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男神和他的猫之叛徒还敢挖墙脚?

2021/6/12 6:24:48 作者:时星草 来源:晋江文学城
男神和他的猫
男神和他的猫
作者:时星草来源:晋江文学城
微博:时星草自从养猫之后,男神陆离微博的画风从老干部变成了逗比。陆离V:今天的猫儿真乖,躺在我腿上睡觉不走了。陆离V:猫儿把我收藏的古董打碎了,还在装无辜。陆离V:求助,猫猫今天竟然不想跟我一起睡觉觉。一段时间后,粉丝发现男神竟然没有晒猫了。粉丝提问:男神你怎么不晒猫了?看着屏幕上的问题,陆离勾了勾唇角,侧目看向窝在自己腿上吃着糖果的短腿少女。回答:我最近准备晒人了。注意:大甜文,脑洞文,超级无敌的甜文。超萌超可爱的一本文,女主软萌,腿短,有身高差。V前日更,V后双更。谢绝扒榜,看文愉快,求多收

台上。

经过一番打闹,三人终于停了下来。

老郭先指了一下于大爷,但马上转过来指向宁云雀,用训斥徒弟的口吻道:“表达情感的方式有很多种!你还得慢慢修炼,我告诉你!”

“慢慢修炼呐?”

宁云雀背起手来,非常横的看着老郭。

于大爷插一句:“你且练着吧!”

宁云雀顿时满脸气急败坏,直接哼道:“那我换个山头吧!”

“吁!”

台下观众一片嘘声。

老郭和于大爷更是惊讶的看着宁云雀。

这段以前也有,但是放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心里不免想起之前生日宴上发生的事儿。

“你干嘛啊这是?”

于大爷惊讶的看着宁云雀。

老郭连忙向于大爷摆手,语气也一下子软了:“你别闹!”

“你看,你就怕这个是吧!”

于大爷哈哈一笑,来了个现挂,意有所指。

老郭连忙解释:“不是,我怕他出去饿死!”

“他这都要走了,你看是不是?”

于大爷指着宁云雀,“你是开玩笑呢?还是真的闹呢?”

“我怎么闹了?”

宁云雀手一摊,一张问号脸,“不是,刚你俩在台上说的挺好呀,怎么我一上来,你们就打起来了?是不是我不在,你们就能好好说相声了?”

老郭和于大爷互相对视,做出满脸无奈的表情。

这时,前排一名女观众突然喊道:“是!”

宁云雀现场砸挂,指着那边:“看,我大娘说是!”

于大爷噗嗤笑乐了,老郭也一副很可乐的样子。

宁云雀顺势指着这位女观众问道:“大娘,你买票了么?”

“你大娘买什么票!”

老郭临场发挥,“那不是有男人带着呢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

于大爷跳着脚,不停的乱舞衣袖。

台下观众嘘声不段,瞬间笑翻了天。

“行,你们说吧!”

等这个包袱的节奏差不多了,宁云雀马上回归正题,“我走了!”

“等会儿!”

于大爷三两步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宁云雀。

“你要走是不是?”

“是!”

“真不干了?”

“不干了!”

“不回来了是吗?”

“对,走了就不回来了!”

“好,好!”

于大爷立即上手,张牙舞爪的开始撕扯宁云雀的衣服,“你把这马褂脱下来!”

“哎,哎!干什么这是!”

宁云雀急了,和于大爷两人撕扯在了一起。

双方直接滚在了地上。

一个要扒。

一个不让。

《扒马褂》的部分,就这么入活了!

后台口。

师兄弟们一个个议论纷纷。

“老八这是私底下偷偷练过啊!”

“可不是嘛,看这功夫,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成的。”

“以前真是没看出来,是个好苗子!”

“希望他能好好用心说相声吧!别像那几个一样,刚有点儿热度就想跑!”

“可不是嘛!”

“……”

大家议论的时候。

李锦溜达着走了过来。

他留下的重要目的,就是挖人。

这几个叛徒既然要走,出路肯定是想好了。

有个香江来的夏姓投资人,愿意出资给他们办一个专属的相声社团,并愿意支持他们出走后独立运作。

这也是曹大全几人有底气走的原因之一。

但是光有投资人不够。

还得有观众支持和足够的演员支撑他们的院子。

观众支持这方面,曹大全他们是很有信心的,甚至认为他们的走,能带走德雲团现在百分之五十的观众。

尤其是曹大全,多少场子都是拿他的名字卖票啊!

他自然不担心观众这方面的问题了。

那剩下的,就是演员问题。

光有他们这俩对儿叛徒,肯定是不够支撑的,于是他们将目光瞄准了这些“前同事”。

李锦之前已经私下谈了几个。

但都是一口拒绝,只有赵云侠略有动心,但他说相声又不是很吸引人,只能打打开场,或是中间过度。

一场演出结束。

送走了观众,所有德雲团的演员,都在后台收拾自己的东西。

老郭嘱咐了所有人,收拾完下去吃饭。

大家忙活了一场,也都该补补了。

这时,一晚上闲的没地儿待的李锦,溜达着走了过来。

当着老郭的面,就向宁云雀讨好的叫道:“小宁,过来聊一下呗!”

宁云雀头都不抬,收拾着自己的马褂,直接说道:“这说就行,我没什么可遮掩的!”

“哦!”

李锦尴尬的看了一眼老郭和于大爷。

琢磨了一番说辞后,开口道:“小宁,你这相声的功底见涨啊!但在这儿可能委屈你了,跟我们走的话,给你现在挣得十倍,你看怎么样?”

