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萌宝无敌:爹地宠妻不低调之老太卖狗(1)

2021/6/11 17:37:34 作者:小肥羊 来源:掌阅小说网
萌宝无敌:爹地宠妻不低调
萌宝无敌:爹地宠妻不低调
作者:小肥羊来源:掌阅小说网
“帅锅锅,结婚吗?勒边拉个大美女是我妈咪。只要你点头,再送一个聪明可爱,绝世天才滴我。”某肉抱住湛爷的大腿。湛爷看了看某肉指着的背对他的花奕茜,“要得。”正在想法设法辞职,想带着儿子远走高飞的花秘书,还不知道那爷俩一合计就把她给卖了。20岁那年一个错误的夜晚,让她怀上了湛爷的孩子,六年来她战战兢兢做好湛爷的秘书。随着儿子的暴露,她觉得有必要马上离开。她自认为计划一切都很完美,却在某个月黑风高离家夜,湛爷从天而降,将她困在两臂间,低沉沙哑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花秘书,听说你想带我儿子浪迹天涯

第一章

午前刚下过雪,雪后初晴,日头暖融融的,照射在雪地上,映出一片闪闪金光。

这样寒冷的天气,吃火锅是再好不过的了。

‘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的锅子,烫上切成薄片的牛羊肉。待肉片变色,微微卷曲,迅速捞出,蘸一点鲜香麻辣的酱料……

咝——

那滋味真是想想就叫人流口水!

“绣丫头!绣丫头——”

郑绣从对火锅的怀念里抽回神,眼前说话的是个四十来岁、穿着棉布袄裙的尖脸妇人,眉峰高挑,眼睛细长。看着就十分精明,且略带刻薄之相。

不是旁人,正是郑绣的二婶朱氏。

朱氏又继续道:“你别怪二婶唠叨,都是为了你好!你看你马上过完年就十六岁了,咱们村里的姑娘都是十岁上头就说清了,十三四岁都嫁人了。到你这里,已经晚了这样多,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

郑绣点头称是,其实心里是不同意的。

村里大多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间刨食的庄户人,条件大多不是很好,因而成家就格外早。

可她家,她爹是有功名在身的举人,且薄有才名。四里八乡的人都上赶着来给她爹当学生。

每个季度都能收到丰厚的束脩不说,逢年过节还都有学生上门送礼走动。

虽说送的也不是多贵重的东西,但鸡鸭鱼肉总是多的。

就她家这情况,别说在村里,就是在镇上都是数得着的。

再说了,她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从数千年后的时代穿越而来。在她那个时代,二十多岁结婚都算早的,更别说还有一辈子不结婚的不婚族。就比如上辈子的她自己,在大城市拼搏到二十七八了,坐上了一个不大不小公司的主管位置,每天为了生计不停加班,根本没时间去谈恋爱。可日子那是过的照样充实滋润,忙的时候寄情于工作,闲的时候约闺蜜逛街看电影做SPA。谁能说她过的不快活。

总的来说,郑绣觉得,自己日子过得好,那才是第一位的。而成家,有之锦上添花,无之也不会攸关生死。

她这么答应着朱氏,不过是怕了她的唠叨。

朱氏却还在喋喋不休:“二婶给你说的可不是什么不好的人家,镇上冯员外家的独子啊!多少姑娘做梦都想去当少奶奶呢!到时候你嫁的好了,还能带着你爹和你弟弟去镇上享福呢。”

镇上的冯家确实是殷实富裕的好人家,只是冯员外的独子,却是个膀大腰圆、看起来有两三百斤的大胖子!胖还不算什么,前不久下大雪,郑绣去镇上给她爹送冬衣,就遇上了冯员外的公子。那肥头大耳的冯公子,眼珠子都要钉到她身上了。一脸的猥琐相。

朱氏来给郑绣说这门亲,郑绣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郑绣性子也不软糯,甚至还有些泼辣。当下她就皮笑肉不笑问道:“这样好的亲事,二婶怎么不说给纤妹妹留着。”

郑纤,就是朱氏的宝贝女儿了。马上过年就十三了。

朱氏一愣,而后才磕磕巴巴道:“我家纤丫头还小,再说了,她上头还有你这么个没出嫁的姐姐,怎么着也不能让她抢在前头。”

郑绣都想哈哈大笑了。

她这二婶肚子里就那么点盘算,还都写在脸上了。摆明了就是想把他们家弄到镇子上,到时候他爷爷奶奶名下的田地,就都归他们家了呗!

