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学长帮我倒追他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2:24:22 作者:醉成疯 来源:晋江文学城
学长帮我倒追他
学长帮我倒追他
作者:醉成疯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这个学长有点撩》喜欢的小可爱点击作家专栏收藏哦!!!(文案在下面)另有预收文《我的小先生》微博:@晋江醉成疯另外推两本本好基友的现耽小说1.《我与时光都忘记》渡墨墨2.《报告,教练自产自销【电竞】》书墨温酒文案在下面。————————————————————【本文文案】:傲娇易脸红学霸受VS高岭之花爱吃醋攻程乔的学长体贴又温柔,军训给他送吃的,奶茶帮他插/吸管,做恶梦陪着他睡,简直是无微不至。他把人当成最好的大哥,谁想大哥只想将他扑倒。——大哥,我不喜欢男生——不,你喜欢【食用指南】1,

“你们把我女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林太太抱着肩膀,举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宿之灵和被锁在一边的殷寒。

宿之灵耸耸肩:“猫跑了。林校长一来,猫就吓跑了。”

林太太勃然怒道:“我不是问你猫!我是问我的女儿!”

宿之灵叹了口气:“在镇子上就跑了,你去镇子上找吧。”

殷寒的手被捆着,歪着头坐在椅子上,斜着眼看着面前的林太太:“我要见我父亲。”

林太太说道:“你的父亲在校长办公室,等他和你们校长聊完了,自然就出来了。”

殷寒猛的一脚踢向面前的林太太,却只是踢了个空。

她的双手被捆在椅子的扶手上,怎么挣扎都挣扎不脱。

殷寒为了挣脱手上的塑料绳,手腕都被磨得通红,她抬起眼睛,凶狠的看着林太太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见我父亲。”

林太太:“你听不懂话吗?你父亲在和校长商谈,他一会儿就出来了。”

殷寒起先是恶狠狠地盯着林太太,但是没多久,她充满怒气表情忽然平和了。

她低着头死死盯着地上的某一处出神,不多久,美丽的脸上忽然浮现出扭曲的笑容来,梦呓一般的轻声说道:“好呀,你什么时候让我见他,我什么时候告诉你的猫去了哪里。你当然也可以永远不让我见他,那你就永远别想知道你的猫在什么地方。”

她说到这里,得意似的歪头笑了起来,美丽的眼睛里满是恶毒的光芒:“哦,不好意思,我忘了,是你的女儿吧。”

林太太的嘴唇开始哆嗦。

殷寒悠然地说道:“可怜的小东西,她现在在外面一定很害怕,很孤独,还不知道被哪只野狗叼了去了。”

她仿佛正在享受林太太的痛苦似的:“或者外面有抓猫的人吧?再遇到几个小孩用石子丢他。”

“不过既然你不着急,那我也不着急了。”

她说完,一副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袖手旁观起来,静静地等着林太太的反应。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狡黠,红唇微微挑起,露出一个慵懒而又恶毒的笑来。

林太太的脸色变得惨白,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殷寒决定再推一把:“没准啊,已经死——”

林太太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像是野兽一样扑了上来一把抓住殷寒的领子,干枯的手指几乎紧紧掐在她的脖子上,嘶声说道:“你们到底把我的女儿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殷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任由她掐着自己的脖子,只对她露出笑容。

林太太再也忍不下去了,掉头就冲进了校长室,没多久,殷寒的父亲就跟着出来了。

殷父显然不想见到殷寒,他只看了殷寒一眼,就躲开目光,问道:“你在这里过得不好吗?”

殷寒低头冷笑:“我都逃出去了,当然过得不好。”

殷寒转头的林太太说道:“喂,我们父女说话,好歹给我们一个隐私的场所吧。这么多人围着,家长里短的话可怎么说呀?”

见林太太不予回应,殷寒又继续威胁道:“既然如此,你的猫……”

林太太咬牙切齿,伸手一指旁边的房间:“进去。”

殷寒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自己被捆在椅子把儿上的手:“不帮我解开吗?”