“没兴趣!”

宁云雀直接说道。

“你在考虑考虑嘛!”

李锦折了面子,却并不甘心,厚着脸皮说道,“你要来,车子房子都有,你……”

“别说那么多废话!”

宁云雀直接打断了他,“你不是要走吗?马上滚,不缺你一个!”

“嘿!”

李锦顿时拉下脸来,“我好歹是你的师叔,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我不认得!”

宁云雀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

特意走到了老郭和于大爷跟前,说道:“爸,大爷,我收拾好了,等你们一起走!”

“诶!好嘞!”

老郭堵了一个晚上的心,此刻终于顺畅了一些。

他看了看李锦,却什么话都没说。

于大爷更是在掐灭烟头后,直接站起身,连看都没看李锦一眼。

看着三人离去,李锦面色瞬变。

啐骂了一声之后,愤愤的离开了后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易之龙之少年归来遇见

    抱厦太窄了,拆了!把后面的那个退步一起圈进来,盖一个偏院,以后生了儿子好自己带着,嘿嘿,嫡福晋的院子可比那西跨院方便多了。据前几天柱儿的汇报,自己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搬进来了,李氏想到这里就美得不行。贴身丫头翠玉慌慌张张过来,“侧福晋,福晋回来了?”“什么?谁回来了?”李氏怀疑自己听错了。翠玉贴近李

  • 我有两个系统在线阅读第5章

    撂下电话,沈夏汲拉着绒棉拖鞋,拖出个大行李箱,就开始收拾行李。明明住了三年,可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却不多,除了半个衣柜的衣物,首饰,和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其他的,就所剩无几了。“太太,您这就……走了?”沈夏回头对王妈笑了笑,对于这些天,和自己接触最多,又有一手好厨艺的王母,她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协议

  • 乱世巨星炼制蕴魔丹,前往落日之森

    任白明静下心后马上进入到天道之书的空间中,王尘也早在等待任白明了,见任白明进来挑眉道“药材都抢齐了?”“师傅你是怎么知道的?”任白明很是吃惊,毕竟他认为师傅是看不到,听不到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在这里为师可以听到看到你作的事,也可以和你交谈”王尘解释道。“那师傅你全看见了?”任白明紧张了起来。“对,不

  • bl文推荐[主受]①之感谢【陶无】的1000vip打赏

    正文一会儿更新!先补发个感谢楼,感谢一下!目前还有十多个人未曾感谢!慢慢来,一天感谢几个!是真心感谢你们的打赏。谢谢。这一路走来,感谢支持!

  • 我是摆渡人对着海鲜发起冲锋

    钱老板听到李永强的话,惊讶于是田阳这个半大孩子,找自己谈生意,但毕竟是长期经营市场商铺的人,还是转头对田阳说到:“你好啊,田阳,你找我有什么生意。”田阳也没怯场,直接说道:“钱老板,您好,我准备开个店,需要用到一部分海鲜,我想看看您店里的东西质量如何,质量好的话,那咱在谈谈价格,都没问题,那以后我就

  • 绝地求生之我的系统是萌在线阅读离别的伤感

    不管任何心情对待时间,它总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提醒大家。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今天的村庄洋溢着伤感别离的愁绪。黄昏,金色的夕阳洒向各处,法尔考睡醒后开始了在巴维村庄的最后一次散步,平静的生活就此要结束了,他努力的摈弃心中的不舍和留恋,在起伏不平的山丘漫游。望着不远处的麦田、果园、菜圃、茶园和槐树、棕树下

  • 我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在线阅读第5节

    “哦,你是?”雨书好奇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想要阻止自己继续殴打马大头的青年。他的眼神打量了凌天一圈,紧接着目光就在凌天的衣服胸口停顿了下来。“杂役处的普通弟子。我还以为什么高手。怎么,你要插手吗?”看到凌天的身份只是一个垃圾的杂役弟子。雨书的脸上刚才浮现的严肃之色消散掉了,嘲讽之色却越发显的浓厚。“我

  • 拉丁天王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2009-11-1718:01:16字数:1897“呃,算你走运!”,内轮龙一突然对着勘九郎说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已经准备好使用三大狂的他放弃了呢?是傀儡术不够高明,无法完美的控制这三具傀儡?还是说说把三大狂的手法给忘记了?还是他心生仁慈?都不是的,是内轮龙一那藏在衣服里面挂在xiong口的空陈

  • 超级装逼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风轻轻的吹着,夜幕渐渐降临。一个年纪六七岁的孩子蜷缩在一旁,在这里呆了几天,有些饿,便出去找些吃的。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衣食无忧的人,短短的几天便流落街头。走到一片荒林中,他迷了路最终倒下了。夜幕里传来阵阵狼叫声,将寂静的夜晚打破。一位醉汉,轻步漫朔的走来,发现昏倒下的孩子。他一手拿着酒壶使出一招回旋

  • 舞法天女之尬舞天团在线阅读跟随探险社前去

    带着惊喜的心情沐风来到了早就已经站好位的西索旁边坐下。而这张十人桌,基本都是同班的学生。此时早就坐上的克林一边说着一边喝了面前的骨头汤。不同于他们,克林碗里的明显有块带着ròu丝的骨头。见状的其他人不由得咽了下口水。他们自己的碗里基本就剩汤了。“我帮你们说好了。下午实战课完了,两点就走。”说完的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