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陪嫁丑妃在线阅读第3节

2021/6/11 10:05:38 作者:绕月缠 来源:3G小说网
陪嫁丑妃
陪嫁丑妃
作者:绕月缠来源:3G小说网
【新文《一品萌妃》】【泪妆泣系列之一】她,云雪颜,是太傅府失宠侍妾的女儿,本就不被待见,在毁了半边脸之后便被彻底遗忘。可是,她却作为陪嫁跟着三姐嫁给了冷面王爷。无情的言语,鄙夷的奚落,她都能忍,因为她知道他的心里只装下了姐姐。然而,他既然不爱她又为什么要剥夺她被爱的权利?她问他,“既然不爱我,又为什么留我在身边?为难了你,也为难了我……”当她被他无情打落山崖的时候,身死情绝,两人的命运从此一刀两断。她只想告诉他一句,“一朝妾有情,郎无意,只生的情恨两殊途。”半载余年,她面纱遮掩,重新站在了他的面

伯侄二人在阁楼又下了两局棋,荀绲毕竟六十多岁了,精力没有年轻人充沛,这才放过他。

荀忻向他告辞之时还被老伯父委婉暗示,有空常来玩。

至于玩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好不容易从阁楼上下来,荀忻被寒风无情地吹着脸,仰望阴沉沉的天空,居然生出一点逃出生天的感动。

问过仆人荀彧在书房里,荀忻就去找荀彧告别。

青年跪坐在榻上,倚着案,左手持一卷竹简,右手持笔,悬腕在写些什么。

见他来了,荀彧朝他笑了笑,放下笔招呼他坐下。

又有仆人进来给他们上了两碟糕点,荀忻观察了一下,白而软还冒着热气的面食像是米糕,米黄色的硬方块有点像麦芽糖。

汉代吃饭这件事也是有等级划分的,皇帝可以一日吃四餐,王公贵族可以一日三餐,而普通人就只能一天吃两顿。

像荀家这种小康之家,虽然不吃三餐,糕点零食是不缺的。

荀忻下了半天的棋的确有点饿,他拿了一块米糕,咬一口甜软弹牙,和他在现代吃过米糕味道没什么区别。

“今日与大人下了几局?”荀彧看着脸颊鼓鼓吃着米糕的少年,眼神更温柔了几分。

荀忻赶紧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回答了他。

又寒暄了几句,荀彧问他愿不愿意正旦到他家一起过。

正旦就是大年初一,汉朝人也是要过年的,这一天全家人在一起聚会宴饮,祭祖拜年。

荀忻想了想,这大概是怕他在家太孤单,再想想就算不在荀彧家过年,也是要到他家拜年的,于是点头应下了。

从荀彧家走出来,荀忻呼出一口气,这时节有些冷,呵气成雾。

道路不是他熟悉的水泥或柏油路,脚下踩着的是坚实的泥土,虽然前些天刚刚下过雪,路上积雪却被每家每户扫的很干净,并没有被踩踏得泥泞。

他望向远方,视野没有任何阻碍物,目光所及也没有高大的建筑,也没有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广阔的平野一览而尽。

真的回不去了吗?他已经在汉朝待了五天,这场梦却一直未醒。

他沿着来路往家走,路过邻居家,听到有人似乎就在围墙旁边说话,土墙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

他依稀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于是驻足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中年女人的声音道:“荀忻这病秧子命还挺硬,听说发热了四五天,水米不进,还以为他熬不过去了,竟也好了。”

又一少女接着道:“文若从兄给他请了医师,从兄可是太守都看重的名士,亲自救他岂有救不活的?”

荀忻觉得她说这话逻辑上似乎有点毛病。

中年女人哼了声,嘟囔道:“名士又如何?还不是克妻,只能当个鳏夫。”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他没听错的话“文若”是荀彧的字,荀彧没娶妻吗?

少女紧张道:“阿母慎言,阿翁听闻必要叱责你……”

中年女人强自道:“便是他救活一次,荀忻这多病多灾的,定也难逃夭亡之命。竖子坐享家产,他没那个福分。”

女人赌咒一番便又说起了其他事,荀忻脑中胡思乱想着,脚下不停回了家。

阿勉正在院子里劈柴,见他回来了就放下斧子,要来服侍他更衣换鞋。

荀忻摆摆手拒绝了他,“我自己来,你去忙吧。”

阿勉也笑笑,“忘记郎君不喜人随身侍候了。”

换了双鞋子,荀忻找了个手炉抱着,站在廊下看阿勉劈柴,状似无意地叹道,“也不知彧兄长何时能娶妻。”

阿勉果然接了话茬,“彧郎君也是苦命之人。当年大病了一场,就传出彧郎君克妻的风声,也不知是哪里的多舌之人造的谣。此后就无高门愿与彧郎君结亲了。”

他额上沁出了一点热汗,脸颊红彤彤的,哼哧哼哧劈着柴,斧头起落,嵌入那截树干,再使劲往垫着的大石头上一磕,树干一分两半。

他向握着斧柄的掌心呸了口唾沫,“彧郎君神仙人物,不嫁就不嫁,她们也配!”