郑家老头老太生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早些年闹饥荒,又兵荒马乱的时候,饿死了一儿一女,就剩下两个儿子。

就是排行老大的郑绣她爹郑仁,和她二叔郑全。

她爹是有个有出息的,考了个功名。早些年还在京城里做了个不大不小的京官。她二叔就有趣了,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早些年闹着分家。郑老头郑老太扭不过他,咬着牙把家分了。

没出两年,她二叔就把那点田地全败光了,又缩回去跟老头老太一起住着了。现在种着父母和大哥的地为生。

小儿子不出息,二老没少为这个生气。

郑绣也大概知道爷爷奶奶留下的那点田地,多半也还是要给二叔的。

那些东西是爷爷奶奶自己的,怎么分,权看他们自己的想法,郑绣没有意见。

可分到了自己家的东西,那她也没有再拱手送人的理儿!

郑绣就挑着眉,抱着手臂,不冷不热地看着朱氏。

朱氏被她看着有些心虚,口中还强辩道:“难为人家也不在乎你这‘克夫\\\'的名头,你可得想好了,错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

没错,郑绣前头订过两门亲事。

不过那是原来的郑绣了。

一门是郑绣她爹在京为官时,给她订的娃娃亲。对方也是官家。

后来她爹致仕回乡后,两家相隔甚远,渐渐减少了联系。

待郑绣十岁时,郑仁托人上京,方得知那家人卷入了朝堂争斗,满门抄斩。坟头草都半人高了。

于是郑仁又重新帮着物色了一家人。

是他的一个得意门生,少年英才,天赋极佳。

郑仁都谓他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那少年确实天纵英才,十几岁就考上了秀才,还受到一方大儒赏识,收为门生。

只是此后,那少年就变了副嘴脸,带着家人亲自上门退婚。

听说是要求取大儒家的姑娘了。

那吃相,可着实难看极了。

退婚回去的路上,少年一家却遭遇了山匪,一家子都搭上了命。什么天纵英才,什么飞黄腾达,都化成泡影。

就因为这么两桩婚事,郑绣的‘克夫’的名声就传得愈演愈烈了。

也因为这个,小姑娘忧思忧虑,没多久一场风寒,演变成一场不退的高烧,夺去了她的生命。然后就有了穿越而来的、现在的郑绣。

郑绣本要刺回朱氏几句,却看自己的弟弟——郑誉急吼吼地小跑着过来了。

她这天是来给二婶送东西的,马上就是腊八,家里不少学生送了腊八粥。郑仁就让她给送过来了。

郑誉跟二叔家的小子不对付,因此鲜少过来。

此时他匆忙而来,自然是有事。

隔着老远,郑绣就喊:“跑什么跑?后头有狗追你啊?!”

这弟弟七岁多,顽皮的不得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郑誉跑到她跟前,喘着粗气道:“姐姐,不好了,奶奶卖狗去了!”

“卖狗?卖什么狗?路边捡的狗啊?”

爷爷奶奶跟二叔一家住在一起,家里余粮人都快养不活了,更别说养狗了。

郑誉急的抓耳挠腮,“不是,是要卖咱家的狗!”

郑绣这下子就待不住了!

她半个月前在家门口捡了条通体乌黑,油光水滑的黑狗,立耳垂尾,目光如炬,看着有些像现代的狼狗。

初时她当时还有些害怕,还叮嘱郑誉出入时一定得多加小心。

那狼狗趴在她家门口不动,也不知道是饿着还是怎么的。

郑绣就想着快点把它打发掉,从梁上摘了一节腊肠扔给了它。

没想到那黑狗吃完腊肠,更是不走了。每天就在她家门口盘桓。

后来有一天,郑誉同村上的小孩打架,一直打到家门口。

那黑狗不知从何处跃出,对着那几个孩子一顿狂吠,吓得那些孩子作鸟兽状四处逃窜。

有个孩子吓软了腿,根本没力气跑开。

眼看着黑狗就要扑上去,郑绣急急地从家中赶出来喝止。

那狗却通解人性一般,本来还凶神恶煞的,忽然就绵软地呜咽一声,又趴回门边去了。

不说郑誉,便是郑绣都要夸它是一条好狗了!

