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盛世惊华,见君误终身最贵理发师

2021/6/11 13:06:42 作者:尘风淡起 来源:17K小说网
盛世惊华,见君误终身
盛世惊华,见君误终身
作者:尘风淡起来源:17K小说网
禁术触碰,移魂换体,公主与歌女魂魄互换。高高在上的姬清绫被迫成了王府一名小侍女,备受欺凌,而受尽人间苦痛的歌女红绫代替她成了昭雪帝国独得恩宠的公主。面对南宫翼不屑的嘲讽,姬清绫暗自发誓自己回到昭雪帝国后定要让他抱着自己大腿求饶。昭雪帝国局势变动,红绫派来的刺客刺杀,南宫翼的无情对待,姬清绫心中的锁链逐渐崩塌。锦衣白发归来日,誓为取其性命时。

隧道的灯飞速闪烁,车内寂静无声。

时敏平稳加速,超车,淡淡提醒道:“给个反应。”

骆明镜问:“为什么?”

是个好问题,时敏笑道:“反应不错。”

骆明镜蹙眉:“你之前……见过我吗?”

不然不会这么突然吧。

时敏撑着头,单手开车,答:“前天第一次见,这就足够了。”

“然后就看上我了?”骆明镜满脸惊奇。

“对。”时敏说,“你是我喜欢的那款,非常。”

骆明镜收起惊讶,表情无比认真,说:“其实,如果你说,你只是想睡我,我会觉得更符合逻辑……”

时敏笑:“比起一见钟情,你更相信见色起意?”

骆明镜愣:“一见钟情?”

“不信吗?”时敏压低嗓音,“你有让我一见钟情的资本,骆明镜。”

一时无话。

时敏按了下喇叭:“回魂。我应该先自我介绍,但我认为,介绍不如相处来的快,相处之前,能看到的都已经看到了。我喜欢你的外貌气质,并且性格也在可以考虑的范围内,目前来看,你给我的感觉不错,可以深入交往。你对我还满意?”

她带跑了骆明镜的思路,骆明镜沉吟道:“你指外貌吗?实话说……出乎意料,我以前听过你名字,但从没想过你有这么漂亮。”

很认真的在评价呢。

时敏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见他认真的表情,轻轻笑道:“既然这样……”

我们就能进行下一步了。

骆明镜恍然回神,惊觉自己被带跑了,谈话时的主动权一直在时敏手中。

这样不行。

骆明镜抢先道:“我需要朋友。”

“嗯?”

“我现阶段,需要朋友。”骆明镜说,“如果时总……”

时敏纠正:“换个称呼。”

“如果时……姐,想相处的话,就先交个朋友吧。”骆明镜还算流畅的换了个称呼,说,“我们可以从朋友开始,过程中……慢慢了解。”

骆明镜说完,发现时敏的表情很玩味。

她沉默了好半晌,眯起眼睛问:“你今年有多大?”

“……二十七,我叫错了吗?”骆明镜想问她年龄,但想起年龄是女人不可告知的秘密,没开口。

转念一想,自己这把奔三的年纪,也确实不是被包养的料。

时敏说:“随你高兴。”

骆明镜问:“那就先做朋友,时姐同意吗?”

“没问题。”时敏说,“反正对我而言都一样。”

话题结束,时敏的车也减速了,窗外是别墅区,骆明镜心中一慌,故作镇定问道:“我们去哪?”

时总裁察觉到了,沉声道:“怕我把你卖了吗?”

“不是……”

嘴上这么说,可骆明镜还真有点怕。时敏给他的感觉迷之靠谱,所以她说上车,他也没细想就上了车,路上聊的话题又太消耗精力,等看到人烟稀少连灯都没亮几个的别墅区,骆明镜忍不住开了脑洞。

他很怕这些地方会忽然钻出一群健硕的墨镜打手,一棍子闷晕他,塞进别墅里玩富人游戏。如果他失踪了,除了神经大条的堂妹许倩倩,不会再有人惦记着找他。

对他这种孤家寡人而言,跟着几乎算是陌生人的人上车确实有些欠考虑,即便他有自保能力……

时敏把车停进车库,说道:“我是正经人。”

她应该猜到了他的顾虑。

其实,骆明镜看到眼前这个种满花的温馨小院时,刚刚的那个‘富人游戏’的脑洞就破碎了。

这个地方太像家了,完全没有危险气息。

骆明镜惊讶道:“这是你家?”

时敏锁车,开门,回答:“理发师家,过来给你修头发,进来。”

骆明镜一头雾水。

进了玄关,饭菜的香味飘来,屋内很暖和。

时敏换上拖鞋,浑身放松,听到厨房的动静,问道:“在做什么?”

“煎蛋。”厨房里,一个男人冷冷回答,“没你的,回来前不打电话。”

骆明镜好奇,指了指厨房,时敏笑而不语。

她示意骆明镜到客厅坐下,自己则靠在单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削苹果。

刀刮过果肉沙沙响,骆明镜专注地看着,时敏余光轻瞥,笑道:“没见过左撇子?看得这么认真。”

“我现在还……有点摸不清情况。”骆明镜说,“来这里剪头发吗?”

