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卖猪肉的小老板荣耀

2021/6/11 4:47:29 作者:孟安离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卖猪肉的小老板
卖猪肉的小老板
作者:孟安离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年何二宝经常给一个穷小子吃猪蹄儿,香喷喷软乎乎的。穷小子这么多年也忘不了那滋味儿。于是穷小子从京城回来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到当年的猪肉摊,给那傻呆呆软萌萌的何二宝送上……一筐猪蹄儿。顺便死气巴赖恬不知耻地拐上一个小媳妇儿。“二宝,我病了,我难受我浑身都难受,我头疼我脖子疼我屁股疼。”“……你别闹。”“这怎能说是闹呢?我病了你就这般冷漠对我。”“没有么……不是给你喂过药了么?”“我不吃药,我要吃猪蹄猪耳朵猪肘子。”“今天的都卖没了。”“那如何是好?我不吃我就浑身难受,我胳膊疼后背疼脚趾头都疼了。你说

惊喜来得太突然,直到花廷给花火那边打电话问了一颗胜利果的真名、重新定了咖啡馆、坐车抵达目的地、一个一米八的帅小伙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脚步虚晃,感觉跟做梦似的。

连晟拉开椅子坐下,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笑道,“傻了?”

花廷回过神来,惊叹道,“你小子现在怎么变这么帅了!去韩国整容了?”

连晟嘴角一僵,“去死。”

曾经的猴崽子如今也变得人模人样了,花廷欣慰地舒了口气,凑上去左看右看看了好几圈没发现有整容的痕迹,才放心地坐回座位,“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长得人模人样了,吾心甚慰啊。”

连晟笑道,“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的保重。”

花廷嘿嘿笑了一下,“那是,头可断血可流,体重不能少。”

这时,服务员拿着饮品单过来了,连晟随便翻了一页,随手指了一个看着顺眼的,温声道,“就这个吧。”

“好,您稍等。”

花廷来的早,他点的饮品已经上了。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润完嗓子后语速飞快地问道,“你离开战队这几年去干什么了?身体恢复好了吗?你奶奶和你那些个叔叔阿姨都怎么样了?”

自从连晟离开战队后,他们有将近六年没联系过了,花廷攒了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

连晟温和地笑了笑,十分耐心的挨个回答了他,“我这几年去上了个大学,学的专业有点冷门,出来不好找工作,就想着先当个主播玩玩。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奶奶去世了,她去世之后我就搬到了上海,叔叔阿姨已经很久不联系了。”

“好好好,不联系好,你那些亲戚一个个都是吸血鬼,一被沾上非把你血吸干不可。”花廷道,“不说他们了,我看着你比之前胖了点,这些年过的还不错?”

连晟接过服务员递来的杯子,轻声道,“谢谢。”

然后对花廷说,“凑活。你呢?工作不太顺利?你带的战队已经混到找一个娱乐主播当首发队员的地步了?”

“是啊。”花廷闻言忧愁地叹了口气,“不过还真不是技术方面的问题,是战队的资金,实在是撑不住了。”

养一支电竞职业战队,是很烧钱的项目,没有人会没脑子的去当冤大头。一支职业战队能生存下去,无非有两点: 一是技术过硬,有战绩,在比赛中能拿下名次,二是队员有名气,有话题,有粉丝。

如果一支战队技术没有问题,自然不愁没人赞助。

连晟疑惑道,“怎么说?”

花廷苦笑,“其实这事说起来还挺好笑的。STV电子竞技俱乐部本来是娱乐圈大佬方行给他儿子方诚屿组建着玩的,按理说肯定不缺资金,前两年也确实是这样的。战队的别墅、团队、设备什么都是最好的。可近一年,那大佬像是意识到了他儿子对电竞这块并不只是想玩玩而已,他是真的想把全部的精力和热情都投入到这上面来。大佬这才慌了,想撤了战队的资金,逼他儿子去国外读书。”

“可那方少爷也是个执拗的,他爸撤了战队资金,他就想方设法找其他的合作伙伴,让他的那些富二代朋友们都入伙,甚至亲自去外面拉赞助。可凭方少爷的身份,其他人根本想象不到他竟然还需要别人赞助,换一边想,就算真有人有赞助的意向,他也没这个胆子啊。”

“之前队里的狙击位赵耀还在的时候,赞助他的人不少,战队还能勉强维持下去,前段时间他因为手伤退队了,赞助商也跟着撤了。现在战队的资金真的吃紧得很,方少爷逼不得已都和花火TV签约直播了!他以前哪受过这种委屈啊!”

