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仙剑三同人 龙葵在线阅读乌鸦嘴应验了。

2021/6/11 2:41:53 作者:梦想起飞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剑三同人 龙葵
仙剑三同人 龙葵
作者:梦想起飞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主角穿成龙葵,并附带仙一游戏中林月如的技法,与龙阳再续千年情缘.现言文:顶流是这样炼成的(娱乐圈)

众人一愣。

屋内的笑声也瞬间凝滞。

宋老大听着声儿就去了院子,才刚打开门帘子,就看到黄大勇头上裹着一层绷带,还渗着血迹,脸上更是像是被什么挠的似的,一道道伤痕,这一瘸一拐的就走了进来,比起昨个那吆五喝六的模样,别提多狼狈了!

咋了这是?

众人都是满脸问号。

黄大勇这一进门,也不管他们啥表情的,二话不收的跑进了里屋,一瞅着床上还窝在被子里的小丫头片子,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口,

“侄女啊,我的好侄女,你快救命啊!”

“......”

宋锦瑟一脸懵逼。

眼瞅着黄大勇这幅狼狈的模样,她瞪着眼睛,片刻后,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来一般,连表情都变得微妙了起来,艰难的把自己脖子转过去,上下打量着他,脑子里忽然蹦出了几个字。

乌鸦嘴应验了?

果然是,命中注定的,躲也躲不过!

眼神一闪,宋锦瑟却忽然想到,若是黄大勇还是如前世那般的话,那他爹爹,是不是依旧和前世的结果一样,还是被打断了腿?

眼神一慌。

宋锦瑟看着黄大勇的急切的问道,

“我爹呢?他在哪里?他为什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黄大勇被问的愣了一下,看着宋锦瑟这着急的模样,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他一会应该就会回来了,我今儿一早就交代手底下的人了,不会对你爹动手,再说,这不都是误会呢不是?”

宋锦瑟顿时舒了口气。

只要爹还好好的就好。

黄大勇看着她这番模样,还以为她记恨着昨个的事呢,忙不迭的开口解释道,

“我怎么会让你爹出什么事呢,这,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怎么会做出那等子无情无义的事呢,这个,所以,能不能先给叔看着?叔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如果有的话,你帮叔问一下,他怎么样才可以走呢......”

“您可别在这说这些,什么其他东西,咱家宝儿可不懂那些封建迷信的事儿,宁可别搁这乱说说,让人听了去了,指不定明儿个又要举报我家封建迷信了,这谁担得起啊!”

老太太抽着旱烟袋子,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支书,宁可别在这浪费时间了,人道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算那老刘死的再惨,也索命不到你身上吧,毕竟你不也是没办法嘛是吧?就像昨个不也是没办法才来我家的?”

宋锦瑟顿时一乐。

她奶编排人还挺有一套呢嘛。

再看黄大勇脸色青青白白,却还是坐在那咧嘴笑着,看起来略有些尴尬。

可不是?

昨个还在人家家里嚷嚷着要抄家呢,今儿就屁颠屁颠上门求帮忙来了,别说别人怎么想了,他自个都觉得有些臊得慌,可是这人命关天的,他也不能因为面子就不来了?

“您说的这是哪的话,这那算得上是封建迷信的?这不就是想听听咱家宝儿有没有什么宽慰的话嘛。您瞧您,这么说不就远了嘛,大家都乡里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搁这么说多见外啊。”

眼瞅着宋老太太还想说些啥,宋锦瑟忙使了使眼色,一副小狐狸的模样,老太太一寻思。

得嘞。

她这小孙女,看来心里也有主意了。

这么小就知道自己做主了,以后指定是个出息人物。

这也不说啥了,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听着。

眼瞅着老太太都不说啥了,其他人更没话说了,这屋子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也顿时落在床上那小小的身影上。

“能帮上叔叔宝儿也开心,只是......爹爹好久都没陪宝儿了......”

说着,更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宋锦瑟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到底是大队里的支书,这说的太过分了,万一以后要给他们一家穿小鞋怎么办?可是就这么轻易的应下,那昨个吃的亏不是白吃了?思前想后,宋锦瑟只提了这一个小小的要求。

这样既显得知趣,又能卖黄大勇一个人情。

日后家里若是想做什么,有什么需求,指不定还要他帮忙呢。毕竟,她还想着让自己家尽快脱离贫农奔向小康呢,现在这些买卖和粮票油票什么的,都是要大队里给个证明才能弄的,总要考虑以后行事方便。

黄大勇愣了一下。

还以为宋家会趁机要求些什么呢,甚至都想好一会准备怎么讨价还价了,没想到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揭过了。想着自己个之前的所作所为,顿时老脸一红,忙不迭的就应下了,

“那行,那叔就给你爹放三天假,工分照旧,毕竟昨个冤枉了他,这于情于理都应该让他在家休息两天。赶明儿再让你婶给你们送点鸡蛋来,也算是给我昨个的事儿道歉了,这样咋样?”

