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都市最强狂徒之第十章(10)

2021/6/11 9:03:08 作者:叁仟越甲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都市最强狂徒
都市最强狂徒
作者:叁仟越甲来源:纵横中文网
三年牢狱之灾不曾让他的脊梁骨弯曲半寸,一腔热血只愿为这个国度荣耀和尊严倾洒,油腔滑调只是掩盖内心不为人知的孤寂。你狠?我更狠!你狂?我脸上都刻着狂字!

赵令语纵使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可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她起身就要逃,门里说话的人却很快发现了她,直接追了出去。

今日长公主开设的刺绣比赛,赵令言拿到了第一名,这是毋庸置疑的,她在京城贵女之中一向都是佼佼者,谁不知道忠勇侯府的嫡长女生得蕙质兰心,处处高人一等。

若是往常,赵令言得了第一名必定有些傲气,但今日她却言笑晏晏,邀请大家等到冬日梅花绽放之时可以去侯府赏梅,毕竟长公主把那株梅花树赏给了她。

赵老太太从茶室出来,带着赵令言一同回府,却发现赵令语不见了。

等了好一会才见她慌慌张张地出来了,看见老太太这才勉强说:“祖母,语儿一时迷了路,让祖母久等了。”

赵老太太当着旁人的面,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说:“车夫都在等着了,上车回家吧。”

刚上了马车坐定,帘子被放下来,赵老太太的眼就盯上了赵令语。

“你娘让我为你相看人家,今儿京城有头有脸的夫人太太都来了,你们在外头绣花儿,我们在里头看着你们,谁家的姑娘绣得好,谁家的姑娘绣得不好,一目了然,若是今日没有夫人太太看中你,那是你自己个儿不争气,回头你娘再问起来,你该如何回答她?”

赵令语一呆,她怎么会知道今日是来被相看的!

若是她知道,必然会提前准备,老太太丝毫口风未曾透露,难道不是有意为难自己么?

“祖母,相看儿媳难道只看女红吗?”赵令语不服气。

赵老太太冷哼一声:“不然呢?看你的容貌?今日你见到的各家小姐,哪一个比你差了?或者说看读书如何?你倒是说说看自己读书怎样?还是说,你天赋异禀,哪一点都不突出也能被人看中?”

赵令语噎住,干脆低头不语,赵家的死老太太她是指望不上了,如今只能指望赵夫人了。

见赵令语不说话了,赵老太太换了副慈祥的面孔摸摸赵令言的手:“令言,今日好几位夫人都很中意你,只是我都瞧不上,她们家世都不错,但家里的儿子却都没甚出彩之处,横竖你如今才十六,也不急着定亲,祖母再仔细给你挑一挑,必定给你选一位如意郎君。”

赵令言想着陈家来了之后她只怕是肯定要回江南的,赵老太太的苦心到时候白费了也不太好,便笑着靠过去:“祖母,令言还小,不想嫁人。”

赵老太太笑呵呵地摸摸她脑袋,余光看了看赵令语,心中十分不悦。

赵令语的把戏她们可都隔着窗子看得一清二楚,这丫头故意弄伤自己的手,还嫁祸给赵令语,旁人都在刺绣,她却假托受伤离开了,看那样子也知道肯定是女红不行,其他夫人太太虽然表面安慰老太太赵令语年纪还小,但实际上都在暗暗地看笑话。

侯府竟然出了这样的草包,真是好笑。

赵老太太就等着赵令语回府告状,若那个不长眼的儿媳真的替赵令语来伸冤,她必定要严惩!

马车悠悠,行了约摸一刻钟,到了侯府大门,赵令言亲自把老太太送回院子里,赵令语则是前去给赵夫人请安。

“如何?今日我的语儿可曾在长公主面前得脸?”赵夫人关切地问。

赵令语低头闷声不吭,赵夫人指指铃儿:“你来说,你家小姐怎的了?”

铃儿便添油加醋把公主府内以及回来的路上马车中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赵夫人有些不信:“怎会如此?你大姐姐与你祖母就算再不喜欢你,也不至于在外人面前不给你这个面子。你要住你大姐姐的屋子,你大姐姐不是给你了吗?你绣的佛像很好,你祖母也把蜀锦赏了你,语儿,莫不是误会了?”

赵令语把手上的纱布解开,赫然是尚未干涸的血迹,赵夫人吓了一跳,心疼地说:“赵令言也太可恶!去,把她给我叫来!”