连晟懂了,“所以你们招主播当队员,就是指着他给战队拉赞助的。”

花廷叹了口气,“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确实是这样的。”

他确实是想利用主播的人气为战队拉赞助,但若是那人真的成了他们战队的一员,他也断然不会亏待了他。但这件事说到底讲明白就是利用。

若今天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不相识的人,花廷定然不会将全盘托出,可连晟毕竟不一样。

他略带愧疚地看向连晟。

连晟却冲他安抚地笑了笑,十分理解道,“你们这么做其实也没错,战队想要资金,也有主播想得荣耀,各取所需,没谁亏欠谁的。”

连晟顿了一下,“不过,我不是为了荣誉,我只是为了......帮熟人一个忙。”他挑了挑眉,疑惑道,“而且,我还不知道我现在的商业价值能不能达到你的要求呢。”

花廷看着对面温柔到极致的成熟男人,内心的感动、感激、欣慰之情夹杂在一起,要不是害怕连晟改变主意,花廷恨不得当场扑过去亲他一口。

他伸手过去抓住连晟的手,眼含热泪地喊道,“V神!”

连晟一脸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得,说话归说话,可千万别动手。”

煽情煽到一半被强行制止,花廷只好罢手。

花廷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把泪,等缓了情绪后,又问道,“你这次进电竞圈打算用什么名字?victory?还是另外换一个?”

连晟想了想,“既然victory在六年前已经退役了,就让他停在那一年吧。这次用我自己的名字,反正也没几个人知道victory就是连晟。”

花廷失望道,“我还想着要是V神回归电竞圈的消息能放出来,估计整个电竞圈都要抖上三抖,怕不是有多少人都要高兴地晕过去呢。”

连晟怀疑道,“不会吧,这两年电竞行业发展这么迅猛,老将不死,新将辈出,还有几个人能记得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花廷一瞬间像是被人侮辱了本命的小粉丝一样,激动了,“你不一样!V神当年可是CF国服第一狙神,枪王之王,荣耀左手,曾经带领中国战队两次赢得CF世界总决赛的冠军,在役的三年里连续两年都是亚洲邀请赛的唯一MVP!现在有多少年轻人都是因为V神才进入电竞圈的?你可是电竞之光、指路明灯、无上灯塔!”

连晟用手捂住脸,好笑道,“得得得,你这吹的我脸上都有点挂不住。”

别人都是望子成龙,花廷这是“子就是龙,可子却不信”,他欣喜却又忧伤地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道,“我知道你平日里参禅参惯了,但你也得正视自己曾经获得的荣耀不是?”

连晟无语地瞥了他一眼,“这还没签合同呢,廷廷经理就开始训人了。”

花廷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只能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冰水降了降胃里的温度。

他转眼注意到连晟拿着勺子的左手,想起了之前方诚屿的话,问道,“你现在是用哪只手握鼠标?”

连晟愣了一下,“右手。”

花廷皱了眉,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之前小屿说你的操作有点奇怪。怎么?左手没恢复好?”

