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傲剑天下之金汤匙(6)

2021/6/12 5:30:12 作者:清碎 来源:飞卢小说网
网游之傲剑天下
网游之傲剑天下
作者:清碎来源:飞卢小说网
看一个富家公子如何在逆境中成长,并利用高超技巧和超高幸运称霸第二世界——游戏。绝对YY的一部网游小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金汤匙与土饭勺-06

【real__pcy:二十岁的满天星。】

comment:

【bachken:我老公和我小姑子感情真好啊】

【chanlovebaek:哇,朴氏兄妹真是天仙颜值】

【pixiwaibobo:日常辱骂l□□,怎么还不放燦烈出来?就光在ins上营业!】

【real__Aurora:佑星nim,可以把哥哥借我一天吗?】

【ParkerBaek:祝贺燦烈爱惜的妹妹成年~】

【ivy-yyyyy:小姑子成年快乐呀!】

【LoeyWithMe:哇,有燦烈这样的哥哥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真想感受一下,一天就好!】

【StarrySky:祝贺我们的满天星,我们的佑星公主成年快乐。愿你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IronmanYeol:祝贺!!】

明明评论里都是一片叫好,朴佑星却并没有很开心。数千条评论里,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提到了她的大名。“小姑子”、“燦烈爱惜的妹妹”、“朴氏兄妹”之类的标签,已经深深印在了她身上。

有一个人气旺盛的哥哥固然幸福,朴佑星不仅可以偶尔非主动地蹭蹭热度,还可以得到一票路人粉的支持。但她自尊心太强,总是免不了地想要摆脱和朴燦烈相关的标签。

朴佑星是朴家三姊妹里小女儿,按理说应该是最受宠的,但父母平常最关心的却是老二朴燦烈。倒不是说朴家父母势利,而是因为朴燦烈忙得几个月不着家,天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父母对他的关心自然多一些。

情绪敏感的朴佑星,一早就意识到了自己在家的地位下滑,便灰溜溜地从家里搬了出来,整日泡在练习室,有家不回偏要住宿舍,即使得了空也不往家回。她深知自己那无用的嫉妒心,但她想控制也控制不了,天生的,所以不如躲得远一些,也就不会为了吃醋的事而烦恼了。

家人亦是如此,周边的朋友和粉丝就更甚了。

经常有久久不联系的同学突然找上她,或是说想要一张EXO演唱会门票,或是想为家里的小孩要上一张朴燦烈的签名,她也不是什么热心肠,更不想给朴燦烈产生负担,就一并拒绝了。还有签售会上,经常有朴燦烈的粉丝来支持“燦烈的妹妹”,买上十张专辑就能和自己本命的亲生妹妹亲密接触,何乐而不为?然后噼里啪啦地问上一堆关于朴燦烈的事,弄得朴佑星倍感难堪,却也只能笑笑了之。

“Starry”和“朴佑星”这个名字,就仿佛掩盖在了“朴燦烈”之下,想翻身却根本无能为力。

朴佑星自尊心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她也知道自己的自尊心是她最大的弱点,可是她根本没法控制,越想压制,那种不服输的挫败感就越是要被放大。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Girlaxy太糊,无法和火遍天下的EXO地位平等匹配。

回宿舍的出租车上,酒还没醒的吴世勳坐在舒服的前排小憩,朴佑星和朴燦烈并排坐在后座。

“看什么的这么入迷?”朴燦烈凑了过来,“刷评论刷得这么细啊?”

朴佑星对上他的难以置信的目光,赶紧按下了锁屏。

“这么在意评论的话,受伤的可是你自己。”朴燦烈嘴一咧,露出一口白牙,“况且你看我的粉丝们多喜欢你啊?”

朴佑星哂笑:“那只是爱屋及乌。”

朴燦烈缄口无言,知道她的自尊心又跑出来作祟了,默默靠回了椅背。

两位护花使者把朴佑星送到了宿舍楼底下,朴燦烈摇下车窗,啰啰嗦嗦地叮嘱:“回去早早睡觉,别刷手机,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罢了还不忘了坏兮兮地调侃一句,“虽然我有可能不会接。”

朴佑星不耐烦地冲车里摆手:“快滚快滚。”

吴世勳微眯着醉醺醺的眼睛:“佑星啊,嗝...下次继续喝!”

