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极致宠溺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6/11 2:35:16 作者:棠眠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极致宠溺
极致宠溺
作者:棠眠来源:晋江文学城
到三个月自动解V

日已西斜,欲沉未沉。夕阳咯血似的把天际的云彩抹得一片艳红,连湛蓝的天空都隐隐透出殷殷血光,就像金鼓齐鸣,鏖战未休的古战场。

小顾躺在草丛里,死人般地一动不动。苍茫的暮色渐渐地笼罩了大地,宿鸟已沉栖,周围死一般地寂静,此时此地,连虫鸣声都觉得惊天动地、惊心动魄。

小顾忽然坐了起来,他起来,不是害怕这里瘆人的寂静,而是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这里的坟地是从一条小路岔过来的,那条小路正是通向青石镇的方向。

在那条小路上,出现了五个人,一顶轿子。四个身长体健的青衣大汉抬着一顶绿顶紫漆的轿子,脚步轻捷,健步如飞。前面一人又矮又瘦,灰布长衫,头戴凉帽,一副管家打扮的样子。

小顾迎向这五个人。

在浓暗的夜色中,忽然看见一个人幽灵般地从坟地中钻出来,无论什么人,无论这个人的胆子有多大,都难免要吓一跳的。

果然这五个人立刻停住了脚步,没落荒而逃还是因为他们人多的缘故。

人多不仅力量大,连胆子也大起来。

“各位不要怕,我是人,不是鬼。因祭拜一位故友,心中伤感,以致于喝酒醉倒。各位只管前行。”小顾边走边打招呼。

五个人像木桩子一样,纹丝未动。

走到近前,才见这五个人脸上的戒备多于惊悸,狐疑多于恐慌。

管家模样的人拍了拍胸口,“兄台,你可吓死人了,我以为见着活鬼了。”

小顾笑了笑,“若要见着活鬼倒也不容易,但活见鬼的事肯定不少。”

管家拱了拱手,“兄台意欲何往?”

“八面坡。正愁不知路径。”小顾还礼道。

管家耐心地指引,“南面是青石镇,到了青石镇向西行十二里,再左转南行七里,继而西行三里便倒了。”

“多谢,”小顾又拱手致谢,“这么晚了,不知兄台要干什么去?”

管家叹了口气,“我家妇人患了搅肠痧,疼得死去活来的,求医去”

“镇子里没有郎中吗?”

管家摇头,“镇子全是庸医,庸医误人。北边的山脚下有个叶神医,结庐在幽境,妙手济天下。我们正要找他。”

“为什么不把神医请到家里?”

管家苦笑,“神医嘛,脾气多少有点古怪,而且架子很大。”

小顾同意,“神医即名人,名人多多少少有点臭毛病和臭规矩,你若有求于他,你最好忍受他的毛病,遵从他的规矩。”

轿子里不时地传来呻吟声。

小顾拱手告辞:“人命天大,治病要紧。打扰了。”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

五个人,一顶轿子,重又行行复行行。

走了很远很远,其中一个叫石虎的忍不住问道“陈香主,刚才为什么不做了他?”

陈香主正色地道:“你还是不要有这种想法的好?”

石虎旁边的屠鹰冷笑,“什么人我们没杀过,何必跟他啰嗦半天?”

陈香主叹了气,“我是为你们好,我不是长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也许你们的刀尚未拔出,你们的脑袋便已落地。等脑袋落地时,他说不定正用你们的衣服擦刀呢。”

“他是谁?”四个人半信半疑。

“如果我猜得不错,副堂主已经死在他的刀下。”

四个人矍然一惊,“他就是副堂主要杀的人?”

“不错。”

“这人如此扎手,副堂主为什么不多带人手?”

“因为他骄傲、自大,常常高估自己,低估别人。”

骄傲自大的人通常极度自信,极度自信的人是不是因为极度自卑?

“总堂主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即使知道也不会施予援手的。”陈香主道。

“为什么?”屠鹰问。

“因为堂主看不惯他爱出风头,招摇过市的行径。看不惯他穷奢极欲纸醉金迷的作风,这样的人留在堂口里,迟早坏事。”

陈香主顿了一顿,冷笑道:“明明低俗,偏扮高雅;明明器量狭小,偏作高风厚义;明明传腥飘臭,偏偏孤芳自赏。这种人死了活该,活着不应该。”

四个大汉面面相觑,没有说话,这种话题是不能随便接碴的,他们并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

陈香主是总堂主风碎云身边的红人,总揽玄武堂的要务,地位尊贵。有什么样的地位,就可以说什么样的话,说的人可以肆意地说,听的人须恭敬地听。千万不能僭越,祸从口出,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石虎马上转移了话题,“刚才的人会不会对我们起疑心?”

