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七剑逆在线阅读第十节

2021/6/12 0:53:15 作者:零北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七剑逆
七剑逆
作者:零北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名天羽,没爹没娘,出生于偏僻小镇。天下三分,恶兽蠢蠢欲动,昔日七神剑封印于白祈山下,主剑剑灵不知所踪,情势危机重重。我踏上未知的茫茫大陆,从此一层一层揭开隐藏的阴谋,寻找真正幕后主使,解封印,使主剑,力战恶兽!谁主沉浮?我主沉浮!(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话说“百蛇神鞭”向通与陆天宇决斗已一触即发,谁也无法阻拦。

只见向通双眉一震,大喝一声,右手狂风一抖。

那九尾鞭夹着一道厉风如猛龙出海般卷向陆天宇,急风倒至,整个房间顿时荡起大风;吊灯一下子随着风儿吹向一边,气势不弱。

陆天宇如坚石耸立,镇定如斯的神色更加显出他的斗志决心。

“百蛇神鞭”向通的“神鞭十八抖”全力出击,第一招“苍海问天”果然不同凡响,具有火候。

风如潮水般汹涌过来,排山倒海。

十八般兵器中鞭法是最难练的一种,也是极奇难以控制的;向通能将神鞭练到如此般境界也实属不易,可见他还是下过不少苦功。

陆天宇踏出一步,“天星飞龙剑法”佩合着“九幻身法”如灵蛇般四处穿梭起来,时影时现。

向通的“神鞭十八抖”异常威猛,可是他每次出招,却都是落空,时时扫中的都是陆天宇所留下的影子。他非常气愤。

就因为此点,向通丝毫不甘心,反而激起他无穷的怒火;“九尾鞭”更加变得霹雳,狂扫,向通发狂般地攻击,“神鞭十八抖”绝招连连攻出,陆天宇四周到处都是鞭影;层层鞭网,交错重叠,将陆天宇困在其中。

陆天宇凭着灵活的身法,四处躲闪,眼看八招己过去了。向通丝毫未伤到陆天宇,他不由开始急燥起来。

面对向通狂疯地攻击,扫扑,陆天宇丝毫也不敢大意,他更加小心,处处提防;也有时向通的“九尾鞭”突然出现在身后,头顶,他都能一一躲过,也有时也会被向通逼得手忙脚乱。

“第九招”!陆天宇突地喊着。

向通深知这一战关系着自己的名誉,他更加疯狂,他此时已完全失去理智,分不清你、我;他一心只想打败陆天宇。

“啊!”向通嘴里喊着,“九尾鞭”左、右一分,两道鞭影飞射陆天宇双手,电闪般来去如风。

事出突然,奇招已逼近,陆天宇却不能还击,他真是有苦难言;脑中猛闪出一个念头,左右都是死路,此时只能向上或向下闪避,假如跳跃起来也许能逃过这一招;但是“九尾鞭”一定能在空中连环变招,那时自己便又会要被围住。

陆天宇无暇多想,他不会去采取第一种方法向上跳跃,只见他身子“呼”地一退,整个人已跃到地上。

“百蛇神鞭”向通又在空中击了一个空,非常恼火,他招式不变,“九尾鞭”紧追不舍,“啪”、“啪”!一连又攻出二鞭。

陆天宇刚要跃于地面,猛地一个平空跟斗,又跃起身来,大喝一声道:“十招己过,我要还手了。”

紧接着,他手中利剑演起“天星飞龙剑法”中的一招“飞星赶月”,火光般直射向通腹部“神阙”要穴;果然不是盖的,当真快如流星赶月。

陆天宇已无法记起这是第多少遍使出“天星飞龙剑法”,不过他却知道此剑法已在他剑下能收出自如,随心应手;往往一招攻出,如猛虎下山,也如游鱼得水,变幻莫测;灵活、敏捷。

他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考验,得到体会;也同时给他增加了无比的信心,“天星飞龙剑法”一遍又一遍地在他手中经过练习,捉摸;已更加纯熟、自如,更加威力盛猛;也同时让他领悟出高绝剑法的奥秘。

