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都市彪悍人生之第三章

2021/6/11 17:10:27 作者:醉三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彪悍人生
都市彪悍人生
作者:醉三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他拥有世界上最赚钱的游戏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他拥有世界上最多用户的网络公司,市值超过一万亿!他拥有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医药公司,市值超过10万亿!他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市值无价!一个屌丝(马维)和小跟班(赵莉颖)的精彩人生,从2006年开始!!!!每日5更起每天打赏过2000加更,之后倍数!上架20更起每天打赏过2000加更,之后倍数!(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因为陆泽的回国和再次见面,温羡瑶做了好几天梦,梦里光怪陆离,场景不断地变换着:一会儿是穿着校服的陆泽把她堵住,问她和别的男生玩得快不快乐;一会儿又是陆泽温柔地拥抱着她,问送给她的礼物她喜欢么,最后又变成了穿着黑色西装的陆泽,他变得成熟而温润,微笑说,瑶瑶,我回来了。

他的唇角是带笑的,眸子却漆黑而没有温度。

成功地让温羡瑶从梦境中惊醒。

这些梦,说噩梦也算不上,但也绝对不是什么让人心情愉悦的好梦,梦里都有一种沉闷的压抑感,闷闷地让人喘不过气来,让温羡瑶有些不舒服。

温羡瑶醒了以后,静静地看着天花板躺了一会。

她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就待在家里画油画,一方面是为了之后的画展做准备,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陆泽。

温羡瑶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温家在C城的房地产业几乎是龚断地位,C城一大半的房产都是温家的,可温羡瑶不喜欢管理,也不愿意去接管自己家的产业,她父母也不逼她,随便她做什么,只要她开开心心就好。

温家父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只想你平安顺遂、快快乐乐地度过这一生。”

温羡瑶也确实这样做了,她没有选择最应该走的路,而是选了自己最喜欢的路。

她从小就在绘画上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从小学到现在,只要温羡瑶参加的比赛,她没有出过前三名,她也热爱画画,尤其是油画。本来她性子跳脱,没什么耐心,但只有画画,能让她安静下来,她享受绘画时那种安宁舒适的感觉。

高中毕业后她去了意大利佛罗伦萨美院留学深造,她的作品集意大利的油画大师们都赞不绝口,夸她有灵气和天赋。温羡瑶回国后继续画着油画,她家里钱足够多,她做什么其实无所谓,她卖画的钱可能连她花的零头都挣不回来,那也没关系。

她画画,办画展,都只是爱好而已。

六月六号的时候温羡瑶会举办一场个人画展,现在才三月,温羡瑶倒是不着急画画,刚过完年没多久,她还想好好放松一下,要不是陆泽的突然回国搞得她不太想出门,她本来还能各种社交宴会大放异彩一下。

正想着,手机上传来了消息,是她的助理闻怡发来的:“羡瑶,画展的画准备得怎么样了?新作品画好了吗?”

她的画展事宜都是交由工作室打理的,闻怡是工作室和她对接的助理,总是催她画画,哪怕她脾气不好,动不动不耐烦,闻怡也能对着她唠叨好久。

温羡瑶都懒得和她发火:“现在还放年假,别催。”

闻怡那边很快回来很多条语音,每条都是60s整,温羡瑶听都不想听,看她全部发完了,温羡瑶敷衍地打字回复:“好。”

闻怡气得又打字过来:“你是不是没听我的语音?快去画画,知道你有钱,但咱们既然要办画展就办好是不是,不然你也没面子。”

“没面子”这个词真的戳到了温羡瑶。

温羡瑶承认自己肤浅,她的微信个性签名都是“肤浅多快乐”,而肤浅的她还有的一个特质都是——虚荣,要面子,不能丢人。

闻怡说到点子上了。

温羡瑶认命地起身,换了身衣服,继续去画室完成她那幅画到一半的油画。

这幅油画是她画展的主打作品,名字叫《放纵》,画里是四面都是雪白墙壁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女人在空旷的房间里跳舞,她身姿曼妙,跳得自由而快乐,女人身上的色彩和墙壁的雪白形成鲜明的对比,视觉上极具冲击力。

温羡瑶的画向来风格不定,她画画全靠灵气,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也因此画总是耐人寻味,需要人细细品出其中滋味。

这幅画目前还是半成品,想象着画完成的样子,温羡瑶还有一点期待。

画画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温羡瑶调着颜色,忘记了时间,直到门外的门铃声响起:“有人吗?”

