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醉枕梅[怪侠一枝梅同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2 5:11:18 作者:玖紫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醉枕梅[怪侠一枝梅同人]
醉枕梅[怪侠一枝梅同人]
作者:玖紫陌来源:晋江文学城
权臣严嵩死后,应无求也死了。纠缠了离歌笑多年的两个阴影终于解除。一枝梅的待罪之身被洗刷干净,众人皆松一口气之时,却得知山西响马动乱民不聊生。一行四个人连夜赶往山西太原府,却被素不打交道的官府给请了过去。山西首富沈老爷的女儿被抢,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几人决心要揭开山寨之谜时,却遭遇重重阻碍,险些丧命……为民除害行侠仗义的一枝梅,接下来将会遇上怎样的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究竟谁是幕后黑手,谁又是真正的主谋?----临时有事情要忙,所以从今天开始不能保证日更,对不起大家了~还有,因为本文还是依据原著进行

离与福贵叔约好见面还有一个时辰,顾疏问姜锦花可要上哪儿转转。两人闲着也是闲着,来一趟城里不容易,不如想想可有要买的物什。

姜锦花脑里的光一闪而过,她想到顾疏是秀才,已考过院试了,便道:“顾大哥可有准备要参加乡试?不如去书店瞧瞧书籍吧?”

“我……”顾疏面上神色复杂难辨。

姜锦花只以为他是无多的银子买书,便摇摇自己的布兜,“钱的话你别担心啊,我这儿还有多的可以借你,我们也不定要买书,就去店里转转吧?”

顾疏再想不去都没辙,姜锦花已经一把拽住顾疏的衣襟,她力道大的惊人,他只觉着他是被姜锦花拖着在地上走的。

像是老母鸡拖小鸡仔一般,那感觉不甚美妙。

顾疏脸皮不觉涨红,“三丫,你放手!”

路上来往这些人看着在,他不欲叫人发觉自己有多纤弱。

这姿势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看顾疏的细眉微微拱起,面上拢着一丝愠怒,姜锦花后知后觉自己揪着他颇有些损他自尊的意味,遂撒手满脸歉意,“顾大哥,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三丫,往后有话好好说,不要上手。”

姜锦花从他话里听出几分训斥,他是在埋怨自己太粗鲁了吗?

她性子便是如何,又改不了,垂下头有点小小委屈,蔫蔫道:“我知错了,对不起。”

“咳……”顾疏又咳了一下,姜锦花一下就紧张,巴过来问道:“顾大哥,是不是我方才……让你不舒服了?”

她可是揪了他衣领的,莫非勒到了?

她没想大力对他,只是忘了自己力气比常人大了许多,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

“不碍事的。”顾疏瞧她紧张自己,心里头又消气了,“并非你所为,是我这病未痊愈。你也别太心里过意不去,我不过嘴上说两句。”

他心里并没进去。

“嗯。”她蔫了。

她举止惹他不快,但他仍待她那般宽容,姜锦花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像毫不讲理之人。

顾疏说:“不是要去书店吗?还不快去,等久了我们可去不了了。”

“嗯!”姜锦花又笑起来了。

青河县城内仅有那么一家书店,得了路人的指引,姜锦花很快在西街寻到了店铺。

因仅此一家,书店内并不空旷,姜锦花望见里头有扮作书生之人在择书翻阅,便想拉过顾疏赶紧进去,“顾大哥,走,我们进去看看。”

“嗯。”

姜锦花的兴致比他这个真正要读书的还要高,顾疏道:“三丫也要买书吗?”她识字吗?

“我不识字呢!”

到底姜锦花记着顾疏那句不要上手,便没去拉他,只小步跟在顾疏身后四处打量。

顾疏本不愿买书,可一看身后那个小尾巴满眼放光,他又不大好意思拔脚离开了。

他便行至其中一架书柜,四下搜寻自己感兴趣的书籍。

姜锦花虽未学过繁体字,但她识得简体的,大部分的繁体字一扫过去还是能分辨出是何字。

她在一本育儿心经上停留了许久目光,内心还在感叹这里还有这样的书籍,再一扭头,顾疏的影子都老远了。

她连忙抬脚追过去,却在这时有人自书柜里冲出,他出现的太快,姜锦花直直被他撞开,后背一下被书架顶住,她疼地呲牙。

那人穿着丝绸长褂,想必家境殷实,他一看姜锦花衣裳上的补丁,顿时气焰燃起:“你这村姑怎么走的路,看都不看的吗?”

