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言情 > 正文

沈先生在线被套路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6/11 16:58:23 作者:姒妳 来源:言情小说吧
沈先生在线被套路
沈先生在线被套路
作者:姒妳来源:言情小说吧
被深爱的初恋背叛,导致父母双亡,林之谂带着绝望自杀,却被人救起,最终捡回了一条命。林之谂想既然老天爷不准她死,好,那她就带着满腔怒火归来。别人会见初恋,带着的或是爱意,或是平静,而林之谂只有满满的恨,以及心底最深处那一点点即将消失殆尽的爱意。令林之谂没想到的是,她会再次陷进爱情的沼泽,只是这一次,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小女生了。林之谂发誓,她一定要让那人血债血偿!

虽然沂琴说的很朦胧,元宣也能感觉到当年天际门中,自己的母亲的故事应该很精彩!他心里突然有了一股冲动,要到天际门去!

沂琴从头顶上卸下一跟翠玉簪,碧绿的色彩中荡漾着幽幽的异光。

“这是小姐留给我的,我帮你暂时保管到现在,以后交给你自己了。”

元宣心头微恙,伸手接过,翠玉簪凉沁入体,与自己水系洞府的灵气遥相呼应,甚是通畅。

他很好奇母亲留给自己这枚女性饰物的簪子有什么用处?难道是留给自己未来儿媳妇的嫁妆?

“翠玉簪乃是小姐存储水系灵气的贴身宝物,不过我也是好奇这存灵之物再怎么珍稀,总不会好过北极洲天地至纯的水灵气。”沂琴看见他满脸好奇,提醒道。

元宣略感失望的说:

“怪不得有种凉沁入体之感。”

“不过小姐说这簪子事关极大,不巧的是两头七级赤炎虎已经不顾一切的撕咬过来,我隐约听到,人魔之境,摆渡使,补天石几个零散的话语。”

“叮!”翠玉簪掉在桌子上,发出叮的一声异响。

沂琴冷冷的盯着他,不知道元宣为何突然间惊慌失措,差点打碎了翠玉簪。

“琴姨,我想去天际门!”元宣坚定的说道。

沂琴摇摆不定的思绪似乎此刻平静了下来:

“你可知道天剑宗比天际门安全许多,我为何不同意你去!”。

元宣仔细思忖后答道:

“两个原因,第一,天剑宗能给我的早已全部会给我;第二,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沂琴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郑重说道:

“没有真凭实据,何谈虎穴?况且天际门乃神州第一正道,又是你父母修习所在之地,这话绝不能让第二个天际门弟子听到。”

“琴姨教训的是!”

想要知道摆渡使也就是上一世的自己留下了什么,就一定要去天际门了。

元宣这么沉思着,筹划自己如何才能进入天际门,想想自己的灵力修为,不禁有些汗颜,想来琴姨应该会有办法才是。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数次除魔导致的减员,天际门急需补充新鲜血液,恰逢老掌门的退隐,管事儿的嫡系大弟子和长老会决定在神州大地举行十年一次入门弟子的选拔。

如果他从都昌镇进入紫霞峰弟子,想必依靠着沂琴的一点关系,说不定可以疏通,不过可惜,紫霞峰自从九年前起,昭告天下,只收女弟子!

水属嫌弃,火属不招!这让神州大好青年何处谋出路?

自从黑衣人暗杀不成,宣府也没有再经历类似的事情。而奉命看守紫霞峰的弟子也从那日起失了踪迹,好在天际门声名还在,倒也无人敢放肆觊觎此地的灵气,不过没有看守,每年总有那么一两个好事儿之徒,给平静的小镇带来一些繁琐事儿,而这几乎都被沂琴轻易的打发了。

听说她要走,府苑主事的老人颇有些不舍,她也是清晰的知道当年沂琴和小姐的关系,加上她这几年来守护一镇平安,两个人的送别比红衣小姑娘二人更加隆重。

越往南走,人气与当地的天气一般,热络起来。只是出乎元宣的意料,如何上得天际门,沂琴并没有给他太多建议,反而出了都昌镇,将天际门的行程路线指给他,然后整个人就消失了!

约莫一个多月的艰苦行程,元宣来到了青阳城,一路上十分好奇的观察着神州大地,上一世在海域上太久了,难得踏足陆地,所以走起来并没有感觉到辛苦。而且少年习惯于满脸带着笑容,这样的人,无论住宿歇脚还是启程游历,总是容易然人产生好感。

所以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背负行囊,孤单的身影在热闹的人群中,并不怎么显得落寞,虽然一路风尘,但是少年的脸颊依旧干净白皙,看着陌生的城市里的陌生人群,对那座仙山,除了仰慕之外,更多的是充满了感激,毕竟一派的采办都要去山下的青阳城,而因为天际门的缘故,神州大地参拜求仙的信徒更是络绎不绝,所以青阳城居民感激天际门赐予居民的富裕生活,对陌生的外地人更是热情异常。

只是今天外地的陌生人太多了,客栈几乎家家客满,青阳城最热闹的长街上,一家装饰的古色古香的客栈门口更是排满了等待入住的游客,一旁的青幡上书写着“度缘客栈”四个小隶。

队伍中突然有人骚动起来,而那些没有自觉让路的也被客栈的小二给轻轻的隔了开来,很快客栈门口留下来很宽的走道。一队黄巾仆役,速度很快的进了客栈。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穿着明黄色衣袍的年轻人,只是在这初春犹寒的时节,还在摇着一把黄金扇,看上去风骨冻人!

