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乱世升仙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1 10:26:18 作者:xin58985889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乱世升仙
乱世升仙
作者:xin58985889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书主角是一名被领导陷害的科员,生死攸关时候进入了封魔结界,得神龙认可,渡一身精血踏入修真,回到都市一步步走向修炼巅峰,炼体,炼器,炼丹,阵法,带着身边小伙伴一步步走向修真的道路仙神两界任其行走。玩套路是我的强项,阴人更是我的爱好,什么仙人,什么名声一边去我就是这样,只要惹到我,我会叫你爽的很有节奏。奇异的世界等待着大家和主角去探索,谢谢大家欣赏《乱世升仙》,《乱世升仙》也不会辜负大家一点点..有如果想在小说中出现的朋友也可以私信我。秋月冷轩谢谢大家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啪啪”

腿上传来两道响亮的声音,将苏园的思绪拉回现实。

“你打我?”对上唐璇有些郁闷的脸色,苏园略显气弱。

到底是个孩子,对教师还是有几分敬畏的。

唐璇叹了口气,提议道:“我看你行动不便,不如今晚就歇在我这里?”

No!

她今晚要是睡在这里,明天学校里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流言呢。

舆论逼死人,她可不敢冒这个险。

于是苏园坚定的拒绝了唐璇的建议。

“我这是小伤,不必这样在意,何况老师也刚出院,需要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这孩子挺懂事的啊。

唐璇对苏园的好感又上升了一点。

“那好,我送你回去吧。”

苏园推拒不得,便只好答应了唐璇的提议。

从教师宿舍到学生宿舍要经过一片小树林。

这小树林里草木葱茏极易遮蔽身形,花香扑鼻意境优雅,不少情侣都喜欢到这里约会,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歌赋谈人生哲学。

这片树林便有了个美称,情侣坡。

这时节杏花开得正好,风一吹散了一地,铺在地上,瞧着像粉红的地毯,十分美丽。

两人见落花不由得起了怜惜之意,便放缓了步子。

只是唐璇搂着苏园的腰,一路咬耳低语,这模样实在容易让人误会。

“咚咚咚”

几个人影从二人身边飞奔而过。

发生了什么,怎么大家都一副逃难的模样?

苏园还没想明白,便看见一束光打在她的身上,一声暴喝从侧方传来。

“嘿,你们是哪个班的?怎么还在外面晃荡?”

“快跑啊,抓住了小心请你家长…”边上一对男女推了她们一把。

这是把她和唐璇当成半夜幽会的小情侣了?

好吧,谁让她们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如此巧合。

苏园拉着唐璇飞快的跑起来。

进了宿舍的大厅,苏园才放下心来。

“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唐璇不解。

苏园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难道你想明早上校园八卦的头条?

惊!某某老师和女学生在情侣坡缠绵一夜难舍难分”

“校报怎么能胡说八道?”

“那你以为她们会怎么说?歌颂你关爱学生,亲自送她回寝室?”

苏园想起上辈子被流言攻讦,一时口不择言,见唐璇眼神暗淡,有些后悔,神色讪讪却不知该如何道歉。

“我懂了,你进去吧。我就不送你了。”

唐璇摸了摸苏园的发梢,有些不舍的离开。

虽然她不希望苏园对自己生出什么不当的心思,但看到苏园对她这避如蛇蝎的态度,还是有些难受。

————*

刚进门,夏茗茗便迎了上来。

“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我都担心死了。”

苏园晃了晃手上的袋子,“我去唐老师那里拿东西。”

她边脱鞋边问,“不用担心我,学校里很安全的。”

“那可不一定,上上届不就有个学长在学校被……”对床的季小甜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居然有这种事?是意外吗?”苏园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新闻。

