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逆行路之第十章

2021/6/11 10:57:49 作者:爱未设定 来源:飞卢小说网
武侠之逆行路
武侠之逆行路
作者:爱未设定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在各类武侠2次元世界里,《天龙八部》,《神雕侠侣》《风云》《火影》等等世界,谢云天靠着坑爹的系统,以命相博,只为踏上巅峰!谢云天冷冷的看着地下躺满的各类高手冷酷的说到:“哼哼,作为要踏上巅峰的男人,你们就该统统变成业力点,然后在地狱颤抖,看着老子傲视雄!”(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不见人,闻其声就知道是谁了。

不过此时李花儿和李云泽都没管他,两人都盯着中间几个跳舞的歌姬。因为人家不仅是跳的好,而且长得也好看,该廋的廋,该丰韵的丰韵。

没有李云泽脑海中的污秽的画面,几位歌姬该穿的都穿着,随着跳动不经意流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更像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宝贝挑逗人的神经,让人忍不住的想撕开云雾见见什么宝贝。

婀娜多姿不足以形容这几位歌姬,这是李云泽对她们的评价。

“噗~”

孙师兄终于看到了李花儿和李云泽,一口还没吞下的酒顿时喷了出来,而在他身边艺妓一时之间也被其惊的不知所措。

孙师兄挡开了艺妓小手递过来的手帕,绕到其身后想偷偷溜走,却被一声叫住。

“孙~师~兄~”李云泽感觉自己很有做坏人的潜质,故意拉长音喊道。

“呀,小师弟啊。你怎么在这里?”孙师兄装作刚看到他们一样,一脸“纯真”的回复道。

难怪洪露雨师姐他们都穿着观天门的道服,只有孙师兄没穿和他,他是没有,而孙师兄则是……

难怪一早就和大家散开,原来这是真的“不方便”啊……

难怪青楼大中午的开门,那是有“贵客”啊……

孙师兄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居然来这种地方,而且来这种地方居然……

居然不带我。

李云泽瞬间成了柠檬精,那是酸的一比啊。

青楼,这个男人都该有的梦想,怎么就这样轻易的实现了呢?

那些歌姬看见他们对话便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

这时候李花儿才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孙师兄,惊讶道:“孙师兄你也在啊!”

孙师兄有些尴尬,这跟刚刚自己好像,难道小师妹说反话激他?

“是啊,我也恰巧过来。”孙师兄决定装傻到底。

“哦~”李云泽拉长音。

孙师兄顿时下了个决定,等回山一定要把李云泽打一顿,以前接触不深,从未觉得这家伙这么腹黑。

其实李云泽自己也不清楚会什么突然和上辈子性格大大相反,可能是上辈子老实本分结果处处被刁难,这辈子反而想当个“皮皮虾”是什么感觉。

也许人都有两面,一面是阳,一面是阴,也许阴那一面隐藏的太好,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

腹黑不腹黑,李云泽不知道,但是熊孩子的称号至少在孙师兄那是差不多成了。

幸好李花儿是妖,虽然长的十几岁的样子但是心态却让人感觉和小孩没什么区别,更别提人类的观念对她并不适用。

孙师兄在这确实有些面子,原本直接坐在舞台上特意搬来的太师椅,一群漂亮小姐姐围着他跳舞。

现在正襟危坐在台下李花儿身旁。于是乎,这三人形成奇怪的组合都坐下欣赏起了这些人的歌舞。

李云泽倒是还好,但是孙师兄就坐立难安了,这叫什么事啊?

我这当师兄的脸以后还往那搁啊?