福喜正打算去叫,被赵令语喊住。

她跪在赵夫人面前:“娘,大姐姐必定不是故意的,若是娘为此惩罚了大姐姐,祖母肯定不高兴的。祖母原本就喜欢大姐姐,女儿不希望娘因此受委屈。”

赵夫人被这话说得心内动容,其实这几日她也察觉到了赵老太太对自己的不喜,可她并不是一味唯唯诺诺的,就算面上不说什么,她心里对赵老太太并不服气。

这其中原因自然也跟赵侯爷有关。

当初她就一万个不同意赵侯爷出外任,可老太太非说什么男人历练一番才能出政绩,侯爷出门半年,回来带了个女人,就是赵老夫人的远方侄女,那骚/货已有身孕,赵夫人根本没有办法,只得强颜欢笑容了她,幸好那女人生孩子时难产而亡,留下来的也只是个女儿而已。

这件事在赵夫人心里梗了许多年,每每想起都如同吞了一口粪。

如今老太太就是执意疼爱赵令言,因为几个莫须有的梦,非得让赵令语受委屈,赵夫人越想越气,老太太越是宠爱赵令言,她如今就越是要宠爱赵令语。

她就不信,凭自己的能力,还没法子把赵令语捧成京城闺秀?

“娘,祖母说,今日去长公主府的夫人太太们都不喜欢女儿,女儿将来的亲事只怕难了……”

赵夫人轻笑一声,捏捏她的手:“语儿大可放心,娘有的是法子。”

第二日,赵夫人就给赵令语又置办了许多新衣,且还放出话去,说什么赵令语才回来不久,因此得多多补偿,如今给她的都是府中其他小姐看不上的,另外也要单独带她出去走动走动,不能让谁看不起她。

赵夫人带着赵令语去了好几家茶会,把自己的女儿夸得天上有地上无,因着忠勇侯府的威名,其他家的太太夫人们也都跟着赵夫人夸赞赵令语,渐渐的,倒是也有人打听赵令语的事儿。

这几日赵令言倒是清闲了,她算了算,去往江南的信大约走了也有二十天了,再怎么说也该收到了吧?

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爹娘如今会有什么反应,若是他们能顺利地来到京城,自己下半辈子还是有个依靠的。

毕竟在这个时代,娘家还是非常重要的。

陈家虽然远远不能跟侯府比,但比寻常人家还是好了许多的。

赵令言坐在院子里,正在看书,她如今还在侯府,就得继续侯府的生活,赵侯爷给请的先生会按时来教课,她就只能按时完成先生布置的课业。

今日是要临摹一副字,赵令言的字不算好看,写了好些遍还是不满意,拿去给先生必定也要被批评的。

她往桌上一趴,碧羽劝道:“大小姐,满京城也找不出几个满腹经纶的姑娘,您何苦对读书那么下劲儿呢?”

赵令言喃喃地说:“你不懂,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啊。”

碧羽懵懵的:“您说的奴婢不懂,奴婢只知道,您如今深的老太太喜爱,这辈子都注定荣华富贵。”

是吗?对于一个侯府假千金来说,哪里会有一辈子都注定好了的荣华富贵。

赵令言叹叹气,闭上眼,没一会竟然睡着了。

碧羽怕吵醒她,悄悄地拿了件绒毯给她盖上了,刚一转身就见外头的小丫头似乎有事情通传,她嘘了一声,蹑手蹑脚都走了出去。

门口站着位一身新衣的少年郎。

“碧羽姑娘,不知大小姐现下可方便见客?大小姐送来的衣物,笔墨等物吟朝已经收下并用上了,心中感激不尽,特来道谢。”

碧羽很纳闷自家小姐为何忽然对这位表少爷如此地好,但瞧着小姐的样子,依旧没有很喜欢他,于是碧羽挥挥手:“我们小姐睡着了,表少爷请回吧。您的谢意我知道了。”

陆吟朝谦卑地奉上手中的布袋:“这是吟朝的一点心意,还请碧羽姑娘收下。”

碧羽正等着去给赵令言煮些冰糖雪梨,好让她醒来就可以吃上,见陆吟朝迟迟不走,手中的布袋看着又很旧,便有些不耐烦了。

“表少爷,我们小姐什么都不缺,您把这东西拿回去吧。”

陆吟朝有些失落,但仍旧坚持:“碧羽姑娘,还是麻烦您帮吟朝转交一下,这是吟朝亲自制的字帖,只是一点心意。”