“情杀!”季小甜很严肃的答道。

苏园可不敢再接话,将袋子里的零食分了一些给舍友吃,见查寝的时间差不多了,便滚去洗漱。

刚洗簌完爬上床,宿舍的灯便灭了,拉下帘子,开始学习。

她不是那种智商逆天的学神,又荒废了多年,基础不扎实,只能尝试以勤补拙。

她拿的是夏茗茗的教辅书。

夏茗茗学习很主动,这才刚开学,老师也只上了第一课,她便已经自学到第五章。书页上有不少地方被记号笔勾画过,旁边注上了不同的符号。

再看后面的习题也是早早做完,答案已经修正过,边上还有归纳出同类题型破解的方法,以及延伸的知识点。

苏园对夏茗茗的崇拜之情一下子上升了许多。

“扣扣扣 ”

“睡觉了啊,睡觉了啊”

宿管阿姨吆喝了两声,寝室的台灯齐齐熄灭,等那钥匙声走远后,又都打开了。

……

苏园打了个呵欠,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困得不行,实在是撑不住了。

看一眼手机,才11点,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修仙就能神清气爽,学习却连半个小时都撑不住?

床铺下传来沙沙写字声,苏园咬咬牙又坚持了一阵。

强打着精神看了一会儿,看完教材详解,便开始做题。

看书时是被动接受知识灌溉,昏昏欲睡,解题时就成了主动探索,思维活跃了许多。

昨晚题目后,对了下答案,错误率奇高。

这个结果她早已经知道,说不上沮丧,将答案解析仔细看了一遍后,重新做了一次,正确率提升了不少,才熄了台灯。

————*

大约是因为过了那个临界点,脑神经十分活跃,苏园睡不着了。

摸到身边的手机,鬼使神差的打开企鹅。

已经一点了,群里十分热闹,正在押题。

【碧霄】:虽然老君这次讲的是《道德经》,但上次就考过了道法,所以我觉得这次应该是考阵法。想当年我们三姐妹布下的九曲黄河阵,也唯有圣人才能破/得意

【妲己】:你还好意思提九曲黄河阵,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沾沾自喜,真是长见识了/滑稽

【碧霄】:你也敢嘲笑我?我再是不济,也是碧游宫的二代弟子,总比你这轩辕坟上害人的妖孽强多了。

【妲己】:我们姐妹当年是奉了女娲娘娘的命令才去朝歌!!!也是顺应天道,都是姜子牙不公,若不然封神榜上怎么会没有我们的名字?

【碧霄】:呵呵。

【妲己】:艾特【女娲后人萱棠】…

群消息:【碧霄】【妲己】被管理员禁言一个时辰。

苏园吓得不轻。

这封神演义,她当初看得是津津有味,但不代表她想掺和进去啊,那么凶残。

好在人美心善的管理员大大及时阻止了妲己的胡言乱语。

【瑶姬】:圣人的决议,岂能是我们评议的?往日恩怨,已成烟云。谁要是再提,就开除仙籍,以示惩戒。

这是…查水表了?苏园默默吃瓜,差点就被坑了。

【云霄】:瑶姬仙子说得是,当年是我们兄妹鲁莽了些。

【南海观音】:哎

【聂小倩】:菩萨为何叹气?

【南海观音】:当年的封神大战,是这天地间的一场浩劫,仙人魔都卷进去了。如今,浩劫将至,不知这次又会酿成多大的损伤。

what?

不是在押题吗,怎么一下子扯到了封神大战上?还有天地浩劫?

她要不要退群保平安啊?

聂小倩是最近五百年才升上天庭的,道行浅,对于仙界秘辛也不甚了解,便将不懂就要问的优良习惯发挥到了极致。

【聂小倩】:菩萨,菩萨,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同不懂,求解码。

苏园在心中默默顶了下。

【南海观音】:三千年前,封神大战结束后,老君又算了一卦,卦象预示这天地间的浩劫将重现于人世。果不其然,两百年后,三十二重天的紫薇大帝练功入魔,大肆杀害仙人。幸得瑶姬长公主相助,紫薇大帝才被擒下,被囚在天界的洗魔池中。

【女娲后人萱棠】:正义战胜了邪恶,这不是很好吗?

