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无限之归途在线阅读第5节

2021/6/11 17:11:41 作者:秦小兰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之归途
无限之归途
作者:秦小兰来源:飞卢小说网
终极恐惧的意义就是诸神的黄昏!来自异世界的曙光啊,请您带领我们带领走出这片毫无希望的黑暗吧!——来自时光神-基兰的祈祷!(已经历世界瓦罗兰、家庭教师、约会大作战;现在进行:超神学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陆姩的报案是通过短信。她写了一封给卡利警官的情信。寥寥几句,叙述的是无奈的爱情,最后一句是死亡的诀别词。她请报案台的警察代为表达。

浦斯尔那两个手下,把陆姩拽上车之后就抢了她的手机。浦斯尔没料到,她在被抓的短短时间里居然还有空档报警。

两个警察走进来,四处看了看。

浦斯尔眼色阴沉,往楼上看去一眼。

黑肤黑脸和清秀玉丽交换了一个眼色,要往楼上走。

男人甲、乙立即拦住。

黑肤黑脸眉一低,转眼看向浦斯尔。

浦斯尔摆摆手。

男人甲、乙退下。

浦斯尔笑了笑,“警察同志,我叫浦斯尔,浦斯这个姓,你们听过吧?”

清秀玉丽说:“听过,如雷贯耳。”浦斯这个姓氏,代表的是兰鸩城的海运商。

浦斯尔掏出名片,递了过去。

清秀玉丽接过,看了一眼后,又递给黑肤黑脸。

浦斯尔掸掸西装裤,“明白了?”

清秀玉丽点点头。

黑肤黑脸说:“我们上去了。”

浦斯尔怒目而视。

清秀玉丽说,“浦斯先生,我们只是依法办事。”

浦斯尔说:“报上你们的警号。”

两个警察把证件展示給浦斯尔。

浦斯尔冷笑,“请便。”他看着两个警察上楼。

过了十来分钟,黒肤黑脸挽着陆姩出来。

陆姩脸上、身上都有伤。

清秀玉丽笑了笑,“还请浦斯先生随我们走一趟。”

浦斯尔没有动,他的律师已经到了。他笑说:“有什么事和我的律师谈吧。”

黒肤黑脸和清秀玉丽低声商量了几句,先把陆姩带了回去。

临走,清秀玉丽说:“浦斯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会再来的。”

上了警车,清秀玉丽问陆姩姓名。

她如实报了。

他又问:“陆小姐是被胁迫报警,还是仅仅想自杀?”

“想自杀。”她目光茫然,嘴上却答得爽利。

“那位卡利警官……是你的……”清秀玉丽问得含蓄。

“我的朋友。”

黒肤黑脸别有深意,“他已有家室,你是单恋?”

陆姩低下了脸,犹豫说:“是的。”

“明白了。”清秀玉丽点点头,“现在还想自杀吗?”

她还是嗫嗫的,“不知道。”

警察没有再问。

去了警局,她按照自己想好的说辞录了口供。

清秀玉丽再三询问她有没有遗漏。

她摇摇头,坚持说,浦斯尔发现了她有自杀迹象,把她带了回去劝慰。

对卡利警官,她声称单恋,那封情书是自杀前唯一的勇气。现在没死成,她恳切请求警察别把这事传出去。

清秀玉丽的目光定在她脸上很久,“这个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外面是传不出去,但在局内,也够卡利警官丢脸的了。

清秀玉丽把陆姩放了。

她一走,黒肤黑脸勾上清秀玉丽的肩,“她说的话你信?”

“不信。”清秀玉丽笑起来,“给了很多疑点。”

譬如,她为什么要替浦斯尔隐瞒?又譬如,她向报案台发情书,是情急之下的冲动,还是要损毁卡利警官的名誉?又为何,到了警局反而不说实话,处处给浦斯尔和卡利警官开脱。

浦斯尔、卡利警官和她,分别是什么关系?