连晟是纯左撇子,连拿鼠标都是,现在却换了常用手。

花廷叹了口气。

有些先天性的习惯即使后天刻意改变,终归还是不一样的。

连晟将勺子放下,缓缓将左胳膊的衣袖拉了上去,白皙的手腕上接近大动脉的位置有一道浅浅的伤疤。连晟用指尖轻轻碰了一下那道浅白色的疤痕,低声道,“身体上的好了,心理上......还不太好。”

花廷闭了眼,努力克制住想要骂人的冲动,安抚他道,“以前是运气太差碰到了恶心人的疯子。现在,现在战队里的几个猴崽子都很好,单纯又活泼,就是话多到有些烦人。”

连晟低声笑了笑,“我知道,他们都很......善良。”

气氛一时间有些低沉。

过了一会儿,花廷突然想到些什么,笑着打趣道,“对了,我得提前告诉你一声,咱们队里有个小孩是V神的死忠粉,房间里贴海报、电脑里有比赛录像、不允许任何人诋毁的那种。至于是谁,你到时候见了就知道了。”

————

清晨的第一束光透过窗帘缝隙照到床上,正打在床尾躺得四仰八叉的铃铛身上。

铃铛被扰了清净,不满地睁开眼,像鸽子一样“咕”了一声,伸长两只前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起身先优雅的在床上那一坨隆起的丘陵上巡视了一圈,然后跳下床去厨房用餐了。

一到厨房,铃铛睁大眼睛对着空空如也的地面炸了毛,它“嗷”的一声飞奔回卧室,跳到床上那坨丘陵上就蹦起了蹦床。

边蹦边嚎。

天啦,你这蠢奴才造反啦!本大爷饭盆都没啦你还在这睡!是不是存心想饿死本大爷!没天理啦!虐猫啦!

连晟正在梦里泡温泉泡得舒服,冷不丁从天而降一颗榴弹正中胸口,砸得他差点呕出血来。

他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提溜起铃铛的后颈皮就往床下丢,可没过一会儿,它又不服气地上来蹦高高了。

如此重复了五遍,连晟终于认输。

他眯着眼哀嚎了一声,“大爷,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起,我起还不行吗!”

铃铛扯着嗓子冲他叫了一声,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连晟眼睛都没睁开,皱着一张脸,捞起在他身上撒欢的大爷夹在胳肢窝,照着它的吩咐去厨房查看情况了。

厨房里空空荡荡,铃铛的饭盆和水壶不翼而飞。

连晟一惊,第一反应是以为家里进贼了。等过了一会儿脑子逐渐清明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的行李和铃铛的行李昨天已经打包寄到他新加入的战队基地那儿去了。

怀里铃铛还在呜哩哇啦的抱怨,连晟轻拍了一下它的脑袋,怒道,“昨天寄东西的时候明明给你留了今天早上的罐头,罐头呢!”

“喵!!......唔?”铃铛原本理直气壮的叫声陡然拐了个弯。

连晟叹了口气,凶它,“贪嘴猫!你除了吃还会干什么!昨天晚上吃两个罐头怎么没撑死你?饿着!等到了新家再吃。”

铃铛自觉理亏,但它也是一只有骨气的猫。它哼唧一声,从连晟怀里跳下去跑到沙发上一个猫生闷气了。

刚过中午十二点,连晟接到了花廷打来的电话。

“准备好了吗?我们已经到你小区门口了。”

连晟接了电话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他对面炸了毛的铃铛正在如临大敌地瞪着面前的猫包,连晟叹了口气,心累道,“你等等,我家大爷不肯走,我再劝劝它。”

花廷隐隐约约听到了那头的猫叫声,“还是以前那只小猫崽儿?”

“嗯,现在崽长大了,被我惯成大爷了。”连晟被它闹得已经没脾气了,他蹲在地上,从沙发底下找出来一个球,在铃铛面前晃了几下,然后丢进了猫包里。

铃铛没经得住诱惑,刚窜进去,铁门就在它身后关上了。

一时的铁窗恨让父子二人都流下了热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之墓中归来在线阅读第二节

    老人说:“因为在邪魔界有一种邪恶的存在,它的本质和你刚好相反,是以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等负面能量凝聚成的魔物,它和你不同,它充满了攻击性。”“所以呢,这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宅神说道。“有,而且有很大的关系,它和你是同一天出现的。”老人凝重的说。“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魔物只有你能

  • 名作家宇智波[综]之起源(上)(1)

