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宫斗之皇家宠女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1 9:55:15 作者:比粥温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宫斗之皇家宠女
宫斗之皇家宠女
作者:比粥温柔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心理师穿越成深宫丫鬟心理战术、催眠大戏与烧脑宫斗层出不穷她既是权谋家,又是深受宠爱的皇家贵妃一次次的王朝战争,无数个心机妃嫔看她如何演绎传奇女子万贞儿

易沉这一翘课就是半天,班级的老师看着空荡的座位欲言又止,但上课的节奏却轻快了不少。放学后,木兰在操场的角落找到了醒来的易沉,强行拉着他跑去篮球场继续散发男人的魅力。

易沉懒散了几个月,也想趁机松松筋骨,并不在意自己刚打完没多久,再一次在球场上将木兰打到没脾气。

木兰呼哧带喘地坐在草坪上,抹着脸说:“易哥,宝刀未老!”边说边竖起手指。

崔世颁循声而来,踹了木兰一脚:“不会用成语就闭嘴。”

说着又问易沉:“你怎么回事?没看见老师那脸色难看成什么样了吗?赵小天说,她不仅找了蒋临,还打电话跟老梁告状了。”

易沉随手将球扔给其他人,拽着衣角擦汗:“有人找骂又敢来见我,我憋着火,甩个门算什么?”

崔世颁也知道些易沉家里的事,他母亲早年就去世了,父亲忙于工作便对易沉疏于照顾。易沉平日里或是自己回家做些简单的饭饱腹,或是干脆去木兰家里借宿。

木兰轻车熟路:“干他丫的!”

易沉抬手就给他脑门一巴掌:“干你!”

三人在草坪上休息了片刻,木兰说:“老大,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这事确实是我的错,我没抵制住敌军的诱惑,把你给卖了。”

易沉:“滚,不卖身。”

木兰:“熊头怪人问我你去哪,我本来不想招的。但他说以后给我抄作业,我就昏了头,说你去操场打球了。”

易沉:“谁?”

“熊头怪人……就是抢你座位那兔崽子。”

易沉说:“熊你妹的怪人,人家叫林秦。”

木兰不在乎地迎合:“行吧,林秦。反正,就那熊头怪人翘了两节课没来,我还以为你看见他了。”

易沉没见着人,但确实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现在想来刚才应当不是错觉。可他平日里就是众星捧月的对象,就算抛去能打这一名头,光这张俊脸就足以让人暗骂一声牛逼,被人看习惯了也就没感觉了。

易沉想不明白,也懒得想,跟隔壁一个班狠狠地打了一场临时赛,直到日暮西垂才浑身舒畅地走出了校门。

校门口的小摊贩还未散去,炒米粉和煎饼果子的味道混着羊肉串烤香肠的香气弥漫了整条街道,易沉摸着干瘪的肚子,买了三份加双倍鸡蛋和火腿的烤冷面。木兰跑去小卖铺买饮料,易沉侧头看去,小卖铺的老板在昏黄的灯光下仍带着鸭舌帽墨镜和口罩,将自己捂得非常严实,若非四周没有摄像,他都要怀疑是某个明星来体验生活。

只是那个背影,有点眼熟。

木兰付了钱,抱着冒冷气的饮料递过来:“就那个小老板,听说是个瞎子,看不见。强子他们隔三差五就去骗那个老板的饮料矿泉水,他根本发现不了。”

易沉打开盖子饱饮一口,问:“怎么骗?”

木兰被烤冷面烫得直呲牙,吸着气说:“嗨,不就是撕张纸塞到那老板的钱篓里,说自己给钱了。有的时候缺了钱,还要那小瞎子倒找钱。”

易沉想起那天强认的小媳妇,身体挺弱脾气却爆,还记仇,肯定不是这个软弱可欺的小老板。

崔世颁的吃相比木兰文雅多了,他个头不算高,比起易沉的一米八和木兰一米九的身高,他实在算得上人畜无害。崔世颁抬了抬眼镜,轻声说:“这个小老板是半年前才搬过来的。以前这家店也是个小卖铺,只不过负责的老夫妻两年前就去世了,店铺就一直空着,直到前一阵刚开张,正巧就是你不在学校的那段时间。”

怪不得他没有见过。

易沉点了点头,他吃东西很快,将空盒子扔进垃圾桶里,用纸巾擦了手。辉中不算优秀的学校,甚至于在南城是出了名的差生校。外面时常有人说,辉中就是南城的垃圾处理场,一群熊孩子被家长逼迫必须要上课,于是就在辉中混日子,等毕业后没大学上,就去工地里搬砖或者在学校门口支个小摊。

辉中不负其名,混混和二流子遍地走,骗钱打架都是家常便饭,只不过易沉打架虽在行,但到底是要脸,既不欺凌弱小,也不骗人钱财,却也不会主动去肃清这些麻烦,他又不是清洁工,垃圾留着给学校和他们各自的家长头疼去吧。

易沉扔掉脏纸,说:“不要喊别人小瞎子。”

木兰问:“易哥跟那小瞎……小老板有感情?”

