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正文

一剑画沧桑第6章在线阅读

2021/6/12 5:38:05 作者:天与天寻 来源:17K小说网
一剑画沧桑
一剑画沧桑
作者:天与天寻来源:17K小说网
数百年前,世界大战,生灵涂炭。忽一日,天地异变,先天之炁重回大地,科技废,武道兴。数百年后,诸强林立,神州动荡,燚皇大帝联纵抗逆,一统天下。公元3022年,失忆少年天寻,三年不觉醒,被迫离开学院。然,一路被追杀的天寻,在寻忆的路上越走越远……时值燚皇五百大寿,普天同庆,翌日,噩耗传来,燚皇暴毙,尔后,叛逆者卷土重来……轰!天寻记忆恢复,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诛杀燚皇,铲除叛逆……

曲红梅胸口一窒,她是想过王金凤唆使着小英仇视她,但没想到小英仇视她到这个地步。瞧着佑佑渴望吃肉,犹豫不决的表情,心酸的笑了笑,“佑佑去吧,晚上娘做了玉米饼子,给你和姐姐一人留一块。”

佑佑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小英说了句谁稀罕,便拉着佑佑走了。

他们走了后,屋子里顿时显得空旷起来。

外面已经天黑了,隐隐约约传来王金凤吼着大嫂曾秀芹和四弟妹李霞做饭的声音。

曲红梅和王金凤闹掰了,王金凤肯定不会煮她的食物。家里的粮食都锁在王金凤的屋里,每到饭点的时候,王金凤才拿钥匙打开装粮食的柜子。

拿米斗量每日的分量,不会多,也不会少,每个人都定了分量,想多吃一口都不行。

王金凤在曲红梅身上栽了那么大的跟头,损失了那么多的粮食,自然不会有她的份儿。

家里就一个灶房,曲红梅没跟他们分家,不好自己搭灶,只能等他们做完饭,自己再做了。

外面锅碗瓢盆,乒乒乓乓弄得热闹,曲红梅闲的没事做,就点燃了一盏小小的油灯,打量起自己住的屋子。

靠东窗有两张木板床,一大一小,挨着放在一起。大的床上放着曲红梅从东屋抱回来的两床半旧棉被,一张是蓝底白花的粗布被面,一张是苍青色的丝绒被面。

这两床棉被,前面那床是肖承国盖了多年的旧棉被,一床是他们结婚的时候,曲红梅自己买的棉花和布料做的棉被。

有了小英和佑佑以后,曲红梅嫌一家子睡在一张床上挤,肖承国就自己做了一张小床挨着大床,让他们姐弟睡小床上,把那张丝绒被面的被子给他们盖。

丝绒被面的棉被里面是新棉花,盖着暖和。以前王金凤明里暗里跟肖承国说了好几次,说她年纪大了,手脚冰凉,盖旧棉被不热乎,让肖承国把丝绒棉被给她盖。

肖承国没同意,说那是我媳妇儿的嫁妆,她不同意,谁都不能动。然后就给了一笔钱给王金凤,让她自己去买棉花做被子,结果她转手就把那钱拿去填了她大女儿那一家子无底洞。

床左侧的是两口大的四方榆木柜子,这也是肖承国自己做的,里面装满了曲红梅新得的粮食。

右侧则放了一张四方柳树桌子,三个小板凳,一个五斗橱。

四方桌下面放着一个红铁皮银色鱼嘴的热水瓶,旁边搁着一个洗脸用的木盆子,里面放着两张很旧了的毛巾,一块肥皂。

桌子上面则放着一个半旧的搪瓷水盅,一个瓷器的小茶壶,一本□□,墙上则贴满旧报纸和开国伟人们的画像。

前世离开这里很多年,已经忘却自己曾经住过的屋子是什么样了。

现在猛地一瞧,发现她住的这间屋子相比肖家其他屋子大一点,但在她前世一直住在别墅的眼里,真的小的可怜。

叹了口气,曲红梅翻了翻五斗橱,意外的在里面发现了一小把精细面,大概有两斤重,还没开过封,应该是马艳兰偷摸着私藏的打算自己开小灶的。

没想到她会把五斗橱搬走,马艳兰没来得及藏起来,这下便宜她了!

除了摸出一把面条外,曲红梅还翻出一小袋大米,大概有三斤重,一块布,大概有六尺。还有一小袋生花生,不到半斤重,一些针头线脑,一张两斤的全国饭票。

前面的东西都是马艳兰自己的,后面的布和全国饭票,则是曲红梅的。

肖家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布和饭票,曲红梅不要想就知道,这布和饭票,是婆婆拿来堵马艳兰嘴的!

