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直播修罗场第十章

2021/6/11 9:50:10 作者:夏夜鬼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直播修罗场
直播修罗场
作者:夏夜鬼话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君凉总觉得自家直播系统有问题,从多方面角度试图撺掇着自己去学医,然而他只想沉迷科技宅。而这是未来人第五次回到过去试图挖角医学大拿,政府发布《征集令》,千万强调:1.不能再让我们的偶像死于豪门狗血,比如第一周目。2.不能再让他死于修罗场,比如第二周目。3.不能让他找到机会反利用系统登上技术宅巅峰,比如第三周目。4.也不能再给他机会把系统用完了就丢,比如第四周目。于是直播间数百亿观众常年疯狂轮流排队与主播互飙演技,顺便围观各种狗血和修罗场,假装无辜抢着限量打赏,一掉线就是几百亿的排队数目,感觉到了

第二天一早,昨天见过的几人就带着工具来了,沈砚先带了一个人去搬回昨天买好的砖。

本来沈砚准备建砖瓦房的,宋大壮给他说了才了解到,这个时代农村建房多用木材做主体,泥巴糊墙,房顶覆盖瓦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平房。像沈砚这样用砖石奠基的已经是不错的了。

他以前不常在村中走动,也没注意,现在听宋大壮这么一说才发现,村里好像只有几户是青砖红瓦的房子。

村长家是一户,是老房子了,沈砚去过两次,是有些陈旧了。

宋三爷家是一户,宋三爷的孙子在镇上做玉石买卖,家里有钱得很,要不是宋三爷舍不得村子,早把他接到镇上去了。

还有一户,就在他们经过的路上,建的比村长家要气派。宋大壮说是村里赵家的院子,不过只说了赵家是村里的富户,就没再多言。

听了宋大壮的解释,沈砚便也只准备建个平房,毕竟他不会长住。

只打地基用到的砖不多,两人就搬的过来。

和沈砚一块去搬砖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也是外姓,姓李,叫李建伟,让沈砚无语的是,自己还没对象,人家竟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爹了。

“兄弟结....成亲真早啊!”沈砚随口感叹道。

“不早了,我这是为了等我夫郎出孝期,要不然我们早两年就成亲了,也不用给官府罚钱了。”小伙子嘴上抱怨着,却没露出丝毫后悔的神色,甚至露出一丝炫耀。

“罚钱,罚什么钱?”沈砚一头雾水,成个亲还要罚什么钱。

“哥儿18未嫁,要罚七贯钱啊,真是太狠了,七贯够我们大半年的花销了,当初我爹娘为了这个,差点不同意,多亏我坚持”李建伟憨厚的脸上挂着甜蜜的笑。也没注意沈砚,只当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口解释道。

沈砚只觉得简直闪瞎眼,前有林峰,后有李建伟,他最近实在是吃了太多狗粮。

不过18岁未成亲就要罚款这条法律,他所在的那个世界的古代好像也有这么条法律,他好像在哪看到过,当时还吐槽可以有效减少单身狗。

说来宋瑾今年多大了?前几天林峰好像还提到过宋瑾要议亲了,沈砚还记得那会林峰露出担忧的神色,是担心宋奶奶怕罚钱随便把宋瑾嫁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林峰完全是瞎担心了,他怎么可能看着宋瑾随随便便就被嫁了呢?他可是把宋瑾当弟弟的,做哥哥就要为弟弟撑起一片天,让弟弟能自由的恋爱。

大不了到时候,他给宋瑾出罚款的钱。

“沈兄弟孩子多大了啊,我们家姑娘快周岁了,沈兄弟到时候一定要来喝酒啊。”

“我还没娶亲呢。我们那结婚都晚。”事实上,沈砚连恋人都没有呢。

“南边的习俗是这样的?不过照我说,还是早点结婚好,有了老婆你就懂了。”说着露出个大家都懂的表情。

沈砚觉得他那个笑容透着股不可描述的意味,也不想跟个古人讨论什么叫晚婚晚育,也不想给他科普三年起步,最高死刑。随便转移了话题,聊起了盖房子的事。

村里没有专门的施工队,也不会盖特别复杂的建筑,像沈砚这样就建个厨房的,李建伟这些兼职人员完全能胜任。

他们把砖拉回去时,剩下几人已经把场地清理出来了,接下来沈砚就完全帮不上忙了,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沈砚就溜达了出去。

