠哉的模样,“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来改变自己的身份,也就会做出不一样的行动。”

“但我不会骑电瓶车。”

“这不是问题,这不是普通电瓶车,这是智能的。”

“是它带你,不是你带它,我们坐上去就跟兜风一样,而且还有安全保障,周围的人和车都近不了身,撞不到的。”

封迎的问题得到了解决,她终于有了一点这份工作跟其他工作有区别的真实感了。

可能过了十分钟的样子,唐诗就骑着车停到了小区楼下,她跟保安说了两声,对方就挥挥手,放她进去送饭了。

封迎从车内望过去,她思索了一会儿,扒着前面的座椅,直直地看着赵信宗,开口问:“赵哥,陈胥真的不在处理范围内吗?”

赵信宗把手从脑后放下来,微微转了转身体,他仔细想了两秒钟,给了封迎回答:“是没有具体的规定,但大家默认一般不动这些人的。”他说,“就拿吴晴这件事来讲,虽然从陌生人接近她有些耗时,但我们也悠闲啊,你看现在,在车里吹空调,不挺好的吗?”

封迎抚额,有些忧愁:“但是很慢啊。”

“小封。”

“你的合同签的是任务数量,但工资是按照时间来的,你就不想多待待吗?”

封迎懂了,赵信宗这个前辈,就是个摸鱼党派。

什么上进心,不存在的。

“但是赵哥,我现在想起来,合同上也写了,任务完成不错的话,也有额外的奖励,就跟销售拿提成一样。”

赵信宗疑惑了:“有吗?”

行,已经可以确认了,赵信宗这个前辈,全靠划水度日。

封迎:“……有的。”

她岔开了话题:“我已经联系上陈胥了。”

赵信宗怔住,他坐了起来,严肃地道:“你怎么私自行动呢?”

封迎看着微博上陈胥刚发来的微信号,唇角扬起了一个弧度:“什么叫私自行动,我对他感兴趣不行吗?”封迎复制粘贴了陈胥发来的微信号,添加到微信的搜索栏之后,才抬头看着赵信宗,说出了下一句,“也没规定说,不允许我认识他吧?”

她完全是在钻空子。

赵信宗的嘴唇动了动,提醒道:“这样是有风险的。”

封迎假装不解:“什么风险?我爱上一根牙签吗?”

“……等唐诗回来跟你说吧。”赵信宗抱着双臂,最终只这么说。

唐诗很快就下来了,只不过她先去了一趟外面的小超市,买了一瓶矿泉水,而后找了处隐蔽的地方把水倒在自己的手上。

等她再次上了车,赵信宗问:“洗手做什么?”

“帮吴晴扔了袋垃圾,袋子有些脏。”她一上车,衣服就换回来了。

赵信宗指了指封迎:“她有话说。”

唐诗看向封迎,率先开口:“联系到陈胥了?”

封迎没有惊讶,虽然跟唐诗没有接触多久,但这个前辈心细和稳重多了。

她扬了扬手机,下巴抬了抬:“嗯,加了微信了。”

陈胥这个人果然不老实,一来就给她发了消息:【那张照片我不能确认是不是你,有全身的吗?】

他也是在净扯些鬼话。

封迎有些不耐烦,但还是依照他说的内容,发了张自己的全身照过去。

车内的气氛陡然凝固了下来,唐诗微微拧着眉,沉吟来一会儿,才认真地道:“为了安全起见,需要请示一下姜所长。”她补充道,“因为渣男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出个万一……”

封迎明白她的意思,点了头:“好。”

等她俩交流完,赵信宗问唐诗:“任务完成的好的话,还有提成拿吗?”

唐诗回答:“有啊。”她说,“没记错的话,你从没拿到过?”

过了半小时,饭都还没吃,他们就回了分处的办公室。

这边的天气每一秒都是一样的宜人,封迎在小会议室里坐着,唐诗和赵信宗去见姜起初了,她在这里等通知。

因为无聊,她把目光放在了窗外的秋千上。

她虚着眼,不知道是不是时间久了,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她看见有个跟自己长一模一样的人在上面坐着,而且很开心的样子。

不只是幻觉,耳边也仿佛有了幻听,是才见过一次却记得无比清楚的姜起初的声音:“封迎。”

封迎闭了闭眼,再睁开之后,首先看见的就是姜起初的脸。

姜起初的修眉轻蹙,她又喊了一声:“封迎。”

不是幻听,刚刚就是姜起初在喊她。

封迎抿了抿唇,掩去自己刚刚的那些情绪,平静开口:“姜所长有什么吩咐?”

“你的计划,我同意了。”姜起初的身后没了其他人,小会议室里就她们两个。

封迎鼓了下掌:“所长英明,所长威武,所长……”

姜起初没让封迎吹下去:“我跟你的八卦听说了吗?”