温羡瑶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是阮茵茵的声音,她连忙过去开门,阮茵茵拎着一瓶洋酒在外面,脸上还带着担忧的神色。

看见她开文,阮茵茵问:“你没事吧?好几天你都没出门了,我还以为你被陆泽怎么样了。”

“陆泽能把我怎么样?”温羡瑶解释:“就是最近沉迷画画而已。”

阮茵茵把酒放在桌子上:“行吧。我带了酒过来,意大利的Bruno Giacosa,我爸的朋友拿来的,我想着你肯定喜欢,就带过来咱们一起尝尝。”

温羡瑶眼睛一亮,没想到居然是Bruno Giacosa,这酒很有名。

她点头道:“可以,我也从酒柜里拿Giacomo Conterno出来,正好,咱们一起尝尝,看看两种酒哪个更好喝。”

温羡瑶爱品酒,这是她从意大利留学回来以后养成的嗜好,哪怕酒量一般,她也爱上了品尝各种酒的滋味,姐妹知道她的爱好,自然会投其所好。

两个人围坐在桌旁,开始品起了酒,Giacomo Conterno不愧是意大利最贵的葡萄酒,味道甘醇,回味无穷,有层次又带着力量,优雅而复杂,口感饱满。Bruno Giacosa相比会稍微甜一些,带着淡淡的果香,细致和谐。

品了会酒,温羡瑶的脸有些红了,她们两个聊得话题也从酒的味道衍生到了各自的烦恼,阮茵茵单手撑脸,小声抱怨道:“真的对我爸妈特别无语,我爸妈想让我和徐家联姻,徐家那油腻的男人,我一点也不喜欢。”

温羡瑶把杯子一放:“徐家的男人配不上你。你不去联姻,你爸妈还能杀了你吗?”

“好像也不能。”阮茵茵有点醉了:“但是不给我钱花是真的。真羡慕你啊,自由自在,快快乐乐,没有烦恼。”

温羡瑶摇头,她也有点喝酒上头,忍不住说出了心里的话:“我也有烦恼,,陆泽就像个□□一样,我都不想出门,我其实不明白他有什么报复我的,难道那时候,我就应该等他回来?和他异国恋?可我本来就没那么喜欢他啊。”

阮茵茵也替温羡瑶发愁:“你也是倒霉。陆泽是私生子,日子过得有点苦,所以性格可能也有点缺陷,你错就错在当初对他见色起意了。”

“我最开始要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死都不会招惹他。”温羡瑶声音提高了八度。

阮茵茵想了想:“我觉得,你没必要那么怕他。虽然说你是在他最惨的时候抛弃了他,但这本来就没有任何问题啊。夫妻本是同林鸟,还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你们就年轻不懂事谈了场恋爱,你也没太当真,没有责任和义务非要守着他。”

阮茵茵顿了下,继续道:“人们都赞扬那种什么丈夫变成植物人还守护一生的妻子,就是因为难得、少见,人们才会赞扬。咱们不用做那种高尚无私、甘于奉献的人,我们都是俗人而已。”

温羡瑶觉得阮茵茵说得很对:“是吧,我也觉得我没有做错。我明天就出去玩,什么浪的局都叫上我,他要是再把我怎么样,我就把刚才那些话原封不动地送给他,我有什么好心虚的,真是的。”

“真的?”阮茵茵高兴道:“那一起追星吗姐妹!封浩斐明天晚上有见面会,我朋友送了我前排内场票,我们可以一起去。”

