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命畔第2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8:00:25 作者:月下青舟 来源:3G小说网
天命畔
天命畔
作者:月下青舟来源:3G小说网
看我如何破天立命!

晚上八点过后,夏珩叫了个车,回到了夏家老宅,半年前他已从这里搬了出去。平时不是他爸有事叫他过来,他基本上不回屋。

夏家老宅座落在H城建设得相当早的一个别墅小区。夏家是个大家族,夏家老爷子,夏珩的爷爷夏定海喜欢热闹,屋里三代同堂,加上两个家佣九口人都住在一个屋檐下。也只有夏珩,敢忤逆夏定海的意思,不由分说搬了出去。

夏定海有一儿一女。女儿就是夏珩的妈。夏珩的爸爸周天青是上门女婿,于是夏珩跟了妈姓。只是当妈的离世早,当爹的性子又软,也没什么能耐,在集团公司里不过是个部门经理,给夏家长子跑腿打杂,在夏家也就颇有些抬不起头。

夏珩一进屋,长年雇用的家佣李阿姨吓了一跳,“小珩回来了?”

夏珩问了声好,“我爸在吗?”

“在楼上呢。”李阿姨笑眯眯地说。

夏珩来之前,给周天青打了电话。于是周天青便一早在屋里等他。

上楼的时候,正碰到他大舅的儿子,也是夏珩的表哥夏启凡。他衣着整齐,不知道是要走门,还是才回来。

夏启凡也在集团公司,在业务纯熟,手腕硬强,现在已跻身到集团核心,拥有一票人马。再加上他爸这几年业绩不行,夏家的产业颇有些提前交到他手里的趋势。

“这是在外面过不下去了,要找爷爷要生活费,还是准备把自己嫁出去?”夏启凡目光阴冷。

夏珩弯了弯嘴角,“怕让你失望了,两个都不是。”

夏启凡冷哼了一声。“那是最好。”

夏珩懒得理他,迅速上楼,把夏启凡抛在身后。

周天青正在书房里等夏珩。他过年四十,但依然显轻松,浓眉细目,身材也没有任何走样。在他的脸上,能看到几分夏珩俊秀的影子。只是夏珩特别会长,集中了周天青与他妈夏谷兰的所有优点。

纵然是不怎么待见夏珩的爷爷夏定海,也经常夸他:夏家子孙里,就数夏珩长得最好。

“小珩。”周天青一见夏珩,站了起来,“是不是考虑好了。”

“考虑什么。我说过,这事从不在我考虑的范围。”相对于周天青的紧张,夏珩悠然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周天青不吱声了,忧愁地看着夏珩。

他们家男性隔三岔五,就会有这种奇怪的遗传:有些男性也能怀孕生子。

夏珩的爷爷就是这样一个人。到了周天青这儿,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年,最后确认,总算正常了一次。

但这遗传没个准,不定那代那个子孙就是了。因为这个心理阴影,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做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当夏珩生下来,作了个检查后,周天青只有认命了。

夏家也并没有因为夏珩的身体特殊,就怎么苛待他。但集团的大小业务,除了交给了夏家长孙夏启凡手里。还有一个哥,一个妹,也都进了公司,分别担任重要职位。

从小夏家对夏珩没有振兴家族企业的任务,夏珩也就由着性子发展,因为喜欢创作,大学刚毕业,便入了编剧这一行,成为编剧界一个新人。

夏家爷爷对此表示,夏家出个文艺工作者也不错,但周天青知道,如果是夏启凡,夏远扬的话,夏老爷子肯定要骂他们不务正业了。

“小珩,你也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家。你又是这样。吴氏集团的大公子……”周天青又开始了口苦婆心的劝说模式。

“像我这样的,能有人看上我这样的就算不错了,是不是?”夏珩嘴角动了动,“爸,我爷这样说也就算了,你这是被他们洗脑了还是怎么着?我和谁在一起,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都是我自个的事。”

吴家愿意上门提亲,不过是因为吴浩宇是个圈内外都知名的GAY。打小包男模小明星,被媒体都逮过无数次,根本没正经姑娘愿意嫁给他。

吴家不知道从哪儿打听的消息,知道夏家男孩身体的特异性,便打起如意算盘,又能满足吴浩宇的性取向,又可以为家里传宗接待,这么两全其美的事,便迂尊降贵地前来提亲。

夏家是老牌房地产公司,这几年已开始走下陡路,房地产中的权贵吴家上门提亲,无疑是雪中送碳。

“别忘了你也姓夏。”周天青很不满夏珩说到夏家时,如同局外人的口气。

最近,因为夏家的一个势在必得的项目,与吴家联姻已是势在必行了。

夏珩也不再多说,把手中的化验单递过去。周天青不明所以接了过来,“这是什么?”

“你看看就知道了。”夏珩嘴角微微扬起,观察周天青瞬息万变的脸色。

周天青第一眼有些蒙,再看一眼身体一晃。反反复复地看了几遍,再三确认后,才抬起那张惨白的脸:“谁的?”