郑誉央着他姐养下黑狗,郑绣想着她爹在镇上教书,隔几日才回来一趟,家里就她和弟弟,虽说二叔家离这也就几步路的功夫,但打心底是不愿意同二叔多来往的。养条狗,的确是看家护院的不错选择。

郑绣就找了条麻绳,把狗系在了门口,每天用剩菜剩饭喂狗。

那狗也不挑食,什么都吃。没过几天,毛色越发黑的通亮。

有一回郑绣半夜起来解手,顺便去检查院门。却发现门口系在篱笆上的绳子空落落地垂在地上。绳子那头的狗不见了!

当时郑绣就骂了一堆‘没良心’‘狼心狗肺’之类的话。

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当然她也没觉得剩菜剩饭哪里不好了,村里大多数人家吃的还没有她家好呢),居然就这么给跑了!

她在门边站着腹诽了好一会儿,就看到月光下,那黑狗又抖着一身似乎会发光的黑毛回来了。

也不知道是没注意到黑暗处的郑绣,还是根本不在意她,就径自地在地上一滚,把头往那个绳圈里一蹭一滚,便又恢复了系着的模样了。

调整完绳圈,黑狗便趴在门边开始睡觉。

郑绣十分惊讶地想到,这哪里是狗啊!这绝对是狗精啊!

此后,她也越发对它好了,当做半个家人一般,还跟郑誉合力,在家门口用木板搭了个简易狗窝——起码给它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郑绣做人的准则就是,别人的东西随他怎么糟践,反正是别人的自由。但凡是她的东西,别人那是一根手指都不能染指的!

朱氏见她要走,忙上前拉住她的胳膊,“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要不是这时代长幼尊卑十分有序,郑绣才不想理她。

这时候自然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下子抽回自己的手臂,拉着郑誉往自己家的方向快步走去:“奶奶往哪个方向去了?快带我过去!”

郑誉人小,但腿脚灵活,扯着郑绣一路飞奔,两人很快就到了村口。

郑誉解释道:“奶奶腿脚慢,估计刚到路边,走了不远,咱们顺着往镇上的大路追,应该马上就能追到的。”

这日镇上有赶集,来往行人也多,而他们所住的槐树村,就在去往镇上的大路旁。

郑绣想老太太那腿脚,没个把时辰是走不到镇上的。可就怕老太太在半路上就把狗卖给行人。

他们走了没多会,远远的,就瞧见一个佝偻着身子的瘦小身影。

郑老太慢慢地走着,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绳子,绳子那头,自然就是郑绣家那条威风凛凛的黑狗。

黑狗走的快,没走上几就停下,等郑老太赶上了,才继续向前。乖巧极了。

郑老太也是很喜欢这条黑狗的,早前听说郑绣捡了条黑狗来养,郑老太曾经亲自上门来看了。郑绣听她回忆说,她小时候也养过一条黑狗,喜欢得不得了,只是那时候世道不好,那黑狗最后被杀了吃了。过了这么多年了,郑老太这么大年纪了,却一直都记得那种酸涩难明的心情。

没回郑老太赶上黑狗的时候,她都会轻轻地抚摸着黑狗的头。

郑绣姐弟走的近了,依稀能听到郑老太对着黑狗道:“把你卖给好人家,不会让你吃苦的。你往后好好的啊。”

说着话,恰好有行人经过,看见了,便问:“老太太,这狗卖不卖啊?”

郑老太忙点头,道:“卖的卖的,卖半两银子。”

那人惊诧道:“怎么卖这么贵?”

一钱银子可够村里人家一个月的嚼用了。

郑老太道:“这狗通人性哪,很乖巧的,也会护主。我也不是见钱就卖,要你确定能对它好,我才肯卖哩。”

他们这说着,也吸引了不少行人的注意。

只是问的多,真心能买的人就寥寥无几了。

郑老太也不着急,慢悠悠地牵着狗继续往前走,有人询问,便耐心地说上两句。

郑绣看的眼睛泛酸。

她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记忆中她曾经跟奶奶闹矛盾,非要一个新玩具。当时家里交过学费已经没什么余钱,可她哭闹不止,眼睛半瞎的奶奶带着家里养了许多年、她十分钟爱的白猫摸索着出门了。

后来奶奶就带回了钱,给她买了新玩具。只是那只白猫,再也没在家里出现了。

大概那时候,奶奶也是像眼前的老太太一样,一个人一个人地问,一个人一个人地兜售,最终把心爱的白猫卖了出去,换回了一笔给她买玩具的钱。

郑誉虽然年纪小,却也早慧聪明,看着郑老太这样,他心里也颇为心酸。

此时再看她姐姐要哭不哭的样子,他犹豫道:“姐姐,你没事吧?咱们这狗……”

郑绣抬起袖子一抹眼睛,“必须要回来啊!”

