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重生 > 正文

最强保镖秩序干扰者

2021/6/11 5:58:35 作者:奔跑柚子 来源:3G小说网
最强保镖
最强保镖
作者:奔跑柚子来源:3G小说网
他来自一个神秘之地,来执行一个神秘任务,结果半路蜂拥而至各色角色美女:萌妹萝莉,御姐女王,少妇淑女……尼玛,我不过是来保护一美女总裁而已!

如果每个父母都鼓励孩子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是要求孩子去做别人喜欢做的事,我想我们的国家应该会出现更多成功人士。

柳祭阳是H市第二中学的高中生,是一个在母亲的惯性指责中长大的孩子,他不如亲戚家的孩子学习好,不如朋友家的孩子会做家务,不如路人的孩子懂事,但是这世界上所有孩子都没有他没用,这一点是肯定的。

如果硬要说柳祭阳哪一点强过别人的话,他表演的能力倒是天生的。回到家后,哪怕是心思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他也会把书本摆在桌子上,让家人认为他在刻苦努力,到了学校后他只做两件事,睡觉和斗,地主。

没错,他连女朋友都不谈,因为他觉得没人能看得上自己。

即使这样,柳母依旧认为自己的教育是成功的,因为柳祭阳每天按时上学放学,除了成绩低下以外没有别的不足之处。柳祭阳确实是个听话的孩子,他连买一件衣服都要顺从母亲的意见,因为这样是不会受到指责的。

最近,柳祭阳遇到一件诡异的事,他被十月三十号这天困住了,他在这一天度过了无数个小时,可身边的人丝毫没有察觉到。

老师每天讲重复的课程,学生们重复着这一天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只有柳祭阳傻傻的看着这一幕幕重复上演,这个世界难道是病了吗?他如此想到。

早上,柳祭阳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白色衬衫,黑色牛仔裤和一双黑色帆布鞋。他拿着雨伞对还在厨房中收拾的妈妈说“我走了。”

“去吧,上课注意听老师讲课。”柳母这句嘱咐已经重复无数遍了,她继续刷着手中的盘子。其实柳母除了剥夺了柳祭阳精神上的自由之外,比起其他的母亲不知称职多少倍。

早上六点半的空气是清冽的,如果没有混杂着汽车的尾气就更完美了。学校在柳祭阳家上坡的不远处,他每天走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期间会路过同桌的家,赶巧的话两人还能一起走一段。

“祭阳。”是同桌的声音,柳祭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李飞。

“你带伞干啥,今天也不像下雨天啊。”李飞小跑到柳祭阳身边说。

“放学的时候会下。”

每天同样的对白,柳祭阳回答得已经麻木了。其实柳祭阳的长相算是上乘,一米七八的身高,完美的模特身材,面孔如同刀劈斧削一样棱角分明,学校有很多女生明里暗里的喜欢他,但即使这样他依旧不自信。

与其说是他拒绝了别人,不如说他不敢和女生交往,因为穷人骨子里就是怕女人的。

李飞和聂垚是柳祭阳的同桌,这三个损友是老师眼里的害虫,如果上课时班级安静了,只有一种可能,柳祭阳睡着了,李飞和聂垚在低着头玩手机。

这三人的组合就像是一根双节棍一样,柳祭阳一旦睡醒了,双节棍就会开始挥舞,前桌后桌非要被搅得人仰马翻不可。

聂垚是斗地,主团队中,扑克牌的供应者,他爸爸是个个体老板,老板之间通过赌博联系感情是很平常的事,所以聂垚家里有很多八成新的扑克。

对于不爱学习的人来说,任何事都比老师讲的课有意思。在这一天度过了无数小时柳祭阳早就知道他俩手里都是什么牌了,所以他赢的一点悬念都没有。

对于这三人组来说,上学的日子就是这样浑浑噩噩,虚度光阴。即使高考这种选拔人才的手段没有什么科学性可言,但是人们还是愿意按部就班的继续这件事,或许人们只是想证明一件事,大学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

太阳西斜,天空果然阴沉了起来,李飞不得不佩服柳祭阳的先见之明,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霎时间乌云密布。

上晚课时,雨水滴答滴答的落在窗台板上,圆润的水珠在触底时摔得四分五裂,也有的水珠扑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阡陌纵横的水渍。

八点半,就快要下晚课了,雨居然停了,这是在柳祭阳预料之外的事,因为这场雨不到十点钟是不会停歇的。

漆黑的夜,天空中没有一颗星辰,校园的路灯将九点钟的学校照得格外美丽。

放学的学生们小心翼翼的绕过地面上的水坑,柳祭阳在人群中并不是很显眼,但他总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仿佛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人都是NPC一样。