【南海观音】:/叹气

【瑶姬】:紫薇大帝有一个忠心耿耿的下属,名唤傲天,武艺高强又有万年修为,智谋出众,是个难得的人才。

紫薇大帝被关进洗魔池后,傲天多次救助不成,最后成了魔,发誓要灭了天庭。

我与他打了一天一夜,才打败他。只是当年我惜才,不忍杀了他,打算说服他为天界效力,哪知他并不领情,催动至宝,逃到下界,如今倒成了无穷的后患。

也不知道老君说的劫难与那傲天可有关系?

【南海观音】:如今距离老君预言的劫难到来之日,只剩下两百年了。

【瑶姬】:天庭如今督促诸位仙家勤修术法,为的便是在浩劫来临那日,能保住性命。

【……】:没想到真相会是这样的。

原来太上老君的课是战前培训啊。

——***

【瑶姬】:萱棠,你在下界探查得如何,可有那傲天的消息?

???

萱棠到人间来是为了缉拿魔头的?

萱棠不会已经被魔头干掉了吧?不然这群怎么会拉错了人?

啊啊啊,要发生浩劫了,她得赶紧想办法保住小命。

【女娲后人萱棠】:目前还未发现异动。

【瑶姬】:嗯,傲天功力深厚,又阴险狡诈,自然不容易探查到他的踪迹。你要注意自身安危。

【女娲后人萱棠】:劳仙子费心了。

苏园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得练一身自保的技能。

【女娲后人萱棠】:菩萨,可有点化凡人的法子?

【南海观音】:神女是想在凡间收弟子了?

【女娲后人萱棠】:正是。傲天生性狡诈,单凭我一人,怕是难以完成这重任,我恰好在凡间遇上了一个颇有仙缘的人,打算收她做徒弟,也为咱除魔卫道的大军增添一份力量。

嫦娥对‘萱棠’早有怀疑,如今听了这话疑心更甚。

【嫦娥】:既然是神女的弟子,神女为何不传授本门功法,反倒要菩萨襄助?

【女娲后人萱棠】:我是妖族,筋脉与凡人不同,我族的修炼功法,想来凡人不合适。再者菩萨点化过不少凡人,必然比我更有经验,也能帮我那徒儿少走些弯路。

苏园打完这段话,双手合拢,默默的念了声‘对不起,可别打雷劈我啊’。

她不是真有心欺骗神灵的啊,都是为形势所迫,在浩劫到来前练点功夫保命。

【南海观音】:神女不愧是女娲娘娘的后人,这般慈善,你那弟子倒是好福气。

一个红包出现在屏幕上。

苏园立即戳了上去。

群消息:你领取了【南海观音】的红包,《凡人修仙录》X1。

苏园戳开企鹅钱包,便察觉里面发现了不少变化。

原先上锁的储物格全部解锁,妲己、三霄还有精卫她们的赔礼也乖乖的躺在其中。

这…其间又发生了什么?她的权限怎么突然增大了这么多?

她点了蓝色小书,底下便出现一行小字,【凡人修仙录:上等功法,适用于人族,可修习至金仙】

混元金仙?那不就是跟观音菩萨一个级别?菩萨真大方,一点都不藏私。

【确认提现?是/否】

“哗”一本砖头厚的书砸到苏园脸上。

接着手机屏幕的光,苏园翻了几页,便无奈的中止了修炼计划。

这书名虽然小白,可里面的内容却艰涩难懂,还是繁体字!

得,她明天还得去图书馆借本简繁字体对照表。

这夜,苏园做了一个好梦,梦见自己修成了混元金仙,王母邀请她去参加蟠桃宴,宴会上一个大魔王杀出来,她一人力挽狂澜击杀了大魔王,成了仙界人人敬仰的女战神。

然后她就碎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霍先生您太太掉了在线阅读卧佛古窟

    “呃!”雪山之巅的一个雕栏玉砌的冰宫内,只见那一席白衣的青年,瘫坐在炉子旁捂着胸口,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额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低落在雪白的衣襟之上,眉心的紫色印记顿时出现一道淡紫色的光晕,又很快消散,就仿佛不曾出现过。“啊!”顿时他胸口一阵沉闷,就仿佛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朝他的胸口用力的顶了一下,此