这三人形成奇怪的组合都坐下欣赏起了这些人的歌舞。

台上的舞姬并不因为人多而怯场,反而因为李花儿穿着观天门的道服而跳的更卖力了。

这些都是真正的仙长啊,此时不卖力什么时候卖力。原本以为那自称道爷的家伙只是个阔爷而已,大家给他吹捧吹捧没想到真是观天门的弟子,甚至其他两位都要喊其师兄,那猥琐的形象瞬间高大上起来。

那嘴喂过孙师兄的艺妓瞬间感觉自己幸福的要晕过去……

看了几轮舞蹈后李云泽发现自己想岔了,这个世界的青楼更像前世的酒吧,有擦边球,但并不直接卖身。

当然如果有能力的话就另说了,比如你有好文采,或者多金,又比如像李云泽他们这些有身份的人,这些艺妓不介意和他们发生多点关系。

光是修士的身份,在普通人眼里差不多便是神仙,谁又不想和神仙有关系呢?

每次跳完一个舞蹈,孙师兄便往台上扔一些打赏。

有时金银,有时居然是灵石碎渣……

而且台上的小姐姐对金银只是喜欢,对晶莹剔透的灵石碎渣却很疯狂,几次不是因为台下有“贵客”在便要打起来。

李云泽有些恶趣味的想这些小姐姐打起来拉扯衣服是怎么样的,但却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这是原则也是底线。

李云泽没有乾坤袋,因为那东西也要钱。所以一些东西只能放在衣袖里。掏出早上掌船大汉师兄送的几颗较为圆润的灵石碎渣,想了想又从管家送的钱袋里掏出几块银子盖在上面。

走到弹琴的小姑娘旁,这小姑娘七八岁的样子。

近处一看白皙过分的皮肤,纤细的手臂,却是毫无血色。小姑娘很可爱,但是却散发着病态美,很容易唤醒人潜在的破坏欲。

就像一个精美的瓷器,总却是让人想把她打碎……

从中午来到现在已近几个时辰,舞姬换了一批又一批,其他几个乐师领了赏钱也轮着弹奏,但她没有。

原本李云泽以为她是想多拿些赏钱,便把一些银子有意识的丢在她身旁。

但是,她没捡。

如果不是一直注意她,李云泽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偷偷拿一块掉在她琴桌下的碎银子。

不是不想要,而是?

李云泽把手里的东西往她身前一递,示意其伸出手。

小姑娘慌忙站起,隐隐约约还偷看了其他艺妓一眼,发现其他艺妓没有注意她时才颤颤巍巍的伸出双手。

李云泽把手中的东西塞在她双手里,小姑年立马感受到了银子地下的灵石碎渣,脸上露出不自然的潮红。

“谢…谢谢。”小姑娘开口,但那声音却并没有很好听,有些稚嫩,更多的是沙哑,那种长久没有开口说话造成的沙哑。

想了想,李云泽又从钱袋里掏出一小块金子放在了小姑娘手上。

顿时,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了过来,李云泽在山上待了五年虽然没有真正修士,但是感官比常人灵敏的多。

顺着那些目光直接盯了过去,顿时那些目光主人便该干嘛干嘛去。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这几年太安逸,懈怠了呀。

经这一闹,李云泽顿时失去了继续呆下去的兴致,为了不显得唐突再看了一曲才让李花儿和孙师兄一起离去。

当李云泽一行人离去的时候,几位艺妓就站了出来,有刚才的舞姬,有刚才的乐师……

“我的东西,你们也敢动?”李云泽不知何时已近折返,站在舞台之下。

舞台上,弹琴的小姑娘倒在地上,琴桌也倒在一旁,倒是那把长琴被她死死抱在怀里。

而刚给她的打赏正被一个舞姬拿在手上查看,不过没有看见灵石碎渣的样子,显然是藏在了其他地方。

小姑娘看见李云泽后眼神一亮,随之又暗了下去。

听见李云泽的声音艺妓瞬间跪了一地,那拿着李云泽给的赏钱的舞姬更是瑟瑟发抖。

“居然连我师弟的东西都敢拿。”孙师兄特意顿了顿,手抓着剑柄摸了摸,阴测测道:“那么全砍了喂狗吧!”