“这位公子哥,我虽不知你是哪里人,但方才是你行走不当,有眼当瞎,是你撞到了我好吗?”

分明是他撞人,这人还先告状,姜锦花板着脸就生气了。

“我撞你?你也不瞧瞧你什么身份,够得我去撞你?”

那男子一脸蔑视,那模样分明瞧不上姜锦花的身份,“真不知道这青河书店是怎么开的,连你这等人都能放进来。”

“呵,亏你还是读书人,你自以为你比谁高贵?我怎么不能进书店了,我是比你少个眼睛还是少个鼻子?”

看他怀里抱着书,姜锦花真觉着自己大开眼界,读书人里也有这样的货色,她还以为都如顾疏那般温文尔雅呢!

顾疏听见这边的动静,他还没走到姜锦花身边,便听她气正言辞:“我看书店门口才应该摆个牌子,狗与公子您这般的人不得入内呢!”

周围便响起几声笑来。

那公子气得满脸通红,指着就骂:“你这村姑当真是粗俗!信不信本公子命人将你打了出去!”

顾疏一瞧那公子的衣着,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他走过来一手将姜锦花护在身后,“这位公子莫要生气,舍妹年小不懂事,顾某在此替妹向公子道歉。”

“你这个做哥哥的反倒是人模狗样,往后出门在外好好管教管教你妹妹,在村里粗鲁便罢了,到了我们城里还这般,呵呵!”

那公子听顾疏道歉,脸色好了不少。

看他扯高气扬,顾疏在他面前是如何弯腰低头,姜锦花便熄不灭心底的怒火,她抬手就想给这人一点教训。

“顾某记下了。”

顾疏却早发觉她又要冲动,一手掩下她的手,另一面又低头说:“不过公子既然要参加考试,那还是多花时间温习功课吧。下次若用错了成语,夫子听到该笑话你了。”

姜锦花在他身后轻笑一道,情绪好多了。

人模狗样可不是那般用的!

“我还需要你来教训我?”那公子冷哼一道。

顾疏又道:“顾某确实教训不起。”

“知道就好,如你们这般家境的就少来这种地方,这里的书可不是你们买得起的!”

“公子这话便不对了,青河书店既然开了,便何人皆可进店翻阅,寒门还能出状元呢,我们村里来的又如何不能进店看书了?”顾疏又继而道:“除非公子将这店买下,那便,当顾某只说了屁话。”

姜锦花又是一笑,为何听顾疏说粗话,怎么就那般……好笑呢!

那公子显然是买不起书店的,至多瞧不上乡下人想出言嘲讽两人几句罢了。

谁知两人这般一闹,店内的掌柜被惊动了,小二与掌柜的说有位公子训骂一位乡下读书郎,出言便叫他走人,掌柜哪里还敢走慢了。

“小店任何人皆可进入,这位公子莫要叨扰旁的客人。”

那公子被掌柜的一斥,面色便僵了,偏顾疏还说了一句,“这位公子瞧不起乡下读书人,要为书店做主将我等赶走。”

掌柜的哪里还能高兴的了,他命小二的将那位公子怀里的书籍取走,冷脸说:“小店伺候不起大佛,还请公子另寻书店吧。”

青河书店以平等之视待读书之人,更何况清河书店常年有寒门子弟捐书赠书,书店对寒门读书人自然不会拦拒,掌柜的当然就看不起这公子的做派了。

那位公子脸色涨红,还未骂出声,便见门外走进一华服男子,“何兄,你还未好?你可让我好等啊。”

