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星球改造大师[系统]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王妃

2021/6/11 11:15:25 作者:沧海犹蓝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星球改造大师[系统] [参赛作品]
星球改造大师[系统] [参赛作品]
作者:沧海犹蓝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坑《我在末世开诊所》更新中……下本开《重生成星际种族》求预收受宇宙粒子影响,环境问题严重,人类急需寻找新出路。风漪身为幻蓝帝国Alpha皇太子,一手改造了幻蓝星,却招来大国觊觎。星球反击战中,风漪遇刺身亡。身份被扒,他种出的一切都成了无价之宝,各国贵族纷纷重金求购。体内辐射值太高危及生命?不怕,风太子一颗净化苹果就能解决。体内有害物质太多无法清除?不怕,喝点风太子种的花茶就能清干净。环境、土质、水源污染严重?……这恐怕需要风太子死而复生了。再次醒来,世界变了,性别也变了。改造师职业兴起,他不再

沉洛衣将最后一颗玛瑙珠子从线上拆下来的时候,那头站着的杜公公正好把长长的一卷礼单将将念完。

搁下手里捏着的珠子,沉洛衣将目标放在了下一串翠玉手链上,正准备拿起来拆了玩时。杜公公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带着特有的尖细,“瑞王妃,太后托咱家给您带句话,您与瑞王是新婚,难免会起摩擦,您要多多担待着他点。”

沉洛衣眼睛不抬一下,手里把玩着翠玉手链,满不在乎的开口,“劳烦公公回去回太后一声,赏赐我收下了,谢太后疼爱。”半分不提瑞王顾烜的事。

杜公公心底一声叹,也知道这位心里有怨,且这怨怕是一时半会儿的消不了。太后对以往对沉洛衣极为疼惜,进了皇室门后更是把她当亲闺女疼。

但是杜公公一介小的,就算是太后跟前的红人,也管不了主子的事,故而把心里一腔提点咽下肚,对着沉洛衣作了一揖,带着宫人鱼贯离去。

沉洛衣又无所事事的将桌上的方菱镜拿起,侍女舒樱着手收拾起桌上散落的珠子,舒云递了杯茶搁在桌上,眼睛稍微一抬就瞧见了菱镜里眉眼精致的女子,只是表情太过寡淡。

“王妃,太后送来的这些赏赐……”舒云话还没说完,沉洛衣就开口,“搁库房里去。”

“那安枕的玉如意,奴婢瞧着不错。王妃不是说,有时候晚上睡不好吗。”舒云开口,力求留几件摆在屋子里。

沉洛衣看着菱镜里的自己,轻启朱唇,“让王爷看见再指着我数落一番么。”眉目间似乎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但很快的就恢复平静。

闻言,舒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倒是舒樱手里捧着玛瑙珠子道:“王妃,您和王爷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

沉洛衣不理会她这话,眼睛往她手心里扫了一眼,吩咐,“回头找根好点的线把珠子串起来。”

自家王妃就是这样闭口不谈关于王爷的事,她们这些当下人的说再多都没用。

沉洛衣嫁入瑞王府不过一月,新婚当晚瑞王都是在自己书房睡的,可见的有多不喜欢她。她与瑞王顾烜是幼时定下的婚,先帝亲自指的,彼时,她七岁,他四岁。

小时不懂事,还不知道一直陪自己玩的小姐姐将来要给自己当媳妇,当某一日他终于懂了这其中道理时,顾烜对沉洛衣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厌烦感与疏离。终于,在他们即将成亲的三月前,顾烜潇洒拒婚离京了。

于是十九岁的她,沦为了全京城的笑柄。

兵部尚书沉柯的女儿沉洛衣,从小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那叫一个金尊玉贵,就没说受过一丁点委屈。因被先帝指婚于三子顾烜,一直到十九岁都待字闺中。她以前一起玩过的小伙伴早就嫁为人、妻了,就她,还在等顾烜长大。

那料,顾烜不喜她,还十分讨厌她,婚期临近,连拒婚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可见他有多不待见她了。

沉洛衣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那时跟在自己后面一口一句“阿姊”叫的软糯的小皇子如今会如此厌恶自己。

但是现在,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沦为全京笑柄的沉洛衣,到底还是嫁进了瑞王府。那几个月的时间,除了一开始的煎熬难堪,到后面就释然了,顾烜爱怎样就怎样吧,她过她自己的日子。

即使她现在依旧是京城笑柄,不受宠的瑞王妃,嫁进瑞王府都是圣上一纸圣旨强迫顾烜娶的。

换上一壶新泡的茶,随手拿起一本未读完的诗经,沉洛衣在南窗处摆了一张软榻,懒懒的依靠上去,垂目惬意的翻阅着手里书卷。春日里日头正好,暖洋洋的倾洒下来,极为暖和,发上佩戴的金丝镂空鸽血朱钗闪耀出细碎光芒,舒樱不自觉的就盯着看了起来。

沉洛衣姿态闲闲,眼睛不离书页,拈了一块枣糕吃着,好不惬意。

舒樱被舒云晃了一下胳膊,回过神来,面色迷茫,舒云已经在她耳朵边前说起了话,“方才有丫鬟进来报,冯侍妾和云侍妾又闹起来了。”

“这两个天天闹,就别拿来叨扰王妃了。”舒樱皱眉,看着舒云低语,“不是还有薛侧妃么,犯得着一上来就报到咱们这里来?”