“……”封迎并不想听说。

姜起初的唇角微不可察地扬了下,等封迎看过来的时候,又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需要怀疑,就是我传出去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帝绝宠:鬼医狂妃在线阅读第九章

    说完,我们就往餐厅走去,这个时间餐厅你还挺多,基本都快坐满了,每个人都在默默的吃着饭,即使交流也是很小的声音在交谈,现在这艘船上空气压抑,每个人都恨不得马上靠岸,离开这艘让人难受的船。我和文心点了一堆东西坐下来吃,可能也是饿了,我们比平时吃的多了一些,我们边吃边聊,周边的环境也无法影响到我们,我们有

  • [综文野]真一今天也在好好做人之关门弟子(求收藏!)

    走进门,二人一眼就看到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老人正坐在皮椅上,而柳昊天口中的董少——董飞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看来,老人就是传说中的杀戮之神杨天了!“杨……杨老,叶少来了。”柳昊天上前一步,颤颤巍巍的说道。听到这话杨天才慢慢睁开眼睛开口道:“不错,小柳你此事做的不错,老夫不会亏待你的。”“杨老哪里

  • 绝恋豪门,总裁独宠美艳妻在线阅读第五章

    “阿耀啊,前面的事情是叔叔做的不够好,看在我们和你父母多年的交情上,你看能不能把你这手机优化app和我们u卡App的兼容问题解决一下啊。”刘广超看着眼前的青年略带讨好的说道。由不得他不低头手机优化App,全线火爆,已经牢牢占据了各大应用商场的下载版的第一名一个礼拜之久了。而u卡app由于不能与其兼容

  • 八零俏佳人第7章在线阅读

    她是一个戏子,不堪入流的下流女人,自己用血泪修得一身的戏曲功夫,让自己一炮而红。可是红了就得有人捧,捧的人多了,自然就能红的久,享受够了把自己养老的钱都赚到了,就隐退带徒弟去。今天戏园子又来了一大票的人,她从后台掀起个缝儿向台前的看座瞧去,今天那个人没来,从上月到程家唱堂会,只要有她上台,程家的大少

  • SKAM 丝丝入威第五章

    朝日奈家族的早餐一如既往地丰盛,雅臣哥忙着喂最小的弟弟弥吃饭;右京一边吃早饭一边看着文件;昂看样子运动消耗很多,大快朵颐;祈织像个贵族公子般优雅……除去目前不在日升公寓的要、光、梓、枣和风斗,椿,琉生和侑介还在房间里睡觉,在早晨每天见到的兄弟就是这几位。虽然家族兄弟数目庞大,但是哥哥们大都已经成年,

  • 爱不可挡:韩少捡到小娇妻武者等级

    叩!叩!“东邪兄弟。”就在一人一影交谈时,门外传来敲门声,旋即便响起了安德森那粗犷的声音。易小东打开门,将安德森迎了进来。安德森问道“东邪兄弟你见好点没?”“休息了一下,现在好多了,安德森大哥你有心了。”易小东表面上说没事,心里却是腹诽不已:“看我面无血色的像没事吗?拜托以后尽量少用个肺说话,我不大

  • 相依为爱在线阅读第10节

    翌日不是个好天气,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往日里这种天气,宝华公主便在室内玩耍,朝霞宫里永远断不了笑声。可自从前几天公主午睡梦魇,朝霞宫就想换了天一样,每日里都很安静。连最活泼的小宫娥走路的时候都会放轻脚步。谢玉璋午睡醒来,耳边听到的只有殿外雨打芭蕉的沙沙之声。她坐起来,茫然了片刻,唤林斐:“阿斐,阿斐

  • 不负半生沉醉赵安麟

    南飞雁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也不知自己能活多久,所以她做什么事都很干脆,从不拖泥带水,因为她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所以,她想要娶赵安麟的念头一出现,她立刻便去执行。但她一向性子柔软,她意识到赵安麟对她无意,她也不想强迫他,只得放弃。可赵安麟似乎并不讨厌她,在她生病的时候,他会给她送药材,这让南飞雁重新生起

  • 失忆老公离婚吗在线阅读第六章

    秃顶男人抬手揉了揉前额,尽管是个很随意的一个动作,可旁边的美女销售清楚的看到,秃顶男人手腕上带着的那是一块价值不菲的名牌手表,再从这父子两人的穿着来看,绝对是个有钱的主。顿时,几位美女销售齐刷刷朝着这边围了过来,立刻将廖凡挤了出去。“哎!还有个先来后到吗?这车是我先选中的!”廖凡大声叫道。然而,所有

  • 乞丐教父在线阅读第一节

    7月2日我最近开始写日记了,原本早就应该养成这个习惯,在我第一次失忆后。难道是因为在失忆期间受到了太多好人的帮助和照顾了吗?我竟然从没想过记录下自己的生活,以防备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失忆。我想我应该是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或者很重要的人。从那天在港口看日出后我就隐约感觉到我的记忆如同缺了几块细小的零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