那位男子手里还握着折扇,面生风流之态,虽比不了顾疏容貌出色但也是英俊潇洒之人,想必是哪家的富家子弟。

“这就来。”何有来不再与顾疏几人纠缠,绕开几人便离开书店。

掌柜的回身与顾疏致歉:“今日让公子难堪了,小店愿赔一本书赠予公子,店内书籍任公子挑选。”

顾疏摆手推拒:“掌柜的言重,是那公子哥之错,与书店不相干。”

姜锦花适时抢着答:“谢掌柜的同情,我家这兄长正备着考,今日便是想来买书温习的,谁知遇上这事……”

“是小店的不是,让姑娘受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得一本书便不委屈了。

顾疏不想接受,姜锦花拉他到一边,“顾大哥,这时候作甚还在意那些身外之物,掌柜的是惜才,惜你的才,并非施舍你,作何要推拒人家的好心?”

她知道顾疏又在意自己的自尊了。

“好吧。”

顾疏长叹一口,到了今日这个地步,许多事真的身不由己了。

不过他还是语重心长地与姜锦花说道:“方才你与那公子之事,往后莫要那般冲动了。我瞧你都想与人打起架来,你可知那人身份多高,怎么不想想惹了他你有何好处?”

“我错了。”姜锦花垂下了头,乖乖认错。

她忘了,这已并非她所来的那个世界了。

这里讲究身份地位,如她这般无地位之人,在有权之人面前如蝼蚁一般,可随意践踏。

“下次你可要长点心。”顾疏觉着自己真如兄长了。

“我一定记着!”

那种弯弯道道的,还是顾疏擅长,姜锦花还太嫩了,她只有一双拳头很是厉害。

顾疏无奈叹气,摇了摇头。

他万般不信她真能做到,若往后他在跟前,定要时刻看着她。

青河书店里顾疏较为感兴致的书籍为地理历史一类,掌柜的允他挑一本走,他便细细打量。

姜锦花耳尖,听见前堂小二收钱处传来声音,“王公子,这抄写的书籍小店就全收下了,这是钱您收好。”

抄书?收钱?

姜锦花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生意。

那王公子也是一身布衣,不似家境富裕之人,远远看去如顾疏一般,想来顾疏应该也能接这般的活儿生计。

她回身去寻顾疏,却见他目光正在两本书籍之间回转,一本为手记,另一本为朝史,看似他正在纠结选哪一本,姜锦花两本皆取下:“都要了吧!”

“可……”他没那多钱啊。

姜锦花指自己道:“我这还有钱呢。”

说罢,拉着顾疏往门前小二那处走,“顾大哥,我找到一个赚钱的好法子。”

“嗯?”

“我方才瞧见人抄书卖钱呢,你也可以一试。”

顾疏随着姜锦花走过去。

小二身旁还有一老者,老人正捻珠算钱,姜锦花恭敬道:“我家兄长想问问小店可还收抄书的活计吗?”

“这取决于你的字究竟如何了,好的字我们便收,若写的不好,那等滥竽充数的自然不会要!”王老抬起头,目光看着顾疏。

“顾大哥,你试试怎样?”

顾疏的目光在姜锦花面上一顿,后问:“小店可有笔纸借用?”

他确实眼下缺银子,且这也是好法子,便没有推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农场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吼!”许久未动的苍穹突然睁开眼睛抬头看向天空怒吼一声。轰轰轰!!!犹如龙吟虎啸,犹如天地震怒,恐怖的音波疯狂咆哮,整个寒潭不断轰鸣。“他到底是什么人,血脉威压这么强大。”飞到半途中的望月蛟和媚舞蝶停了下来,感受到苍穹吼叫声中蕴含的威压两只妖兽眼神都有点震撼。要知道他们一个拥有真龙血脉一个拥有上古天

  • 他比月色温柔第一章

    日暮西斜,层林浸染,站在庄内看着自家的庄子,苏绵延有说不出的踌躇满志。这个庄子虽是说不上能够家财万贯,更是称不上富丽堂皇,不过几间陋室大片场地,栽种了庄稼和树木,入目满眼青色,再无其他好去处。但让苏绵延能够开心得意的是,再没几日,便是苏绵绵的生辰,自家的妹子要到了及笄之年,他真是庆幸可以给父母一个交