正在看书的沉洛衣见不远处两个侍女在窃窃私语,故而扬声问到:“在说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的。”

舒樱微惊,忙欠身回到:“是西园的冯侍妾和云侍妾因了点小事起了矛盾,当下正闹着呢。奴婢想,这点事情,就不用来叨扰王妃了。”

沉洛衣端茶用了一口,“薛侧妃呢?”

舒樱想了想,回:“薛侧妃以前说过……她们两个的事情不想管……”

因为薛长歌不想管所以就报到她这个王妃跟前来了么?是不是该说薛长歌好大脸面?

“不想管。”沉洛衣笑了一声,“好一个不想管。”麻烦事从来不沾手,却时时刻刻想着从她这里把王妃权利要过去。她沉洛衣好歹也是先帝亲自赐婚给顾烜的正妃,就算再不受顾烜宠爱,也轮不到薛长歌来抢她身上的东西!

“王妃……那这事……”舒樱开口。

“由着她们去吧。”

不过两个侍妾,难道还要她屈尊去理会这档子事。

舒樱应了声,和舒云对视了一眼,眼里皆有担忧之意。

西园那边云婵和冯容怜两个闹得不可开交,起因不过是云婵的丫鬟香菱往外倒茶的时候将茶泼在了冯容怜精心培育的虞美人上,这花是她下了好大精力养来讨好王爷的,却让香菱一下子毁坏个干净!

说不是故意的谁信!

侧妃薛长歌没有派人来管制,王妃那边也没什么动静,两个人彻底放开了,在西园里骂成一团,就差撸袖子上去打架撒泼了。

还是最后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这两人才愤愤甩袖进屋,不再吵闹。

外头日头下沉,沉洛衣已经在软榻上小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半黑了,屋里点起了两盏琉璃缠丝莲花灯,亮堂了许多。舒云扶着沉洛衣起身,“王妃,可要等王爷回来用膳。”

沉洛衣一怔,才想起顾烜今儿个一早就往宫里去了,现在都还没回来。太后给她赏赐那么多东西下来,估计又是顾烜在太后那里抱怨她什么了。

“不用了。”沉洛衣拢了拢前襟,问她:“西园那两个呢。”

“下午时就不闹了,估计是闹累了。”舒云扶着沉洛衣坐在梳妆台前,给她整理因小睡歪掉的发饰,镜中女子眉眼宛如画儿一般清逸精致,仿若江南烟雨中一枝初绽的红莲,只一眼便能让人沉沦了去……只是,这朵往日明艳的红莲,如今却是淡漠如冰。

沉洛衣轻抚了下耳边的金丝耳坠,看着镜中的自己,说:“不用再收拾了,传膳吧。”

舒云往后退了一步,应了一声是。

舒樱从外头进来,和舒云打了个照面,一个往里去,一个往外走。

心想着这王爷入宫这么长时间,太后难不成留了王爷用晚膳还是王爷不愿意回来?舒樱心疼自家小姐,摊上了这么一个小祖宗,就没说遇到过一件好事过,甚至连王妃的脸面都不愿意给。自家小姐从小到大哪里受过什么委屈,就连先帝都对她极其喜欢,怎么就摊上了怎么个夫君?!以她家小姐沉家嫡女的身份,不管是嫁给京城中的哪位王孙贵胄,不都是要被人疼着宠着的,偏偏是这个瑞王……

舒樱无不失望的叹了口气。

许是见舒樱面色忧愁,沉洛衣搁下碗筷,对着她说了一句,“你们也不想想,自我入了府,有那顿饭是王爷陪着我用的。”一顿,“从今以后,就不要再问我要不要等王爷用膳了。”

舒云微微折眉,舒樱却是一口应了下来。舒云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最终盛了一碗红枣粥搁到了桌上。两个侍女对视一眼,彼时心里都有了定数。

晚膳过后,沉洛衣又重新窝回了软榻上看书,窗外月色明朗,夜风温柔,她看着挂在夜幕上的弦月愣了会儿神,再回神时,舒云已经点了盏灯搁在了小案上。

寂静如水的夜间,沉洛衣翻阅着诗经,舒云舒樱两个坐在软榻不远处,拿着新描的花样绣着。突然,一阵脚步声响起,门扉紧接着被叩响了,“王妃,王爷回来了。”说话的是柳月,“好像是往咱们这里来的!”