石虎并不虎,他问的问题恰当而及时。

“说不好。”陈香主摇头。

“他会不会跟踪我们?”

“怕什么,一路上布有我们的眼线暗桩,到了地方,还有三十六道埋伏,七十二种机关,更可怕的是总堂主的一杆碎云裂日枪。我们何必杞人忧天。”

“说的是,就怕那杂碎不来,若来了,一定要他变成真正的杂碎,又杂又碎。”话虽这样说,但他们仍然谨慎小心,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路线行走,没有一丝偏差。

他们忽然舍弃了小路,转入荒草丛中,向东行了五里多,重又拐进了另一条小路,小路向北,路的尽头是一条大河,河上有一艘船,两个年轻力壮的艄公整装待发。五人弃轿,石虎和屠鹰从轿中抬出一位面罩黑纱的女子,放到甲板上,然后五人登船,艄公搬桨,渡船驶向对岸,对岸居然还有一顶轿子,另外两个大汉抬起女子,放入轿中,离岸向西北行去,大约行了七里多路,又向东北扎去,竟又来到一个渡口,弃轿上船,行至对岸,重又弃船上轿,直向北方的山谷行去。

他们这做并非故弄玄虚,而是为了有效地摆脱敌人的跟踪。

河面宽阔,视线无阻碍,若有人跟踪,埋伏在岸边的暗桩一定会发现。

愈向北行,山路愈窄,渐渐地整个山谷被河流填满了,水势也因此变深变急了。

一行人重又弃轿登船,顺流漂去。

两岸山势嵯峨,危峰峭拔,此时月上中峰,云收万岳,山上葱茏佳木近明远暗,河水泛银,宛如衣带。

船忽然停靠在一处绝陡的石壁下,贴近水面的地方,石壁上竟嵌有一只铁钩,艄公把缆绳系在铁钩上,固定好船只,一名艄公脱衣入水,在水下深处一扳机关,随着一阵沉重的轧轧声响,一块方形的石壁竟然缩了回去,里面竟是一个人工开凿的巨大石洞。

一行人弃船入洞,石虎和屠鹰抬着女子走在前面。

山洞宽阔平坦,并不黑暗,两厢石壁上嵌有铜灯。地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红毡,红毡上绣着十二生肖图案,图案极小,若不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动物。几个人专走龙、虎、蛇的图案,遇到岔道左转三次,右转一次,走了很远很远,终于来到一个巨大的石窟中。石窟空气流通良好,并不气闷。

一个天神般的大汉兀立在石窟中央,像一块冷峻的山岩,满脸虬髯,目光如炬,表情不怒而威,全身透着一种慑服人心的霸气。

风碎云,玄武堂堂主风碎云。

陈香主终于舒了口气,他抢前一步,“堂主还没歇息?”意态恭谨。

风碎云颔首,负手走到女子身前,用手掀开面纱看了一眼,皱眉道:“怎么是雌的?”

陈香主躬身道:“附近方圆几十里已找不到男丁了。”

“胡说!”风碎云瞪起了锐眼。

“属下怎敢欺骗堂主,这里本就人烟稀少,更何况选择的条件苛刻,年长的不行,年幼的不行,同宗的不行。符合条件的都已带到这里了。”

“这次叶神医是不会同意的。”

“这正是叶神医的意思,前日临行前,叶神医嘱咐过,适龄的女子也可以。”

风碎云的脸色缓和下来,忽地恨恨骂道:“这个老古板,什么事情也不和我说,平日里他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他,若不是瞧在总舵主的面上,我早已一脚把他踢到河里喂王八了。”他在骂叶神医。

陈香主笑道“他不过是个迂腐不堪的糟老头子,何必跟他呕气,你们各司其职,各行其事,他负责试验,你负责保卫,两不相干,反正受罪挨累的人是他。”

风碎云忽然笑了,“你以为我真的生他的气,其实我心里非常感激他,若不是他,我怎么会有这几日的清闲?”

说完他转首道:“石虎,屠鹰把人送到天字号房,交给叶神医,然后和申离,房青到人字号房休息。”

看着四个人离开,风碎云转头看着陈香主,“这几日不是烧鱼就是煮虾,口舌淡得快要生蛆了。有好吃的东西吗?”

有,当然有,做为一个聪明的下属,怎么会不知上司的喜好呢?