殷父到底不忍心,说道:“算了,放开她吧。”

林太太走上去,把她被捆住的手给解开了。

殷寒白皙纤细的手腕上满是红痕,她揉了揉手腕处被擦破皮的肌肤,站起身,推着宿之灵就进了房间,站在屋子里向外看去,见父亲依旧站在门外不动,问道::“您不来吗?”

殷父叹息了一声,跟着走了进去。

殷寒抬手把门反锁了,冷冷看着自己的父亲,抱着肩膀对他提出条件:“让我回家,我从此以后不拿家里一分钱,我也绝对不给你添麻烦,行吗?”

殷父说道,“你还小,应该好好上学。”

殷寒冷笑一声:“好好上学,父亲是想让我上学上到什么时候?”

殷父心虚的扯了扯领带,说道:“把高中念完。”

殷寒忽然捧腹大笑起来:“把高中念完,我还活得到那个时候吗?”

殷父吓了一跳,心事正被戳中,猛的回头看向殷寒。

殷寒:“你现在带我走,我还当你是我的父亲,我念你的养育之恩,等我长大了,为你养老送终……”

“够了!”殷父生气的大喊了一声:“我说了,够了!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不要再给老师惹麻烦了!”

殷寒嘲讽地看着他:“你不就是想骗我留在这里吗?”

殷父猛地转头看向她,盯着女儿的眼睛良久,才说道:“你知道了。”

殷寒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我死。”

殷父没有出声。

殷寒见他都不愿意看自己,走到他面前去,逼问道:“可是为什么?你是我亲生的父亲啊。我是你的骨肉,身上流着你的血,你就这么恨我?”

殷父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她,只转头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他正要转身开门,被殷寒一把堵住死死按在墙上,她的理智已经彻底丧失了,如猛兽咆哮一般的怒吼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我已经不求你带我回家了,我甚至不求你你救我了,我只问一个原因都不可以吗?”

殷父终于转头看向她,张了张嘴越欲言又止,最后才哑声说道:“因为你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

“人总说,活着不能选自己的出身,爹妈是挑不了的,可是他们也忘了,父母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孩子。”

殷父指着殷寒说道:“而你,你根本不是我想要的那个女儿,从一开始就不是,你从不乖巧,自从懂事起就无比叛逆,你最擅长撒谎,还喜欢捉弄别人,心肠歹毒,手段狠辣,你问问自己,如果你是母亲,你想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吗?”

他看着殷寒的目光越来越冷酷:“我是你的父亲,我养了你那么多年,比任何人都了解你,我知道一个像你这样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不是因为杀人被判死刑,就是因为偷盗进入监狱,对,你就是这样,你妈拼了命把你生下来,可你却偏偏是这样!”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指着头顶说道:“我奋斗了一辈子,一辈子!过了这么多年,才得到现在的名誉和地位,我绝对不会让这一切毁在你的手上!”

殷寒彻底、彻底愣住了。

父亲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刀一刀剜在她的心上。

她想掩饰性的笑一笑,以证明自己根本不在乎,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殷寒的嗓子哑了,无力地小声问道:“我让你失望了?”

殷父推开了她,整了整自己的领带,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殷寒咬着嘴唇,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眼看着殷父要开门出去,她急忙冲了过来,一把抓住父亲的手:“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但是爸!爸你听我说,我不是个好孩子,我清楚,我知道,但是这和宿之灵没有关系,她、她只是身体有残疾,她家里人不想照顾她了,你不是想要一个好女儿吗?她就是,她很乖的,你、你把她带走好不好?”

殷父甩开了她的手,她又一把抓住:“她可聪明了,真的,她又聪明又善良,如果你不想要我这个女儿,你把她带走吧,好吗?我求你了,行吗?”