“锵~”孙师兄拔剑发出巨大的声音,一时间,台上艺妓全都瑟瑟发抖,有的更是被吓的晕倒,有的裙摆地下流出尿味却一动不敢动。

“慢。”李云泽接受不了刚才人家还给你卖力跳舞,一转脸却要砍翻她们的感觉。

不过,瞬间又反应过来,孙师兄没有打算杀了她们,只是吓吓他们而已。

“我不想刚刚下山就血流成河,这会让我下次下山很不爽,打巴掌吧!打到我心情舒畅为止。”

舞台上的艺妓互相看了眼,几乎没犹豫就“啪啪啪”自己打自己了起来。

“哼,再装我让你们真死。”孙师兄冷哼一声。

原本倒在地上装晕的舞姬立即跪着打起自己巴掌。

正去休息的老鸨接到下人消息赶紧跑过来,讨好道:“仙长啊,你有所不知啊,这小琴啊他家出了魔修邪徒啊,她是魔修的后人,所以我们才这么对她。”

小姑娘也听到了老鸨说话声,把头更深深的埋在琴后不敢看李云泽。

说实话,李云泽听到魔修邪徒的时候也是心里吓了一跳,不过前世的思想第一时间便反驳道:“世间本来没有正邪之分,正派中如果心术不正,那便是奸徒。若在邪教魔门也一心向善,那便是正人君子。”

“哪怕她的家人是魔修邪徒,她可做过什么恶事?”

老鸨一下子被问蒙住了,小琴四五岁时她父母便被当作魔修邪徒处死了,之后便被卖到青楼能做什么恶事?

因为魔修邪徒孩子的身份处处被刁难欺凌,不是没有人站出来帮她,但是一听到她时魔修邪徒的孩子便对她不管不顾,甚至也参与欺凌她的队伍。

小琴听到李云泽这番话,顿时眼泪流了下来,这是她在父母死后第一次流泪。

哪怕被欺凌,哪怕被羞辱,哪怕被打的遍体鳞伤……

曾经,答应了自己不再哭泣的,今天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想怎么办?”

脑海中突然传来孙师兄的声音,李云泽明白这是他的神念传音,但是李云泽自己没有能力使用。

不过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反馈到孙师兄在其脑海的神念上,让孙师兄明白其意思。

“带走,带去哪里?”

李云泽陷入了沉思,刚才只是一瞬间冲动告诉孙师兄自己想把小琴带走。

但是被孙师兄一反问,顿时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带也没资格带她走。

带回山门?他李云泽又不是掌门,任何一个门派带个来历不明的人回去都不是件小事。

更别提他自己都还不是个正式弟子,如果不是掌门李观天给他命名,又有师姐们宠爱,他就一个来历不明人员……

而且他李云泽可以不在意魔修子女的身份,可门内其他呢怎么想?

“有时候妥协才是人生当中最实际的事情,我们只是人。”孙师兄见李云泽想通了关键,在其脑海中劝解了一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玉音在线阅读第四章

    对于皇子不予理会的态度,温斯顿也无可奈何,独自回到了帐内收拾被褥准备行军。“在为今天军议的事而抱怨吗?温斯顿。”还以为是盖伦来了,温斯顿没好气的说道:“我哪敢,他可是殿下。”“看样子,你还是在抱怨。”感觉有些不对,温斯顿回过头来,顿时吓得冷汗直冒,有些口吃的说道:“殿下,你怎么来了。”嘉文阴沉着脸说

  • 金革之声第十章在线阅读

    “求求你,别让她知道我在这里。”江夏泓本想拽着苏紫叶一起躲起来,又有些忌惮刚才苏紫叶的态度,不甘的自己躲进卫生间的隔间里。苏成冰一进卫生间目光就四处扫射着江夏泓的踪影,眼中是深深的阴狠。苏紫叶往外走,苏成冰往里走,当她看到自己送给江夏泓的那双皮鞋出现在卫生间的隔间里时,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了苏紫叶的胳