“不认识。”易沉说。

他确实不认识,不然也不会问他们,但总觉得那个背影渐渐跟他强认的“小媳妇”重合,一想到有人会管他的小媳妇轻蔑地很瞎子,他就有些不舒服。

“下次再遇见有人骗钱,就警告他们注意点。”

木兰满口答应,他不敢和易沉勾肩搭背,却对崔世颁百无禁忌,三人回家,都没注意到小商店的“瞎子老板”面向他们的方向许久,等人彻底消失在街道尽头才低垂了头。

隔壁开饭店的老板娘把饭送过来,喊道:“林秦吃饭了。”

林秦回神,摸了门边的毛巾擦手:“就来。”

林秦早上是被街道上过往的车鸣声吵醒的。

他的小店铺就在路旁,旧城苏醒时,人潮顺便叫醒了他,林秦揉了揉眼睛,看时间还早,索性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手机亮了又暗,林父每早都在固定的时间跟他问好,每一天都会发一句鼓励的话,比如今早的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昨天的是“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林秦虽然没上过学,但对这几句话一点都不陌生,以前在学校附近听壁角的时候,来支教的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向学生重复。

学生们笑着点头,翻页书的功夫就忘了。

林秦是羡慕他们的,即便小小的山村里的学校屋顶漏雨,糊窗户的纸破了一半,一到大风天气就要所有的学生都躲去墙角,老师用喇叭在风中讲课。

可他依然是羡慕的。

林秦起身洗漱,床角的书包滑落,一张纸顺着落在地上。林秦拿起来看,上面写满了易沉的名字,他没有敷衍易沉,说到做到,说写一百遍,就绝对不会少。

“易沉。”林秦喃喃念着。

名字起得挺有意思,看起来小时候应该是个大胖小子。

林秦扫了一眼墙上的合照,摸出笔在时间上加了一天。

校保卫科的老师正在校门口查校徽,辉中有佩戴校徽的习惯,学生的校徽如果丢失了,还要去保卫科老师处填写补发的申请。

林秦将校徽别在胸前,老师们见是他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放他进去了。

“老师!仓库……仓库那边在冒烟!”有学生气喘吁吁地跑来,远处的库房果然浓烟滚滚,老师们顾不上查校徽,抄起灭火工具就往库房赶。

林秦绕过门口违规停的车,刚要迈步忽觉大腿被人抱住,尖利的哭泣声炸响在耳畔:“别打我!别打我了!”

林秦微微皱眉,脖后的汗毛直立,他下意识地抬手正接住了迎面而来的木棍。

也不知道是谁教出的缺德学生偷了学校的拖把,把拖布头扔了,留下木棍打架,一旦被发现就随手一扔。

“冯慧你能不能要点脸?你出卖自己人,你还有脸求饶?”

扛着拖布棍砸人的是个女生,见没砸到冯慧,愤愤地撤手,指着林秦嚣张地说:“熊头怪,这不是你能管的事,滚远点。”

林秦淡淡地说:“嗯。”

冯慧见林秦答应,哭得更凄厉了:“谁跟你是自己人?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凭什么打我!”

林秦:“松手。”

冯慧抱着林秦大腿的手更紧了,鼻涕眼泪一股脑都蹭到了他的裤腿上。

“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要挨打?你们没人管我,都任由她们欺负人,你们会遭报应的!”

为首的女生气势逼人,她向前走一步,冯慧就抖一下,那女生轻蔑地看着冯慧,甩了甩手里的手机:“冯慧,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你给易沉通风报信,我三哥他们能打输?说出来你信吗,易沉一个人打赢我三哥他们二十多人,我三哥是练过的,跟那些只会装逼的不一样。”

林秦忙着抽回自己的裤子,闻言动作稍僵,反倒被冯慧抢回大半,又长长地吸了一通鼻子。

昨天下课时有人来找易沉胡侃,问易沉为什么要跟隔壁学校的二十几个太子爷打架。易沉笑了笑,又恢复了在黄老板家店里时那股骚劲,说“男人之间的战争没有理由。”

林秦扫了一眼涕泪横流的冯慧,觉得这个“战争”应当并不简单。

冯慧简直快疯了,自从她被这几朵霸王花缠上以后就再没有安生过,像今日的校园暴力不过是下酒菜,她的书包在课间被扔进垃圾桶,原本住宿的她被逼离开了寝室过上走读的日子,只因她每天回到宿舍,所有的东西都会不翼而飞。

老师没有证据惩罚她们,所有目击到的女生缄口不语。

若是平时她挨打就认了,反正这些人有经验,不会把她打死。但早上离开家之前,她听到父母说他们工作的厂子被人贴了告示,说他们的女儿是个勾引人的骚货。

冯慧的战意瞬间被点燃,然而在人多势众的对方面前,也仅仅是点燃而已。

林秦被冯慧紧紧地抱着,他不喜欢被人贴太近,平时别说被抱,就是离得近了都会难受。他忍了一会儿,轻声说:“你松开我,我替你打。”

冯慧:“啊——我怎么这么惨啊!”