先前曲红梅撬开东屋的房门,找到王金凤藏在床底下酸菜罐里的自己小匣子,里面除了少两个金镯子以外,其他的东西都好好的在里面。

还多了十二张大团结,应该是王金凤拿她的镯子去县城的黑市卖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来得及用钱,现在她也用不着愁没钱用了。

她把小匣子里的钱和粮票都倒在床上,开始数有多少钱,多少粮票。

钱最大的面额是十块钱,一共有13张。五块的有7张,两块的三张,一块的6张,五毛、两毛、一毛、二分、一分钱的若干。加起来一共有两百四十块钱九毛三分钱。

全国粮票则是花花绿绿的,有两斤、半斤、二两、一两不等,加起来大概有十斤粮票。

这些钱,除了王金凤拿曲红梅的一对足金金镯子换来的一百二十块钱外,剩下的钱,很大一部分是曲红梅的母亲从北京邮寄过来的,一小部分是肖承国挣得钱,交由她保管。

以前她一直攒钱,想买个自行车,却苦于没有自行车票,不知不觉中就攒了这么多钱。

这两百多块钱在这个时代里绝对是巨款,虽然这些钱在肖家露了白,可曲红梅今时不同往日,不管是谁,都别想惦记她的钱,她的粮食,她的任何东西!

王金凤到手煮熟的鸭子飞了,还白白挨自己老口子两巴掌,心里憋着火,还不能发泄。

于是故意气曲红梅,把家里去年生产大队分做的腊肉拿了一小块出来,大声吆喝着老大、老四媳妇把肉切了炒萝卜丝。

肖家大院很快飘起了丝丝肉香,馋的狗蛋几个在灶房里不停的问什么时候开饭。

这个年代缺衣少食,岩门大队又地处清溪县的一处山沟沟里,社员们一年到头只能吃上过年前杀猪分的一顿肉,有那人口多点,分的多点的人家就像肖家一样,把为数不多的肉腌制起来。

等家里有贵客上门,或者家里有什么喜事,这才拿出来,割上小小的一块,打打油荤。

曲红梅中午就吃了一个佑佑给她的馊馍馍,这会儿肚子早就饿了。

闻到外面喷香的肉菜香,她也不着急,把钱和粮票缝在一个小布袋里。

然后脱下身上穿得一件半旧不新的蓝褂薄棉袄,拿针线把小布袋缝在棉衣里,这样在买好锁之前,她都不用担心王金凤和马艳兰来偷她的钱了。

等肖家的人都吃过饭,外面的天已经漆黑一片了,王金凤站在院子里指桑骂槐一番,曲红梅不搭理她。她自己觉得没趣,舀了点热水洗洗睡了。

外面渐渐归于平静,曲红梅打开房门,正准备去灶房弄吃食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四房的屋子里跑到她面前,忙喊:“跑慢点佑佑,别摔着了。”

“没事的娘,我跑习惯了。”佑佑一脸兴奋的跑到她面前,献宝似的把怀里的东西拿给她看:“娘,您饿了吧?奶不准您吃饭,我和四婶婶就一人留了半块窝头给您。窝头里还有我偷偷藏得两块肉丁,可香可香了,娘您快尝尝。”

那窝头不过半个成人拳头大小,是用玉米面、米麦糠、野菜碎混合揉在一起上锅蒸的。

味道不大好,又黑漆漆的,上面却有两块筷子头大小的小小肉丁,在屋里昏暗的油灯照耀下,闪着小小的油光。

以王金凤那抠门的性子,最多拿出二两腊肉出来给大家解油荤。肖家除了曲红梅,目前家里有14口人。这么多人吃不到二两的肉,可想而知那肉一上桌,立即就会被夹没了。

佑佑才两岁半,筷子都拿得不是很稳,要从一帮大人的嘴里抢下两块肉丁出来,想也知道不容易。且他很有可能自己没吃,把抢到的肉丁都留给曲红梅。

“佑佑真乖,谢谢佑佑。”曲红梅半是心酸,半是感动的把那两块肉丁塞进他的嘴里说:“肉丁你吃吧,明天娘给你弄点肉,让你吃个饱。”

心下盘算着,明天她进一次深山,看能不能摘点蘑菇去镇上卖。如果可以的话,设两个陷阱弄点野味,如果没弄到,她就去县城的国营饭店高阶买盘红烧肉回来,给两个孩子和四弟妹李霞解解馋。

李霞是跟她同一批的知青,都是在69年的时候强制下乡,被下放到了岩门大队。

两人年纪相近,又都是刚毕业的高中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很快就成了好朋友,相互扶持着对方。

不过曲红梅吃不了苦,觉得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整日干活太累,想找个可以养她,又能分担她活计,还能脱去她资本家坏份子的身份,不用大队每次开会挂着‘羞辱牌’的贫农人家嫁了,一来二去和肖承国对了眼。

他们两人婚后她果然没做太多的农活,日子也还过的不错。瞧着李霞一直在地里做农活,累的都不成人形了,就把小叔子肖正军介绍给了李霞。

他们两人谈了一年的恋爱,于两年前结婚,因为共同的被婆婆欺压,又是好姐们,所以一直相

互帮互助。

由于王金凤是个爱挑事的人,李霞性子绵软,不想跟她争吵,不方便露面帮曲红梅,只是拿着药品食物让佑佑转交,了表自己的心意。

李霞对自己的好,曲红梅当然铭记于心,所以凡事都会想着她一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特殊案件调查局在线阅读第七节