“好。”

宋锦瑟点头。

既是讲好了条件,那该帮人办的事儿也得办好。虽说她不清楚大黄大勇昨个是怎么个情况的,但他既然今儿来找她了就说明他的确是被吓得不轻,若是老刘真有什么冤魂不散的话,那也不过是要个清名,或者是要老婆孩子都平安罢了。

就当是为自己积阴德了。

毕竟重生一次,许多事情本来就讲不清。

这般想着,宋锦瑟忽然正坐了起来,然后目光清透的看着黄大勇身后,像是在听什么人讲话一般,不时的点了点头,神色更是庄重的不似一个五岁的小孩,瞬间就将面前的几个人给唬住了,尤其是黄大勇,更是连连的祈祷般的看着她,只期盼着她能解决这事。

“那个叔说了,要还他清名,还要善待他老婆孩子,不然他死也难得安息。要你逢年过节的给他烧纸上香,这事才肯罢休。”

宋锦瑟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黄大勇听着连连点头,忙不迭的应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鞘圣第五章在线阅读

    还有个问题:沈霁一个孩子客居林府,总不能指望林如海整日陪着?不说林如海官职在身,没那么空闲,就单单年龄上来说,叫他去陪沈霁也不合适啊!但是,把一个孩子整日放在前院不闻不问,这也不是待客之道。林如海犯了难。若是林家有一二小公子,一切自是迎刃而解,偏林家又没有。沈霁进了林府的第一天,林如海头上添了几根白

  • 来自末日的求救在线阅读第8节

    神秘人想快点统治世界,掌握大全但他很心急便从古树里经挑万选看中了个BigBoss,泥人石像他开始用那些妖魔鬼怪的法术试着让它激活为他完成他的大业,但泥人需要100个人类的心脏才可以完全激活的,神秘人派他养的猫精去找人的心脏。神秘人说猫精过来,猫精过来该你练练手了。猫精说诺这就去,到了繁华的人间地区看

  • 特殊案件调查局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明看出陆十一的疑惑,解释道:“这是白眉教的土遁人,类似傀儡那种,不必惊诧”,土遁人虽众多,武力却不强,陆明一挥手,便打飞了三个,但是陆续又有蛙人从土里出来,还是让陆明和陆十一有点头疼,何况还有一个白凤衣,陆冉面对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仇敌,心里不免有些痛恨,但是面上却毫无异色,只在仔细观察土遁人的攻击

  • 命录小本本请客吃饭

    宿舍内,舍友,荣和龙,卫明都回到了,游国明也在,这家伙又在写代码,把U盘扔给他,微微一笑,不说话,一付你懂的样子。“打…打…打,给我加红……靠,太慢了!”荣和龙专业游戏20年。游戏中的人是叫不醒的,不管他,冲着卫明打了个招呼。“卫明,怎么今天回这么早?”卫明是深城本地的一个富二代,家里拆迁市区一栋楼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转职系统

    天小元小心翼翼的潜入了刀疤刘所在的府邸,劫持了一个小厮逼问出厨房在那,随即把那小厮打晕藏在了假山了后面。天小元在在假山等到了一段时间。躲过了几波护院的巡逻,终于来到了厨房。天小元从门缝里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厨房里面的情况,发现有四五个人正在忙活着。天小元继而小心的上了房顶,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慢慢的掀开了房

  • 豪门真千金很暴躁在线阅读响屁的预示

    “你看这些少不少?”摊主赶快拦住陈军劝说道。“哎、哎,别嚷嚷啊。我再给你添两个不就得了吗?多大点事啊你就冲那么多人嚷嚷。”陈军:“啊?不是······我去,好一个童叟无欺。”陈军牵着姚嘉欣的手走到公园里的长椅前说道。“累了吧宝贝,坐着歇一会儿。”姚嘉欣边和陈军坐下边问道。“好吧。你怎么不吃苹果?不爱

  • 大秦:至高权利第3章在线阅读

    云星带着刘玉衡、敖乐天停在了云雾层叠、仙气缭绕的玉阶前,遥望了下远处的府门,身后两只亦步亦趋地跟她走了上去。“何人擅闯洛湘府!”他们好不容易到了,门尚未进,却被仙童执剑挡下。敖乐天噗哧一笑,刘玉衡凑到云星身边,小声道:“你有多久没回过家了,这门第派头倒不小,可人家不认识你啊~”云星一把推开刘玉衡,强

  • 我能吸取万物经验在线阅读第5节

    林飞五人出了拍卖场,流星淡淡的说道:主人,有好多人在盯着我们看。林飞摆摆手说道:无所谓要跟就让他们跟吧。我们先去一个宽阔的地方替天羽封印。林飞几人出了东胜城,在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跟踪的人纷纷出现。有将近两百人。这时出来了一个老者对林飞说道:阁下就是买下心灵吊坠的人吧。现在阁下要是不交出来的,也会被这

  • 沙盒世界之帝国学院里的刁难

    古净秋走出院子不久,就见拐角的树下掩着个瘦削的身影。“出来吧。”见是方才那位少年,古净秋看向他,“有事?”说来也奇怪,少年分明穿着下人的衣裳,却莫名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方才蜷缩着身子看不大出来,这下脊背笔直,那通身的气质立马凸显了出来。这少年绝非一个下人那么简单。“恳求大小姐收留。”少年盯着古净秋的

  •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卫颍然那个时候一直在校外做各种兼职,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些促销的活动。那几年,北京的商场和大型超市,每逢假日,周末,到处都是各种产品的促销员。所以卫颍然的周末便是奔走于那些繁华路段的商场,很少有时间可以和顾江陵象一般的校园情侣那样,手牵着手逛街。顾江陵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晚上去接她。原本,卫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