曾几何时,柳祭阳幻想过,这世界上只有自己是真正的人类,其他人都是上帝派来愚弄自己的,他们没有思想、没有意识,只有人们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才被上帝临时赋予动能和感情。

柳祭阳小时候一直觉得自己是电影中的楚门,这种感觉到他长大后偶尔也会浮现出来,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在穹顶之上注视着他一样。

到了学校大门口,一辆出租车和一辆接送学生的私家车产生了刮碰,双方车主大打出手,看着那群上前围观的人们,柳祭阳觉得可笑,即使这种事第一次出现在他生活中他都懒得去看,更何况这一幕已经出现很多次了。

柳祭阳不明白,这种所谓的热闹为何这么吸引路人,两车剐蹭,双发厮打,这不是只需要看一眼就能知道的事吗?十个人去看、一百个人去看又能看出什么新花样呢?

路人的脚步被事故拖住了,回家的这一路格外安静,这种安静对于柳祭阳来说值得陶醉,身处闹市,与世而孤。

不远处公交站前的座椅上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带着绿白条的渔夫帽,身上的长衫和裤子仿佛和帽子是一起买的,都是绿白条的。

他双手拄着座椅,低着头凝视着地面上的水洼,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昏暗的灯光下,柳祭阳看不清楚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样,他也没想去知道他长什么样。

就在柳祭阳经过那个男人的身前时,对方突然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少年,你想成为神吗?”

柳祭阳回头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后,没理会他继续迈开步子向家的方向走去,并在心里骂了句“神经病啊。”

“我不是神经病。”男人好像有些局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个精神病患者拼命的想向别人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难道我刚才不小心说出口了吗?’柳祭阳心里直打鼓,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很尴尬。

“其实前几个人的反应跟你大同小异,但我是认真的,你想成为神吗?”

“不想。”柳祭阳终于开口和他说了一句话,只为尽快摆脱这个人。

“呵呵”男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丝失望,一瞬间,眼睛中的那一抹失望又淡然了,他冲着转身离去的柳祭阳喊了一句“喂,比尔盖茨必须是世界首富,这是命中注定。”

柳祭阳转回身去,那个男人同样将背影留给了他。柳祭阳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的背影,这一刻他终于发现,或许自己的背影就像那个男人一样吧,用孤独两个字来诠释都觉得有些赘述。

那个男人的背影在柳祭阳的视线范围内渐渐模糊,最后扭曲着消失在黑夜中。

一阵阴风吹过,柳祭阳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后面赶超他,那人身体轻盈得像一只燕子,只是一瞬间便消失在地平线之后。

柳祭阳真的害怕了,因为过去的那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件会飞的袍子一样,他双手攥着一把镰刀,和故事中的死神一模一样。

回家的那段路上,柳祭阳会经过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路,那是市里少有的棚户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象征着人类曾经的艰苦卓绝。

柳祭阳加快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家里。他不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局促,强做镇定后,进了屋。

柳母此时正趴在炕上看电视,见柳祭阳回来了便笑盈盈的问“你咋回来这么早呢?”

“没有啊,跟以前没差几分钟。”

“上课老师讲的你能听懂不得啊?”

“还行吧。”

许多青春期的孩子和父母的对话就是这样,一问一答,家长问的多了孩子难免会不耐烦。

“老师讲的你得理解,得多做题,儿子我发现你做题不是马虎,你是不是就是不会呀,赶明个我得给你们老师打个电话,问问你在学校表现咋样。”

柳祭阳最讨厌这样没话找话的闲聊,他阴沉着脸说“我上楼学习去了。”

说完,柳祭阳转身回了楼上,他坐在书桌前把书本摆在桌子上,侧着身子掏出手机开始看小说。

他的意识虽然沉浸在作者虚构的世界中,耳朵却被留在现实世界,因为十月三十号这天,柳母已经查了无数次岗了。

突然,柳母上楼的脚步声传来,柳祭阳一激灵,赶紧收起手机,装作学习的样子。

柳母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进来说“你刚才是不是玩手机呢?”