“百蛇神鞭”向通由于曾经见识过陆天宇的剑法,所以早有提防,他处处抢招;丝毫也不放过一次可以攻击的机会,他似乎已不达到目的而不休止。

“咚”!“咚”!之声响不绝耳,转眼三十招已过;俩人仍未分出胜负,不过却越打越凶,越战越激烈。

眨眼间,俩人来来往往,四处绕跃;人影已根本无法分辨,只能见到满屋的剑光、鞭影,还有偶尔夹着的厉风之声。

而此时,向通已慢慢将怒火压住,小心对敌;他知道陆天宇还有奇招未出,而自己绝招已将尽全部使出;他不能过于急燥,那便会不战而败的。

场外,何直、李媚媚与受伤还未合愈的吴金宝此时已到了一起;他们静静观看着,谁也没发出一句话,心中都在思量着眼前的变化。

“南岭剑客”何直知道这一战关系着今后武林的安危,他再也忍不住发话了。

“吴老弟,你去阻止向通吧!他那没命的打法迟早要出事。”

吴金宝双眼紧紧地盯着场中,摇着头道:“他性格非常古怪,脾气也暴躁,我想此时谁也无法阻止他了……我们还是看看结果吧!”

“唉”!吴金宝叹了口气,又道:“希望不要出现伤亡才好!”

何直回道:“吴老弟,难道你没瞧出向通越打越不要命吗?而我家主人却处处让步。”

只有何直知道陆天宇的底细,他深知陆天宇是不想伤害到向通;因为陆天宇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他知陆天宇的“辟谷神剑”三绝招中任何一招都是向通所不能抵挡的;可是陆天宇却迟迟不见使出。

“百蛇神鞭”向通的“神鞭十八抖”、“金龙鞭法”已全部使完,他知自己根本无法取胜于陆天宇,却又不甘心就此认输;而陆天宇处处地相让,反而激起他无穷的野性。

向通发疯似的不要命地攻击,抖动着九尾鞭直扑陆天宇身前。

终于,在此时也激发出陆天宇的不满。

他剑招摇身摆动,“辟谷神剑”三绝招中“辟谷三周”快速攻出;他人影连动,身子电闪转动起来,手中利剑也随之加速;立时,整个房间又起旋风。

剑光一闪,“咚”的一声。

风平浪静过后,只见向通双手垂地;九尾鞭也掉在了丈外,陆天宇剑已指在了向通的心口之处。

陆天宇突然将剑放开,道:“向兄,对不起!其实我并未得什么“神龙珠”,你要明白,今天的事我真的报歉;也确实是个误会,……你走吧!”

向通低着头,垂头丧气;一言不发地夺过陆天宇手中的利剑,就往自己脖子上割去。

吴金宝及在场诸人都惊呆了,谁也赶不及抢救。

“嗖”!陆天宇电光火石般曲指一弹,“绝情指”已弹出一指,瞬间便将向通一指点住。

“铁指大侠”吴金宝走过来,取下向通手中的利剑交给何直;又拍着向通的肩膀,对他道:“向兄,别这样!你说过生命是最可贵的,人生没有第二次;你何必如此轻生呢?……任何事情既然发生了都会有解决的方法,何况我们都还有一番作为呢?”

陆天宇见时机已熟,手指轻轻一弹;已将向通被点的穴道解开,所有的人都为刚才那一指功感到赞叹不已。

吴金宝挽着向通的手,拾起他的九尾鞭向陆天宇点了一下头,道:“陆兄,对不起!我们就此告别了,咱们江湖上再见……”说完,跟着向通向着房门走去,走向那漆黑的夜色中……

陆天宇三人默默地送走吴金宝与向通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情绪。

“花娘子”李媚媚情深地看了陆天宇俊脸一番,道:“陆公子,你说话、比武出招都是好威风的;狂得让人佩服。”