转折太快,郑誉一时接受不来。

郑绣已经快步上前,呼道:“奶奶!”

郑老太有些耳背,郑绣这一声喊可是卯足了劲儿。

一时吸引了不少路人回头。

却见喊人的是个俏丽的年轻少女,便不由多看了两眼。

郑老太迟疑地转过身,见到来人是郑绣,一时手无足措地慌乱起来。

“绣、绣丫头,你怎么来了?”郑老太仿佛做错了事一般,下意识地就把手上的绳子往身后藏。

郑誉赶紧跟上了她姐姐的步伐,一起走到了郑老太的身前。

“您这是带狗出来散步了吧?”看到郑老太这局促模样,本是有些恼怒的郑绣也不忍心苛责她了,便这么说道,给她个台阶下。

郑老太垂着头,不说话。

“快过去扶着奶奶啊!”郑绣横了郑誉一眼。

郑誉上前扶住了郑老太,郑绣顺势就接过绳子,牵回了黑狗。

他们也到了,自然不会让郑老太再往镇子上去。而是一同相携着往回走。

郑老太嗫喏着,终于开口道:“你二婶说,你以后是要嫁到镇子上去当少奶奶的,这狗往后待在咱们家也没个活路……这两天,阿荣闹着要一套什么斋的文房四宝,还说没那个就不肯去学堂。我就想着……绣丫头,别怪奶奶。”

郑老太口中的‘阿荣’,就是二叔家的儿子郑荣。也是家里他们这辈几个孩子中年纪最小的,郑老太格外偏疼。

郑绣能说什么呢,她肚子里把二叔一家人骂了个遍,却也不能苛责郑老太什么。

“阿荣说的是‘致和斋’吧。那一套文房四宝要好几两银子,您卖这狗的银子可远远不够。”

郑老太惊讶道:“竟这样贵?”

郑绣道:“可不是么,要是真差这么半两银子,我身边有,也就拿出来给您了。”

郑老太颇为局促:“怎么好再从你们家拿钱。”

这几年小儿子回来后,老头老太的日子可就过的越来越紧巴了,时常靠着大儿子接济。卖一条郑绣捡来的黑狗,老太太可能还觉得没什么,可再从他们家拿钱,老太太心里可是过意不去的。

郑绣和郑誉把郑老太一路搀回了村里。

郑绣让郑老太略站了站,然后转头吩咐了郑誉几句,郑誉迈着小短腿往家飞奔,没多会就回来了。

郑绣是让他回家拿银子的,不多不少,正好拿了半两。

郑老太不肯要,郑绣硬塞给她。

她自然不是为了郑荣,而是为了老实了一辈子,眼下被逼的没办法,偷偷摸摸来卖孙女的狗的郑老太。

要是不带些银钱回去,想来二婶不会给老太太什么好脸色。

把郑老太送到家门口,郑绣姐弟也没进去,就回家了。

路上郑誉撇着嘴道:“郑荣那是自己不想学堂,才闹着要那么贵的文房四宝的吧。咱们这儿,除了咱爹,谁能用上那么贵的东西。”

郑绣十分认同弟弟的看法,点头道:“马上过完年,你可也是要上学堂的人了。可不能跟那浑小子学!”

郑誉缩了缩脖子没应声。

像郑荣那样胡闹?他也要敢啊!

二叔二婶那对孩子多纵容啊,到他家,他爹和他姐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两人走到家门口,郑绣突然猛地转身。

郑誉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姐,你干嘛啊?”