柳祭阳满脸委屈的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玩手机了,我学习呢能不能别来打扰我。”

“好好学习,别扯别的。”柳母用家长式的命令说完这句话后转身下楼了。

柳祭阳气愤的把书合上,向前使劲的一推,索性关上灯,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大摇大摆的看起小说来。

十一点钟时,柳祭阳熄灭手机,正准备睡觉,突然发现一个巨大的人影就静悄悄的立在自己床头,一句话也不说,直勾勾的看着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乱世巨星炼制蕴魔丹,前往落日之森

    任白明静下心后马上进入到天道之书的空间中,王尘也早在等待任白明了,见任白明进来挑眉道“药材都抢齐了?”“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任白明很是吃惊,毕竟他认为师傅是看不到,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在这里为师可以听到看到你作的事,也可以和你交谈”王尘解释道。“那师傅你全看见了?”任白明紧张了起来。“对,不

  • bl文推荐[主受]①之感谢【陶无】的1000vip打赏

    正文一会儿更新!先补发个感谢楼,感谢一下!目前还有十多个人未曾感谢!慢慢来,一天感谢几个!是真心感谢你们的打赏。谢谢。这一路走来,感谢支持!

  • 我是摆渡人对着海鲜发起冲锋

    钱老板听到李永强的话,惊讶于是田阳这个半大孩子,找自己谈生意,但毕竟是长期经营市场商铺的人,还是转头对田阳说到:“你好啊,田阳,你找我有什么生意。”田阳也没怯场,直接说道:“钱老板,您好,我准备开个店,需要用到一部分海鲜,我想看看您店里的东西质量如何,质量好的话,那咱在谈谈价格,都没问题,那以后我就

  • 绝地求生之我的系统是萌在线阅读离别的伤感

    不管任何心情对待时间,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提醒大家。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天的村庄洋溢着伤感别离的愁绪。黄昏,金色的夕阳洒向各处,法尔考睡醒后开始了在巴维村庄的最后一次散步,平静的生活就此要结束了,他努力的摈弃心中的不舍和留恋,在起伏不平的山丘漫游。望着不远处的麦田、果园、菜圃、茶园和槐树、棕树下

  • 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在线阅读第5节

    “哦,你是?”雨书好奇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想要阻止自己继续殴打马大头的青年。他的眼神打量了凌天一圈,紧接着目光就在凌天的衣服胸口停顿了下来。“杂役处的普通弟子。我还以为什么高手。怎么,你要插手吗?”看到凌天的身份只是一个垃圾的杂役弟子。雨书的脸上刚才浮现的严肃之色消散掉了,嘲讽之色却越发显的浓厚。“我

  • 拉丁天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2009-11-1718:01:16字数:1897“呃,算你走运!”,内轮龙一突然对着勘九郎说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已经准备好使用三大狂的他放弃了呢?是傀儡术不够高明,无法完美的控制这三具傀儡?还是说说把三大狂的手法给忘记了?还是他心生仁慈?都不是的,是内轮龙一那藏在衣服里面挂在xiong口的空陈

  • 超级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风轻轻的吹着,夜幕渐渐降临。一个年纪六七岁的孩子蜷缩在一旁,在这里呆了几天,有些饿,便出去找些吃的。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短短的几天便流落街头。走到一片荒林中,他迷了路最终倒下了。夜幕里传来阵阵狼叫声,将寂静的夜晚打破。一位醉汉,轻步漫朔的走来,发现昏倒下的孩子。他一手拿着酒壶使出一招回旋

  • 舞法天女之尬舞天团在线阅读跟随探险社前去

    带着惊喜的心情沐风来到了早就已经站好位的西索旁边坐下。而这张十人桌,基本都是同班的学生。此时早就坐上的克林一边说着一边喝了面前的骨头汤。不同于他们,克林碗里的明显有块带着ròu丝的骨头。见状的其他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们自己的碗里基本就剩汤了。“我帮你们说好了。下午实战课完了,两点就走。”说完的克林

  • 傲天逆尊第8章在线阅读

    炼欲焚天决,虽可收集和炼化欲望,但强弱也要根据施展者的修为和精神力,高名修为比程太低,可精神力略强,再加上程太求胜心切,强大的欲望便让高名有了可乘之机,这才使得他有了短暂的迟疑。当然,如若对方修为太强,精神力又相差不少,哪怕对方欲望再强,初窥炼欲焚天决的高名也是无计可施。武者对战最忌外人插手,尤其是

  • 永生之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萧首辅在朝上一番唱作俱佳的表演,不但展示了其身为首辅在官场经营多年的声威,更加昭昭然替女儿出了口恶气,这消息自然很快便传到了萧锦耳里。与此同时,萧首辅的信也递了进来,狡猾如萧珅自然不会犯下跟女儿私下传递消息还被人抓住尾巴这档子错误,相反,他是光明正大送的家信。反正萧家树大招风,做什么都是错,在这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