    首先,林轲得言明这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林轲,直男,芳龄21岁,在校大学生,目前在一家酒吧打零工,而事情就是从那间酒吧发生的。说起他打工的地方,不是圈内人不好找,地界偏风水差,偏偏面对的还是les小众群体。讲起来不怕别人笑话,他老觉得自己穷,加之这店的老板是早他两年毕业的直系学姐,工资待遇也挺好,

  • 血染战衣之石破天惊一声吼,三界六道抖一抖(5)

    “嗖!”一道流光,自水帘洞中疾射而出,然后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迎着漫天雷光逆流而上,直冲到了乌云正下方。天雷滚滚,狂风肆虐。看着头顶上方,毁天灭地的可怕场景,孙悟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的心顿时变得七上八下起来。天劫!这绝壁是他的化形天劫!孙悟天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他离开水帘洞的瞬间,自己就已经被雷云

  • 海贼三国第三章在线阅读

    公社的的单身宿舍是老房子,有一种长时间没住人的味道,当然也不可能生炉子,房间里冷冰冰的,床上的被褥也很薄,而且房子的隔音不好,能听到隔壁房间的说话声和笑声。肖姗很久没住这么差的地方了,但此刻她却很满足,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天还没亮,孙李氏和孙卫就赶着牛车出发了,走到公社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商店,肉店

  • 秘界轮回《万象剑典》

    几天后,武道山脉,云剑峰,战斗大阵。“杀!!”李重阳提剑而上,快速冲向对手,对面也是一个“李重阳”,使用的同样是青钢剑。李重阳一个斜刺,直击对方胸口,落空之后顺势腾挪,砍向对方的腿部,不料被对方轻松格挡,对方顺势反击,李重阳快速回防。......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上百招,剑气翻飞,周围的树木

  • [红楼]三世纨绔之地仙之祖(7)

    玄慈与掌门玄阳真人,随即又聊了一番,便带着仲元来到,万寿山,祭祖祠。“仲元,此地便是祭祖祠。”仲元随着玄慈一同踏入祭祖祠,便见到一尊金身雕像。此像,慈悲肃穆,法相金身,明净琉璃,仙风道骨的稳稳立于祭祖祠中,宛如一尊真神。“仲元,此像便是我们五庄观开派祖师,镇元子的金身法像。祖师乃是地仙之祖,道号,镇

  • 律少追妻攻略重遇

    【重遇】距离手术已有半年,若白的身体已经痊愈。除了做沈柠的助教,他开始参与基地自费班的训练管理。以另一种方式回归元武道,若白保持了他严谨的职教风格。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多负担的若白心态反而很放松。让若白放心不下的事情始终那只有一件。那天,他和下了公共选修课的百草在食堂吃饭。坐在若白对面的百草,对着壁挂

  • 嫡出本色出乎意料的s级潜力

    当然,虽然说起来是只差一线,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那么简单,可以说就这一线之差却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就目前曲莫所知的情况,普通武者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等九级,而分级的标准就是参考力量、速度和神经反射三项数据,只要三项数据中的两项达到要求就可以申请对应的武者等级。普通人如果能通过联考进入武大,只要肯努

  • 漫威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2节

    干热的风一点一滴的带走珍贵的水分,无法抗拒,无法逃避。也许是因为,沉重的使命,又或者是对自由曙光的敬仰让这些死里逃生的士兵不敢冒任何的险。萨尔带着他的部下,绕行几公里从废弃小镇的侧面进入。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在那恐怖的狙击手的制控范围里。毕竟他们并么有和他们的目标自由曙光打过任何的招呼,

  • 吞噬城市 [参赛作品]之第一章

    秦厢是精英,什么叫精英,就是二十八岁人家才刚刚博士毕业开始工作了不过一年两年,她已经是W市著名的律师,还是一个女人,尤为难得。认识秦厢的人,都会用一种近似膜拜的感情看她。女王是什么样子,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好友子萱说,秦厢就是一个人精,谁见了都会喜欢。当然这个谁仅指男性。秦厢有吸引男人眼球的魅力,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