----

卡利警官在挨训。

上司嘴里的唾沫飞在空中,落在地上。

卡利警官面红耳赤,“是。”

他出了办公室。

其他同事望过来的目光,若有似无。

卡利警官绷直了嘴,出去楼梯间给陆姩打电话。

她没有接。

他一团怒火烧在胸腔,想骂人了。他下了班,再给她打电话,还是无人接听。他脱口一句脏话。

卡利警官回到家。

陆姩呆呆坐在客厅,捧着男朋友的照片,失了魂魄一样。

“好胆子。”卡利警官面无表情,“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陆姩根本没有理他。

他上前抓起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抬起时,才见到她满脸的泪水痕迹,眼睛都哭肿了,凄凄哀哀。

卡利警官手上的劲一松。

“没有那封情书,我现在已经死了……”陆姩轻声开口。“你不是不知道浦斯尔的手段。当然了,比起你的名誉受损,你更希望见到的是我的尸体。”

“你不会正常报案?扯什么情书?”他气愤地在她身边坐下。

“那时我觉得我真的会死……我说的是真心话,那封信是我留给你唯一的告白,我只是选择了一个不那么隐私的方式而已。”陆姩转过来的眼里黯淡无光。“没想到,还有那么尽职的警察赶来救我。”

卡利警官听出她的绝望,手指一动,但是想起上司、同事异样的眼神,他翻腾的气难以平复。“你和他们说了什么?”

陆姩摇摇头,“我和他们说,我只是单恋你,出丑就我一个人好了,不会连累你。浦斯尔我也不敢得罪。”

他看看她。

她低着头,把男朋友的照片贴在脸上。

卡利警官夹杂着愤怒,尴尬,不甘,以及见到陆姩男朋友照片时的独占欲。他上前抽掉了陆姩手里的相框。

她绝望的神情一转,凶狠起来,“还给我。”

他把手背过去,“你说的爱,就是在我面前对他念念不忘?”

“不然呢?难道经历过今天的事,我会对你抱有幻想?”陆姩凄声而笑,“浦斯尔对我做过什么,今天他又对我做了什么,你会不知道?但你想来想去,还是你的仕途!”她跳下沙发,“你放心,我今天就搬出去。从此我们各走各路。”

卡利警官狠狠地一摔相框。

她冷冷勾起笑,“照片我多的是。”她起身要走。

他赶紧拦住。“姩姩,你冷静一下!”

“我不自救就是死,我报警求救,面临的是你的责骂。那现在我们就恩断义绝。拜托你离我远点,别再给我引他们过来了。我惹不起,死路一条。”陆姩的语气十分冷静。

急的是卡利警官。他理亏。他声誉受损,放陆姩走,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想起和她的夜晚,他又极为不舍。“姩姩,我们都冷静一下。我们好好想办法。”

“什么办法?”陆姩抬眼看他,“你觉得浦斯尔会放过我吗?”

“我找他谈谈。”卡利警官叹气,把她拥进怀里。“姩姩,我真的爱你。”

陆姩没有回话,推开了他的怀抱。

卡利警官几次想找她说话,她只是“嗯”一声。

她上床睡觉了,他去客厅抽烟。

陆姩的那封信,他先前万分抵触,此刻夜下孤寂,他想起初见陆姩的情景。那样无助凄楚的女孩子,在一众禽兽之中艰难逃生。他忽然相信了她爱他,那封情书是她临死前最深切的告白。

卡利警官走进卧室。

陆姩蜷缩着身子,像一只可怜小猫。

他从背后拥抱她,“姩姩,你太苦了,你真的太苦了。”

她挣了挣。

“这次我帮你出头。”他说。

她不挣了,回过头来,“你怎么帮?”

“我明天就找他,让他别再来了。”

陆姩沉眼,“那么嚣张的人,会听你的吗?”