店员维持着秩序,还要轻轻对来客表示应有的歉意:

“小二,给个解释,爷也是不差钱的主儿,为什么让他先进?”一位穿着鹿皮大衣的少年,不高兴的问道。

店员低着眉,苦笑着解释道:

“爷,您误会了,刚才过去的那位,提前一月就将本店的三层客栈包圆了,况且他是南宫家族的人,谁敢多说他去。”

鹿皮大衣的少年被身旁的年轻人拉了拉,面色带着不悦,倒也没有发作,急忙跟在人群中找到方才排着的位置,看样子并不打算多事儿。

元宣立在客栈门口,看着那个拉架的年轻人,眉宇间异常干净,似乎还带着一丝柔弱,不知道骄横的鹿皮少年如何肯听他的话。

此时,年轻人单凭借着天生的灵感,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自己。迎着目光寻觅,当看到门口少年白皙可爱的脸颊上,一双清澈的双眸正在盯着自己时,不尽有些恼怒,随即眉宇舒展开来,渐渐淡化,反而是两颊上出现不符合年轻男子衣饰的红晕,当他怔怔出神时,没有料到两人的目光早已对视许久。

年轻人抬手抱了抱拳,便将双手拢在背后,目光从客栈门口渐渐移至长街远处。

元宣心头微动,觉得这般直视确实不和适宜,尤其是年轻人身旁的鹿皮少年恶狠狠的眼光看着自己时,生怕要把他吃掉。

客栈住宿的房间是有限的,又被明黄衣衫的公子给包了一层,所以排队的人越来越少,好在鹿皮少年与年轻人赶上了最后两间房,而且巧合的是这两间正好在元宣的左右两边。

一时间门口的热度移至了度缘客栈的正厅,元宣此刻才知道琴姨事先帮自己定好的客栈有多抢手,不光是天际门招生弟子的缘故,更让他觉得奇妙的是选拔地点就在这间客栈里面举行!

好在客栈的服务人员在繁忙的工作中忍让有条不紊的维持着场内的秩序,即便如此,等到年轻人和鹿皮少年安排好住宿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

客栈饭堂一如既往地热闹着,很少有闲着的座椅,好在来参试的诸人都非常讲究细节,严苛按照客栈的房间号找到自己的座椅。

堂上的饭桌是一张简单的四方桌,南北安置一条长凳,东西两侧留有过道。当元宣见到鹿皮少年盯着自己身旁的座位,有些疑惑他为何不与同来的年轻人一道坐在对面,或者转上一圈直接坐在身旁的空隙中,而是要等着自己起身让座。

元宣看着这个鹿皮少年,不料对方也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看什么,还不起来让座!”

元宣皱了皱眉,随即起身将鹿皮少年让了进去。

看着元宣识的大体,鹿皮少年略显无理的问道:

“你来这干什么?”

“和你一样!”元宣的唇角扶起一丝诡异的微笑。

就在鹿皮少年又要要暴起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别多话,安心吃饭!”

元宣此刻才清楚鹿皮少年是真正的害怕那个年轻人,正在三人沉默的时候,客栈小二将两碟食盒送了上来,齐整的摆好之后,下意识的对着远方明黄衣衫所在的地方点了点头。

这细微的动作没有逃过元宣的眼睛,即便漏过这些,光凭着两道同样的冷碟香干木耳上香干色泽的差异,如何能骗得过小手段大师的嫡传弟子。

不过对面的年轻人也看到了小二的异样,他将手轻轻一挥,不见如何动作,两人的食盘瞬间完成了转移交换:

“你吃这份儿!”

“为什么?”鹿皮少年咕哝道,看着对方没有解释的意愿,只得老实收起埋怨,乖乖听从了对方的安排。

元宣看着桌上二人没有中招,也就没有点名客栈的香干在熬制的过程中添加了番泻叶,一种刺激性的泻药。他不知道明黄衣衫那群人如何使得动这百年老店自毁招牌也要用这小手段来打压异己,而且对方只是一个少年,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不过是看不惯蛮横的入店手段而已。

元宣此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对这身旁两人有了些许好感。

“在下元宣。”耳旁微有声音传来,年轻人停筷的瞬间,略显诧异的点了点头,并没有答话。

此时,二人却同时注意到鹿皮少年突然从大饱口福中挣脱出来,望着元宣的目光有些震惊,快速吞咽着嘴中的米饭,含糊不清道:

“江陵城元家?”