“当然是我的。上面不是有我名字嘛。”夏珩态度轻松。

周天青火了,腾地站了起来,“我问的是孩子他爸。”

夏珩嗤笑,周天青在夏家面前一直唯唯诺诺,甚至是对他的后辈夏启凡都一脸讨好,但在他面前,却拿出十足的家长做派。

“这你不需要知道了。化验单我就留这儿了。你给爷爷看看。这下,应该不会再有媒人上门游说了。”

夏珩站了起身来。

“小珩!”周天青追了几步,苦口婆心,“你这是要鱼死网破呀,你才二十三,什么都不懂。你不要义气用事。你想没过没有这个孩子谁来带。生孩子简单,养孩子难。你要对你肚里的娃负责。”

“我知道。”夏珩头也不回。

一下楼,夏启凡居然还没走,抄着手站在客厅里。他一身三件套西装,整整齐齐,应该是要出门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走。

这是专程留下来,要看他出糗?

夏珩从夏启凡身边擦肩而过,像是没看到他一样。

“夏珩。”夏启凡叫住他。

夏珩本来没打算理他,想了想,驻足,回转过身:“哥,有个事也要烦请你转告爷爷一声。”

夏启凡沉着脸看着夏珩。

夏启凡不过二十九,却成熟阴沉,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与活跃。纵然不是因为家里的复杂关系,夏珩打小对这个大表哥也敬而远之。

“他有曾孙了。你也要当叔了。”夏珩好整以暇。

“什么意思?”夏启凡的脸愈发阴沉。

夏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有宝宝了。”

从屋里出来,夏珩犹自回味夏启凡那一副见鬼了的惨白表情,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

痛快!压积在胸中几个月的一股闷气,像是一下子,都吐了出来。

从夏家老宅出来,夏珩颇为愉悦,一时兴起,就想去万千的“水妖”喝点东西。但下一刻,意识到自己现在已是特殊身体,便决定回自己的出租房。

从他到医院决定要孩子时起,他已滴酒未沾,并且注意饮食。而且从现在起,稍稍巨烈的活动,与一些太闹太吵场合都要戒了。

不过,这也是值得的。

夏珩轻轻地哼着歌,半道上拦了个车,一个小时后到了自己出租的小区。

夏珩虽然是编剧界新人,但因为功力不错,手上的活不少。只是这个行业水份太大,新人难出头,夏珩才挤入编剧行业,只能从一些老编剧手里接活。

一年前,他从一个号称国内十大优秀编剧手里,接手一部四十集的剧集。老编剧写了十集,他写了三十集。半年后,根据这个剧本拍摄的剧集大爆,但他连署名权都没有。

不过,也正是接了些活,攒了点钱,才有底气搬了出来。

出租车在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夏珩下了车,目光被道路边停靠一辆黑色豪车所吸引。纵然路灯昏暗,但车标与黑亮的车身,依然流动耀眼的光芒。

就在夏珩看过去的时候,车门前后一推,下来两个人,直奔过来。

一个黑眼镜黑西装,一看就是个能打的保镖。另一个穿灰夹克的,相对普通,也瘦小许多,不过三十来岁,“夏先生吗?”

这是来找自己的?夏珩傻眼了。不就是退个婚吗?这是夏老爷子要绑他回去,还是吴家的说客?

“不是。”夏珩就要绕过去。

灰夹客微微一笑,“我看就是。”

夏珩一侧身,就要走。彪形大汉已拦住了他的去路。

“请您上车和我走一趟。我们不是坏人,有人想见你。”灰夹克劝道。

“我能不上去吗?”夏珩只往后退。

“就是说几句话。不会耽搁您多少时间。”灰夹克依然耐心而有礼貌。

夏珩已断定是吴家的人了。吴家的媒人可谓层出不穷。这段时间,没少人来做夏珩的思想工作,甚至搬出了夏珩的一些旧识。眼看,说不动了,就来了这一出。

不过,也好,一会儿可以把化验单的复印件再交出一份了。

“行吧。”夏珩跟着灰夹克上了车。

车速慢到让夏珩感到窒息,这个时间,路上基本没多少车辆,但依然只跑了50码的样子。和这辆车的装置毫不匹配。

幸好,目的地不远。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茶楼前停了下来。灰夹克先下车,为夏珩拉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夏珩也不客气,迈步而出。

他现在有恃无恐,只想尽快解决问题,回家睡觉。这都快十点了。

不能不说,茶楼环境清雅。设计曲曲折折,随处可见假山花圃。夏珩跟着灰夹克沿着回廊走了一长段距离,拐弯进了一个包厢。果然,里面一个人正等着他。

看到夏珩,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搁,发出轻轻的敲击声。

等夏珩迈步进去,灰夹克只是把门给拉上,守在外面。

封誉神面前摆放着一整套茶具,却没人在一旁服务,看来是自斟自饮。看来这人就是吴家的说客。夏珩径直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忽然发现,这人他见过。就在今天,济慈医院,江千帆的办公室。差点他和这人撞了个满怀那个混身匪气的男人。

夏珩挺惊讶。这可真凑巧。

“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封誉神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夏珩身上。

夏珩失笑。管得宽。

“我们认识?”