朴佑星嫌恶:“喝个屁,瞅你那样。”

朴燦烈催促:“赶紧回去吧。”

朴佑星没耐性地点头应好,转身进了楼。

出租车缓缓启动,朴燦烈摇起车窗,长叹一口气,小声自言自语道:“哎,这丫头自尊心这么强,以后怕是要出事啊...”

吴世勳挠挠耳朵,艰难地回头:“你说什么?”

“没什么,睡你的吧。”朴燦烈打发道,暗自感叹自己可真是个操心的命。

现在已是凌晨,朴佑星蹑手蹑脚地转钥匙开门,生怕吵到姐姐们休息。

门一开,屋里安静得像没人似的,她看到阳台灯是亮着的,心头一暖。三个姐姐和忙内艾轲都知道她有夜盲症,所以给她留了灯。

朴佑星先前心里的不痛快,被这一盏灯点透亮。

她连拖鞋都没换,光着脚小心翼翼地踩在地板上摸去了洗手间,洗脸刷牙的时候水龙头开的极小,就怕搞出一丁点声响,因为和她同房的艾轲一向觉浅。

即使她都已经奋力降低了音量,艾轲还是被她吵醒了,揉着眼睛拖沓着脚步就摸去了洗手间。

朴佑星正抹着护肤品,被开门声惊得一回头。艾轲眼睛都没睁开,就像猴宝宝一样挂在了她背上。

艾轲黏糊着嗓音:“怎么才回来?”

朴佑星糊着脸,小声道:“抱歉,把你吵醒了。”

艾轲摇头:“你不回来我睡不着。”

这没睡醒的撒娇语气,这暧昧的对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朴佑星是艾轲男朋友呢。看来这小妞是母胎solo时间太长,把朴佑星当代理男友了呢。

一丝奇异的味道钻进了艾轲的鼻子,她瞬间皱起了脸,瞌睡虫都被赶跑了:“噫——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喝吐了?”

一说起这个,朴佑星就气不打一处来,小声抱怨:“你还说呢,真是气死我了。”边抱怨边驮着艾轲回了屋,屁股一扭,把艾轲甩进了床里,“都是你那个同班同学搞得?”

“同班同学?谁啊?”艾轲愣了半刻,反应过来,“...金太亨?你请他了?”

“什么呀?碰上的,还有那个什么...”朴佑星一时想不起,“朴志旻?”

“啊...碰上的,还以为他终于...”

艾轲神情异样,后半句越说越小声,朴佑星也没当回事,继续侃侃而谈今天的遭遇。听着听着,艾轲的脸就一阵青一阵白的。

“真是气死我了...”朴佑星终于瞥到艾轲难看的脸色,“怎么了?”

“呃...没事。”艾轲张了好几下嘴,忽然气一沉摇摇头,“你也别太生他气,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要是故意的,我今天非要把他按在地上捶!”朴佑星作势握起拳头挥了一下,随后嫌弃地看了眼自己的裤腿,“噫西...”

艾轲捏住鼻子:“你快去把裤子洗了吧。”又继续叮嘱道,“记住别直接撂进洗衣机,先拿洗衣液把脏的地方搓干净了再扔进去,免得雅正姐明天知道了又该念你了。”

朴佑星一敲脑袋:“哎一古,你要不提醒,我还真就忘了。”

边说边脱下裤子往洗手间走,只留艾轲一人在屋里看着她出去的身影无奈摇头。见她拉上门,艾轲偷偷摸摸地从床边揪出了手机,迅速翻开了katalk,点开了备注着“朴旻尼”的对话框。

[睡了吗?]

没隔一会儿,朴志旻那个夜猫子就回来了了消息。

[没呢]

[怎么了?]

艾轲无语地撇撇嘴角,敲着屏幕的速度飞快:

[哈...]