荀忻点了点头,“言之有理。”

阿勉捡起一块木头扶着,迷惑地看向自家郎君,却见郎君转身进屋了。

荀忻此刻正在飞快地思考他刚刚听到的信息。

他从前也是看过几个版本的《三国演义》的,也玩过三国相关的游戏,荀彧这个人的生平典故他大概知道一点。

荀彧的祖父荀淑生了八个儿子,被称为“荀氏八龙”,荀彧自己也有七个儿子。他还记得那个时候朋友还开过玩笑,说荀家第一是会生儿子,第二是起名用生僻字。

怎么到他这里,他的美貌兄长居然还没娶亲呢?

荀彧比他大整整十岁,这个时候应该有二十六岁了,生在现代也要成为被催婚人士了,何况是在普遍早婚早育的古代。

难道荀彧也是穿来的吗?史书上可没写荀彧晚婚啊。

这件事太可疑了,荀忻在卧室里转来转去,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啪”一下摔在了地上。

荀忻一惊,看过去,原来是一卷竹简,可能是放在几案边上,不知为何没被收起来。

他捡起竹简随意看了看,没指望自己能看懂。

片刻后,竹简又“啪”一声坠落在地。

麻麻,我居然看懂了竖排、隶书、文言文!

这也太神奇了!荀忻几乎流下感动的泪水。

他赶紧捡起那卷竹简,继续往下看,这才发现他刚刚高兴得太早了。

他是认得每个字不错,但组合起来的意思……

这是什么天书!

他只看懂了开头的序言,这卷竹简记载的是如何为琴正音调弦。

调弦……他好像差点忘了什么?

荀彧之前说,仲豫兄长让他去帮忙调弦。

这才是现在的大事啊!

他的彧兄长是不是穿越的不要紧,他不会弹琴更不会调弦才是生死之事!

荀忻一屁.股坐到榻上去,也管不上什么跪坐不跪坐,礼仪不礼仪的。

他拿出当初大学应付期末考的态势来,翻开那卷竹简,从头到尾仔细研读。

不知道托哪路神仙的福,他看得懂字,现在的问题只是他不通琴艺,看不懂专业名词。

他二话不说跑去荀忻的书房,翻箱倒柜乱找一通,找出一张精心保存的古琴。

这张琴项腰间鼓起,有对称的圆弧,形如圆月,琴身黑中泛红,颇有光泽,触感光滑细腻。

他拨了拨琴弦,琴声沉厚通透,清圆匀净。

荀忻猜想这可能是他的老父亲荀靖先生的琴,于是不敢造次,小心翼翼地将琴摆在案上,对着竹简研究它的构造。

等他终于弄明白古琴的各个零部件的作用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阿勉敲了敲书房的门,请他出去吃晚饭。

东汉时一天吃两顿的普通人,是以早饭为正餐,晚饭就是热热早饭,吃上午剩下的饭菜。

阿勉似乎只会煮羹,他们的早饭都是由另一位老仆来做的,那位老仆是荀靖在时他们家的厨娘。

到了荀忻做主的时候,这位小主人不喜欢用仆从,也用不着那么多仆人,便把大多老仆人都遣散回家,让他们自事生产,只是奴籍还在他们家而已。

厨娘家就住他们家不远,每天上午会过来做顿饭,吃完饭才回家。

阿勉已经将晚饭布好了,除了早上吃的饭菜外还给他煮了一个鸡蛋,给他补充营养。

“郎君今日又在调弦吗?”阿勉帮他把豆豉浇到麦饭上。

荀忻挑挑眉,道:“我上次调的是哪张琴?我不记得了。”

阿勉帮他剥着鸡蛋壳,答他:“郎君一月前才调过弦,奴记得是书架顶上那张。”

阿勉真的是万能小帮手!

荀忻真心实意道:“谢谢阿勉!”

阿勉放下鸡蛋直跪起身,“伺候郎君是奴本分,郎君折煞小人。”

他摸摸阿勉的脑袋,“在我面前不必称奴,阿勉给自己起个大名吧。”

“奴能随郎君姓吗?”少年似乎不太明白情况,但他家主人让他给自己起名,他其实很想让郎君帮他取。

能跟郎君姓也很好啊!

“你若喜欢当然可以。”

“荀勉,奴大名就叫荀勉了。”阿勉笑出了小虎牙,显得很可爱。

荀忻看着觉得有些心酸,这个年纪的孩子在现代还在读书,在古代却只能为人奴仆。

可他不能对他说更露骨的话,现在的他们都太过弱小,如果展露出不容于时代的思想,反而是害了他。

他没在去纠正荀勉的自称,低下头去吃自己的饭,“阿勉去吃饭吧。”