卡利警官把她越抱越紧,“我有他的把柄,他多少会忌惮的。”

她担忧地望他,“万一浦斯尔把你灭口了呢……”

“浦斯家事情刚解决,他和我是盟友关系。”在她的眼神下,卡利警官化成了绕指柔,“姩姩,你有我了,你未来都有我在。”

她拽紧他的衣领,“还是别了,我们斗不过他的。”

“这件事不解决,他不会放过你。我不想再让你受委屈了,而且我会和妻子离婚,你等我。”

陆姩难以置信,颤抖地想说话。

他吻住她,“姩姩,我爱你。”

----

陆姩不知道卡利警官和浦斯尔是怎么谈的。

浦斯尔没有再出现。但是卡利警官的面色不太好。

或许是谈判过程不愉快,勉强达成了结果。

陆姩最近喜欢上了火红辣椒,她吃得欢快。

卡利警官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开始焦躁。

她见到他在客厅踱步,“怎么了?走来走去,看得我都跟着晕。”

“浦斯家的贿赂案又被翻出来了。”卡利警官脚尖转了几个方向,最后坐上了沙发。

陆姩蹙眉,“你前几个月不是给他们处理完了吗?”

“树阁来人查的,恐怕包不住了。”卡利警官拿出烟盒,重重摔在桌上。

“树阁”指的是阿布拉西区的长老。他们负责挑起战事,再平息战事。住在空中树楼,民众称他们叫:树阁。

“还没吃完饭呢,又抽烟了。”陆姩放下碗筷,走到他的身边,“查他会影响你吗?”

“我上个月和浦斯尔谈判,拿这事威胁过他。他以为是我给捅到树阁去的。我两面不是人了。”

的确不是人,可以说禽兽了。陆姩心里这样想,脸上全是惊惶,“这……怎么办?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她眼泪汪汪的。

卡利警官虽然烦闷,还是抱着她安慰:“静观其变吧。如果他出事了,我要想办法脱身。”

陆姩低头埋进他的胸膛。“你千万不要有事。”

“嗯。”他紧紧拥抱她。

她偷偷弯起笑意。浦斯尔的案子是他给包庇的,恐怕两人都脱不了身了。

----

卡利警官找浦斯尔解释。然而,事态相当糟糕。树阁查到的证据,似乎是卡利警官答应删除的那份。

卡利警官冷汗直冒。他当初的话只是嘴上应付。他怕浦斯尔哪天翻脸不认人,于是把所有证据都拷贝了一份。那份拷贝版,他藏得极深,不知为什么泄露出去了。

浦斯尔直接掏枪怼住卡利警官的脑门,“要死一起死。”

卡利警官闭上眼睛,“不是从我这儿泄密的,那些证据我全部删除了!”

“我再信你,我就是王八羔子!”浦斯尔用枪柄捶了卡利警官一记。

卡利警官额头渗出了血,“浦斯先生,我和你现在在一条船上,树阁的人一查,肯定有我的份。我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

浦斯尔又再捶了一下,“妈的!那还有谁?”到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仇家众多,谁都可以来一支冷箭。

卡利警官说:“冷静下来,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一刻。”

但是离得也不远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影祖在线阅读第九节

    得了皇后的应允,安乐公主迫不及待地拉着舒清浅出了凤临宫。“清浅。”安乐公主特意放慢步子与舒清浅并行,“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舒清浅轻笑,“自是可以的。”“清浅,我听说你是瞒着左相大人一人独自去的安县,真的吗?”安乐公主说这话时,眼里是满满的崇拜。舒清浅实言道:“若不瞒着家里,他们定不会让我去的。”安乐

  • 降服我的星座美男在线阅读第4节

    慕容天泽看着病床上睡着的人,内心莫名的有种酸涩的感觉,面对着墙面,身体自然地蜷缩成月牙形状,头埋进去,手上的针不知道什么时候滚了,像是在胚胎里面的样子,那是最没有安全感的睡姿。侯老看了眼看守的护士,那个护士也是很无奈啊,她已经给重新扎过一次针了,结果她刚刚出去取了新的药就又变成这样了,能够住进VIP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小鱼苗第三章在线阅读