“以前不认识,现在算认识了。”封誉神声音沉稳,气度悠然。

吴家为这个儿子可真是操碎了心。眼前的这个男的又是吴浩宇什么人?

这人换了套西服,但仍然质地良好,做工精致,混身上下透露出的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大概是个吴家公司的中层管理。

像这种中层,即没到达高位的风清云淡,也没有低位者的谦虚谨慎,所谓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特别爱摆这种霸道总裁的谱。

夏珩在心里给封誉神打了“二颗星”。

其实本来打算是打一星的。

多出来的一星,是给了封誉神的颜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祖师爷显灵了!之矛盾

    5.吃饭崔韩星直直走出公司大门,一眼便瞧见了公司对面那家小饭店。正值饭点,小店就像是磁铁一样吸引着四面八方的人汇集于此,光是远远地站在一边,崔韩星都能感受到店里那股热火朝天的热浪。这种气浪带着浓重的生活的味道,崔韩星走到门口甚至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油烟味,汗臭味,脚臭味……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使得空气

  • 释灵武神在线阅读造福一方

    “杭州府同知寇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通判杨朔,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主薄魔寒,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知事王松,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城司赵阳,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推官何年,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学政官张怀民,参见知府大人...”杭州府一众官员,走进知府大堂纷纷与张攸宁见礼。张攸宁一

  • [死神]此去更年在线阅读第1节

    殷痕与其余人本已逃到几千米开外,以免被凤战轩锁定同归于尽,可迟迟没有传来爆炸让他们疑惑不已。殷痕身边的大长老凑到他身边轻声说“少主,凤战轩是不是有可能假自爆来吓唬我们。”殷痕脸色铁青,发令道“走,我们回去瞧瞧到底是不是诈,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等他们到达刚刚的地点时发现空无一人时,殷痕的脸色阴沉得可以

  • 洪荒之妖皇太一在线阅读第3章

    “本台消息:Z市某少年在家手银四十余次,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花样少年虚脱而死的背后,是怎样的社会盲点呢?”电视上的女主播一脸痛心“接下来让我们有请社会心理学家——贾正经教授发表对此事的看法。”镜头一转,定在了一张满是老年斑的老教授脸上。教授轻咳一声:“我认为这主要是父母对孩子不够关心,加上学业压

  • 万界埋尸人在线阅读第9章

    “小坏,能解释一下吗?不对,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救得我?”王苟脑袋晕晕的向小坏问道,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难道功法记载出错了?不能吧,好得至少是天阶功法。“小坏先恭喜主人修炼进步,其实小坏也不知道,当时小坏感觉构成小坏本体的一部分物质和丹田比较像,就释放了一些,没想到真的可以帮到主人

  • 尸魁之诸天神佛在线阅读第四章

    第四章修罗场七夜十分淡定。坂本龙马又不是没去过吉原,被以前的花魁见过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他早有准备。反正认出来也不影响什么,七夜觉得自己没必要慌,和之前的计划一样,控制住堕姬,拖到鬼杀队赶过来,作为交换情报的诚意就行。于是七夜装模作样地回应:“能被如此美丽的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七夜以为这样掉马

  • 山海经之情深露重有仇报仇

    虽然这个猜测,太过惊世骇俗了。可是,事实似乎就是如此。今天是周五,当初,叶冲就是在今天下午放学时,被薛洋叫来的混子暴揍了一顿,开始悲惨无比的两天。“既然我回到了两天前,还拥有了无限循环的能力。薛洋,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玩得过谁?”叶冲冷笑一声。他还从没有,这么恨过谁。薛洋,是第一个。简单地洗漱一下,

  • 虎啸乾坤第一章在线阅读

    城门恢弘高大,行人或闲适漫步,或步履匆匆,行至城门前,总要抬头瞧瞧城门上挂着的青鸦色匾额,并为之所震撼。义安城,同临华城并列仅次于皇城的地界,恢弘了数百年了,这匾额正是一百多年前的书法大家松远先生的墨宝。仅一幅匾额便能震撼到来人,更别提城内之繁华:大大小小商铺酒肆鳞次栉比,街道两旁货郎小贩众多却整整

  • 生灵系统第六章在线阅读

    第006章:真香!感受着重新回到身上的感觉,斯密尔松了口气,他可不想成为和塞巴斯蒂安一样的家伙,只能自我安慰。“这就舒服多了!”滚烫的热水淋下来,吸收了过高的热量,只剩下恒定四十度的热水,十分舒坦。洗完澡,对着镜子一照,斯密尔这才第一次看清了这个新马甲的模样。十岁左右的年纪,金发碧眼,双眼很大,唇红

  • 海贼王之我的弟弟是艾斯在线阅读第4节

    蓝英完婚,生活上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学还是要接着上的。她在市里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的课题是《雄性动物的荷尔蒙如何影响行为》,本来她有无数条道路可以选,不知当初挑专业为何偏偏挑了这医学,还选了这精神医学。看来是自己的特殊癖好,才让自己阴差阳错的嫁给那个叫做魏湛的家伙,她现在内心隐隐有些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