封浩斐是最近阮茵茵和温羡瑶的新idol,因为一款《idol选择》的综艺大火。《idol选择》是偶像养成类真人秀,节目从国内外的各类经纪公司中推荐88位idol,在三个月来进行封闭式训练及录制、选拔,最终选出优胜的6人,组成idol男团出道,封浩斐最后一期是以第二的成绩出道的。

阮茵茵和温羡瑶追这款综艺追了好久,都喜欢上了“人间弟弟”封浩斐,封浩斐长得很清秀,风格多变,可A可奶可欲,特别招人。当时为了给封浩斐拉票拉人气,她俩还花钱买了水军,出道以后,封浩斐的行程两个人也密切注意着,有时间都会去参加。

温羡瑶立刻同意了:“去去去,那我们明晚不见不散。”

“ok,那就说定了。”

……

第二天早上醒来,温羡瑶看着手机上阮茵茵发来的封浩斐见面会地址,还有片刻的怔然。

昨晚喝得有点多,聊着聊着她就睡着了,不知道阮茵茵什么时候走的,不过温羡瑶还依稀记得昨晚都聊了什么,比如阮茵茵说她不渣,不用怕陆泽;再比如,她答应了阮茵茵一起去追星。

温羡瑶脑子里又过了一遍阮茵茵的话,更有底气了一些。

她没有做错,不用躲陆泽,她还要出门浪,怎么开心怎么来。

说做就做,温羡瑶立刻为晚上的见面会做准备,既然要去追星,肯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一般来说,温羡瑶和阮茵茵这个身份,最好还是不要和娱乐圈扯上关系,所以她们每次去追星都帽子口罩戴得严严实实,连包包、首饰都只敢带大众款,生怕被狗仔拍照,如果惹了麻烦,家里长辈肯定会训斥的。

但这不影响温羡瑶化妆的心情,就算戴口罩,眼睛也能露出来,温羡瑶为此认认真真地花了眼妆,她特意用细腻的樱花珠光色和星星闪耀亮片画了个桃花眼妆,再把平日里上挑的眼尾用眼线画得稍稍向下一些,衬得她清纯而无辜,再配上斩男色的口红,她的气质顿时从高傲大小姐变得极有少女感。

为了和妆容相配,温羡瑶还选了套樱桃红的格子连衣裙,

换完衣服,温羡瑶对着镜子欣赏了一会,她朝镜子做了个“比心”的动作,满意道:“可以了,比高中生还嫩。”

追星的好多都是年轻小妹妹,青春又可爱,温羡瑶不想输。

她收拾完以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温羡瑶关好门,下楼准备去开车,她的车是一辆红色法拉利,很衬她的性格,张扬而不可一世。温羡瑶想着,现在戴口罩太早了,有些闷,下车再戴吧。

刚从楼门口出来,温羡瑶便发现楼下停了一辆玛莎拉蒂,那车感觉是在等什么人,温羡瑶不由自主地多看了两眼。

奇怪,她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就在此时,玛莎拉蒂的车窗被摇下来了。

最先露出的,是骨节分明的手指,指节修长有力,骨相极好,随着车窗越来越往下,露出了男人的脸——

是陆泽。

陆泽依旧是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的声音清润:“好久不见。”

别搞得和老友叙旧一样,我和你很熟吗?

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好么。

温羡瑶看到陆泽就下意识地想躲,她车也不想开了,转身就往外走,仿佛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陆泽见她反方向走了,缓缓把车窗摇上,不徐不慢地开车跟在她后面,极有耐心的样子。

温羡瑶抄近路走,走得特别快,她一时有些庆幸,今天为了装嫩,穿的平底鞋,要不然穿着高跟鞋,以她现在这个走路的速度,大概脚已经废掉了。

温羡瑶现在住的房子在市中心,她爱热闹也爱方便,特意住在这里,市中心的一个好处就是交通发达,街边有公交车站,温羡瑶走出小区后,一眼看到公交站牌,她急中生智——

陆泽总不至于坐公交抓她吧?