荀勉笑着称诺,向他行过礼便去厨房吃饭了。

有了荀勉的提示,荀忻很快找到了书架顶上的琴盒,里面的确有一张古琴,看起来没之前那张精致有光泽。

荀忻把案上的古琴妥善收好,放回原位。这才把这张琴拿出来放到案上,拨了拨琴弦,琴声清越,只是在这黄昏之时拨弦实在有扰民之嫌,荀忻理智地停下了蠢蠢欲动的手。

只能等荀勉明天早上去市集买菜,家中无人他才可以练琴。

他又仔细地观察了一通这张琴,找出一张干净的绢帛,按着竹简上的调弦次序画了一张图,嘴里念念有词地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农门悍女:将军耕田有点忙第六章在线阅读

    “怎么了?宁次。”天天看着宁次有点不对劲。“他们离开了。”又打开白眼搜寻一番,没有。“不会吧?真的不是忍者吗?”天天惊叹,这样的速度……“嗯,他们身上没有一点查克拉的流动。”宁次皱眉,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惜我没有见到女孩子的样子。”已经恢复斗志的小李说。“不过那个男孩子倒是十分的帅气呢!对了,那

  • 弑魔逐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温明真恨不得转身就走,她无比后悔自己前天那么果断的说要来学校,早知道原身选的是文科,她宁可呆在家里和温世豪大眼瞪小眼。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开弓没有回头箭,温明真痛苦的看了眼班级铭牌上的“文五”两个字,抬手敲门,“报告。”教室里传出一声温吞的“进来”,温明真捏着书包带,怀着上坟的心情推开教室门。—

  • 仙剑三同人 龙葵在线阅读第一节

    北风呼啸着,外面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着。今年的冬天比往时候都冻得慌,这才十月份里,已经下了两场雪了,冷风嗖嗖的刮着脸疼,平时见么个天里,这路上准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着,却没寻思这都擦黑了,小路上急吼吼的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斜领的破布棉袄,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眯着眼的丫头片子,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婶子,快出来

  • [兄弟战争]梦境之江湖菜鸟(5)

    “您杀死野猪,获得了10点经验,1点魂力,获得任务物品“野猪”。”系统的声音在陆天耳边响起。陆天一看经验值,上涨了10%,也就是说,再杀9只野猪就能升级。还有就是,陆天发现,在他杀死野猪后,不仅获得了经验值,还获得了一个叫魂力的东西。对于不了解的东西,陆天一向是十分好奇的,于是,陆天打开了游戏帮助,

  • 乱世战仙佛在线阅读第十节

    测试机器上,一个大大的数值出现在上面。成为武者,力道能够达到一千斤左右。武者中期则是两千。以此类推,后期是三千,巅峰则是四千。而在突破成为后天武者之后,有着真气的加持,武者的力道就会飙升。后天初期的武者,在后天真气的加持下,力道直接翻倍,达到6000。当然,一些天赋异禀之辈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值。而后天

  • 医流神医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经验突然,一团火焰在丧尸的身上快速的燃烧起来。在方启示惊恐的目光下,面前的丧尸在快要靠近他之时却像是被人点燃般,身体燃烧着强烈的火焰,火势非常的旺盛并且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直到丧尸燃烧殆尽悲鸣的倒下后,方启示才抬眼看到,那个站立在丧尸背后人——季秀月。“秀月?”方启示疑惑的看向对方,他脑中在猜

  • 综仙古之葵舞琴心第七章在线阅读

    周术仁说完他故事,在我的小伙伴之间引起了不小骚动,虽然大家伙都觉得他的故事很假,但大伙依旧听得津津有味,这时辰茶茶起身说到:“嗯,还行至少最后一下把我们给吓着,算你勉强过关了!”这时,辰茶茶环视了我们在做的人,轻声说到:“下一个谁来!”“还是我来吧!”只见陈明明举起了手,对着大伙说到:“其实,我也知

  • 李无霜之纵横天下在线阅读第5章

    大吼一声之后,柏天辰就向四个黑衣人当中,那个看起来最弱的一个冲去。“嘿嘿,小子,你这是找死。”那人冷笑一声,抽出腰间绑着的长剑,挥剑就向着柏天辰斩来。柏天辰连忙挥剑格挡,同时右脚踢出,直接命中对方的根上,痛的他连出招都忘了,只顾着双手捂住,在那里跳来跳去的。“老三,你怎么样?”另外三人都急了,他们四

  • 妙舞惊鸿秘大人物

    东夷部落,这个古老的部落图腾是血脉尊贵的玄鸟。洪水席卷而过,整个东夷部落化作一片汪洋。东夷部落的首领嬴墨、大小巫祝们和数万子民全都匍匐在嬴山上跪请先祖。整整四十九日,整个东夷部落只剩首领嬴墨、大巫嬴丑、小巫嬴飒和数百子民,依旧不见先祖现身。“先祖啊,你是要抛弃你的子民吗?”嬴墨额头扣地,嘶哑呐喊着。

  • 漫威:神秘客来了撞见

    持续一个星期的考试周终于过去,暑假马上到了,班里好事的同学提议用班费出去聚餐,大家纷纷举手同意。定下聚餐计划后,几个班干参考同学们的意见,决定奢侈一把将聚餐地点定在奥汀。本来他们那点班费,想去奥汀这种名流聚集场所是不够的。但是运动会上班里拿了三项第一,加上学校发的奖金,算一下正好够订两个包厢。这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