陆天宇只是笑了笑,未作答复。

从此,江湖中便出现“玄天圣剑”一日之间名声大振。。。

。。。。。。

雪山,高山峻岭,挺拔丛林。

雪山,世界名山,地势险要;它群山起伏,连绵重叠;抬头,四面山坡缠绕;眼望,却又见山林中升起略浓的白雾。

由远而望,却显得白雾就似飘起的云朵,而连绵起伏的山峰就与天边相接;一切景物都疑是在梦中。

然而,它更是我国一所闻名的游览胜地,曾经多少对情侣雪山相会,曾经多少对夫妇雪山游玩。

竖日,天气晴朗,碧空万里;陆天宇、何直还有无家可归的“花娘子”李媚媚一同前往“雪山”,寻找陆天宇的母亲——昔日“星君庄”庄主夫人陈婴宁。

其实,陆天宇本不想带“花娘子”李媚媚一同前往;可是李媚媚再三哭诉与何直的劝说,最后,陆天宇才勉强答应下来。

一行三人经过一夜的休息,已神情清朗、精神百倍,直上“雪山派”神峰殿总坛。

赶到“神峰殿”,陆天宇道明来意;他只将母亲陈婴宁一事隐瞒,求见“金眼神尼”。

“ 雪山派”掌门“申玄子”也不得不给东海“绝情煞剑”的面子,便将陆天宇带到了一间秘密的石室中。

“申玄子”又急忙将洞口封住,他见陆天宇一脸迷惑;笑了笑道:“陆公子,你要找的人乃是贫道师伯;她老人家如今在“玄妙宫”修炼,不过,她老人家是素来不接见外客的。既然陆公子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找她老人家,贫道就告诉于你,那又有何防呢?”

陆天宇紧盯着“申玄子”双眼,希望能从他眼中看出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可“申玄子”并不在乎这些,他看着陆天宇说道:“陆公子,你如果要见贫道师伯,必须过本派三道关卡。”

陆天宇一听,心道:不就是三道关卡吗?这难道还能难倒我吗?

但是出于礼貌,陆天宇还是点了点头道:“掌门还请明示。”

“申玄子”立刻将陆天宇带出石室,来到一座长形似的宫殿前,指着上面三个金斗大字“玄妙宫”道:“陆公子,你要见的人都在这里面,准备闯关吧!”

陆天宇告别“申玄子”,便大步漫进“玄妙宫”。

步进“玄妙宫”笫一扇大门,已见场中两排十个粗壮形体大汉笔直站立,这似乎是“金眼神尼”早已安排好的。

陆天宇知已不能回头,劈头便问道:“你们便是在下今天要闯的笫一关吗?”

只见第一排一个粗壮无比的汉子回答道:“陆公子,只要你能通过这第一道关卡;便能顺利地进入第二道关卡、第三道关卡;通过三道关卡之后,才能见到鄙派祖伯“金眼神尼”!”

陆天宇第一次见到这如此威武的阵式,心中不由一凉,心不知自己是不是能闯过去。

他微微道:“在下要是没闯过三关,那不是见不到神尼了?”

那粗壮无比的汉子答道:“没错,你先闯过我们这“双轮阵法”再说吧!”

这个汉子说完,便双刀左右一挥。

两行壮汉一转,分成两排,青一色的红衣;高头大马,气势不凡。

陆天宇将背上的“辟谷神剑”取下,一展右手道:“我来了,看招!”

他为了先摸清这阵法死门所在,所以一上阵便展开“九幻身法”。

九条人影,时幻时现;快如电闪,如今的“九幻身法”对陆天宇来说再也纯熟不过了;这一套神秘莫测、变化多端的身法,佩合着威力无比的“天星飞龙剑法”真是如虎添翼。

不过,由十名“雪山派”弟子所组成的“双轮阵法”也更是玄妙莫测,亳无破绽。

陆天宇左攻右进,快如电闪,急如流星;威力已大大发挥出来,可是就是攻不破这“双轮阵法”;每当陆天宇“天星飞龙剑法”攻到第二排的五个人时,他便身受十个人的连续攻击;有时还将他逼得手忙脚乱,招式不匀;要不是仗着“九幻身法”,陆天宇恐怕此时早已败下阵来了。

他看准时机,接连展开“九幻身法”、“天星飞龙剑法”中最厉害的三招,“神剑飞龙”、“斗转星移”、“天星万变”夹着万道乌光飞射十人身前。

陆天宇原本以为这三招定能将十人逼身后退。

却不料,陆天宇三招一出,第一排五个大汉向后一跃;第二排迅速跟上,五个人十柄大刀飞洒直扑向陆天宇的“辟谷神剑”。

刀剑相撞“咚”、“咚”、“呛”、“呛”之响,渺渺火星迎空飞垫。

地上也同时响起“叮”、“叮”之声。

五名大汉双手十柄大刀,精钢炼成;转眼间八柄大刀齐中而断,只有最后一名弟子双刀还完好无缺;因为陆天宇臂力欠佳,所以最后两柄大刀他无力再斩下去;神剑一收,正准备跃过去。

这时,原先那个带头的粗壮汉子大喊一声“上”!