“嗯。”时敏轻轻发笑,“为什么剪了?”

“之前的太长,不方便。”骆明镜说,“就剪短了些。”

时敏想起他睡在躺椅上,长发垂在地板上的画面,微微遗憾,说道:“这次要修很短吗?”

“不用,修整齐就好。”骆明镜说,“时姐,这是……谁家?”

“……理发师家。”时敏一本正经玩笑道。

厨房一阵轻响,声音像极了遥控车玩具车轮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近:“我不想多做饭,你要饿了就自己找东西吃。”

时敏说:“我等会儿就走。”

骆明镜抬头,和房主四目相对,惊愣。

房主是个穿黑毛衣的瘦削男人,眼睛和时敏是一样的凤眼,配上修长入鬓的眉,更是凌厉。

只是……骆明镜点头示意,目光收了回来,没再往下走。

那个男人也表情淡淡,操控着电动轮椅绕过沙发,放下自己的晚餐,问时敏:“这谁?”

时敏像是故意的,最后一点苹果皮削干净,才慢悠悠说:“朋友。”

“哪种朋友?”

时敏不答,把削好的苹果放在黑毛衣男人的餐盘上,说道:“吃完饭,帮忙修一下他头发。”

男人冷声道:“家里破产了吗?”

时敏:“蒸蒸日上。”

“造型师开天价了吗?”

“要请就请最好的。”时敏说,“请赏脸。”

男人冷笑一声,吃饭。

时敏歪在沙发上,这才对骆明镜介绍:“这是我哥,亲的。你有兄弟姐妹吗?”

骆明镜愣了一下,摇头:“没。”

“哦,独子。”时敏说,“那你日子过得应该很舒心。”

黑毛衣男人冷冷刮了她一眼,转动轮椅,调整姿势,递过来手,自我介绍:“时楚,楚河汉界的楚。”

“骆明镜,明镜高悬的明镜。”

两人都只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时楚坐着轮椅,腿上盖着薄毯,骆明镜没问,也没再看。

吃饭期间,时敏给骆明镜削了个苹果,兄妹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偶尔,时楚会问骆明镜一些问题,信息套的很自然。

饭吃完,时楚说:“你坐。时敏,过来帮我送碗。”

到厨房,关上门,时楚问:“你签的艺人?”

“不是。”

“带回来几个意思?”

“怎么样?”时敏说,“我要和他谈一段试试。”

“……你缺母爱?”

“小心舌头。”时敏冷声道,“如果是他的爱好,我无所谓。”

时楚呵呵:“女装。”

“好看就行。”时敏说,“他喜欢,我不会干涉。”

“……多久了?”

时敏:“前天刚认识。”

时楚皱眉:“上过床了?”

“没有。”时敏挑眉,强调,“我前天刚认识。”

时楚眉皱得更很:“没试过长短,你就要跟他谈一段?谈什么,感情吗?”

沉默片刻,时敏:“……你是不是太open了些?”

时楚:“你是不是太傻了些?怎么,想先费时间精力谈好感情,然后再睡?万一不搭拍呢?那你就是浪费时间。”

时敏转了话题:“他好看吗?”

轮到时楚沉默。

时敏道:“看来是很好看了,得你承认真不容易。”

“你当心点。”时楚说,“真想好好谈感情,就得十二分小心。”

时敏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又说:“他的外貌是我理想型,不觉得很贤惠吗?长相。”

“不觉得。”时楚说,“他长得很危险。”

“那是因为头发剪坏了影响了你的判断,所以你帮忙修一下。”

时楚转动轮椅,取出一包理发工具:“我要把他的头发全剪了。”

时敏转着手中的切菜刀,看着窗台上修剪精美的花枝,似乎在考虑从哪儿下手:“你敢。”

时楚妥协,时敏的目光也从花枝上收了回来。

看到时楚拿着一包剪发工具出来,真要给他剪发,骆明镜说:“这……不太好吧。”

“他的爱好。”时敏说,“当初从名校辍学,跑到外地拜师学艺,起了个艺名从十八线发型师混起,最后成了影后的专属造型师……就是他干出来的事。”

时楚一把把摆好剪刀,拉出一把小板凳让骆明镜坐。

“学历对我来说没用。”时楚一边说,一边拿起喷壶迎头喷上去,“千金难买我乐意。”

水雾扑来,骆明镜闭上眼睛,轻蹙起眉,时楚哼笑道:“表情不错。”

时敏在旁边坐着,双手搭在沙发两旁,像坐着一把龙椅,轻飘飘道:“你别变态,吓跑了人我找你算账。”

骆明镜问:“时大哥剪一次头发……大概什么价位?”

时楚:“要么时楚,要么楚哥,时大哥是谁,我不认识。”

骆明镜改口:“楚哥。”

时楚挪动轮椅,说:“给你剪不能算钱,我们换一种计价单位,就以时敏现在的身价,换算成小时的话,我一剪子,相当于你陪她一……”

时敏抬头,淡淡道:“闭嘴。”

时楚笑得狡诈。

两个小时后,两人回到车上,骆明镜说:“我今天,是不是被你哥调戏了。”

时敏说:“你是在向我告状吗?”