陈香主取下身上的包袱,解开,里面是一包包用油纸包裹的食物。有和兴熟食店的酱牛肉,有一品香的烤鸭,陈记盐件的肘子,老妈子的熏兔,还有豆腐干,花生,蚕豆和一些干果。

风碎云哈哈大笑,“你说的不错,罪让别人遭,乐让我们享,喝酒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禁忌之子之姗姗来迟的金手指(上)(4)

    唐帝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那一抹倩影慢慢走远,飞扬的马尾辫甩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消失在教室门外。“嘿嘿,看来我们的小弟终于春心荡漾,一见钟情了。原来之前是没遇到对的人,害我还担心你是不是那个呢。安啦,就凭小弟你这长相和块头,俘获这心竹妹的芳心还不是手到擒来。加紧动手,这样我们以后就能四人约会了。”不知什么时

  • 驭灵师之国在线阅读第九章

    宇文天瑞吃完早饭之后,他的两位助理就登门报道了,一位是私人助理,负责安排宇文天瑞的私事,名字叫做甄诚,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看起来有种雅痞的感觉,另一位是工作助理,名字叫做华品文,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周身气息十分严肃,和宇文天瑞有着一两分的相似。“这是我养的宠物小天儿,让人将我隔壁的房间改成宠物房

  • [镇魂/新边城浪子]夜雪(傅红雪X夜尊)第二章

    夏清瑜躺在自己小院子里的摇椅上,午后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脸上盖着薄薄的纱巾,晃悠悠的让人昏昏欲睡。想着刚才的发现,感觉心情更加美丽了,因为今天午后自己吃腻了这些时日的清粥,就悄悄的想去小厨房给自己弄点肉,解解馋,可没想到自己现在的手是纤细柔嫩,不是之前自己做惯粗活的手了,一不小心,就划破了手指。可

  • 阴影之王之第二章(2)

    秦泽远开车来到度假村,一路上都在想着乔芒刚刚说的话。“我家里出了事,我妈带着我们去了外地。”她面色却异常的平静,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一个人平白无故地消失在同学圈整整六年。秦泽远推开包厢门,大家已经开始打牌了。“泽远,你终于来了。”“腿伤好了吗?”秦泽远走过去,“好了。”“话说回来你怎么会撞到大

  • 网游里的次元契约师在线阅读第10节

    第二天一早,敏静收拾好准备出门赴朋友的约,临出门的时候和从阳台出来的黄妈妈碰了个对面。敏静叫了声“妈”,可黄妈妈没理她,径直转身回了主卧。这是打定主意和闺女置气啊——沙发上读报的黄爸爸往下拉拉眼镜,扭头看着她们。随后对敏静眨了下眼睛,冲门口方向努努嘴,示意她先出门。出门后,敏静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

  • 盗墓笔记起冥录夜晚的马尔福庄园

    加百列接受摄魂取念的前一天晚上。黑沉夜色中的庄园充满着不祥与神秘。圆锥形的屋顶仿佛被镶嵌在夜空中,那最高的塔楼,在数百年前曾是弓箭手的杀戮之地,而随着时代变迁,庄园的主人从普通贵族变成了神秘的巫师。充满着血腥与残酷的庄园被魔法清理一新,铁与血浓缩成书本中短短几行文字,唯一还能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的

  • 女鬼大人缠上我奇奇怪怪

    厉时墨根本毫无防备,主要是他没想到许木的胆子居然这么大,尽管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躲避,但许木的拳头还是擦过了他的眼角!一阵疼痛袭来,他的眼角顿时多了一块青紫的颜色。众人:“!!!”天哪,他们都看到了什么!许木看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厉时墨那将黑阎王一样的脸,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刚才居然打了厉时墨!大概是因

  • 万界之全能鬼剑士在线阅读提醒。

    喝了路星辰的咖啡,柳兆龙觉得这是一个套近乎的机会。他已经在几部电视剧或者电影中跑过龙套了,一开始他还自信的觉得自己长相方面比田宇好,又比田宇会做人,所以肯定会比他火的。没想到,第一次田宇给他介绍的电影龙套就教会他做人了。忙活了几天,没有多少片酬不说,那些镜头最后竟然还被导演减掉了。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

  • [娱乐圈]今天也要啵啵在线阅读吞天魔功,夜闯闺房(第一更)

    “恭喜宿主完成三彩签到点,获得奖励《吞天魔功》(噬魂篇)!”听到脑海中系统传来的声音,萧寒停下了脚步,盘膝而坐。而后伴着系统声音刚落,一本古朴的书籍瞬间映入萧寒的脑海之中。伴着吞天魔功入体,九天之上似传出几道幽幽女声。萧寒也能够感觉自身精神力加强了不少。【吞天魔功】(噬魂篇):远古无上神术,可吞天噬

  • 风波起在线阅读第6节

    “‘武道’之劫,武道至尊系统,卧槽,这系统降临,居然也要渡劫?!!”消化完脑海里的信息,看着眼前这漫天异像,李承道有些无语的在心中吐槽了起来。穿越之前,他也看过一些网文小说,也知道系统这一回事,但是,能渡劫的系统,他还真是头一回看到。轰隆隆!这时,道韵异像涌动,相继落下,‘道劫’也正式开始了。轰!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