  • 霍先生您太太掉了在线阅读卧佛古窟

    “呃!”雪山之巅的一个雕栏玉砌的冰宫内,只见那一席白衣的青年,瘫坐在炉子旁捂着胸口,面色狰狞,咬牙切齿。额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低落在雪白的衣襟之上,眉心的紫色印记顿时出现一道淡紫色的光晕,又很快消散,就仿佛不曾出现过。“啊!”顿时他胸口一阵沉闷,就仿佛一个十分强大的力量朝他的胸口用力的顶了一下,此

  • 司金秘术在线阅读第3节

    听到戛然而止的打斗声,沐双儿红肿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悲伤,她咬了咬嘴角,加快了脚步。二叔,我会为你报仇的。望着复明的路灯,沐双儿艰难捏出一道符印,就此隐匿在黑夜中。而她逃亡的路线,与张伟寻花的路线,竟惊人地相似。大概是张伟身边天地元气比较浓厚的缘故;也大概是今晚的沐双儿经历了太多事,心力憔悴;也大概是

  •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之精神体呢

    “听得到么?”“可以。”声音不是太真切,但能听清楚意思,方悦在训练日志上记录:训练时间3h,动态交流距离560m,静态1.5km,持续时间17min。“好了,我关闭脑内交流了。今天训练结束,回来吧。”方悦从地上站起身,拉整衣服下摆。今天的脑内交流训练又将距离拉长了100m,吴之林已经掌握交流的全部技

  • 西孝少年在线阅读第十章

    因为还有个晚辈杵在这儿,乾隆只能忍下所有的悸动,决定先解决掉小燕子再说别的。“小燕子,你看看你,哪里还像个格格?实在是放肆极了!你向郁贵人认个错,再回去把《礼运大同篇》好好抄上十遍,抄不完不许出来!”听着乾隆对小燕子的处罚,静斓不得不感叹一声,乾隆果然是个偏心的,居然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真是便

  • 越时在线阅读第7章

    燕归巢6(上)把东正影业的地址输入导航,半个小时的路程加堵车,秦楚总算按时到达。抱着元宵走进电梯,暗自庆幸自己提前半小时出门。趁着电梯里没人,秦楚又叮嘱了一遍元宵:“到了之后自己找位子玩,不要讲话也不要到处乱跑。渴了饿了的话东西都在书包里,吃东西要小心,别噎着呛着……”叮咚,电梯到了。一出电梯门,就

  • 天龙破虚空火影大人,我们村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怪物!

    死寂!一阵微风吹来,吹醒了第七班的众人。小樱顾不上隐藏,走上前,犹如看着天人般,说道:“罗星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开始,小樱看到罗星学会替身术,只认为罗星是个天才。待到,看见罗星十分钟内,学会了所有基础忍术时,小樱便把罗星看作是和佐助一样的天才。当然,那是和小樱心里的佐助相比。可是现在,就算和

  • 嫡女韶华:少卿夫人不好当之第九章(9)

    第九章.......真的很想揍人。张小僵心里想了一秒就收回想法,他好歹也是个神棍大大,怎么能以武压人,先让程北敬嘚瑟两天,等以后有的是求他的时候。想完收起了手机,山里信号其实不怎么好,刷个APP要半天还不如发呆。张小僵穿着棉质的大黄鸭睡衣,懒得下床,伸着胳膊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利索的钻到被筒里,显然是

  • 九界惊变幻在线阅读第二节

    看着飞向自己的魔法卷轴,蒙德·洛尔感受到了死神的呼唤。“我就要死了吗?”蒙德·洛尔看着越来越近的魔法卷轴心中想到。“不!我不能够就这样死了,我的叔叔还在家里等着我,我还要让我的叔叔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看着魔法卷轴放出的魔法,他心如死灰,“难道没有人能够帮助我吗?我还不能死!”因此蒙德·洛尔便尽量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