殷父冷酷地看着她:“这是别人的家事,我管不了。”

殷寒瞪大了眼睛看着父亲。

她看了他好久,好久,久到她仿佛都不认得他了。

人生之中的头一遭,她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起先是奋力挣扎,再而变成愤怒,很快,就只剩下绝望。

她一点点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顺从而又温柔的看着父亲,乖巧的点着头:“好,如果这是父亲想要的,那做女儿的应该服从。”

她在父亲面前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磕了一个头,说道:“我一辈子都没能做一个你想要的好女儿,但是这一次我会听话,我一定会乖乖的。”

殷父愣住了。

殷寒说道:“我的命本来就是爸爸给的,既然爸爸想拿回去 ,那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她拍了拍膝盖上的灰,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把眼睛揉得通红,哽咽着说道:“可是我好舍不得爸爸,我真的好舍不得你,你让我死我都愿意了,最后让我抱抱你不好?”

殷父下意识张开双臂抱住她,轻抚着孩子的头发,喃喃自语:“你要是早能这样改过多好……”

殷寒抬起头来,她看向坐在一边的宿之灵。

宿之灵看到,她忽然咧嘴笑了。

那个笑容里带着疯狂。

殷寒在父亲耳边轻声呢喃:“但是有一句话您说错了。”

“您说您了解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您从来都不了解我,一点都不。”

殷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殷寒手中猛的寒光一现,切蛋糕的刀从她袖子里滑出来,猛的刺进殷父的腹中。

锋利的刀刺破了昂贵的西装。

殷寒咬紧了牙,握住刀,抱紧了父亲,一点点把刀越送越深,在他耳边低声道:“这一刀你死不了的。但是我要你永远记住:我是你亲生的女儿,我和你一样狠心。”

殷父在殷寒怀里颤抖,血涌了出来,大片的沾湿了他的西装。

殷寒在他耳边轻声道:“如果您不想要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生我。就算是把我生下来了,也该把我掐死在襁褓里,可是你们没有。”

“你们明明有反悔的机会,却不愿意做。”

“现在我大了,成年了,是一个完整独立的人了,您却才说不想要,是不是太晚了呢?”

“你当我是什么?是一个不合格的商品,一个寄错的包裹,还可以退还回炉,再重新换一份吗?”

殷父挣扎用最后的力气推开了她,跌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向门口爬去,打开了门上的锁,满身血地去找人呼救。

殷寒将刀丢在地上,冷眼看着。

林校长和林太太冲了进来。

校长一把抱起殷父,快速给他包扎伤口,而林太太则冲了过来,一把扼住满手血的殷寒,逼问道:“我的猫呢!你见到他了吧,我的猫呢!你们把它藏到哪里去了?”

殷寒忽然笑起来,疯了似的大笑着,被林太太一巴掌打在脸上:“说啊!”

殷寒伸手一抹流血的嘴角,美艳的脸上多了一抹鲜艳灿烂的红,发狂似的笑了起来:“它死了。”

“我把它杀了。”

她的头发凌乱地披在肩上,美艳的眼睛里全是恣意的张狂,嘴上沾着一抹猩红的血,火一样的红唇艳烈至极。

那双修长美丽的手上满是伤痕,以至于让人分不清楚,白皙的手指上沾的是谁的鲜血。

林太太哆嗦了一下,倒退了一步,几乎站不稳,跌在地上,捂着脸痛哭起来。

殷寒发狂似的踉跄了几步,低头看着地上的林太太大笑,仿佛享受着她的痛苦,大声说道:

“你听见了吗?它死了!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血染战衣之石破天惊一声吼,三界六道抖一抖(5)

    “嗖!”一道流光,自水帘洞中疾射而出,然后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迎着漫天雷光逆流而上,直冲到了乌云正下方。天雷滚滚,狂风肆虐。看着头顶上方,毁天灭地的可怕场景,孙悟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起来。天劫!这绝壁是他的化形天劫!孙悟天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他离开水帘洞的瞬间,自己就已经被雷云