  • 分手后我的超能力男友追来了在线阅读翘课看演出

    蓝紫色的灯光布满整个演出场地,轻缓的烟雾在灯光投影下上下浮动。台中央的人穿着细格纹小西装,内搭了件简单的V领白色短袖,很好地衬出了穿衣者的气质。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动琴弦,身体随着音乐的律动,在台上轻晃。台下的观众随着她的频率,跟着一起自由地摆动身躯。这是株枸乐队的一场线下小型live,现场大约只有一百

  • 从噬血狂袭开始的综漫二次元旅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楼卫风脸色大变,犹如被狗屎糊了一身,怒吼一声甩开唐堂。他已经顾不得套更多消息,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打击中。原本因为喝了加料的酒有点昏沉的头瞬间清醒过来,凶狠的盯着对方。唐堂以为楼卫宁在生他的气,害怕得很,就怕楼卫宁不要他了,猛的扑回去,死搂着不撒手,闭着眼睛仰头去亲楼卫风的唇。是可忍孰不可忍,楼卫风怒

  • 季末末至离开家乡亲人小伙伴

    每一次成长就意味着失去过往!—汪择海州吹过的风依旧很淡,却溅起了心中的涟漪!海州的农村,夏季算的上凉爽,野草摇曳,蝉鸣一阵一阵。将要步入初中,这个暑期的最后阶段,少年汪择内心百回千转。离开村里,离开奶奶,离开亲人小伙伴们!相对陌生的小镇,未知的学校,还不认识来自个个村庄的同学。全新的生活!一切一切都

  • 拽丫头误惹霸道少爷第3章在线阅读

    梁煜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两个人来到办公室,这间屋子林嘉禾只来过屈指可数的几次。毕竟是大老板,大总裁,哪里是他们这种小员工经常能见的。“来,说说看,”梁煜真拿出要跟她谈工作的架势,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坐在转椅上,“上次你参加的展会业绩怎么样,邀请了谁,随便什么的都给我说说。”林嘉禾:“......”

  • 大梦间事态平息

    牧尘的说唱像泄洪之门打开,高‘潮迭起,情绪爆发,冲击感官,企图颠覆一切,急‘促而高亢的嘶吼唱法,带着起伏翻转的霸气。“在这片领域我目中无人,无所不能不自量力挡我道的,通通格杀勿论我是地狱阎王的附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有诸神的助阵,所以我战无不胜放浪不羁,出言不逊,超然不群,乐此不疲富贵不淫,贫贱不移,

  • 都市异兽传第2章在线阅读

    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安如昔,再一次确认自己没拿错剧本,她扮演的角色是大反派。面对伤痕累累的美男,她必须不能表现出同情。她偷偷运功调息,诡异心法使然让她的表情很轻松就维持着一贯的冷淡,与那唐余着实有的一拼。不过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唐余,实在舍不得离开。古语有秀色可餐,安如昔觉得看美男的确能忘却烦恼,茶饭不思。

  • 倾世在线阅读第七节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可能.”田不易喃喃自语到,旁边的苏茹察觉到了丈夫的不对劲却是往底下众人看去,同样的看到李逸飞的时候张大了诱人的小嘴。底下几人看着二人的反应一时之间却是不知为何,而旁边的林惊羽和齐昊却是一位是惊叹于自身的修为,一时也是洋洋得意。“算了,既然几位首座都同意了,我大

  • 大唐:百岁老夫子之土匪出没,出场就挂(7)

    四人看白若凡戏演的是催人泪下,比周润发演得要逼、真几倍,不混演艺圈都是浪费人才。演这么逼、真,真不怪客栈老板会上当,同时四人也明白一个道理,无论在哪里生存,无钱寸步难行,只希望他别做的太缺德,给人家留条活路。白若凡一听客栈老板愿意赔钱,激动的双手拉着客栈老板一只手不放,泣不成声,道:“老板啊……这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