[佑星把今天的事告诉我了]

[...这么快?]

[我是该说你消息太灵通呢,还是说你和朴佑星穿一条裤子都不嫌挤?]

[去你的,少跟我贫]

[你怎么也不看着金泰一点?]

[还吐了佑星一身!她没当场揪着你俩领子揍一顿,你俩就得烧高香感谢天感谢地了]

[要不是燦烈前辈在场,估计今天这事儿就没完了]

[我怎么没看着啊?]

[最后还是我一直在那道歉呢]

[可是我哪能控制得住他啊?两杯就喝得哭爹喊娘,身子软趴趴的根本控制不住!]

[啧...]

[也是,个头在那摆着呢]

[诶?我说...你少diss我啊!]

[你今天就不该带金泰去喝酒...]

[什么叫我带他啊?明明是他非拖着我陪他好吗?]

[说想要体验一下成年人的快乐]

[快乐没体会到,糗倒是出了个尽]

[现在可怎么办啊?]

[闹出这么个糗事,佑星对金泰的印象肯定更差了!]

[谁说不是呢?]

[我看朴佑星瞅金泰那眼神,渗人得要命,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了]

[她也就是看着凶,实际上好接触得很,也就是你们没机会接触而已]

[这机会创造者,还得非你莫属]

[这回我是想帮都无能为力,只能你多帮忙说说好话,多帮金泰攒攒好感了]

[这任务实在太艰巨...]

[早知道当初就不夸海口说要帮他搭桥引线了...]

[咱这红娘月老当得啊...]

艾轲仰天长叹,无可奈何。

朴佑星洗好裤子,一回屋就看到艾轲靠在床边长吁短叹地发呆,关切地问:“叹什么气儿呢?今天练习出什么岔子了吗?”

艾轲一惊,似是没注意到朴佑星回屋,沉默地摇摇头。见她已经躺进床里,艾轲咬咬嘴唇下定决心,起身下床掀被一气呵成地钻进了隔壁朴佑星的床里。

朴佑星已经习以为常,还给她往边上挪了挪,转过身子跟她面对面,故作无奈:“哎——早知道就给咱这屋直接弄张大床了,省得你天天非要跟我挤。”

艾轲手脚往她身上一搭,脸凑到她耳边跟她说起了闺中密语:“我问你个事儿。”

“说。”

“你觉得...”艾轲咬咬牙问了出来,“和咱们同辈的男生里,你有没有觉得谁可以荣登‘神颜之席’?”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朴佑星被问得莫名其妙,似乎还有点嫌弃,“想谈恋爱了?”

“哎呀不是,你先回答我嘛。”

“Emm...吴世勳?或者...无限的金明株?”

“嗯,眼光不错,但是吧...”艾轲故弄玄虚,欲抑先扬,“我觉得金太亨未来可期。”

“别跟我提他。”朴佑星现在一听这名字就来气,立即转身背过了艾轲,撂下一句,“睡了。”

艾轲不依不饶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腰:“别睡别睡,再跟我聊会嘛。”

“哎呀睡了睡了,我喝了酒犯困。”

“切...”

虽然朴佑星对金太亨印象差,但客观来说,她确实觉得金太亨长得很好看,稍加造型改变,一定是个好苗子。不过生得俊朗也没用,惹上她就别想落她一句好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鞘圣第五章在线阅读

    还有个问题:沈霁一个孩子客居林府,总不能指望林如海整日陪着?不说林如海官职在身,没那么空闲,就单单年龄上来说,叫他去陪沈霁也不合适啊!但是,把一个孩子整日放在前院不闻不问,这也不是待客之道。林如海犯了难。若是林家有一二小公子,一切自是迎刃而解,偏林家又没有。沈霁进了林府的第一天,林如海头上添了几根白

  • 来自末日的求救在线阅读第8节

    神秘人想快点统治世界,掌握大全但他很心急便从古树里经挑万选看中了个BigBoss,泥人石像他开始用那些妖魔鬼怪的法术试着让它激活为他完成他的大业,但泥人需要100个人类的心脏才可以完全激活的,神秘人派他养的猫精去找人的心脏。神秘人说猫精过来,猫精过来该你练练手了。猫精说诺这就去,到了繁华的人间地区看