  • 海贼三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公社的的单身宿舍是老房子,有一种长时间没住人的味道,当然也不可能生炉子,房间里冷冰冰的,床上的被褥也很薄,而且房子的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房间的说话声和笑声。肖姗很久没住这么差的地方了,但此刻她却很满足,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孙李氏和孙卫就赶着牛车出发了,走到公社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商店,肉店

  • 秘界轮回《万象剑典》

    几天后,武道山脉,云剑峰,战斗大阵。“杀!!”李重阳提剑而上,快速冲向对手,对面也是一个“李重阳”,使用的同样是青钢剑。李重阳一个斜刺,直击对方胸口,落空之后顺势腾挪,砍向对方的腿部,不料被对方轻松格挡,对方顺势反击,李重阳快速回防。......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招,剑气翻飞,周围的树木

  • [红楼]三世纨绔之地仙之祖(7)

    玄慈与掌门玄阳真人,随即又聊了一番,便带着仲元来到,万寿山,祭祖祠。“仲元,此地便是祭祖祠。”仲元随着玄慈一同踏入祭祖祠,便见到一尊金身雕像。此像,慈悲肃穆,法相金身,明净琉璃,仙风道骨的稳稳立于祭祖祠中,宛如一尊真神。“仲元,此像便是我们五庄观开派祖师,镇元子的金身法像。祖师乃是地仙之祖,道号,镇

  • 律少追妻攻略重遇

    【重遇】距离手术已有半年,若白的身体已经痊愈。除了做沈柠的助教,他开始参与基地自费班的训练管理。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元武道,若白保持了他严谨的职教风格。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多负担的若白心态反而很放松。让若白放心不下的事情始终那只有一件。那天,他和下了公共选修课的百草在食堂吃饭。坐在若白对面的百草,对着壁挂

  • 嫡出本色出乎意料的s级潜力

    当然,虽然说起来是只差一线,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那么简单,可以说就这一线之差却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就目前曲莫所知的情况,普通武者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等九级,而分级的标准就是参考力量、速度和神经反射三项数据,只要三项数据中的两项达到要求就可以申请对应的武者等级。普通人如果能通过联考进入武大,只要肯努

  • 漫威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干热的风一点一滴的带走珍贵的水分,无法抗拒,无法逃避。也许是因为,沉重的使命,又或者是对自由曙光的敬仰让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不敢冒任何的险。萨尔带着他的部下,绕行几公里从废弃小镇的侧面进入。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在那恐怖的狙击手的制控范围里。毕竟他们并么有和他们的目标自由曙光打过任何的招呼,

  • 吞噬城市 [参赛作品]之第一章

    秦厢是精英,什么叫精英,就是二十八岁人家才刚刚博士毕业开始工作了不过一年两年,她已经是W市著名的律师,还是一个女人,尤为难得。认识秦厢的人,都会用一种近似膜拜的感情看她。女王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友子萱说,秦厢就是一个人精,谁见了都会喜欢。当然这个谁仅指男性。秦厢有吸引男人眼球的魅力,但是

  • 我,执宰天下!第4章在线阅读

    我躲在一棵树后面,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男子,和飓姐姐打斗,看着飓姐姐躲过男子攻击的动作,不禁感叹道:“飓姐姐!好美啊!那个是……”我在飓姐姐落地后,发现有一只兽宝宝正在向飓姐姐靠近,我冲出去抱起兽宝宝准备离开,这时男子冲过来,飓姐姐立马转身,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我们。一切都太突然了,我久久都没反应过来,

  • 无敌从火影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志龙!”太阳看到开门的就是权志龙,上去自然的给了一个拥抱。“志龙哥,这几天真是担心死我了!你在女朋友这待着也要给我们说一声嘛 ̄”胜利原本因为刚才的事情的抑郁全部消失了,从权志龙身侧闪身进了屋里,他不是第一个知道志龙哥有女朋友的,但也不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算是扳回点面子,这回一定要第一个目睹志龙哥女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