后面的五个人赶上来,又是十柄大刀齐飞扬而来。

陆天宇飞身跃起,无奈之下又一次迎向那十柄大刀;“辟谷神剑”带着一道强劲十足的厉风飞射向那些刀刃;他企图一齐将他们的大刀削断。

却不料,五名壮汉在那带头的大哥领导下大刀轻轻一闪;一齐削向陆天宇的腰身,刀同灵蛇一般敏捷,快速异常。

陆天宇在此当时,不得不回身自救。

他“辟谷神剑”紧接着斩到自己腰身,却不料那数十柄大刀又齐身暴退;灵敏非常,此刻,陆天宇不由开始急燥起来;他电闪般舞动着神剑疯狂地攻击着。

那粗壮大汉刀身一晃,一齐后退;原先那五人又接着上来迎战。

陆天宇愕然一想,脑中灵光一闪:他们这不是用的车轮战法吗?我不能太过于急燥,否则连这第一关也定会闯不过去。

他瞬间改变心态,心平气和,气运丹田;一连挥出威猛异常的十剑,“九幻身法”左忽右闪,数条陆天宇的身影随风而动;他将十名壮汉双眼惹得团团转,毫无目标。

他又左手五指暗运功力,食指向着第一排五名壮汉胸前“章门”穴连弹。

顿时,五名准备全力进功的“雪山派”弟子一一被点住,不能动弹。

而他们身后的其余五名壮汉直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带头的粗壮汉子将手中大刀一扬,道:“上!”

陆天宇知他们想全力阻止自己进入第二道关卡,所以不给他们有喘息的机会;“辟谷神剑”一挥,将五人逼退几步,紧接着,左手五指齐弹。

“扑”“扑”……又是几声,五名壮汉又连续被点中;如同木偶一般站立着。

陆天宇望着不能动弹的十名壮汉,摇头笑了。

他提着剑直朝第二道关卡走去。

走出第一间房,陆天宇只见院中坐立着一名白发胡须齐眉的老道士;陆天宇见老道士两穴鼓起,双目有神,面色红润;心知必然是位高手,他正待要问话。

只听老道士阴阳怪气地笑着对陆天宇道:“公子,你真不急啊!害得贫道都快等不急了。”

他看了一下陆天宇俊俏的脸蛋,又道:“陆公子,你也真够大了,还要贫道专门来守住你。”

陆天宇又是笑了笑,不语。

“好了,出招吧!”

白须道士手握拂尘摆动,直朝陆天宇面前一拂。

陆天宇见对方先出手了,也不甘示弱,“辟谷神剑”已在空中舞动起来;陆天宇一上招便使用“天星飞龙剑法”。

老道士似乎并不惧怕“天星飞龙剑”,他在剑网中游走赫赫有余;陆天宇的剑法竟然丝毫也伤不到他的一亳一发。

陆天宇一眼便瞧出老道士绝非等闲之辈,不出绝招,定难取胜。

他左手食指暗运功力,飞弹向老道士。

“哧”“哧”……数声。

只见几数光华飞射老道士。

老道士耳闻声响,飞身躲闪,扑跳不已;老道士拂尘一扬道:“小子,“东海绝情指法”你怎么会使的?”

陆天宇见老道士停下来这样问他,不知究竟;所以并没有发指,回答道:“我是从我外公那里学的。”

陆天宇爽朗对老道士说道:“臭道士,你问这个干吗?是不是怕了?”

老道士似乎动了火气,胡须一吹道:“小子,我“玄机子”怎会怕你这三脚猫的把式?好吧!就让你尝尝“玄机剑法”的威力!”

老道士“玄机子”拂尘当剑使,但见他拂尘左右一分,一扬;两道连网织成的墙直向陆天宇包围了过来。

陆天宇见仗,吃了一惊,漫天的连网已到眼前;他不能再等了,“辟谷神剑”三绝招中“辟谷惊雷”、“惊天辟地”一连使出。

“呼”、“呼”之声响起,剑风带动,惊雷呼啸,厉风飞扑。

重重叠叠的剑风、道道威猛的剑光网横冲直闯,直向“玄机子”身前袭来。

陆天宇知面对“玄机子”这种高手,如果不使出绝学,全力出击,是难以取胜;他以如今八成功力使出这两招绝学,果然惊天动地。

“玄机子”见到如此的剑法,呆了眼。

如排山倒海般的剑浪汹涌过来,“玄机子”默运玄功,护住周身要穴;神功逼于拂尘之上,“玄机剑法”中“玄机乱斗”、“飞酒万空”……一连数出击,迎向那剑海浪涛。

两道无比的劲风,剑气相撞,只听“轰”的一声响声;就仿佛晴天霹下一声响雷,久久还在院中回荡。

陆天宇顿时只感一股强大气流将他震退三大步方才站稳,腹中微微翻腾起来。

“玄机子”却被陆天宇逼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暗自惊讶,回忆着刚刚陆天宇所使的剑招。

他见陆天宇走了过来,神情激动地问道:“小子,你这是什么剑法?快告诉我!”