于是,温羡瑶立刻跟着人流上了刚到的公交车,其实之前温羡瑶压根没坐过公交,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很不喜欢这种人挤人的交通方式。但她坐过地铁,C城有时候交通实在太堵了,坐地铁要比开车方便和通畅很多。

而她也是上次坐地铁的时候才知道,支付宝的地铁卡再往下刷一下就是公交卡。C城的公交只能用零钱和公交卡,陆泽刚回国,肯定不清楚公交卡怎么使用,而且,温羡瑶也不信陆泽会随身带零钱。

温羡瑶一上公交车,匆匆刷完公交卡,便立刻往公交车里面走,生怕被陆泽追上。

她在车厢中部的位置站定,手抓住公交车上的扶手,时刻注意着车前门的情况。眼看着公交车前门的人上得差不多了,温羡瑶松了一口气,上车的人里,没有陆泽。

逃过一劫。

车门即将关闭,却在此时,前门外有个女生大喊:“师傅等等!还有个人!他刚找我换完零钱,你等他一下呗。”

“快点。”公交车司机催促道。

刚换完零钱?直觉告诉温羡瑶,这个人就是陆泽。

陆泽一向招小姑娘喜欢,他的温柔皮囊太具有迷惑性,让其他人都难以发现他的禽兽本性,他要是想换零钱,估计一堆小姑娘愿意和他换。

下一秒,温羡瑶就看见陆泽上车了。

陆泽唇边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礼貌地一边上车,一边和司机说抱歉,让司机发火都觉得不好意思,陆泽上车后,将零钱塞进了前面的盒子里,全程,温羡瑶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上车。

公交车太挤了,她甚至不能挤过人流从后面下车。

最后还是被他追上了。

公交车内的气味有点难闻,这样站着也有点累,温羡瑶皱着眉,只觉得哪里都不舒服,对面陆泽的眼神更让她难受,他隔着人群静静地看她,黑瞳里的情绪她看不懂。

这路公交车她是随便上的,她也不知道是几路,更不知道开到哪里,车到了一站又一站,下了很多人,车里逐渐空旷起来。

人少了,味道也好闻了些,温羡瑶发誓她再也不会坐公交了,这次的体验实在太差。

她没想好在哪里下车,想拿出手机地图看看到哪了,突然间,公交车一个急转弯,温羡瑶本来就一手拿着手机,她没站稳,也没抓牢扶手,身体猛地随着惯性往前,一下子撞进了一个男生的怀抱里。

温羡瑶一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男孩子,男孩子高高瘦瘦的,带着少年的柔软感,身上还有清新的皂角气息,看她撞进自己怀里,男孩子耳朵尖都红了。

温羡瑶连忙往后退一步,还没等道歉,公交车又来了一个急转弯,她直直地,再次冲进了高中男孩子的怀里。

温羡瑶:“……”

她没有老牛吃嫩草的癖好啊真的!

这公交车怎么回事!

温羡瑶22岁的人了,撞进一个高中男生的怀里两次,难免觉得不好意思,她的脸微微发热,刚要开口和高中男孩子解释,身后的陆泽直接拽着她的领子,把她拽离高中男孩子的怀里。

陆泽冷淡地看着眼前的温羡瑶和高中男生,他眼眸漆黑,声音极低地问她——

“你现在,连高中生都不放过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开局和诸葛大力同居第1章在线阅读

    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神乐也嫁给了冲田总悟那个抖s混蛋。神威将春雨甩给阿伏兔,独自一人在宇宙中开着飞船遛弯儿。阿伏兔:神威你才是春雨提督,别什么事都交给我!给我回来啊!!!也许是阿伏兔的怨念太深,神威翻船了。————————————————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婴儿降生的神威,在五岁那年收到了他的第一位弟弟