林秦将书包放到墙角,拖着脚上的重型沙袋说:“刚才你们用拖布先袭击我,现在我算合法还手。”

为首的女生说:“你想给她出头?我奉劝你想清楚了。我三哥打架可厉害了,要是让我三哥知道你敢欺负我,他绝对……”

林秦:“你三哥输给易沉了?”

为首的女生:“……是又怎么样?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仅凭他一个人……”

林秦懒懒地活动了一下手腕。

“真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鬼抬棺在线阅读第八节

    陈凡走出一段距离后,成功通过脑海中莫名的感知,找到了在躲在远处的黑风。在骑士长觉得放马吸引狼群注意力的时候,陈凡就给黑风下达了“用其他马当诱饵,脱身后在远处等我”的命令。虽然这只是一次尝试性的赌博,但是回报却很丰盛。陈凡翻身上马,没过一会儿就追上了六位相互搀扶艰难前行的骑士。不过由于他们人人都是一大

  • 末世之空间有鬼造神系统

    调戏完唐心柔后我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我看着周围没有一个人,我摸着下巴思考着:“奇怪了,平时这个街道的人应该十分的多啊!怎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连摆地摊的那些坑爹的坑货的都不在了?今天怎么了?”我想了想,最后干脆不想算了,反正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对不对?我拿出自己的iphone6看了下时间,7:02,“

  • 回档2004野外狩猎 博得信任

    毅翔等人捕猎归来,正在支火烤狼肉,就在这时婉璐突然大叫一声:“有鬼啊,宇文绍炎,你身后有鬼啊。”众人听到婉璐的叫声,就都向宇文绍炎看去,接着都发出了同样的喊声:“是啊,绍炎,你后面有鬼啊!”宇文绍炎一听自己身后有鬼,先是迟疑了一下而后又惊慌地说道:“啊,鬼在哪?鬼在哪?”天腾指指宇文绍炎的身后,显得

  • 吾乃阴间监察使在线阅读第9节

    战,一声令下,妖族大军齐聚。向那人族都城进发。混沌中,泽生与那帝俊大战四方,戟芒与混沌钟相碰。帝俊浑身太阳真火相缠,嘴角更是渗出丝丝高贵的金色血液,而反观那泽生,浑身衣衫破碎,更是一只手被废,但任在坚持。“系统,还剩多少召唤点”,“剩余一万四千点,还可进行三次召唤”好,给我召唤。系统召唤恭喜宿主召唤

  • [排球!!]我的天使跳高高之写五五开有人看吗?

    过世主播复活到2015,不再重蹈覆辙,获得系统,带领华夏电竞走出黑暗!有读者喜欢看吗?求个收藏和鲜花!有五个人投花就加更!

  • 鬼儿子之绝世猛将陆文龙。

    以目前罗成101的武力值,当世一流武将,便是单挑关张估计也不是没有可能,若是这两次召唤再来两个武力破百的人物,那。。。”叶轩暗自思索着,越是想到这些,越是兴奋。再来两个武力破百的人物的话,那意味着什么,意外着叶轩手下有三个破百的猛将,整个三国时代所有武将,凑出三个武力破百的武将应该不难,但难的是,三

  • [肖战bg]女朋友比我红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五节

    白世杰二话不说,踏上了寻找伊人的路。梦里的那条路很清晰,跟着梦里的线索,穿过树林,跨过小溪,世杰来到了山脚下。果然,一切都和梦里的情形一模一样。就连这里的小屋也和梦中的一个模样,世杰不得不感叹梦境的神奇。此刻,似乎离梦想只差一步了。白世杰心里想着,走近了那座小屋。可是,他在门外等了很久很久,也没有看

  • 妖怪统领在线阅读第九节

    遇见顾青洛已经改变了苏晨。在他黑暗的生活中,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光点。从那天起,顾青洛和苏晨成了朋友。他们的友谊很快就加深了,他们变得亲密无间,什么都可以谈。然而,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保密的,没有人知道。这是因为顾庆洛是林家的贵客。林氏是北方城市四大宗族之一。诺斯法斯城是一个战略上的边陲小镇,地处荒

  • 云兮问李小白不要走

    “李小白……”一道略显虚弱的女声在李小白身后响起。李小白转身一看,原本昏倒榻上的纳兰烟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并用轻纱般的被子围住自己曼妙的身体。不过,好像围不住……“李小白,你逃不掉的。”纳兰烟儿恨恨地看着李小白,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怨恨之色,随即,她玉手轻轻一握,一块白色的传讯玉佩瞬间粉碎。“逃

  • 破碎之屿在线阅读第六章

    刘弗陵跟在霁雪身后,手被她牵着,指尖传来软软、暖暖的触感,感觉怪怪的,但见她一脸的激动便由着她。走至院子里一个假山前,看到有奇特石块的地方,霁雪停下来,转身让福贵搬开石头后,看到一个入口,霁雪又吩咐福贵掌灯走在前面,让桔梗在后面掌灯,她牵着刘弗陵走在中间,入口进去是几级台阶。霁雪发现桔梗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