  • 特殊案件调查局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明看出陆十一的疑惑,解释道:“这是白眉教的土遁人,类似傀儡那种,不必惊诧”,土遁人虽众多,武力却不强,陆明一挥手,便打飞了三个,但是陆续又有蛙人从土里出来,还是让陆明和陆十一有点头疼,何况还有一个白凤衣,陆冉面对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仇敌,心里不免有些痛恨,但是面上却毫无异色,只在仔细观察土遁人的攻击

  • 命录小本本请客吃饭

    宿舍内,舍友,荣和龙,卫明都回到了,游国明也在,这家伙又在写代码,把U盘扔给他,微微一笑,不说话,一付你懂的样子。“打…打…打,给我加红……靠,太慢了!”荣和龙专业游戏20年。游戏中的人是叫不醒的,不管他,冲着卫明打了个招呼。“卫明,怎么今天回这么早?”卫明是深城本地的一个富二代,家里拆迁市区一栋楼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转职系统

    天小元小心翼翼的潜入了刀疤刘所在的府邸,劫持了一个小厮逼问出厨房在那,随即把那小厮打晕藏在了假山了后面。天小元在在假山等到了一段时间。躲过了几波护院的巡逻,终于来到了厨房。天小元从门缝里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厨房里面的情况,发现有四五个人正在忙活着。天小元继而小心的上了房顶,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慢慢的掀开了房

  • 豪门真千金很暴躁在线阅读响屁的预示

    “你看这些少不少?”摊主赶快拦住陈军劝说道。“哎、哎,别嚷嚷啊。我再给你添两个不就得了吗?多大点事啊你就冲那么多人嚷嚷。”陈军:“啊?不是······我去,好一个童叟无欺。”陈军牵着姚嘉欣的手走到公园里的长椅前说道。“累了吧宝贝,坐着歇一会儿。”姚嘉欣边和陈军坐下边问道。“好吧。你怎么不吃苹果?不爱

  • 大秦:至高权利第3章在线阅读

    云星带着刘玉衡、敖乐天停在了云雾层叠、仙气缭绕的玉阶前,遥望了下远处的府门,身后两只亦步亦趋地跟她走了上去。“何人擅闯洛湘府!”他们好不容易到了,门尚未进,却被仙童执剑挡下。敖乐天噗哧一笑,刘玉衡凑到云星身边,小声道:“你有多久没回过家了,这门第派头倒不小,可人家不认识你啊~”云星一把推开刘玉衡,强

  • 我能吸取万物经验在线阅读第5节

    林飞五人出了拍卖场,流星淡淡的说道:主人,有好多人在盯着我们看。林飞摆摆手说道:无所谓要跟就让他们跟吧。我们先去一个宽阔的地方替天羽封印。林飞几人出了东胜城,在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跟踪的人纷纷出现。有将近两百人。这时出来了一个老者对林飞说道:阁下就是买下心灵吊坠的人吧。现在阁下要是不交出来的,也会被这

  • 沙盒世界之帝国学院里的刁难

    古净秋走出院子不久,就见拐角的树下掩着个瘦削的身影。“出来吧。”见是方才那位少年,古净秋看向他,“有事?”说来也奇怪,少年分明穿着下人的衣裳,却莫名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方才蜷缩着身子看不大出来,这下脊背笔直,那通身的气质立马凸显了出来。这少年绝非一个下人那么简单。“恳求大小姐收留。”少年盯着古净秋的

  •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卫颍然那个时候一直在校外做各种兼职,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些促销的活动。那几年,北京的商场和大型超市,每逢假日,周末,到处都是各种产品的促销员。所以卫颍然的周末便是奔走于那些繁华路段的商场,很少有时间可以和顾江陵象一般的校园情侣那样,手牵着手逛街。顾江陵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晚上去接她。原本,卫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