陆天宇见“玄机子”还坐在地上不能起来,一脸滑稽的样子;便笑着漫不经心地对他说道:“我偏不告诉你,你又待如何?”

“玄机子”似乎真的十分想知道陆天宇的剑法,因为以他多年的经验也看不出是出自何门何派;简直太神奥了,当他一听陆天宇不告诉他时,他急着道:“陆公子,你行行好,就告诉贫道吧!”

“玄机子”停顿了一下,又低声道:“贫道今生从末败过谁,也没有服过哪个,我求你总可以了吧!”

陆天宇眨了眨眼睛,道:“你从来没有败过谁,那是因为你以前并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所以自待武功了得,是不是?”

“玄机子”连连回答道:“是,是;公子如果你能告诉贫道刚刚所使的剑招名称,贫道答应告诉你第三关要阻挡你的人是谁,贫道还告诉你他的武功特长。”

陆天宇一听,这个交易可以做,便对“玄机子”说道:“道长,你先说吧!”

“玄机子”一听陆天宇要他先说,脸顿时一掉,喃喃道:“要是贫道告诉你后,你走了那怎么办呢?”

陆天宇心知事情紧急,没空跟他多磨时间,所以飞身跃起,进入第三道关卡。

还未入门,就听见里面喝道:“小子,你让老夫等好久了;不过,你能通过前两关,足已证明你武功不俗!”

陆天宇等老道说完,他已步进了大厅。

只见一个双眼失眠的道士正在打坐,道士生得干瘦如柴,枯木形状;脸上望去毫无生气,毫无血色。

陆天宇见他双眼似乎毫不起作用,便想来个先下手为强,闯过这一关。

他拾起地上一粒小石子,运功用“绝情指法”弹出;小石子被这一冲力弹出,电闪般流星赶月直射老道士腰间“软麻”穴。”

出其不意,陆天宇料想耳力再高的盲人也定然会躲不过。

这一次,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见那老道士闪都不闪;嘴巴一张,轻轻向着射来的小石子吹上一口气;只见那小石子像是着了魔一般反而飞身射向陆天宇。

陆天宇见仗,大惊失色;“九幻身法”将身子猛地向左急转。

“呼”小石子带着一缕十足的劲风射入墙壁中,陆天宇反而被惊出一身冷汗;心中孤疑不定:这老道士是何人,怎有如此惊人的内力、如此高深的听力,这一关今天恐怕万分难闯了。

陆天宇正在猜测中,忽听老道士冷冷地道:“小娃儿,你竟敢偷袭贫道,你外公陈四和就是这样教你用指法打人的吗?”

老道士这一句话直说得陆天宇双脸微红,他红着脸道:“请前辈原谅,小生事出无奈,为了闯过这最后一关去见“神尼”老前辈,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那好吧!贫道现在问你,你可知贫道是谁?与“神尼”是否有关系?你能猜出来吗?”老道士晃着脑袋说道。

陆天宇眨了眨眼睛,心中一动,道:“难道道长也是“神尼”的弟子不成”

盲道人听完,便呵呵大笑起来。

一会儿,盲道人笑过之后,脸色一整,道:“小娃儿,你错了!贫道是“金眼神尼”的师兄“神盲子”;如果不是师妹请贫道出来,贫道才懒得跟你这小娃儿在这里胡扯呢?”

陆天宇一听是“金眼神尼”的师兄,急了,跪着道:“道长,请求您让我过去吧!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找“神尼”前辈。”

“不行,你非得过了我这一关才能去见师妹,否则你下辈子也别想知道你娘的事!”

盲道人用耳朵一听,知道陆天宇还未起来,便好言相劝道:“小娃儿,你经过前两关,难道没有一点的收获吗?”

陆天宇仔细回想了一下,那“双轮阵法”与“玄机子”的“玄机剑法”一招一式都仿佛就在眼前出现;陆天宇恍然大悟,他知道这是让他快速学武功的方法。

“哦”陆天宇又道:“道长,难道这一切都是“神尼”安排的吗?”

盲道人“神盲子”将背上的钢剑取下,对陆天宇点点头道:“小娃儿,闯关吧!”

陆天宇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这一关了,不过他还是将剑一挥,道:“道长,请接招吧!”