看着那人面露不解的摇了摇头,随即嘟囔了一句,又埋头吃起了饭。

对面的那个年轻人有些尴尬:

“舍弟自幼脾性如此,还望元公子不要见怪。”

元宣的眼神不经意间掠过明黄衣衫,嘴角扬起怪异的微笑:

“比起在暗处捅刀,我更喜欢舍弟那齿伶牙。”

新书开局:“求鲜花”、“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谢谢书友的支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骷髅成长日记之黑店

    “四两银子,明码标价,童叟无欺。”阿蛮抬抬手指指向柜上。蒋华眯起了眼搜寻半天,终于在小酒坛上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铜牌子。铜牌子上刻了几个更更更小的字,凑近一看,果真是“四两一坛”!蒋华脸儿都绿了,又不好当场发作,陪笑道:“姐姐,阿蛮姐姐,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钱。“蒋华停了一停,见阿蛮只笑吟吟的却不做声,又补

  • 带球跑以后在线阅读野鸡插上凤凰毛

    “帆哥,这是你要的东西。”庆州市,海天大酒店门口,林墨手中拿着礼盒,很是娇媚的说道。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用料柔软而有韧性,做工精巧细致,一看就不是凡品,头上的沙滩帽,是香奈儿限量版,而鼻梁上的墨镜,则是豪雅名奢。这样一副装扮,再加上她窈窕的身材,俊俏的脸蛋,还有旁边停着的布加迪威航,活脱的顶级名媛,

  • 我明明没有这样写过!在线阅读第五节

    系统清澈的提示音响起,让顾尘心头一喜。“龙纹凤血丹?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很霸气,效用非凡的丹药!!”这么想着,顾尘的心神立马沉浸在系统自带的系统空间里,查看那枚丹药的详情。系统空间无边无际,但是那枚通体金黄,浑身散发的血色光芒的丹药是那么的显眼,让顾尘第一时间就看中了它,并将它取了出来。【龙纹凤血丹】

  • 无女之地在线阅读第6章

    战斗来到第12分钟。后羿一方拿下了暗影主宰,伽罗一方则是趁机开了暴君。双方的兵线目前正在河道处进行厮杀,无论对于哪一方来说,都是爆发一波团战的好机会。“如果打团的话,伽罗可有点麻烦了……”后羿看着装备面板,微垂着头道。伽罗出了一个逐日之弓。此时的后羿、蔡文姬、小乔,正蹲在主宰坑旁的草丛里。再过十几秒

  • 毒医庶妃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间2008-2-417:15:00字数:4101第三章初入都市虽然入目的依然是那堆满尘土的石室,段锦锋由于菩萨的点化,心中豪气顿生,是啊,自己怎么可以就此沉沦呢,还有二哥的嘱咐,还有语嫣那犹如就在耳边的话语。不就是千年以后的世界吗?想来自己堂堂大理国主。岂会连一片瓦之地也找不到。李太白说得好:‘*

  • 今天的我也在拯救世界约克夏布丁(三)

    十月看向主动提起这件事的忍足,看着他笑眯眯的眼眸下锐利的视线,也明白了,这位前辈似乎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并因此对他并不是很友好,之所以这么弯弯绕绕地说……是因为直白单纯的向日前辈吧。幼年经历太多,十月也是看惯了各种的脸色,虽然一开始没有弄明白忍足的态度,现在也算看了个清楚。对于为什么没有准备牛肉的问题

  • 大佬画风清奇[快穿]在线阅读第五章

    与此同时,龙星,小桃,乐,奥多和晕倒了的法比亚已经集合在一起,龙星说:“陌儿和羽怎么还没回来?会不会遇到了什么危险了?”乐说:“有可能,你们看这些战斗痕迹都是今天的,那些敌人可能还没走,要不咱们去找找?小桃说:“再等一会吧,万一他们回来了呢?”他们正说着,白琳飞了过来,奥多说:“你们看!陌儿的白琳!

  • 我的lion先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莲笙赶紧掐她的人中穴,好半天杜氏才悠悠转醒,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只觉浑身发抖,连自己的亲娘都是这样打算的,他们还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女儿放在眼里?还是他们认为自家的一切都是可以随手拿去的?想到娘家又是一个阵心凉,当年公爹过世时,家里还有些许财产,要不是娘听了郭氏的掇窜,非要丈夫跟郭氏的弟弟去邻县贩货,又怎

  • 沧渊圣途在线阅读三少恶战尸王

    第二天下午,离下课还有一分钟。“倒计时10987654321,下课了,准备出发。”姜伟冲叶飞使个眼色。“准备走。”叶飞也看着姜伟,嘴型上比划着。“蒋旭东留下,其他人可以放学了。蒋旭东,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班头指着蒋胖胖,而蒋胖胖无奈的看了一眼正在收拾东西的两个人,依依不舍的跟着班头离开了教室。而姜

  • 驸马难为(女尊)在线阅读第2节

    虽然说了要靠自己,但,柳少君挑了挑眉头,看着头顶上的艳阳,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早已口干舌燥,饥饿难耐的他肯本没有心思去想那些,只能拖着沉重的步伐不断地向前走着。袅袅青烟,清香萦绕。柳少君醒来的时候,第一个意识就是自己没死,真不知是好运还是不幸。随即,他便想起,在他完全昏过去之前,似乎看到一抹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