    后花园内,老爹和龙大侠饮酒畅谈,小叶师兄和易管家在下棋,抬手间,易老的子竟被白子团团围住,易老管家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不经意见憋了一下对岸棋台坐着的后生,但见对方,神态自若,气贯长虹,好像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整个棋盘,从落子的那刻,已然分出胜负。易管家不经点了点头,以后这江湖有热闹看了。易凌萱

  • 超级奶爸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八月,盛夏,蝉以声嘶力竭的高歌对抗烈阳残酷的统治。美国私立卡塞尔学院内,蝉却是真真正正地从未存在过。子弹擦过刀刃,□□轰然作响,机车突然发动,和着与血一般颜色的火光,卡塞尔学院,只有力量长存。“英雄都没死呢。”你却早早解脱。S级的敌人是龙王,超A级还要与死侍与同类干架,B级辅助行动,C级只需跑腿递情

  • 空降男神住隔壁在线阅读第五章

    “事情发生这么久了,你们战队没有危机公关吗?”钟情一边浏览网上的信息,一边问经理。“没有,我们就一小破俱乐部,能够买五毛钱的水军都不错了。”还危机公关呢。账号经理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大小姐张口就是危机公关,是不是意味着她家随时都有危机公关候着?他还没问呢,就见大小姐一脸鄙视,仿佛在说—

  • 祝我枯萎不渡在线阅读平安往事

    他有点不开心。坐在石阶上看着不远处那个深蓝色的身影,小小的少年鼓起脸颊。哼,是很不开心!非常非常不开心!……其实啦,自从三日月被三条大人锻造出来后,他就已经很少有不开心的时候啦。他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漂亮的兄弟,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连睡觉的时候他都紧紧靠着他,在他怀里睡得特别开心,连在梦里都满

  • 溺青在线阅读第7节

    陈太医终究还是在院子遇见摄政王邢晟,他们原本就是一块来的,临近侯府时,还被摄政王叮嘱过两句。就算不顺路,他也得想办法遇上摄政王。正好,他们在花园里遇上。“王爷。”陈太医恭敬地道。“这是给谁看病?”邢晟看似无意地问。“侯府的七小姐。”陈太医回话。林明轩看向陈太医,他们原本就是一起来的,要说巧遇,这也可

  • 玄幻:我一学就会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一更到。“娜娜挖魔核”肖羽擦拭着手里的玄铁剑。在他的周围现在已经静静的躺上了4具魔种的尸体,空气中弥漫这刺鼻的血腥味,也只有娜娜高兴在敲开魔种的脑袋,从里面把魔核扣出来。“主人,给你!”娜娜笑着举起两只沾满了鲜血的手臂,手掌中还静静的躺着一颗白色的魔核,但脸上的笑容却已然体现着一个小女孩的灿烂。“

  • 吾为念主之乱葬岗

    “秦叔,什么意思”王小二内心震撼,同时浑身觉得发凉,他想要问清楚,但是秦叔只留给他一个背影,无奈王小二只能作罢。床上,王小二一直想着秦叔那一句话,究竟是什么事情能让秦叔说出那句话,他越想越睡不着,直到第二天拂晓时分,天空浮现鱼浅白之色。王小二双眼黑圈一片,收拾一下就要出门时,秦叔在门口拦住了他,他注

  • 修真回归记第四章

    顾玄染说要熟悉,但直到这次活动结束,许京乐对她都是不咸不淡的,偶尔心情好的时候,能给她一点儿好脸色,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着一张脸。幸好她对其他人更加冷漠,顾玄染也不觉得气馁,成天围着她转。十二班和十三班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顾玄染最近没事儿就往楼下跑,大家差不多都知道了。“顾姐姐,又去找你的大美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