一招“笑看风云”挺胸而到,威力猛烈。

盲道人“神盲子”在空中轻轻画了一个圈,衣襟一洒,道:“这一招叫“神盲一转”,是柔剑绝学;只要精通剑招的奥秘,便是一根枯枝也能发挥无穷无尽的威力,不过暗含玄机,莫测高深;所出的方向便即是破绽。

陆天宇一听,“九幻身法”轻踩,手中“辟谷神剑”横中一扫,那一圈剑网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招”!

紧接着“神盲子”又道:“盲人问路”乃下盘进击招式,是专门用来对付敌人双膝的方便;也在同时,你就有机可以随时进攻对手的各个部位。”

陆天宇暗暗都一一记在心头,情知此招不好应付,因为“神盲子”剑招太过于诡异;虚虚实实,难以捉摸,更分不清方向;他“辟谷神剑”向下一扫、一拖,“辟谷惊雷”夹着一道尘粉飞扬而起,急逼而至,风雷隐隐。

“神盲子”扭耳一听,便闻奇招逼近;他不容细想,“大雷剑法”呼呼电风快云般斩到。

一个雷声暴响,威力惊天。

一个狂风猛电,威风八面。

当真是“钉子碰上铁”有得斗。

陆天宇为了展开自己高超的武学,亳不弱色;“辟谷神剑”三绝招全力出击,他要见见自己全力出击的绝招到底有多大威力。

“神盲子”乃辈高道士,武学修为也有独到之处,他怎能让自己败在一个后生晚辈的手里呢?即便是“金眼神尼”要他这样做,他也绝对不会同意。

所以“神盲子”道长发挥出深奥绝代剑法“大雷剑法”;他每一招、每一式完全恰到好处;没有一丝破绽,更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一个是出道未久,经验有限的少年。

一个是得道高深的道士,却各展奇学,大施身手。

但是这对陆天宇而言,却是一次考验的大好机会;他能大大发挥出自己所有的才能,从中领悟出高深武学的玄妙。

陆天宇神剑三绝招中“辟谷三周”、“辟谷惊雷”、“惊天辟地”一连使出;但见人影飘渺,风起云涌,狂风剑扫。

也更是剑网重叠,劲风四射。

“神盲子”所创的“大雷剑法”也更是精妙万象,包罗万千;每一招使出玄机顿生,变幻莫测。

“天雷劈空”、“雷斩天庭”……也一连攻出,快如电石火光相交;顿时院中狂风起舞,雷电交加。

碎石纷飞,急风相撞。

两种不同的武功,两种不同的威力同时相撞;发出轻微的一声“砰”,发出巨大的波及直震得四周墙壁嗡嗡作响,更有着一股强烈的反弹之力。

陆天宇只感气血交加,全身麻木,被弹出老远。

而“神盲子”已握剑不住,“噔”、“噔”……一连后退五大步方才站稳;可是他却一脸灰白,气喘呼呼。

他扫了陆天宇一眼,不相信地看了看道:“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高深的武学与深厚的功力,的确不简单!”

“神盲子”笑了笑又道:“小子,你确实不错,难怪“神尼”会看中你!”他说完,指着后门的通道:“去吧!”

陆天宇向“神盲子”一低头,道:“道长,小生先行谢过!”

说着,陆天宇提剑便向身后的铁门通道行去。

而“神盲子”眼中却在此时流露出欣喜的微笑,他似乎也在为这一后起之秀——陆天宇而感到高兴。

当陆天宇走进铁门后不久,只见屏障后面相依坐着两个人;隐约之间可以分辨得出一身雪白长袍的“金眼神尼”身影。

陆天宇急忙双膝跪地,激动万分地道:“晚辈陆天宇叩见“神尼”前辈!”

雪山“金眼神尼”微微呼出一口气,道:“起来吧!”

陆天宇一听“金眼神尼”说话,高兴异常;急忙起身,他顺眼望向屏障后面,却已见另外那一条瘦小的身影在微微颤抖;只不过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金眼神尼”接着问道:“陆公子,你到这儿有何要事吗?”

陆天宇听到“金眼神尼”如此问,急忙低首答道:“禀神尼前辈,晚辈是来找母亲的。”

“唉”!

“金眼神尼”叹了一口气,道:“陆公子,你娘没在贫尼这儿,她曾经来过一次;就是你爹出事的后天,以后她就走了。”

陆天宇无可奈何,又接着问道:“神尼前辈,我娘跟您说了些什么?您能不能告诉我?”