习惯性往山上走去,这个点,宋瑾应该正在挖草药。

果然,沈砚在山上转悠了一会儿,就看见了正在专心挖草药的宋瑾。

沈砚小心绕道宋瑾身后,刚打算吓吓他,宋瑾就猛的转身,到把他吓了一下。

“吓我一跳,宋瑾你是不是故意的。”沈砚恶人先告状。

“好好的你干嘛跑我身后去。”宋瑾露出个小狐狸一样的表情,又可爱又狡猾。

“我就正好走过来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警惕性那么高。”

“在山里面,干什么都得留两分心思,你也是,总往山上跑,要小心点,虽然不去深山,很少会遇到猛兽。”

“是是是,小小年纪别那么唠叨,话说,宋瑾你快成年了吗?”沈砚看着唠唠叨叨的宋瑾忍不住伸手揉了两把宋瑾头顶,又去拽了两下他长长的头发。

“别拽我头发,去拽你自己的,成年是带冠的意思吗,你们那的方言?”宋瑾拽回自己头发,随意问到。

“不是,成年是我们那的方言,但不是带冠的意思,到了18岁就算成年了,无论男人,女人,还是哥儿。”沈砚放松了力道,让宋瑾把头发拽回去,顺滑的发丝从他手上划过,沈砚忍不住勾了勾发尾,被宋瑾瞥了一眼,笑着松了手。

“你们那有好多奇怪的习俗啊。不过也是,毕竟离的这么远,按照你们那的说法,我还有几个月就那个,哦,成年了。”宋瑾把被沈砚揉乱的头发整理好,随意答道。

沈砚看着,有心问问他有关他婚事的事,想了想最终没问出口,反正他是不会看着宋瑾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的。

沈砚帮着宋瑾挖了会儿草药,这一个月,他总跟着宋瑾往山上跑,已经能帮宋瑾挖些容易辨认的草药了。

快中午时,两人收拾收拾就准备回村了,没想到在山脚下看到了宋大壮。

两人看到他时,宋大壮正在山脚下走来走去,时不时抻长了脖子向这边张望,一看就是在等人。

等他看到宋瑾,焦躁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立马就要走过来,只是突然看见沈砚,停顿了一下,露出个迟疑的表情,很快又下定决心般向宋瑾走来。

宋大壮来干什么?要说是为房子的事,也是该来找他啊,找宋瑾做什么?沈砚看向宋瑾,宋瑾维持着人前一贯的温和影响,好像并不好奇,或者说并不意外。宋瑾知道他要来干什么?

沈砚又转回头去看宋大壮,醍醐灌顶般突然就想到了他刚来宋家庄那天,是宋大壮给他带的路,当时遇到了宋瑾,宋大壮与他外表不符的扭扭捏捏的反应。他还暗笑宋大壮竟然害羞,跟见了心上人一样。

不会是真的吧!宋大壮真喜欢宋瑾,那这会是来干什么?表白?古代不都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吗?怎么他遇见的一个个都搞起自由恋爱了?!

沈砚看宋大壮的眼神立刻就变了,谁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白菜被猪拱,当然宋大壮不是猪,只是宋瑾这颗白菜是玉雕的白菜。一般人是不能抱回家的。

沈砚觉得身为好哥哥,有义务赶走弟弟身边的烂桃花,保护好宋瑾这颗,昳丽的玉白菜。

“那个,宋瑾我有话问你?”宋大壮这会到不磕巴了,就是平时的大嗓门哑了,并且自带颤音。

沈砚刚想说不行,有话来问我。离我们家白菜远点,就被宋瑾拦住了。

被赶到一边的沈砚充满了悲伤,这种吾儿叛逆伤透我心的酸爽感,沈砚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加戏,一边支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动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游戏:开局和诸葛大力同居第1章在线阅读

    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神乐也嫁给了冲田总悟那个抖s混蛋。神威将春雨甩给阿伏兔,独自一人在宇宙中开着飞船遛弯儿。阿伏兔:神威你才是春雨提督,别什么事都交给我!给我回来啊!!!也许是阿伏兔的怨念太深,神威翻船了。————————————————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婴儿降生的神威,在五岁那年收到了他的第一位弟弟