骆明镜问:“他原本想说什么?他一剪子,我要陪你什么?”

“一晚。”

沉默一会儿,骆明镜由衷道:“好贵。”

这可能是他剪过的最贵的头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武之主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4章屋子里顿时一片狂风骤起,室内光线迅速昏暗下来,到处鬼哭狼嚎,窗户被拍得噼里啪啦响,整个天地好像都在颤抖,屋子里的物品到处乱飞。容黎撑起红伞,如同立起了一个结界,将外界纷扰全都隔挡在外。她神色未变,完全没有被这突兀的一幕吓到,继续摇晃着招魂铃,清脆的铃声在这混乱之中尤为清灵。这样的一幕让屋子里更

  • 祸乱君心在线阅读U盘

    这个男的趁着这种人少的时候来这个病房,想做什么?他看起来很瘦小,气场有些猥琐,我马上觉得这个人很不对劲。现在的那个疯少年还昏迷着,基本上随便一个人用一只手都能杀了他,毫无还击之力。眼看他进了病房,我心里忽然产生了各种不好的可能性,马上就跟了过去,并且顺手就抄起手边的一只暖水瓶。我冲进病房的时候,一眼

  • 屌丝兽神成长录在线阅读第四节

    话说张发财一觉醒来已经是七点喽,厂里是八点上班,但是今天他不急于去,今天他只有两件事,交房租和讨工资。如果今天还没有交房租,包租婆肯定会把他的行扔到大街去,所以要先去交房租,然后再去讨工资。连忙起床过去洗漱,牙还没擦完,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嘣,嘣,嘣,随后便是包租婆那熟悉的杀猪声。“张发财,狗日的,

  • 海贼之神级皮肤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把青色符篆扔向法阵,一声巨响,阵法已破,一个临时洞府展露在重阳眼前,里面一个干瘦的筑基三层修士惊恐的看着重阳,待看清重阳的修为跟自己差不多时脸色稍缓。“朋友,不管你来干什么,还请快点离开,休要误了我的事,否则我定不客气”。回答他的是一张闪着微微金芒的蓝色符篆,魔教修士祭出一面小幡,两头对撞,轰隆一

  • 农门悍女:将军耕田有点忙第六章在线阅读

    “怎么了?宁次。”天天看着宁次有点不对劲。“他们离开了。”又打开白眼搜寻一番,没有。“不会吧?真的不是忍者吗?”天天惊叹,这样的速度……“嗯,他们身上没有一点查克拉的流动。”宁次皱眉,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可惜我没有见到女孩子的样子。”已经恢复斗志的小李说。“不过那个男孩子倒是十分的帅气呢!对了,那

  • 弑魔逐神在线阅读第八章

    温明真恨不得转身就走,她无比后悔自己前天那么果断的说要来学校,早知道原身选的是文科,她宁可呆在家里和温世豪大眼瞪小眼。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开弓没有回头箭,温明真痛苦的看了眼班级铭牌上的“文五”两个字,抬手敲门,“报告。”教室里传出一声温吞的“进来”,温明真捏着书包带,怀着上坟的心情推开教室门。—

  • 仙剑三同人 龙葵在线阅读第一节

    北风呼啸着,外面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着。今年的冬天比往时候都冻得慌,这才十月份里,已经下了两场雪了,冷风嗖嗖的刮着脸疼,平时见么个天里,这路上准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着,却没寻思这都擦黑了,小路上急吼吼的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斜领的破布棉袄,怀里抱着一个五岁左右眯着眼的丫头片子,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婶子,快出来

  • [兄弟战争]梦境之江湖菜鸟(5)

    “您杀死野猪,获得了10点经验,1点魂力,获得任务物品“野猪”。”系统的声音在陆天耳边响起。陆天一看经验值,上涨了10%,也就是说,再杀9只野猪就能升级。还有就是,陆天发现,在他杀死野猪后,不仅获得了经验值,还获得了一个叫魂力的东西。对于不了解的东西,陆天一向是十分好奇的,于是,陆天打开了游戏帮助,

  • 乱世战仙佛在线阅读第十节

    测试机器上,一个大大的数值出现在上面。成为武者,力道能够达到一千斤左右。武者中期则是两千。以此类推,后期是三千,巅峰则是四千。而在突破成为后天武者之后,有着真气的加持,武者的力道就会飙升。后天初期的武者,在后天真气的加持下,力道直接翻倍,达到6000。当然,一些天赋异禀之辈可能会超过这个数值。而后天

  • 医流神医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十章经验突然,一团火焰在丧尸的身上快速的燃烧起来。在方启示惊恐的目光下,面前的丧尸在快要靠近他之时却像是被人点燃般,身体燃烧着强烈的火焰,火势非常的旺盛并且有越来越强大的趋势。直到丧尸燃烧殆尽悲鸣的倒下后,方启示才抬眼看到,那个站立在丧尸背后人——季秀月。“秀月?”方启示疑惑的看向对方,他脑中在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