“金眼神尼”沉默了片刻,方才答道:“你娘说你现在的武功根本战胜不了仇家,更别说报仇了。”

“金眼神尼”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你娘还说,要你现在不要谈报仇的事,更不要去追查仇家的下落;好好练武,等将来有机会报仇的时候,她自然会现身和你一同对抗仇人!”

“她难道就没有说要看看我吗?……我可是她的亲儿子啊!”陆天宇悲痛地道。

“你娘也是为了你们好,因为见面与不见面都是一样的;还不如暂时不见面的好。”“金眼神尼”慈祥地说道。

陆天宇看看“金眼神尼”说道:“前辈,请您告诉我娘在哪儿好吗?我一定要找到她!”

“金眼神尼”眼睛动了动,幽幽地道:“陆公子,你这又何苦呢?你娘既然不愿见你,不告诉你的原因是因为怕你们见面后会伤心,她也是一片苦心,贫尼希望你也能明白!”

当陆天宇抬起无神的脸时,却见“金眼神尼”身旁那瘦小身影颤抖得更加厉害;似乎是在强烈地抗拒着自己。

陆天宇便立刻瞧出破绽,忙问道:“神尼前辈,您身旁的那位前辈看起来好似面熟,似曾相识,不知能不能让晚辈知道。”

而就在陆天宇话音刚落之时,那个瘦小的身影却更加颤动得厉害了。

而同时却见“金眼神尼”轻轻地拍了一下那瘦小的身影。

这一切,陆天宇也瞧见了,他只能眼睁睁望着不能说话。

只见“金眼神尼”说道:“陆公子,这是贫尼的亲传弟子“玄幻”,由于昨天打坐辛苦,受了点风寒,身体不舒服。”

“玄幻”,你去休息吧!这儿有为师!”

“是,师父!”那瘦小人影说道。

陆天宇一听,心头猛地一惊:这声音好熟悉啊。

他正待接着问下去,却又顾虑人家是长辈不好直接问,所以只好作罢。

“陆公子,你娘要对你说的话贫尼都已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金眼神尼”面不改色地说道。

陆天宇见“金眼神尼”开始逐客,只好恨意绵绵地说道:“如果我找到仇人,一定会将他们砍成八大块,斩成十六片,已泄我心头之恨!”他说完扭头便步向铁门,向着那条通道走去。

“金眼神尼”目注陆天宇愤怒地走后,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忽见原先那瘦小人已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她不由喊到“宁儿”,原来这瘦小的人影正是陆天宇的母亲——陈婴宁。

陈婴宁眼睁睁地看着儿子离开,却不能喊出口,泪水直顺着眼眶流出来。

“师父!如今我该怎么办?”陈婴宁哭诉着道。

“宁儿,你现在必须多结交江湖朋友,招聚人士,增强实力,已图日后复仇雪恨……

陈婴宁幽伤地道:“师父,徒弟今后恐怕不能再陪伴您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报仇要紧,下山以后要多多与师父联络喔!处事都小心,要三思而后行。”“金眼神尼”幽幽地道。

“是的,师父!徒儿一定会再来看您的,您老人家要多多保重啊!”

“宁儿,你先去“莲花仙子”那里看看吧!她是为师的至交好友,你道明来意,她会全力帮助你度过难关的。”“金眼神尼”似乎也受到感情的困惑,依依不舍地道。

“师父,您保重!”

陈婴宁说完最后一句话,便含着眼泪幽伤地离开了“玄妙宫”,去策划着自己的复仇大业;独立门派,从此成为武林第一女中派“侠女门”。

而此时从“雪山派”离开的陆天宇主仆与“花娘子”李媚媚不知所去何处,最后何直提意,先去漉湖芦苇场找“金剑”***;为了多增加人手,何直与陆天宇决定先将“玄天教”所有教众全部找齐;然后再商议复仇之事,重振教威。

为了顾虑外人得知,陆天宇将“花娘子”李媚媚暂时先打发走,这也是陆天宇情非得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荣华梦(1)在线阅读第4章

    第4章正在红云想着,任务应该要完成的时候。事情却发生了变化,苍狼道人在推脱手中的神树。“不不,此事是贫道有错在先,这神树,你必须收下。”苍狼道人说完,直接把神树放入玄翼道人的手中。玄翼道人急忙的将神树一丢,道;“苍狼道人,贫道说过不夺人所好,你快些捡起来。”看着他们和和气气的模样,红云心道:“今日有