虽然嘴上说着只是一点心意,但实际上是他熬了好几夜做成的字帖,全是悄悄地把赵令言扔掉的废字捡出来一个个地研究她的弱处,然后再帮她制成字帖。

他怕自己做的不够精巧,赵令言会不喜欢,因此耗费了很大的心思。

碧羽坚持不要,陆吟朝最终只能带着字帖走人。

赵令言又做梦了,一片混沌之中,她听到两道熟悉的声音,是两个女人。

她们似乎被土匪纠缠上了,一个劲儿地哭喊。

“娘,娘……”

“别管娘你先走!快走!”

……

渐渐地,混沌散开,赵令言看清楚了,是赵夫人跟赵令语被几个土匪围住,两人拼死挣扎,那土匪凶神恶煞,却不对赵夫人怎样,只一心要伤害赵令语。

赵夫人哭得肝肠寸断,问他们为何要伤害赵令语?

那土匪耻笑一声:“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也不介意告诉你,她不该出现在你们侯府,挡了贵人的道儿!”

赵夫人脸色一寒,梦到这里结束了。

赵令语猛地醒过来,满头是汗,她强自镇定了下,回想起来书中是有这么一段。

那日,是赵夫人带赵令语去城外的寺庙祈福,回来的路上遭遇了一伙土匪,九死一生,恰好遇到了七皇子英雄救美,赵侯爷震怒,彻查之下发现是陈家动的手,为的就是保住自己女儿在侯府的荣华富贵。

因为这件事,赵侯爷对陈家的怒气更盛,连带着对赵令言也不待见了。

可如今赵令言细细一想,陈家离得这般远,就算要动手,也得首先联络上自己的亲女儿吧?再说了,蠢得当场说出意图的土匪也是难找,只怕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这背后的主谋是谁,还有待考量!

算算时间,大约就是明天,赵夫人会带赵令语去城外,她暗暗地计划了起来。

正在冥神思考,碧羽端着冰糖雪梨过来了:“小姐,您嗓子不舒服,不如喝些冰糖雪梨吧,是奴婢刚刚煮的。”

赵令言点头答应,用小勺子一点点慢慢吃着,碧羽在旁道:“方才您睡着的时候,表少爷来了,说是为了致谢给您做了字帖,我没要。”

啥?没要?

未来状元亲手制的字帖,碧羽没要?

赵令言手中的小勺子啪嗒一声掉了,碧羽有些呆了:“小姐,您怎的了?”

“他走了多久了?亲口说的是他亲手为我制的字帖?”

碧羽有些慌:“走了约摸一炷香了,表少爷的确说是亲手为您做的。”

想想在几年后陆吟朝的字帖将会卖到什么价格,赵令言的心就在纳喊,那不是字帖,那是钱啊!!!

她想了想,决定去陆吟朝那里一趟。

从梧桐居回去之后,陆吟朝心情有些低落,他虽然知道赵令言肯定看不上自己的东西,但心中依旧有些难过。

他不是个喜欢亏欠旁人的人,可如今确实没有能力偿还什么。

陆吟朝举着书站在窗前,不知道为何,却有些静不下心来。

侯府的大小姐,千娇百媚,一笑倾城,合该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儿,可他又算什么?

陆吟朝低声沉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而不得,辗转反侧。”

窗外种了些银杏,此时深秋季节,金黄色的叶子看着热烈又温暖,他抬眼望过去,为这绚烂的秋季而感叹,也为自己这些年的孤独而悲鸣。

唯有读书,才可以放纵自己,可他也不知未来是否真的可以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

人生在世,总是苦的,陆吟朝正准备低头继续看书,外头那银杏树下忽然出现一个女孩儿,女孩儿穿着嫩绿色的衫子,唇红齿白,姣若秋月,比那银杏树还要好看。

她俏生生,甜丝丝地喊了一声:“表哥!”