郑绣狐疑道:“从大路上回来,就好像觉得有人跟着。”

郑誉也跟着回头看。

他们身后一个人都没有,不远处的倒是看着有人走动,不过都是熟悉的村民。

“不会吧,是不是正好有人顺路回村啊?”郑誉道。

郑绣点点头,想来是她多心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释灵武神在线阅读造福一方

    “杭州府同知寇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通判杨朔,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主薄魔寒,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知事王松,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城司赵阳,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推官何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学政官张怀民,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一众官员,走进知府大堂纷纷与张攸宁见礼。张攸宁一

  • [死神]此去更年在线阅读第1节

    殷痕与其余人本已逃到几千米开外,以免被凤战轩锁定同归于尽,可迟迟没有传来爆炸让他们疑惑不已。殷痕身边的大长老凑到他身边轻声说“少主,凤战轩是不是有可能假自爆来吓唬我们。”殷痕脸色铁青,发令道“走,我们回去瞧瞧到底是不是诈,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等他们到达刚刚的地点时发现空无一人时,殷痕的脸色阴沉得可以

  • 洪荒之妖皇太一在线阅读第3章

    “本台消息:Z市某少年在家手银四十余次,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花样少年虚脱而死的背后,是怎样的社会盲点呢?”电视上的女主播一脸痛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社会心理学家——贾正经教授发表对此事的看法。”镜头一转,定在了一张满是老年斑的老教授脸上。教授轻咳一声:“我认为这主要是父母对孩子不够关心,加上学业压

  • 万界埋尸人在线阅读第9章

    “小坏,能解释一下吗?不对,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救得我?”王苟脑袋晕晕的向小坏问道,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难道功法记载出错了?不能吧,好得至少是天阶功法。“小坏先恭喜主人修炼进步,其实小坏也不知道,当时小坏感觉构成小坏本体的一部分物质和丹田比较像,就释放了一些,没想到真的可以帮到主人

  • 尸魁之诸天神佛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修罗场七夜十分淡定。坂本龙马又不是没去过吉原,被以前的花魁见过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他早有准备。反正认出来也不影响什么,七夜觉得自己没必要慌,和之前的计划一样,控制住堕姬,拖到鬼杀队赶过来,作为交换情报的诚意就行。于是七夜装模作样地回应:“能被如此美丽的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七夜以为这样掉马

  • 山海经之情深露重有仇报仇

    虽然这个猜测,太过惊世骇俗了。可是,事实似乎就是如此。今天是周五,当初,叶冲就是在今天下午放学时,被薛洋叫来的混子暴揍了一顿,开始悲惨无比的两天。“既然我回到了两天前,还拥有了无限循环的能力。薛洋,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玩得过谁?”叶冲冷笑一声。他还从没有,这么恨过谁。薛洋,是第一个。简单地洗漱一下,

  • 虎啸乾坤第一章在线阅读

    城门恢弘高大,行人或闲适漫步,或步履匆匆,行至城门前,总要抬头瞧瞧城门上挂着的青鸦色匾额,并为之所震撼。义安城,同临华城并列仅次于皇城的地界,恢弘了数百年了,这匾额正是一百多年前的书法大家松远先生的墨宝。仅一幅匾额便能震撼到来人,更别提城内之繁华:大大小小商铺酒肆鳞次栉比,街道两旁货郎小贩众多却整整

  • 生灵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006章:真香!感受着重新回到身上的感觉,斯密尔松了口气,他可不想成为和塞巴斯蒂安一样的家伙,只能自我安慰。“这就舒服多了!”滚烫的热水淋下来,吸收了过高的热量,只剩下恒定四十度的热水,十分舒坦。洗完澡,对着镜子一照,斯密尔这才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新马甲的模样。十岁左右的年纪,金发碧眼,双眼很大,唇红

  • 海贼王之我的弟弟是艾斯在线阅读第4节

    蓝英完婚,生活上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学还是要接着上的。她在市里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的课题是《雄性动物的荷尔蒙如何影响行为》,本来她有无数条道路可以选,不知当初挑专业为何偏偏挑了这医学,还选了这精神医学。看来是自己的特殊癖好,才让自己阴差阳错的嫁给那个叫做魏湛的家伙,她现在内心隐隐有些后悔。“

  • 太平梦之第七章(7)

    经过半个多月生不如死的医院生活,每天真的把药当成饭来吃呀,他现在终于体会到林妹妹是什么感受了,不过还好这种日子就要结束了,因为安安今天就要出院了。安安的心脏确实是有问题,身体就是养的再好,也不能跟健康的孩子相提并论。不过,正常生活还是可以的,就是以后长大了不要经常受刺激就行。对此,程援国和李杏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