这话一落,舒云眼睛亮了,直直的盯着舒樱,舒樱面色微变,看向自家王妃,“王妃……”

舒云已经起身去开门问柳月详情去了。

“急什么。”沉洛衣翻了一页书,“等他来了再说也不迟。先让柳月她们下去候着吧。”

于是舒云满心欢喜的和柳月交代了之后,开始翘首以盼的等着王爷的到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世巨星炼制蕴魔丹,前往落日之森

    任白明静下心后马上进入到天道之书的空间中,王尘也早在等待任白明了,见任白明进来挑眉道“药材都抢齐了?”“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任白明很是吃惊,毕竟他认为师傅是看不到,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在这里为师可以听到看到你作的事,也可以和你交谈”王尘解释道。“那师傅你全看见了?”任白明紧张了起来。“对,不

  • bl文推荐[主受]①之感谢【陶无】的1000vip打赏

    正文一会儿更新!先补发个感谢楼,感谢一下!目前还有十多个人未曾感谢!慢慢来,一天感谢几个!是真心感谢你们的打赏。谢谢。这一路走来,感谢支持!

  • 我是摆渡人对着海鲜发起冲锋

    钱老板听到李永强的话,惊讶于是田阳这个半大孩子,找自己谈生意,但毕竟是长期经营市场商铺的人,还是转头对田阳说到:“你好啊,田阳,你找我有什么生意。”田阳也没怯场,直接说道:“钱老板,您好,我准备开个店,需要用到一部分海鲜,我想看看您店里的东西质量如何,质量好的话,那咱在谈谈价格,都没问题,那以后我就

  • 绝地求生之我的系统是萌在线阅读离别的伤感

    不管任何心情对待时间,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提醒大家。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天的村庄洋溢着伤感别离的愁绪。黄昏,金色的夕阳洒向各处,法尔考睡醒后开始了在巴维村庄的最后一次散步,平静的生活就此要结束了,他努力的摈弃心中的不舍和留恋,在起伏不平的山丘漫游。望着不远处的麦田、果园、菜圃、茶园和槐树、棕树下

  • 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在线阅读第5节

    “哦,你是?”雨书好奇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想要阻止自己继续殴打马大头的青年。他的眼神打量了凌天一圈,紧接着目光就在凌天的衣服胸口停顿了下来。“杂役处的普通弟子。我还以为什么高手。怎么,你要插手吗?”看到凌天的身份只是一个垃圾的杂役弟子。雨书的脸上刚才浮现的严肃之色消散掉了,嘲讽之色却越发显的浓厚。“我

  • 拉丁天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2009-11-1718:01:16字数:1897“呃,算你走运!”,内轮龙一突然对着勘九郎说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已经准备好使用三大狂的他放弃了呢?是傀儡术不够高明,无法完美的控制这三具傀儡?还是说说把三大狂的手法给忘记了?还是他心生仁慈?都不是的,是内轮龙一那藏在衣服里面挂在xiong口的空陈

  • 超级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风轻轻的吹着,夜幕渐渐降临。一个年纪六七岁的孩子蜷缩在一旁,在这里呆了几天,有些饿,便出去找些吃的。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短短的几天便流落街头。走到一片荒林中,他迷了路最终倒下了。夜幕里传来阵阵狼叫声,将寂静的夜晚打破。一位醉汉,轻步漫朔的走来,发现昏倒下的孩子。他一手拿着酒壶使出一招回旋

  • 舞法天女之尬舞天团在线阅读跟随探险社前去

    带着惊喜的心情沐风来到了早就已经站好位的西索旁边坐下。而这张十人桌,基本都是同班的学生。此时早就坐上的克林一边说着一边喝了面前的骨头汤。不同于他们,克林碗里的明显有块带着ròu丝的骨头。见状的其他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们自己的碗里基本就剩汤了。“我帮你们说好了。下午实战课完了,两点就走。”说完的克林

  • 傲天逆尊第8章在线阅读

    炼欲焚天决,虽可收集和炼化欲望,但强弱也要根据施展者的修为和精神力,高名修为比程太低,可精神力略强,再加上程太求胜心切,强大的欲望便让高名有了可乘之机,这才使得他有了短暂的迟疑。当然,如若对方修为太强,精神力又相差不少,哪怕对方欲望再强,初窥炼欲焚天决的高名也是无计可施。武者对战最忌外人插手,尤其是

  • 永生之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萧首辅在朝上一番唱作俱佳的表演,不但展示了其身为首辅在官场经营多年的声威,更加昭昭然替女儿出了口恶气,这消息自然很快便传到了萧锦耳里。与此同时,萧首辅的信也递了进来,狡猾如萧珅自然不会犯下跟女儿私下传递消息还被人抓住尾巴这档子错误,相反,他是光明正大送的家信。反正萧家树大招风,做什么都是错,在这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