  • 从退役开始生活第8章在线阅读

    哇,撞大运了。阿善眨眨眼,压低声音软软的回答:“带了,只是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她的回应给了泽田纲吉勇气,万事开头难,但只要跨过第一道坎,后面就会变得顺畅起来。他努力压倒内心的恐惧,深吸一口气,接着说:“或许……或许你可以向老师请一会假去换身衣服呢?这样下去可能会感冒的。”“感冒?你是说生病?”阿善

  • 天道离传记在线阅读第1章

    “吼——”凄厉的吼叫声从厚重门内隐隐约约传来,如同宣告般响彻这座城池,守候在门外的身影们齐齐闭上眼睛低下头去,对这位英勇的战士致以最高礼节送别。随着时间的推移,门内的吼叫声渐渐衰弱直至消失,守候在外的虫族们依旧没动。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那么几个雄性守在门外日夜等候,不是守卫,而是以防神智混乱的雌性们

  • 重生之花无修之收获(5)

    正值秋天,南山因为危险鲜少有人进,所以一大片一大片成熟的野果与山货现在就便宜了沈茹母子。此刻沈茹带着赵有贵已进入了南山的中部,当看到这漫山遍野的野果、山核桃、各种坚果板栗之类的,眼睛都放光了,暗自得意幸好老娘有先见之明带了个麻袋做掩护,要不然这些只能看不能吃,这不心疼死她嘛?“老三,去多摘些山核桃…

  • 萌宝成双:柠檬爹地别太酸在线阅读第4节

    一抹阳光透过树叶葳蕤,照射在了齐恒脸上。“嘶...啊!”齐恒慢慢张开双眸,起初视线有些模糊,用手揉了揉,视野渐渐清晰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山崖下的草坪上,旁边是一颗枝叶繁茂的歪脖子树,树叶如穹盖般遮住这一片小天地。要不是这个歪脖子树,自己可能已经粉身碎骨。齐恒坐了起来,浑身骨骼似乎散架般,发出“咯吱咯

  • 灌篮高手之一见倾心独孤小姐逃婚

    在S城里,有这样一个家族——独孤氏,是S城五大家族之首,而未来独孤氏的唯一继承人独孤翎殇,更是一位美若天仙的人,见其者皆为其着迷。外界都传:若是谁娶了独孤大小姐,便可享有一辈子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不仅在S城,其他的城市也有这些传闻,说是传闻,倒不如说是事实,的确如此,独孤家是从古流传下来的皇室家族,拥

  • 万族之林之第三章

    早上狄然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昨晚楼下的聚会闹到三点才停,楼下沙发横七竖八睡着喝得酩酊大醉的男生。潘静姝醒了,化着淡妆从房间出来。狄然耳朵和肩膀夹着电话,迷蒙着眼睛在饮水机前接水喝,心不在焉地嗯了几声。“今天回家。”电话另边是个温柔的中年男声,“我有事找你。”“狄叔叔催你回家?”潘静姝问。狄然挂了电话

  • 红楼之那个才女啊在线阅读夜雨

    年轻人,是否接受接受我对你的考验,如果你接受住了考验,那么,你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我当然选了接受。滴!系统提示,你需要给导师几样物品:熊皮×10鳄鱼皮×10狼皮×10。我微微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留下来的东西有用了!鳄鱼皮我有20个,熊皮就多了,整整两组!可是,这狼皮就难办了,怪不得没有人来就职刺

  • 踢开扶弟魔当赘婿第七章在线阅读

    穿着女仆咖啡店经典款——黑白色女仆装的兄贵,长着一张和他们年龄一样的、属于男孩子的、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脸。秋凛傻眼了。而旁边的幸平已经开始怀疑起了人生。女仆兄贵看见他们,明显的身体一顿,把那个已经砸晕的学姐扔到一边,朝着他们走过来。秋凛和幸平两人就直愣愣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走近时秋凛才回神注意到,女仆兄

  • 坏蛋一个跑不掉在线阅读接下广告(小修)

    阡璨攥着梅林给的钱,坐在父亲的床铺前,静静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地不成人形的消瘦的的脸。“电视!我要看电视!我要看静云!静云在跳舞呢!马上就要轮到她了!!!你们快放起来给我!!”千震络焦躁地翻着电视遥控器,电视里翻过一个个台,却没有出现千震络的妻子的画面。一旁的王护士劝慰着千震络:“千老师,今天晚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