  • 白玉音在线阅读第四章

    对于皇子不予理会的态度,温斯顿也无可奈何,独自回到了帐内收拾被褥准备行军。“在为今天军议的事而抱怨吗?温斯顿。”还以为是盖伦来了,温斯顿没好气的说道:“我哪敢,他可是殿下。”“看样子,你还是在抱怨。”感觉有些不对,温斯顿回过头来,顿时吓得冷汗直冒,有些口吃的说道:“殿下,你怎么来了。”嘉文阴沉着脸说

  • 金革之声第十章在线阅读

    “求求你,别让她知道我在这里。”江夏泓本想拽着苏紫叶一起躲起来,又有些忌惮刚才苏紫叶的态度,不甘的自己躲进卫生间的隔间里。苏成冰一进卫生间目光就四处扫射着江夏泓的踪影,眼中是深深的阴狠。苏紫叶往外走,苏成冰往里走,当她看到自己送给江夏泓的那双皮鞋出现在卫生间的隔间里时,冷哼一声,一把抓住了苏紫叶的胳

  • 分手后我的超能力男友追来了在线阅读翘课看演出

    蓝紫色的灯光布满整个演出场地,轻缓的烟雾在灯光投影下上下浮动。台中央的人穿着细格纹小西装,内搭了件简单的V领白色短袖,很好地衬出了穿衣者的气质。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动琴弦,身体随着音乐的律动,在台上轻晃。台下的观众随着她的频率,跟着一起自由地摆动身躯。这是株枸乐队的一场线下小型live,现场大约只有一百

  • 从噬血狂袭开始的综漫二次元旅途在线阅读第七节

    楼卫风脸色大变,犹如被狗屎糊了一身,怒吼一声甩开唐堂。他已经顾不得套更多消息,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打击中。原本因为喝了加料的酒有点昏沉的头瞬间清醒过来,凶狠的盯着对方。唐堂以为楼卫宁在生他的气,害怕得很,就怕楼卫宁不要他了,猛的扑回去,死搂着不撒手,闭着眼睛仰头去亲楼卫风的唇。是可忍孰不可忍,楼卫风怒

  • 季末末至离开家乡亲人小伙伴

    每一次成长就意味着失去过往!—汪择海州吹过的风依旧很淡,却溅起了心中的涟漪!海州的农村,夏季算的上凉爽,野草摇曳,蝉鸣一阵一阵。将要步入初中,这个暑期的最后阶段,少年汪择内心百回千转。离开村里,离开奶奶,离开亲人小伙伴们!相对陌生的小镇,未知的学校,还不认识来自个个村庄的同学。全新的生活!一切一切都

  • 拽丫头误惹霸道少爷第3章在线阅读

    梁煜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两个人来到办公室,这间屋子林嘉禾只来过屈指可数的几次。毕竟是大老板,大总裁,哪里是他们这种小员工经常能见的。“来,说说看,”梁煜真拿出要跟她谈工作的架势,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坐在转椅上,“上次你参加的展会业绩怎么样,邀请了谁,随便什么的都给我说说。”林嘉禾:“......”

  • 大梦间事态平息

    牧尘的说唱像泄洪之门打开,高‘潮迭起,情绪爆发,冲击感官,企图颠覆一切,急‘促而高亢的嘶吼唱法,带着起伏翻转的霸气。“在这片领域我目中无人,无所不能不自量力挡我道的,通通格杀勿论我是地狱阎王的附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有诸神的助阵,所以我战无不胜放浪不羁,出言不逊,超然不群,乐此不疲富贵不淫,贫贱不移,

  • 都市异兽传第2章在线阅读

    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安如昔,再一次确认自己没拿错剧本,她扮演的角色是大反派。面对伤痕累累的美男,她必须不能表现出同情。她偷偷运功调息,诡异心法使然让她的表情很轻松就维持着一贯的冷淡,与那唐余着实有的一拼。不过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唐余,实在舍不得离开。古语有秀色可餐,安如昔觉得看美男的确能忘却烦恼,茶饭不思。

  • 倾世在线阅读第七节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可能.”田不易喃喃自语到,旁边的苏茹察觉到了丈夫的不对劲却是往底下众人看去,同样的看到李逸飞的时候张大了诱人的小嘴。底下几人看着二人的反应一时之间却是不知为何,而旁边的林惊羽和齐昊却是一位是惊叹于自身的修为,一时也是洋洋得意。“算了,既然几位首座都同意了,我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