  • 从退役开始生活第8章在线阅读

    哇,撞大运了。阿善眨眨眼,压低声音软软的回答:“带了,只是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她的回应给了泽田纲吉勇气,万事开头难,但只要跨过第一道坎,后面就会变得顺畅起来。他努力压倒内心的恐惧,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或许……或许你可以向老师请一会假去换身衣服呢?这样下去可能会感冒的。”“感冒?你是说生病?”阿善

  • 天道离传记在线阅读第1章

    “吼——”凄厉的吼叫声从厚重门内隐隐约约传来,如同宣告般响彻这座城池,守候在门外的身影们齐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对这位英勇的战士致以最高礼节送别。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内的吼叫声渐渐衰弱直至消失,守候在外的虫族们依旧没动。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雄性守在门外日夜等候,不是守卫,而是以防神智混乱的雌性们

  • 重生之花无修之收获(5)

    正值秋天,南山因为危险鲜少有人进,所以一大片一大片成熟的野果与山货现在就便宜了沈茹母子。此刻沈茹带着赵有贵已进入了南山的中部,当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野果、山核桃、各种坚果板栗之类的,眼睛都放光了,暗自得意幸好老娘有先见之明带了个麻袋做掩护,要不然这些只能看不能吃,这不心疼死她嘛?“老三,去多摘些山核桃…

  • 萌宝成双:柠檬爹地别太酸在线阅读第4节

    一抹阳光透过树叶葳蕤,照射在了齐恒脸上。“嘶...啊!”齐恒慢慢张开双眸,起初视线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山崖下的草坪上,旁边是一颗枝叶繁茂的歪脖子树,树叶如穹盖般遮住这一片小天地。要不是这个歪脖子树,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齐恒坐了起来,浑身骨骼似乎散架般,发出“咯吱咯

  • 灌篮高手之一见倾心独孤小姐逃婚

    在S城里,有这样一个家族——独孤氏,是S城五大家族之首,而未来独孤氏的唯一继承人独孤翎殇,更是一位美若天仙的人,见其者皆为其着迷。外界都传:若是谁娶了独孤大小姐,便可享有一辈子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不仅在S城,其他的城市也有这些传闻,说是传闻,倒不如说是事实,的确如此,独孤家是从古流传下来的皇室家族,拥

  • 万族之林之第三章

    早上狄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昨晚楼下的聚会闹到三点才停,楼下沙发横七竖八睡着喝得酩酊大醉的男生。潘静姝醒了,化着淡妆从房间出来。狄然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迷蒙着眼睛在饮水机前接水喝,心不在焉地嗯了几声。“今天回家。”电话另边是个温柔的中年男声,“我有事找你。”“狄叔叔催你回家?”潘静姝问。狄然挂了电话

  • 红楼之那个才女啊在线阅读夜雨

    年轻人,是否接受接受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接受住了考验,那么,你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当然选了接受。滴!系统提示,你需要给导师几样物品:熊皮×10鳄鱼皮×10狼皮×10。我微微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留下来的东西有用了!鳄鱼皮我有20个,熊皮就多了,整整两组!可是,这狼皮就难办了,怪不得没有人来就职刺

  • 踢开扶弟魔当赘婿第七章在线阅读

    穿着女仆咖啡店经典款——黑白色女仆装的兄贵,长着一张和他们年龄一样的、属于男孩子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脸。秋凛傻眼了。而旁边的幸平已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女仆兄贵看见他们,明显的身体一顿,把那个已经砸晕的学姐扔到一边,朝着他们走过来。秋凛和幸平两人就直愣愣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走近时秋凛才回神注意到,女仆兄

  • 坏蛋一个跑不掉在线阅读接下广告(小修)

    阡璨攥着梅林给的钱,坐在父亲的床铺前,静静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地不成人形的消瘦的的脸。“电视!我要看电视!我要看静云!静云在跳舞呢!马上就要轮到她了!!!你们快放起来给我!!”千震络焦躁地翻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翻过一个个台,却没有出现千震络的妻子的画面。一旁的王护士劝慰着千震络:“千老师,今天晚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