    陆明看出陆十一的疑惑,解释道:“这是白眉教的土遁人,类似傀儡那种,不必惊诧”,土遁人虽众多,武力却不强,陆明一挥手,便打飞了三个,但是陆续又有蛙人从土里出来,还是让陆明和陆十一有点头疼,何况还有一个白凤衣,陆冉面对这个间接害死父亲的仇敌,心里不免有些痛恨,但是面上却毫无异色,只在仔细观察土遁人的攻击

  • 命录小本本请客吃饭

    宿舍内,舍友,荣和龙,卫明都回到了,游国明也在,这家伙又在写代码,把U盘扔给他,微微一笑,不说话,一付你懂的样子。“打…打…打,给我加红……靠,太慢了!”荣和龙专业游戏20年。游戏中的人是叫不醒的,不管他,冲着卫明打了个招呼。“卫明,怎么今天回这么早?”卫明是深城本地的一个富二代,家里拆迁市区一栋楼

  •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转职系统

    天小元小心翼翼的潜入了刀疤刘所在的府邸,劫持了一个小厮逼问出厨房在那,随即把那小厮打晕藏在了假山了后面。天小元在在假山等到了一段时间。躲过了几波护院的巡逻,终于来到了厨房。天小元从门缝里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厨房里面的情况,发现有四五个人正在忙活着。天小元继而小心的上了房顶,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慢慢的掀开了房

  • 豪门真千金很暴躁在线阅读响屁的预示

    “你看这些少不少?”摊主赶快拦住陈军劝说道。“哎、哎,别嚷嚷啊。我再给你添两个不就得了吗?多大点事啊你就冲那么多人嚷嚷。”陈军:“啊?不是······我去,好一个童叟无欺。”陈军牵着姚嘉欣的手走到公园里的长椅前说道。“累了吧宝贝,坐着歇一会儿。”姚嘉欣边和陈军坐下边问道。“好吧。你怎么不吃苹果?不爱

  • 大秦:至高权利第3章在线阅读

    云星带着刘玉衡、敖乐天停在了云雾层叠、仙气缭绕的玉阶前,遥望了下远处的府门,身后两只亦步亦趋地跟她走了上去。“何人擅闯洛湘府!”他们好不容易到了,门尚未进,却被仙童执剑挡下。敖乐天噗哧一笑,刘玉衡凑到云星身边,小声道:“你有多久没回过家了,这门第派头倒不小,可人家不认识你啊~”云星一把推开刘玉衡,强

  • 我能吸取万物经验在线阅读第5节

    林飞五人出了拍卖场,流星淡淡的说道:主人,有好多人在盯着我们看。林飞摆摆手说道:无所谓要跟就让他们跟吧。我们先去一个宽阔的地方替天羽封印。林飞几人出了东胜城,在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跟踪的人纷纷出现。有将近两百人。这时出来了一个老者对林飞说道:阁下就是买下心灵吊坠的人吧。现在阁下要是不交出来的,也会被这

  • 沙盒世界之帝国学院里的刁难

    古净秋走出院子不久,就见拐角的树下掩着个瘦削的身影。“出来吧。”见是方才那位少年,古净秋看向他,“有事?”说来也奇怪,少年分明穿着下人的衣裳,却莫名有种与生俱来的贵气。方才蜷缩着身子看不大出来,这下脊背笔直,那通身的气质立马凸显了出来。这少年绝非一个下人那么简单。“恳求大小姐收留。”少年盯着古净秋的

  • 重生嫁给了豪门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卫颍然那个时候一直在校外做各种兼职,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些促销的活动。那几年,北京的商场和大型超市,每逢假日,周末,到处都是各种产品的促销员。所以卫颍然的周末便是奔走于那些繁华路段的商场,很少有时间可以和顾江陵象一般的校园情侣那样,手牵着手逛街。顾江陵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晚上去接她。原本,卫颍然

  • 赖上霸道殿下之寻鳞(一)(9)

    原本就松动的岩石那里还承受得了王尧的乱晃,乓!手中岩石突然连人一起坠落,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东亦辰竟然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裤脚。王尧的裤脚被奋力一扯,竟是直接脱落一半,索性里面穿了裤衩,否则还不得露点,见状只是破口大骂道:“笨蛋……本皇子的裤衩快被被你扯掉了。”“你在废话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东亦辰内心此时

  • 盛世权谋:红妆倾天下之灵印战(上)

    王阶魔兽的精血,可以说是能让人实力大增,但是大部分精血都喂给了这个灵印,真正到白山身体里的也只有这些精血的精华部分而已,不过这倒是挺好,因为平常他用来炼制吸收的经血,只不过练出精华部分都只有一点,就像精华部分全让它给吸收了,但是没有能吸到全部的精血,真是有点可惜,但是他已经知足了,而且让灵印足足升了