陆吟朝手里的书啪嗒一声砸在了窗棱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步昆仑之重逢

    常青宫内,白若兰亲自给女儿黎回心梳头。这些天母女俩好吃好喝,日子过的甚是悠哉,从不会主动出门惹人闲话,反倒是落太后脸面。皇太后待皇后很冷漠,对黎回心却还是不错的。后宫统共那么几个人,皇帝黎孜念和德妃欧阳韵是太后娘娘眼前第一红人,其次是三胖子,然后便是她了。最初皇祖母对黎回心是很同情的,可惜后来皇帝回

  • 彩虹屁专家种田记 [参赛作品]第10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慢慢气氛变得有点沉闷,然后没人继续说话,各自回到帐篷休息,大博自告奋勇地担当第一岗,我躺在睡袋里面,心里想着一个问题,到这个原始森林里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陈子晴、托马斯、杨教授他们为了科研,而大博又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逼于无奈而进入原始森林吗?他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一直

  • 万界之头号玩家影刃殿主

    那名黑衣少年登上擂台后,直接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柄唐刀。此刀长有三尺,刀身漆黑,却只有不到两指宽,几乎没有弧度,血槽极深,刀柄出更是有着一条资金纹龙。叶无极看着赵龙手中的刀,惊讶的说道:“你居然有着一件法器。”“无知,这可不只是法器,乃是我的本命武器,有着你无法想象的潜力。”而台下那些还没有上擂台

  • 不出门奖励女朋友在线阅读第三章 孱弱

    时光飞逝,转眼徐山已经五岁。这几年他成长的并不顺利。他虽头脑聪慧,但身体太过孱弱。几乎每年都要得那么一两场大病。累的徐天正夫妇焦头烂额。徐山临近五岁生日之时又是得了极寒之症,眼看命在顷刻,夫妻二人却仍没有找到治病良方。徐夫人看着已经瘦的不成样子的徐山。眼泪不禁簌簌的流了下来。徐天正重重的叹了口气:“

  • 我在异界推广美食第三章

    倚玉同琴芳剑秀聊完就回到自己房间休息了一会,冬青来报说秦公子和温柔牛成一起回来了,倚玉奇怪他们怎么遇上了。倚玉去找温柔才知道,今天白天温柔差点被冤枉杀/人给人偿/命。原来温柔和牛成二人喝酒后经过码头,温柔见有人斗/殴,怕出人/命,就前去劝架,打斗过程中有人被刀/砍/死了,打架的人冤枉温柔说是她/杀/

  • 无敌:开局49999年修为在线阅读第七章

    “哈!”“哼!”“铿锵!”山湖之畔,一男一女舞着刀弄着剑,你来我往,好似一对神仙眷侣。是了,这对男女正是张济善和柳含烟。因为张济善为了修炼杀人刀的原因,遂二人在这儿又停留了几日。许久,柳含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颇有感慨的笑道:“呵呵,短短几日,我便有些招架不住了!再过几日,我就要甘拜下风了!”“哈哈

  • [汉尼拔] 食人魔食用指南在线阅读第八章

    很快国庆假期过去三天了,这三天里叶妈妈和姐姐叶晓楠每天都来学校给叶晓天送骨头汤还有饭菜水果的,陈文浩也就都没有来过叶晓天寝室,回家去了。“晓天啊,妈后面几天又要给学生上补习课了,你自己多照顾自己啊,上下都小心点,还是要多躺躺,别以后留下什么病根的,骨头汤还是每天得喝,我让你姐每天给你带过来。”叶妈妈

  • 异世恶霸第八章在线阅读

    所有人一出来就看到在韩商言肩上靠着睡着脸上的萧荏苒,她的脸上带着泪痕,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她怎么样了?”吴白看着萧荏苒心疼的问道。他只恨自己没有能力去替她承受这所有的一切,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她刚刚哭的太厉害,我哄了哄,就又睡着了”韩商言阴着脸说。韩商言听到那个真相的时候,他只愿自己永远不

  • 炼天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海边的乱石堆上,南柱赫拉着边智敏的手,两个人的书包放在一边。海风轻轻吹拂着她鬓角散下的碎发,他看得有些失神,伸出手为她把头发别在耳后。边智敏害羞的低下头。南柱赫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嘴角带着笑看向远方碧蓝的海岸线。他偷偷瞄着她的表情,却撞进了她的视线,眼光碰触的那个瞬间,南柱赫微微抿住了嘴。经过像一个世

  • 冰封王座之漫游漫威在线阅读第8章

    “据你父母所说,孩子是出生不久就不见了的,你没什么印象倒也正常。他们已经托我们抽调了你们体检时的血样进行鉴定了,入学之前就能得到结果。”古德里安教授说得并不顺利,有些吞吞吐吐的,“这是你父母写给学校的信,本来是想先给你的。”大概是突转的缘故,事情一些细节不一样了,但还是如没有她时一样发展着。而她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