  • 司金秘术在线阅读第3节

    听到戛然而止的打斗声,沐双儿红肿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悲伤,她咬了咬嘴角,加快了脚步。二叔,我会为你报仇的。望着复明的路灯,沐双儿艰难捏出一道符印,就此隐匿在黑夜中。而她逃亡的路线,与张伟寻花的路线,竟惊人地相似。大概是张伟身边天地元气比较浓厚的缘故;也大概是今晚的沐双儿经历了太多事,心力憔悴;也大概是

  •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之精神体呢

    “听得到么?”“可以。”声音不是太真切,但能听清楚意思,方悦在训练日志上记录:训练时间3h,动态交流距离560m,静态1.5km,持续时间17min。“好了,我关闭脑内交流了。今天训练结束,回来吧。”方悦从地上站起身,拉整衣服下摆。今天的脑内交流训练又将距离拉长了100m,吴之林已经掌握交流的全部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因为还有个晚辈杵在这儿,乾隆只能忍下所有的悸动,决定先解决掉小燕子再说别的。“小燕子,你看看你,哪里还像个格格?实在是放肆极了!你向郁贵人认个错,再回去把《礼运大同篇》好好抄上十遍,抄不完不许出来!”听着乾隆对小燕子的处罚,静斓不得不感叹一声,乾隆果然是个偏心的,居然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真是便

  • 越时在线阅读第7章

    燕归巢6(上)把东正影业的地址输入导航,半个小时的路程加堵车,秦楚总算按时到达。抱着元宵走进电梯,暗自庆幸自己提前半小时出门。趁着电梯里没人,秦楚又叮嘱了一遍元宵:“到了之后自己找位子玩,不要讲话也不要到处乱跑。渴了饿了的话东西都在书包里,吃东西要小心,别噎着呛着……”叮咚,电梯到了。一出电梯门,就

  • 天龙破虚空火影大人,我们村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死寂!一阵微风吹来,吹醒了第七班的众人。小樱顾不上隐藏,走上前,犹如看着天人般,说道:“罗星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开始,小樱看到罗星学会替身术,只认为罗星是个天才。待到,看见罗星十分钟内,学会了所有基础忍术时,小樱便把罗星看作是和佐助一样的天才。当然,那是和小樱心里的佐助相比。可是现在,就算和

  • 嫡女韶华:少卿夫人不好当之第九章(9)

    第九章.......真的很想揍人。张小僵心里想了一秒就收回想法,他好歹也是个神棍大大,怎么能以武压人,先让程北敬嘚瑟两天,等以后有的是求他的时候。想完收起了手机,山里信号其实不怎么好,刷个APP要半天还不如发呆。张小僵穿着棉质的大黄鸭睡衣,懒得下床,伸着胳膊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利索的钻到被筒里,显然是

  • 九界惊变幻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着飞向自己的魔法卷轴,蒙德·洛尔感受到了死神的呼唤。“我就要死了吗?”蒙德·洛尔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法卷轴心中想到。“不!我不能够就这样死了,我的叔叔还在家里等着我,我还要让我的叔叔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看着魔法卷轴放出的魔法,他心如死灰,“难道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吗?我还不能死!”因此蒙德·洛尔便尽量把

  • 她来时光芒万丈第6章在线阅读

    春假才刚开始,街上来往的行人大多是假期中闲来无事的学生。他们成群结队的走在路上,偶尔发出爽朗的笑声,看起来全无烦恼的样子,鲜活的表情和街上来去匆匆神色木然的成年人形成了强烈对比。伊尔迷捧着纸袋穿插其中,他个子高,颇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路上的行人总是先被他的身高吸引,接着注意到那张俊美无暇的面孔,最后

  • 总裁的蜜制娇妻在线阅读第10章

    张广和张盛认识这人,立刻站起身来:“李管家,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李管家见到两位少爷,立刻跪下:“少爷,不好了……不好了……。”张广上前抓住他的衣领:“到底出什么事了?”“咱们张府……被……被灭门了……。”李管家脸上肌肉抽搐着,犹记得被灭门时候的惨相。“都死了……都死了,几个少爷死了,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